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聯合篇】第二二二章:創造與破壞

黑霧 | 2021-07-06 09:54:49 | 巴幣 12 | 人氣 66

完結【第五集 聯合篇】
資料夾簡介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第五集 聯合篇】

  黑鴉的出發點並沒有偉大到為了蒼生,但他無法否定自己會思考這件事,作為這座大陸的一份子,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難得他擁有了這麼多條件,亦有著這麼好的運氣順利找到了「永劫罪孽」,並且得到夢寐以求阻止「永劫罪孽」的機會,他必須作出抉擇。

  況且真要說,也不是沒有私心的部份,在雪山中遇到「漆鴉」,遇到如家人一般熱情地照顧自己的愛基爾人,以及從神父祖瑟得知那裡說不定就是自己的故鄉,儘管自己根本沒有記憶在那裡居住過更莫談在那裡成長,但這趟旅程下來,覺得那裡確實是個好地方。

  理由恐怕要找多少有多少,那不過就是為了合理化自己的選擇所發掘出來的理據,而不是因為這些理據的存在作出了這樣的選擇,保有理性的黑鴉很清楚這一點——當前的自己相當感性。

  「這個問題明明很久之前,就在與黎漢對談的時候就發生過了,有時真的覺得自己毫無長進呢……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黑鴉垂著頭,左手輕輕放在胸口上,感受著自己緩和的心跳,「破壞吧,只能破壞了……對不起,師父。」

  繚繞於黑鴉內心的並非不夠能力去研究「永劫罪孽」所造成的挫敗感,他確實有過這樣的想法,但如今心中已經沒有多少殘留下來,真正揮之不去的,是自己可能破壞了魔法師的未來,或者更該說,把應該到來的時代推後了不知道多少年。

  即使順利停止「永劫罪孽」,世間對魔法師的憎恨肯定不會消減,在「天神聯合」中,大概也會像當初黑鴉在葛東鎮那樣遭到告密或者出賣;在「人民共榮」中則是會成為遭到強制勞役與迫害的藉口;在「蔚藍軍事」雖然相對自由,但那裡也有把魔法師運用在戰鬥甚至軍事的傾向,對於以提高人類生活水平為志向的魔法師來說,那也不是真正自由的地方。

  想當然,這些可能都是黑鴉的偏見,又或者說只是一個很籠統的概括印象,實際會怎樣,應該也很看各人自己的際遇,只是對魔法師心存芥蒂,則是大概跑不掉的了。

  懷著這些想法的黑鴉,手腳並沒有緩下來,既然已經下了決定,該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準備能破壞岩石地的魔法。

  魔法作為一門精密的技術,不需要破壞整塊地板就足以停止其運作,即使是一些非關鍵或者比較次要的符號也會牽連到整個魔法,不過黑鴉當前打算破壞的,還是這個魔法陣最核心的部份,即是標示生產類魔法這個主軸符號。

  把這世界上僅有唯一一個魔法破壞到無法研究的地步,黑鴉實在辦不到,饒是知道瑪麗或許是如此期望,他也做不到。

  繪製破壞魔法花不了多少時間,剛好就像破壞與創造那般,創造有價值的事物總是十分困難,可是破壞寶貴的東西卻是極為容易,黑鴉把紙媒介放置於目標符號上,然後開始專注呼吸注入魔力。

  為了集中精神,黑鴉闔上眼睛,感受著隨呼吸產生的魔力,緩緩經由身體注入到媒介之中,感覺到魔力差不多注滿時再次睜開眼睛,卻察覺自己放在媒介上的手不住地顫抖。

  「真是的,都最後了……」即使黑鴉如此在心裡告誡自己,手還是止不住地顫抖,他輕輕嘆了一口氣,這其實不會影響他注入魔力發動魔法,但他還是停住了這個動作。

  「明天吧,今天先休息,冷靜一下。」最終黑鴉作出了這個決定。

  這些天來一直全心全意研究的黑鴉,就如以往那般,為了有健康的身體與充足的精神,有著穩定的作息,但這一夜,等待他的只可能是輾轉難眠。

  就連是什麼填滿肚皮都想不起來,黑鴉在很可能是瑪麗躺過的床上睜著那雙深藍色的眼睛,總是給人一股堅定感覺的雙眼,此刻卻是有點飄忽,簡直就像把動搖兩個字刻在上面。

  無人可以傾訴,只有自己的空間,不只如此還是深在湖底,難免會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就算黑鴉習慣了獨自一人的旅行,甚至在「獵魔行動」後近乎所有的師兄姊都各散東西而過著一個人的生活,但是在這種時候,只有自己存在於此這一個事實還是叫他感到有點難受。

  好想找個人說些話——黑鴉鮮有地浮現出這個想法,哪怕知道和誰聊都不會有什麼幫助,但就是想要聽聽其他人的聲音,即使話題與魔法、瑪麗或者「永劫罪孽」無關,只是談談晚餐吃了什麼,最近過得怎樣也好,總之就是想聽聽別的聲音,有人給個反應。

  「我這只是想逃避現實吧……」黑鴉禁不住自言自語,「因為想要找別人就非得離開這裡不可,真是不乾不脆呢……」

  不過大概是真的累了吧,畢竟今天一整天黑鴉也是在努力研究,而且還經過了幾番波折,乍喜乍憂,饒是心頭有著無法釋懷之事,精神的疲勞仍是積攢下來,無法熟睡而處於迷迷糊糊的半醒狀態,勉強算是睡過了一夜。

  翌日也不知道能不能夠說是醒來,總之在無法看見日色的湖底洞中,黑鴉看著唯一能判斷時間的懷錶,當時針指向勉強算是早上的數字時,就從床上爬了起來,他也不梳洗或者弄早餐,而是直接拖著完全不像睡了一覺的疲憊身體,來到廣場上的魔法陣中央。

  幾近注滿了魔力,只需要補充最後一絲魔力就能發動的破壞魔法紙媒介就靜靜地躺在那裡,就和昨晚離開時一樣,這也是理所當然,畢竟這裡就只有黑鴉一個人。

  黑鴉跪在地上,手本來只需要觸碰到紙媒介就可以注入魔力,但他這時也許是重心不穩,也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手顫抖,幾近把整個身體壓在上面。

  經過一夜,黑鴉與其說是想清楚,倒不如說是體認到不要想那麼多,所以這一次沒有什麼深呼吸或是靜下心來,純粹地注入最後的魔力。

  為了破壞而設的魔法,在滿足條件之後就發動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