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三章:愛基爾村

黑霧 | 2021-02-04 10:00:51 | 巴幣 6 | 人氣 40


  黑鴉這個想法轉瞬而逝,不是因為他害怕去思考,而是單純思考這種事情並沒有意義,而且他不後悔自己一路走來的抉擇,不論是追尋師父的腳步,解開世界級魔法的真相,以及阻止這樣「毫無道理」的傷害,這都是他自己想要做的事。

  硬要說的話,黑鴉也不想錯過艾因的講故事時間。

  就這樣在艾因層出不窮地說出自己的經歷之下,途中經過幾次休息,二人總算在日落之前抵達愛基爾族人的村莊。

  這條村莊建於雪原之上,鄰近有兩座高聳的樹林,深處似乎還有些與別不同的紅木,倒不知道是不是夕陽斜照才造成這樣的錯覺,那附近一帶有著一條從阿卑呼山脈流下來的冰川,似乎在秋季還不至於完全凍結,另外據說這條村附近有著地下水源,所以就算河流凍結起來也不愁生活用水。

  無序地散落的木屋遠看有種和樹林挺相似的感覺,當然這是指相當遠的距離,在如今二人已經抵達村口前的狀況下,已經能夠清晰看到這些木屋的構造與山中小屋如出一轍,就只是規模更大。

  「木屋建到這麼大,不怕支撐不住塌下來嗎?」黑鴉如此想著的時候,哈士奇群依然快樂地牽拉著雪橇,越過了村口似乎朝著某座木屋跑去。

  「我們現在直接去阿伯家,一來我要把情況做大概的說明,二來把你介紹給阿伯,也方便你之後行動。」艾因沒等黑鴉詢問便先一步說明,而且還不止於此,一路上給黑鴉逐家逐戶介紹起來:「這邊是五伯的家,有一個長男兩個女兒,那邊是四叔……」

  雖然黑鴉很感謝艾因不厭其煩地介紹,可是當他聽到第四家人的時候,實在忍耐不住而打斷她:「那個,全部都是這種數字加代稱的嗎?不會混亂?」

  「哈哈,外面的人很難理解吧,但這裡的村民都是『一家人』,只會有一個五伯,一個四叔,所以不會混亂。」艾因輕快的口吻可謂完全不把黑鴉的困擾當作一回事,「況且真要說起來,這種命名說不定比大城市更好啊,名字是會重複的吧。」

  「最好是這樣啦。」黑鴉一臉無奈,正是因為他無法否定這個解釋,「只是隨著年紀長大或者家庭結構改變怎麼辦?否則也不會有阿伯吧?」他決定做這種並沒有什麼意義的小小反抗。

  「嗯……就只有這些時候會改變吧?要是一直沒有成家立室,會一直被用仔啊、弟啊之類喊著,說起來好像生第二胎同是男孩子或是女孩子的時候也會改變嗎?」艾因歪著脖子有點認真地摸索著記憶,可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她以前當然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不對不對,險些被你拉進陷阱,人家要求怎樣稱呼就跟著叫便好了,哪用想什麼緣由之類的啊?就當成一個特別點的名字記起來就好啦。」

  艾因感覺到背後的目光像根芒刺一樣,趕緊轉移話題:「既然記不起來,那我還介不介紹?」

  「唉……那還是勞煩妳吧。」黑鴉當然知道先有個印象比較好,之後見面的時候也會比較容易記起來。

  「嗯!沒問題……呀,不過前面就是阿伯家了。」艾因說著的同時已經讓哈士奇群減慢速度,附近一些村民察覺到外面的動靜紛紛探頭,要是這個時候逐一相互介紹的話恐怕會相當費時,認為還是直接跟阿伯介紹黑鴉才是最好的處理方法,「還是直接找阿伯吧,說不定你能直接問到線索,也就不用和其他村民相處了。」

  「那妳還問?」黑鴉雖然很想這樣抱怨,但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僅是認真地回答:「怎麼說我都得在這裡住幾天,雖然不至於和這條村莊的所有人都認識,但還是免不了會認識一些吧。」黑鴉自行否定了艾因那說不定是安慰他的話語,既然是無可避免的現實就只能面對了。

  「呵呵,隨便你,說不定當你真的試著記起來就會覺得很容易了,把這種組合本身當成名字,就和平常一樣了嘛。」

  對於這種蠻橫的說法,黑鴉也只能以無奈的嘆氣作回應,並努力以友善的表情朝著那些村民點頭或者揮手打招呼。

  當黑鴉與艾因騎乘的雪橇即將抵達村中央附近的木屋時,屋內的主人也察覺到外面的小騷動而走出來,花白直豎的短頭髮是他已經步入晚年的鐵證,然而那精壯得足以把毛皮大衣撐起來的身體,與年青人相比毫不遜色,甚至要說他是傭兵應該也不會有人反對。

  「小艾?妳似乎比原定的早回來了?」那老人立即發現來的是何人,因為黑鴉坐在艾因背後的關係所以沒察覺到陌生人,又或者他根本沒把整團「漆鴉」的人都記起來。

  「是啊,阿伯,出了點意外。」

  「意外?該不會遭遇早雪了吧?妳的同伴呢?」這名老人顯然就是艾因一直掛在嘴邊的阿伯,他此刻那道長長的白銀眉毛束起,顯然十分擔心艾因。

  「不不不,不是危險的意外……好吧,雖然是基於危險我才會急著回來,但不是雪山中遇到什麼危險。」艾因一邊說一邊走下雪橇,此時也正好露出在她背後的黑鴉,「我說的意外是遇到這個人,他來自『人民共榮』,帶來了一個不得了的消息。」

  「你好,阿伯,我是黑鴉,是名魔法師。」黑鴉跟著艾因下雪橇之後便立即禮貌地自我介紹,率先表明自己是魔法師當然是艾因建議的,況且為了調查瑪麗的事他也難以隱瞞,儘管還是有學者之類的藉口,但實在沒有必要。

  「哦哦,原來是遇到從遙遠之地來的旅行者啊,不好不好,我們別站在外面說話,趕快進來吧。」阿伯說完也不待二人反應便兀自轉身回到屋內,並且以恐怕周遭村民都能聽到的大嗓門叫喊:「阿母,有客人啦,弄點好東西來招呼客人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