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聯合篇】第二一五章:戒嚴

黑霧 | 2021-06-24 08:55:28 | 巴幣 4 | 人氣 19

連載中【第五集 聯合篇】
資料夾簡介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第五集 聯合篇】

  黑鴉承認自己有偏袒瑪麗的傾向,也就是說預設站在瑪麗是個好人的立場,唯有事實指向瑪麗真的只是為了報復之下才會如此相信,否則在有任何模糊地帶或者有解釋空間的狀況下,他傾向這些都是有苦衷的。

  當事人已經不在,後人唯有透過自己的想法去推斷,說是任性,說是盲目都可以,極端點來說就是一種自我滿足,自我的追求罷了。

  黑鴉把這些思緒暫時擱下,既然之前只是粗略調查,也是時候認真一點,大概以與外面那個魔法陣相比的七分力度來調查。

  時間眨眼間就過去,黑鴉大致上瞭解到眼前這個很可能是「魔力池」的魔法陣就和「永劫罪孽」一樣,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讀出來,甚至說不定比「永劫罪孽」更為困難,因為這個魔法陣的主軸與黑鴉腦海的知識中完全找不到吻合的地方。

  畢竟,魔力是供給魔法發動的能量,從來未有一個實用的魔法是為了操控魔力而設計的,魔力作為一股無色無味無形的能量,只能憑感覺察知其存在,根據觀察在人體內時含有毒性,在這樣的情況底下,以魔法刻意去操控魔力並沒有什麼意義。

  當然,沒什麼意義不代表沒有人嘗試,因此是「未有一個實用」的魔法,確實有人開發過把儲存在一個媒介中的魔力轉移到另一個媒介的魔法,單以這個目的來說是成功的,只是條件苛刻如必須有物理接觸不說,魔力與媒介都會損耗,考慮到媒介本身就有儲備魔力的功能,特意先把魔力移動到一個備用的媒介充作儲備媒介,到需要時再移動到發動魔法的指定媒介,實在沒有意義。

  硬要說的話,在確定絕對不會有魔法師能夠填充魔力的情況底下,說不定會有一點點奇效,但那樣的話與其攜帶一個沒有作用,僅是儲備魔力的物品,而且還要另外準備能夠轉移魔力的魔法,到需要時轉移魔力到想要發動其魔法的媒介之中,倒不如直接多準備一個那魔法的備品即可。

  至於硬要指這是一種能根據狀況填充魔力到某個魔法媒介中的彈性,也確實勉強說得過去,只是就各種條件底下,意味著這「不實用」就是了。

  要是不實用也有去研究一番就好了——黑鴉還不至於萌生這種想法,始終師承瑪麗的他,一直以來都是研究生活用的魔法為主,雖說在過往的表現中他的知識似乎豐富到什麼都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但事實上就是以他的年紀來說而論罷了,遠遠不至於真的能夠全部都知道。

  不論如何,瞭解兩個魔法陣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有更進一步解讀的情況下,黑鴉決定先離開這個湖底洞回到陸上,他需要準備能夠長時間居住在這裡進行研究的物資。

  「不過,比起花時間研究,倒不如說要先想到可以怎樣研究吧?魔法的解讀基本上就是試錯,在沒有相關的經驗與知識,無法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時,若果可以最好是以原比例複製出最核心的部份,然後逐個符號以及其可能組合來發動測試效果,否則至少也要按比例來調整,可是兩個魔法都以大陸為媒介的話要如何做到這一點?」連最基本的問題都叫黑鴉感到頭痛,真的是無從入手。

  此時黑鴉回到進入這個湖底洞的那個石塊平台上,重新建立起能對抗水壓的空氣立方體後,便做他此刻基本上唯一能做的事,也就是利用移動魔法把塞子放回原位。

  這一次事態總算如黑鴉的預想,在塞子歸位之後,平台便慢慢上升,直至到把本來的通道重新封死,緊接著頭頂上阻擋湖水湧入的石床再度緩緩移開,湖水便開始注入這個小小的垂直洞穴。

  黑鴉默默等待著湖水注滿後,便以推力魔法離開這個洞穴,當然不忘把石床重新啟動關上,按道理來說重新關好之後內裡的塞子應該會自動打開排水,關於這一點等下次進來就知道了,實際上也不重要。

  回到陸上後,黑鴉重新清點手上擁有的資源,食物自不用說,其實生活用水也得要準備妥當,雖然湖底洞上面就是能飲用的湖水,但在洞穴裡基本上沒辦法取得,然後最大的問題則是研究魔法方面的,即是需要一定量的紙張。

  黑鴉當然有在「蔚藍軍事」中盡可能搜集紙張,但考慮到他旅途上一個人所能攜帶的數量,還要顧及生存所需的物資,自然是相當有限的程度,而且他為了尋找潛入湖底搜索的方法也消耗了不少,是絕不可能足夠接下來的研究。

  「假若天中城的狀況比葛東鎮好,食物應該能入手的,可是紙張真的沒有辦法吧……」黑鴉這樣的想法基於很簡單的理由,對魔法師來說,紙張不論作為研究用具或者魔法媒介都是非常重要的,因此「獵魔行動」自然會推出大幅限制紙張流通的措施,陌生人大量購入肯定會惹起注意。

  「只能見步走步了嗎?總之先看看能不能進入吧,說不定戒備的程度連進入也有困難,別說搜集物資了。」黑鴉最終做了這個決定,在湖旁原來建立的營地中早早休息,明天才繼續行動。

  一夜過去,既然糾結對事態沒有幫助,該休息的時候就該好好休息,所以黑鴉睡得十分飽滿,做好偽裝成從北海城來的商人後,便光明正大地接近天中城,自是抱著與其偷偷摸摸引人疑竇,倒不如理直氣壯闖過審查,始終在「永劫罪孽」再加上「叛教罪」的事態底下,天中城對外的戒備肯定相當森嚴。

  只是事態遠超乎黑鴉的想像,天中城何止是對外充滿戒備,甚至到了正在戒嚴的程度。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