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六章:追憶瑪麗的痕跡

黑霧 | 2021-02-13 09:56:05 | 巴幣 2 | 人氣 36


  阿伯撫摸著那把像是尖刺的鬍子,甚至會讓人覺得磨擦出輕微的聲音,他就那樣注視著艾因好一會,實際上應該只是在思考吧,最終輕輕點了下頭同意說:「就我個人來說這條件可以接受,反正你們多給的那一份肯定會比要從我們這裡拿走的多吧?」

  「這個當然,詳細就由我的團員帶著收穫來時商量,總之先準備十人份……」

  「等等,這件事我還得和阿爺、阿嬸他們商量,取走過冬的儲糧得要大家同意才行。」阿伯雖然知道艾因應該會知道這件事,但還是小心地提醒。

  「嗯,就拜託阿伯你啦。」

  「包在阿伯身上,不過……」阿伯頓了一頓,「只是這樣就夠了嗎?」

  「這樣已經幫大忙了啊,能夠省下很多準備時間了,畢竟要把狩獵回來的東西加工成方便攜帶的食糧怎麼說也相當花時間,能讓他們來到村裡稍作休息就立即出發,可謂最理想的狀況了。」艾因沒必要跟阿伯隱瞞什麼,直接說出了心底話。

  「還不到最吧?」阿伯露出頗賊的笑容,這樣看起來像是年輕了幾十歲,有點像和艾因稱兄道弟的那種感覺,「你們的馬不是雪地馬,在這裡往崗多城途中還有部份雪地呀。」

  「這……這樣好嗎?能繼續把哈士奇借我們?」艾因是真的沒想到阿伯會願意幫到這個地步。

  「畢竟是雪橇,最多只能送你們到軟雪地帶,不過之後的路馬也比較好跑吧。」阿伯這番話等同答應,又或者該說會一併拿去跟其他村裡的長老討論,不過既然由他主動提出,幾乎可以肯定會成功。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謝啦阿伯,今天好好喝一頓,反正我也要明天才出發。」艾因露出開懷的笑容,倒不知道是不是和「喝一頓」有關就是了。

  這種事情也輪不到黑鴉擔心,要是明天艾因早起因為宿醉而喊救命時,挖苦一下她然後給她一盤冰水就可以了,這時候他更在意的是阿伯的目光終於落到自己身上。

  不過率先開口的反倒是機靈的艾因,她兌現之前跟黑鴉的承諾,一盡介紹的責任而率先開口:「黑鴉並不是為了把這個消息帶來而穿過阿卑呼山脈的,他是為了完成某個目的來到這裡,希望阿伯看在我的份上能聽聽他的請求。」

  「喔?這樣說的話小艾應該和他沒認識多久吧?竟然捨得用妳那張比金條還要昂貴的面子?」阿伯確實被艾因的話惹起了好奇,他本來就對黑鴉沒有什麼敵意,此刻自是更感到興趣了。

  「該說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嗎?嘛,至少很聊得來是事實。」艾因沒否定她的面子比黃金還貴重的說法,「不會是很過份的要求,就聽聽他的說法吧。」

  看到艾因朝自己打眼色,黑鴉當下點頭謝過後重新正面望向阿伯:「正如之前介紹我是個魔法師,目前正在研究影響世界的『永劫罪孽』,而我聽說過偉大導師瑪麗曾經來過愛基爾村,並且在這裡做過研究……」

  阿伯聽到「永劫罪孽」時先是揚了揚眉毛,就算是這種山野地區他也有聽過這名字,畢竟就算是這偏遠的地方一旦有使用金屬器具加上人口聚集就難免要處理戾氣的問題,不過基於「蔚藍軍事」的引流做法才沒有對定居於此的他們造成非得搬遷的影響,又或者令這種極地生活出現雪上加霜的狀況。

  不過當阿伯聽到偉大導師瑪麗來過愛基爾村時,卻露骨地眉頭深鎖:「偉大導師?聽起來那麼偉大的人來過我們的村嗎?」

  不只是黑鴉錯愕,就連艾因也相當意外,二人相視一眼之後,最終還是由黑鴉繼續說:「瑪麗她沒有來過嗎?我能夠肯定的是她在十年前來過,然後很可能在一到三年前這段期間也有來過。」

  因為黑鴉仔細指出時間段,阿伯當下也是很認真地搜索著腦袋的記憶,「雖然這條村子偏遠了點,但也不至於一年來沒幾個人外人到訪呀,十年前的話,要是沒什麼特別事件真的很難想起來,況且要說同一個人來過兩次,當真沒什麼印象……」

  黑鴉當然不會就這樣放棄,畢竟確實發生過特別的事件,他略顯焦急地提出:「十年前同一時期有個醫者以及魔法師來過,當時幫忙醫治了一個雙眼突然失明的病人,據說是誤服了什麼毒物。」

  「十年前、失明和毒物……該不會在說老五的事?那確實好像是九年還是十年前的事了,當時他還是個孩子,現在都結婚啦。」阿伯聽到後在腦海中總算找到了相關的記憶,「啊扯遠了,那時候確實有個路過自稱醫者的人來看病,結果反倒是那個魔法師準確說出為什麼會失明以及怎樣解毒呢,黑鴉小弟看你的年紀沒多大啊,十年前的事都知道?」

  對於自己被稱為小弟這件事不會讓黑鴉多在意,他只是認真地解釋:「我認識那名醫者,是她告訴我這件事的,而那個魔法師就是瑪麗。」

  「哦……她就是那個弄出『永劫罪孽』的瑪麗啊。」阿伯有點感慨地說,不論是艾因或者黑鴉都不可能知道他是為何而感慨,總不可能是想著當年要是有做什麼的話就不會導致今天的狀況,「確實有過這樣的事,但阿伯我實在沒印象瑪麗有在這幾年來過,當然也不能排除過了這麼多年,人的樣子差異太大。」

  「不,近幾年的事只是推測瑪麗很可能來過而已。」黑鴉已經很感謝對方願意這麼認真地回憶,自然不想過於勉強對方。

  不過阿伯完全不在意,提出可能對黑鴉有用的幫助:「呵呵,別這麼快放棄,也可能是阿伯我老啦記憶不好,又或者沒注意到,既然特定是魔法師,說不定其他村民會注意到,特別是老五那一邊,當年他嚷著要報答那個魔法師而說不定還有什麼瓜葛,很可能會知道什麼,明天跟你一起去問問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