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聯合篇】第二二六章:接觸

黑霧 | 2021-07-13 09:34:12 | 巴幣 2 | 人氣 37

完結【第五集 聯合篇】
資料夾簡介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第五集 聯合篇】

  翌日,或許是受到決心影響,這一天黑鴉並沒有睡過頭,早上起來梳洗一番讓腦袋清醒,然後飽吃一頓補充必要的體力,便朝著城市出發。

  這一行,黑鴉感覺到或許是最後一行,也因為體力已大不如前,所以也不再揹起那個裝滿一切生活所需的背包,僅是帶上最低限度的魔導書以及那本記錄了一切的日記便離開了。

  或許是孤注一擲的心境轉變,即使身體能力不可能回到正常的水平,黑鴉感覺今天路走起來沒有太吃力,很快就走到樹林外。

  也許冥冥中自有主宰,黑鴉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看到城門大開,不只如此,甚至有一隊人馬從中走出來,十多名身穿全套甲冑的衛兵護送著兩名要人。

  「騎在馬上的應該是元首和秘書長吧?」因為距離相當遠,所以黑鴉也無法百份百肯定,但憑衣著與體格,再加上隊首和隊尾的衛兵高舉著菲洛斯工商國的旗幟,很可能是使節團之類,以菲洛斯工商國這種小國來說,由元首親自出馬並非不可能,而這一行人要交涉的目標對象也只可能是駐紮在郊外的天神教軍了。

  黑鴉不知道這次雙方見面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有可能是真的察覺到了「永劫罪孽」的停止而提出新的交涉,也有可能只是過往未能成功交涉的後續,況且說到底黑鴉根本無從知道雙方的關係到底如何。

  「去探聽一下……也不可能吧。」黑鴉無奈地待在原地,他還不至於不懂得分輕重,眼前是國家大事,他這個外人出現搞不好會造成什麼誤會,況且魔法師的身分也十分不利,這已經連冒險都稱不上,只是一個搗亂的笨蛋而已。

  「那麼趁機溜進城裡……更不可能,使節團外出下警備肯定更加森嚴吧。」黑鴉回首往城的方向望去,雖然大門沒有關上,但門口確實有衛兵駐守,站在城牆上的衛兵看起來也打醒了十二分精神,當然這是黑鴉從看上去推測的。

  本來黑鴉這次出行是打算直接前往城市,面對面跟對方確認狀況,說不定還可以說服對方放行,但當下既然是雙方交涉的重要關頭,他也只能打消這個念頭,改為隱藏在樹林裡靜觀其變。

  「至少雙方沒有碰面就立即打起來,代表還有談判的餘地,就算不是和『永劫罪孽』有關,只是關於違反『獵魔行動』一事,只要能夠說清楚抉擇的原委,應該還是能夠諒解的吧?不過關於『萊德商會』……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黑鴉一心在「永劫罪孽」上,儘管不是說忘記關於「萊德商會」的事,但確實沒有剩餘的心力去顧及了。

  正好這個時間除了等待外沒有其他事可做,也是為了避免自己不小心睡著,黑鴉便開始思考這些有的沒的,不只是「萊德商會」如何成為叛教者,是冤罪還是密謀已久,也包括當下雙方談得攏還是談不攏會導致什麼狀況,而他又應該怎樣行動。

  不過關於行動這一點,不論黑鴉怎樣想,他得出的結論都只有不能輕舉妄動,又或者應該稱之為沒有立場採取行動才對。以往黑鴉是以一介魔法師,又或者瑪麗的養子兼徒弟去阻止「永劫罪孽」,這件事說白了別人也沒有理由或立場去干預他,但現在是「天神聯合」這個勢力的內部事務,他不過是菲洛斯工商國的國民而已,這不是能做什麼的身分,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從菲洛斯工商國一行人抵達天神教軍所在之處,並進入其帳篷過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有兩名天神教軍的士兵被召喚進去,過了些時間出來後便立即騎上馬朝著北方出發,依此狀況不難知道他們是傳令兵。

  「喔?看起來交涉應該挺順利,會傳令的話就是有值得傳遞出去的情報,又或者狀況太過意外而得請求指示吧?」黑鴉試圖想像當中的理由,「況且會在對方在場時就派人出發,也是表現給對方的誠意吧?換言之可以判斷交涉順利。」

  雖然黑鴉無法排除這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可能,但就正常的角度看來,這樣的可能性最大,至少沒看到菲洛斯工商國的使節團氣沖沖地跑出來。

  既然天神教軍那邊派出了傳令兵,應該也意味著交涉差不多結束,果不其然,在傳令兵出發後十分鐘左右,菲洛斯工商國的使節也從帳篷走出來了。

  等待的期間黑鴉已經想好假若順利的話要怎麼行動,他靜靜地等待著使節團離開天神教軍的駐紮地,大概走到駐紮地與城門的中間時,他便從樹林中現身。

  平原的視野開闊,在這個時勢也不可能有什麼路人,負責護衛使節的衛兵想當然立即就發現黑鴉的出現,甚至天神教軍駐紮地負責的哨兵也注意到了,不過那方怎麼看都應該會選擇按兵不動。

  「這樣就好。」黑鴉看著使節團的衛兵紛紛提起武器凝重地戒備,沒有因為只是一個人就輕敵,可見是受了充足的訓練並具有豐富的經驗,始終這個世界有魔法,只要準備充足就可以帶來巨大的破壞。

  黑鴉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前進,期間緩慢地舉起雙手表示自己並沒有惡意,走到雙方能夠喊話的距離後便立即開口:「我是菲洛斯工商國的市民,不相信的話可以問我只有自小在城內長大才會知道的事,當然限定在鎖國之前。」

  騎在馬上從上方往下稍微瞇起眼睛注視著黑鴉的是個五十餘歲,稱得上踏入老年的男人,可是在他臉上的不是老態,而是充滿人生經歷的老練而滲透出來的精明,他打量了黑鴉一會後先命令衛兵們冷靜,「那你可知道我是誰?」

  「那是當然,奧克萊元首,還有佐拉外務官。」黑鴉既然已經走到雙方能對話的距離,自然能夠清楚看到二人的外貌,確認了當初看到時的推想。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