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73.更深一層

佐渡遼歌 | 2021-01-28 20:00:0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笨蛋學弟,該不會你還沒有放棄去修理室的念頭吧?」燕子看穿心思似的提問。
 
  「咦?可以嗎?」李少鋒反問。
 
  「當然不行啊廢話!你現在已經看到幻覺了,怎麼可能讓你去那種會降低精神狀態的場所凝神觀察每一個細節。」燕子皺眉罵。
 
  「我可以隨時開著面板讓你們確認精神狀態,如果不妙的話就出手。」李少鋒不死心地提議說。
 
  「人家才誇完你,現在就耍蠢了。」燕子猛然沉下臉,極度不悅地說:「你真心覺得這種方法可以解決事情嗎?如果你會因此陷入低落、危險狀態,開不開面板都無所謂,而且就算人家可以在第一時間知道你沒辦法維持精神狀態又如何?精神狀態基本上只有自己可以恢復,夥伴能夠辦到的事情只有打昏或使其失去行動能力,現在人家單手不能動,老師一個人面對你暴走的氣息也有可能受傷,你也覺得沒問題嗎?更之後的事情呢?昏倒的你豈不是直接變成累贅,過去兩天的疲倦會讓你直到遊戲結束都醒不過來,人家和老師在戰鬥和移動的時候還得輪流揹著你不成?」
 
  李少鋒頓時被這一長串字字句句無法反駁的內容砸得羞愧不已,沉默片刻,低頭說:「非常抱歉,是我想得太簡單了。」
 
  「有反省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梁世明笑著緩頰說:「燕子,雖然知道妳是對少鋒好,不過用詞遣字還是希望可以稍微斟酌一下。」
 
  「寧願現在罵得狠一點,也好過之後把命賠掉吧。」燕子皺眉說。
 
  「老師,燕子學姊說得沒錯。」李少鋒說。
 
  「我在幫忙緩頰的時候,你就不要站到另一方去啦,這樣不是顯得我才是壞人嗎?」梁世明無奈嘆息。
 
  「抱歉。」李少鋒本來並沒有想那麼多,被點出來之後才苦笑道歉,接著自認為休息夠了,再度回到走道入口處繼續警戒。話雖如此,李少鋒依舊忍不住回想兩次關於修理室的回憶,試圖從中找到更多線索。
 
  平躺在長桌桌面的服務員,她的右手垂落在桌緣,左手則是彷彿被巨力折碎成好幾節似的散落在地板,身上的漆黑服裝都沾滿鮮血與體液的緣故使得顏色變得更加深沉、泛著異樣光澤。幾乎占據全部胸口的大洞是深紫色的,帶著白色的肋骨碎片,內容物大多被胡亂拉散在地板,混雜成無法辨識原本模樣的肉塊與肉泥,話雖如此,依舊蓋著面紗的頭部與臉部卻幾乎沒有受到損傷。
 
  隨著回想細節逐漸深入,李少鋒意外發現自己的記憶力還不錯,甚至想起很多之前沒有注意到的細節,然而開始懷疑其中是否攙雜個人主觀的虛構幻想時,眼前的畫面頓時出現一道幾乎癱瘓視覺的耀眼強光。
 
  下個瞬間,李少鋒忽然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沒有其他人的空房間內,左右張望之後才發現這裡應該是修理室,然而環境相當整潔,沒有服務員的屍體也沒有肉塊、血液。
 
  「……诶?」李少鋒強忍住內心詫異,左顧右盼的時候忽然注意到敞開的房間門口站滿了服務員。
 
  即使她們都戴著遮住容貌的面紗也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不過氣氛相當嚴肅凝重。李少鋒有種無法說清楚的預感,知道她們正露出極度冷淡的神情,處於強忍住憤怒的狀態。
 
  九名服務員魚貫踏入房內,無視站在角落的李少鋒,逕自以長桌為中心站成一個圈,其中一名服務員低著頭站在正中央,偶爾才會做出彎曲手指、微微頷首這種小動作。
 
  緊接著,李少鋒忽然意識到或許並非服務員們沒在說話,而是自己聽不到她們說話的頻率,左顧右盼的時候看見吊在牆面的掛鐘指針指著XI和VII兩個羅馬數字,牆邊的數個矮櫃擺滿各種工具。
 
  這個時候,李少鋒忽然覺得耳膜彷彿被長針貫穿似的感到刺痛,反射性轉頭就看見其中一名服務員單手拿著那個胸前有奇妙符號的人形石像,逼問似的向站在圓圈中央的那名服務員展示。人形石像的右半邊缺了一大塊,露出內部的粗糙石質。
 
  其他服務員的情緒也變得更加高漲,雖然只是小幅度地揮動雙手、搖頭嘆息卻反而帶出比起方才更加凝重深刻的氣氛。
 
  手持人形石像的服務員向後退了一步,接著其他七名服務員開始將那名站在中央的服務員強行拉到長桌桌面,分別壓住她的雙手雙腳,剩下的服務員則是各自拿起放在修理室牆邊的各種工具與鈍器,毫不猶豫地砸落。
 
  躺在平台的那名服務員很快就不再痙攣,即便如此,其他服務員依舊沒有停下動作,沉默、堅定且殘忍地持續破壞屍體。剖開肚腹、砸碎骨頭、切斷手臂、掏出臟器、搗碎器官,最後拿著人形石像的那名服務員將石像塞入屍體胸口的大洞當中──
 
