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二章:傭兵的故事

黑霧 | 2021-01-30 10:23:02 | 巴幣 4 | 人氣 65


  既然黑鴉理解艾因的動機,而這番相處下來又是投緣,他願意為艾因多設想一下:「那我當然不可能在這裡浪費時間,至於出發前往下一個地方之前,我應該也會先到崗多城做遠行的準備,說不定屆時還會要妳幫忙呢。」

  黑鴉的推想毫無疑問正中紅心,聽到這番回應的艾因當下喜上眉梢,「這樣的話時間上應該剛好會和我的團員撞上,到時真的不幸沒得著的話,要不要跟他們一同前往崗多城?我們有馬喔。」

  「那到時就麻煩你們了。」

  「好好,一言為定。」艾因如釋重負般露出爽朗的笑容。

  其實黑鴉多少有點覺得艾因太常把感情流露在臉上,挺懷疑她是怎樣當上團長的,畢竟團長難免得代表傭兵團與他方交涉,談判的時候把想法都寫在臉上怎麼想都很糟糕,不過黑鴉也無法否認就是這種雖稱不上直腸直肚但不擅於隱瞞想法與情感的個性,反倒叫他感到親切而會想幫她一把。

  不論如何,對艾因來說最為煩心的事總算解決了,她便開始著手晚餐的準備,還有羅列出想要向黑鴉購買的魔法。

  為了避免打擾艾因,黑鴉也就在屋內四處逛逛,稍微研究一下關於愛基爾族的工具,試著藉此多瞭解一些文化。在這山中小屋內存放最多的難免是狩獵需要用到的武器與解剖或者剝皮的工具,雖然是以木器或者石器為主,但當中也有不少鐵器,可見就算居於山野之中也並一定非常原始。

  「不過也有可能是艾因之前說的從交易得來?」黑鴉把感興趣的物件逐一拿在手裡觀察,「就像這間木屋,看起來粗糙但很實用,這把木弓用的是什麼木啊?輕得來硬度也足……不過比起品質,完全沒看到有什麼雕刻符號之類的東西,難道沒有什麼信仰之類嗎?」他想到之前就算艾因談及愛基爾族有什麼禁忌時,並沒有這方面的內容。

  黑鴉就這樣抱著悠閒的心態在屋內逛著,直至走到角落的床時,突然有種如獲至寶的感覺從心頭冒起,然後情不自禁地躺了上去。

  自從黑鴉離開研究院之後,他一直都是在野外露宿,雖然不至於不習慣,但是能夠正式地躺在床上加上一張被子,確實叫他有種禁不住讚嘆「人類的文明萬歲」這樣的感覺,甚至在艾因準備好有點早的晚餐後來叫他時,他險些就想拒絕留在被窩裡,當然他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耍這樣的任性。

  至於晚餐能夠在餐桌上用餐具進食,以及艾因的廚藝及得上餐廳的水平那又是另一件事了。在愉快的晚餐過後,艾因把寫好的魔法清單交給黑鴉,只能說不愧是重視魔法的傭兵團,要求寫得很清楚,黑鴉只需做一些簡單的確認就瞭解對方的需求,認為能夠在愛基爾村至少會待的那幾天裡完成,便爽快地答應了,完成的商品將會交給艾因的同伴,當然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當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後,二人各自隨意找了張床便倒頭大睡。







  翌日,早上日出之時。

  早就慣於在各個時間行動的艾因在日出前就醒來做最後的準備工作,黑鴉原本也是在早起這方面算有挺好的習慣,但他實在太久沒躺過柔軟的床,難免貪睡了一點,等到艾因出門而不小心發出些微聲響時才驚醒過來。

  「仔細一想,我好像變成一個好吃懶做的人了?」黑鴉洗了把臉完全清醒過來後,腦袋裡禁不住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黑鴉透過窗戶往外望去,雖然陽光開始灑落大地但還算昏暗,因此花了些時間才找到艾因,對方正向著倉庫前進,應該是要去查看一下哈士奇群的狀況,關於這一點他是幫不上忙的了,唯有在屋內逛了半圈,發現艾因尚未準備早餐,便找到了該做的事情。

  等到艾因回來時已經有熱騰騰的湯可以喝,當然還是免不了方便存放與攜帶的麵包,艾因離開時知道黑鴉還在睡,因此她對於黑鴉能醒來還準備好了早餐感到挺意外的,不過也就如此,她謝過一聲就豪邁地吃了起來。

  二人飽吃一頓後就迅速離開山中小屋,以哈士奇群牽拉的雪橇再度出發,一路上和昨天差不多,是愉快的聊天時間。艾因是名副其實的傭兵,更甚是一團之長,再加上正如艾因之前的介紹,「漆鴉」是個居無定所的傭兵團,這些因素加起來自然見多識廣,所遇的奇事多不勝數,看她那勢頭大概能說上三天三夜也能有不重複的故事。

  有粗心接了以為能賺大錢的任務卻在一些魔鬼的細節上損失了大部份利潤,有不划算的工作卻看在委託人順眼的份上而接下最終成為了好友,也有看似能輕鬆解決的案件卻內藏玄機險些就被當成失敗,當然更多的是過程中遭遇完全沒想過的意外,還有免不了與其他傭兵團的競爭。

  很多,真的很多超乎黑鴉想像的故事,此刻他光是聆聽就既緊張又興奮,那是與他過往的世界完全無緣的存在,時而瘋狂,時而不羈,時而膽小……就像經歷過眾多不同的人生。

  那是一種很複雜的感覺,只要聽了艾因的故事就知道,當傭兵雖然會有說不清的不同經歷,體會意想不到的狀況,但那應該不能稱之為自由自在,畢竟傭兵是經由眾多社會的潛規則所構成的團體,實際上還是有眾多的考量,而考量會成為行事的制肘,因此無法把傭兵比喻為能在天空自由翱翔的小鳥,就算是小鳥也是一隻在腳上鎖上腳鐐的小鳥。

  即使如此,艾因所描繪的世界依然營造出一種叫人嚮往的感覺,黑鴉當然沒有跟艾因說出這樣的感想,除了是這樣的話實在太過危險——艾因鐵定會萌生起拉攏他入伙的想法並付諸實行,也有著他無法選擇這樣的生活。

  「就算成功阻止『永劫罪孽』,我這副身體又能支持多久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