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四章:吵架

黑霧 | 2021-02-06 10:36:38 | 巴幣 2 | 人氣 42


  「阿母?」黑鴉聽到這個稱謂不禁愣住,阿伯看起來已經是五、六十歲的老人,母親恐怕八十歲以上,可謂非常之長壽,而長壽也就算了,要老人來服伺他可受不起。

  已經自然地跟著阿伯走到屋內的艾因察覺到黑鴉沒有跟上,回頭一看從他的表情已然大概瞭解他在想什麼,當下禁不住苦笑著說:「阿母不是阿伯的母親啦,準確來說應該是『母的』意思,是阿伯的老婆啦。」

  「原來如此。」黑鴉其實並沒有鬆一口氣,但對方是主人家,而愛基爾族人要是如艾因所說屬於偏熱情的話,抗拒對方的招待反而不是好的客人,當下也不多說什麼趕緊跟隨艾因的腳步並閉上了門。

  既然是居住的房屋,木屋內的擺設,也就是所謂的生活氣息自然比山中小屋濃厚許多,不只是一些特別動物的標本,叫黑鴉感到意外的是也有些很抽象的畫作又或者陶藝品,不過此刻黑鴉當然沒空細看,而是跟著艾因走到了一張大餐桌前坐下。

  阿伯一直叫喊的阿母正好從廚房走出來,因為阿伯站在門前的關係擋住了大半視野,加上一直被催促所以阿母沒察覺到家裡多出了兩個外人,只是以不輸阿伯的氣勢回話:「歪用這麼大聲,我的耳朵還好得很,晚餐還要再一陣子,餓了就去外面把頭伸進雪堆裡咬兩下吧!」

  「我才不是因為餓肚子才喊妳啦,是來了客人啊,客人。」

  「歪用這種爛藉口啦,前陣子艾妹才帶著她的小弟出發,怎麼可能又有客人來呢?」

  看著阿伯與阿母居然這樣也能爭執起來,黑鴉滿是無奈地望向旁邊的艾因,後者則是一副看戲的模樣不打算作聲,恐怕是早就習慣這對活寶了,他身為外人也不好打岔,唯有等待阿伯想起只要讓開又或者阿母走出來看見他們了。

  大概經過了五分鐘,又或者十分鐘的爭拗,黑鴉雖然聽得懂二人的爭論但難以理解為何能為一件這麼小的事吵這麼久,而且對話間明明有很多可以確認狀況的機會,二人卻完全沒行動只是站著對罵,阿伯就是不停重複有客人來了叫阿母趕快去弄多點好吃的,阿母則是認為不可能有客人來要阿伯承認自己嘴饞,二人就這樣一直重複自己的論點,對話可謂沒有交雜。

  「這樣下去能完嗎……該不會要吵到一方沒有氣力方肯罷休?」黑鴉無奈地想著,他認為能解決這個現狀的就只有艾因了。

  或許這樣的想法透過某種神秘力量傳達給艾因,讓她回過頭來看到黑鴉那似是央求的目光,當下禁不住輕笑一聲,生怕影響到阿伯與阿母的吵架一般壓抑著聲音說:「怎麼樣?很有趣吧?」

  「這哪裡有趣……」黑鴉唯有配合著也以最輕的聲音回答。

  「哎,和大城市的人不同,愛基爾族人民風就是這麼純樸悠閒,生活嘛,不用整天匆匆忙忙,像這樣無謂的小事可以爭論個半天,有趣在於他們也沒有求什麼結果,日子就是這樣過去。」

  「話說啊,艾因……妳當團長是不是有很大的壓力?」

  「嗯?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呢。」

  「沒事沒事,當我沒說過吧。」黑鴉心中的危險警報器響了起來,「所以妳完全不打算阻止嗎?雖然我覺得只要阿伯說出『就是小艾回來了』而不是堅持『有客人來了』就會解決,但不知道為何阿伯這麼堅持。」

  「沒想到你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呢,是面子啊,在我們客人面前被自己的老婆指責嘴饞到找藉口討好吃的,阿伯當然不能接受啦。」艾因一副了然於胸的模樣解釋,「至於我嘛……一開始沒作聲,現在才開口的話不會有點兒那個嗎?」

  「原來妳還有這樣的自覺啊……」黑鴉鮮有地把對當事人來說相當失禮的感想說出來,也許是這現狀真的超出了他能容忍的極限,也許是他與艾因的關係在短時間內已經親近得可以把這種損人的話當成玩笑,不過黑鴉認為更多的部份是艾因的個性使然,就是會讓人禁不住掏出真心來交往。

  「哼,說得這麼厲害你來啊?」

  「我是外人,怎麼說也沒立場勸架吧?倒是妳應該認識他們很久了,都很瞭解他們的個性不是嗎?現在打斷他們會怎樣?」

  「嗯……」

  「喂,這是會有所猶豫的狀況?」

  「剛剛我不就說過阿伯要顧面子的理由嘛。」

  「那妳大喊『打擾了,我又來作客囉』,不就能顧全阿伯的面子了?」

  「可是阿伯很嘴饞也不是假的,以前有聽過阿母抱怨說阿伯用過這樣的藉口,況且作為女性我比較想支持阿母。」

  「那個,從一開始就沒要分誰是誰非,只要解開誤會就好了呀。」黑鴉冷汗直流,看來不只是阿伯與阿母莫名其妙,連艾因在某個意義上也不相上下。

  「這是心境的問題啊,果然你是站在阿伯那邊?」

  「很明顯我兩邊都不會幫吧?這架根本沒有吵的必要……」黑鴉嘆了一口氣,就連無奈的嘆息就要壓抑在幾近無聲免得在他與艾因得出結論之前破壞現狀。

  「你挺奇怪的耶,這兩天你不是一直聽我那些故事聽得挺開心的嘛,現在有真人上演反而不高興?」

  「看來我們對故事的定義有嚴重的分歧呢……」黑鴉險些就想把頭撞到餐桌上,不過那會發生聲響所以不行。

  「我倒是覺得你欠缺了些幽默感。」

  「也許吧,雖然我也覺得不會真的這樣吵個半天,但妳不是比我更著急嗎?我就算想趕快研究也不急在一時三刻,但妳要盡早把消息傳出去吧?」黑鴉放棄感性的討論,只挑理性的部份來說服對方。

  「我當然想盡快啊,不過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動身,而且前提是要先把一切跟阿伯說,他願意幫忙打點才行。」似乎就連艾因也不太想面對那個現實,說不定這才是她一直沒阻止二人爭吵的原因。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