  李少鋒冷靜地站在房間角落注視這副景象,接著忽然發現影像、聲音與氣味都倏然拉遠,再度再度睜眼之後忽然發現燕子和梁世明的臉都近到幾乎到碰到的程度,嚇到似的往後退,接著後腦杓就狠狠撞到牆壁,很是頭暈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坐在地板,皺眉問說:「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在一瞬間停止運氣了。」梁世明沉聲說。
 
  「何止停止運氣而已,根本就是處於昏厥氣絕的狀態,喊沒回應,搧巴掌也沒回應,說不定連心跳都停了。」燕子眉頭深鎖地罵。
 
  「原來有被搧巴掌嗎?」李少鋒不禁伸手摀住臉頰,遲來地感受到火辣辣的輕微疼痛。
 
  「現在的重點是巴掌嗎!你有搞清楚情況嗎!混帳耶!」燕子咬牙罵。
 
  「巴掌不是燕子學姊先提起的嗎!」李少鋒內心大喊不講理,不過還是努力平緩情緒,思考之後說:「我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如果停止運氣不是會因為累積的疲勞陷入昏睡嗎?」
 
  「時間相當短,真的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梁世明說:「因為氣息忽然內斂,我和燕子立刻就發現了,燕子衝過去搧了一巴掌之後又過了一秒你就醒了,氣息也立刻恢復運轉……有可能尚未感受到疲倦就再度以氣息的效果將之壓下。」
 
  「等等,那樣我就是被巴掌搧醒的吧!」李少鋒沒好氣地說。
 
  「巴掌沒醒。」燕子乾脆地說:「人家打下去的瞬間沒有感受到任何護體真氣,那是昏倒的人的手感。」
 
  「……學姊揍人的經驗已經多到可以從手感分辨出那人是真醒還是假醒了嗎?這麼厲害?」李少鋒遲疑地問。
 
  「不要岔開話題!」燕子強忍煩躁地喊:「再怎麼樣都不應該莫名其妙就沒了呼吸,尤其還是在運氣途中,那個也有可能是真氣走火入魔的前兆……你剛剛是不是刻意讓體內真氣亂走奇怪的經脈?」
 
  「沒有,我剛才……應該是又看到幻覺了。」李少鋒謹慎地斟酌措辭,開口解釋說:「因為沒有辦法過去修理室只好在腦海回想昨天看到的細節,接著不知不覺間又出現剛才提到的那個情形。」
 
  「如果這個是想要騙人家讓你到修理室的方法就太爛了。」燕子皺眉說。
 
  「不是啦!」李少鋒急忙喊:「對了!我有看到先前討論過的那個人形石像,現在應該塞在那具屍體的胸口心臟位置,那些服務員將其中一個人殺死之後塞進去的。雖然也不曉得是真是假,不過只要讓老師單獨去修理室確認屍體就行了吧!」
 
  「塞在屍體胸口?」燕子挑眉反問。
 
  「雖然剛才關於將石像摔破的人這件事情沒有辦法證明,然而這次倒有簡單清楚的辦法。」梁世明說:「如果修理室的那具屍體胸口那有石像,那麼少鋒就確實擁有施展追憶變化的能力;如果沒有,那麼就是單純的幻覺,接下來的時間最好都不要離開我或燕子身邊,每隔半小時就確認一次精神狀態。」
 
  「十分鐘就確認一次。」燕子說。
 
  「應該要先確定屍體裡面有沒有石像再決定吧。」李少鋒低聲反駁,不過還是轉動玩家戒指開啟面板,轉動手腕讓燕子確認精神狀態欄位上面寫的內容是「良好」兩字。
 
  「那麼我過去看看。」梁世明眼中閃過異芒,執起鋼刀就大步離開艦長室。
 
  扶著牆壁站起身子的李少鋒走回扶手椅坐下,接著忽然注意到體內運行中的氣息變得相當稀疏,疑惑加快運行速度讓其繞了好幾圈之後才稍微恢復,安心抬頭的時候就看見滿臉嚴肅的燕子,遲疑地說:「呃,既然我剛才看到了更清楚的畫面,所以有可能會是追憶嗎?」
 
  「……老師剛才的解釋相當清楚了。追憶是利用真氣強化五感,在短時間內將眼前景象盡收眼底並且理解、吸收的變化,雖然不是說非得要從眼前的景象才能夠推論出過去發生的事情,然而從回憶推論豈不是更加困難嗎?」燕子冷靜反問。
 
  「這個……確實是這樣沒錯。」李少鋒說。
 
  「接下來就等老師回來再說吧,修理室就在隔壁而已,確認屍體的胸口也很簡單,花不到五秒,很快就會有結果了。」燕子淡然說完,走廊就隨即響起腳步聲。
 
  只見右手沾滿血汙的梁世明繃著臉大步返回艦長室,先將所有的門扉都關起,接著才從口袋取出沾滿血液、缺了半邊的人形石像,小心翼翼地將之放到桌面。
 
  「……很好,非常好,最不可能的發展變成現實了。人家都覺得得確認自己的精神狀態了。」燕子無奈嘆息,沒好氣地說:「笨蛋學弟,你到底是什麼都不懂的新人還是故意裝傻的修為高深玩家,就只有兩個可能性而已,然而每次都在其中一個快要消失的時候大幅暴漲,直接把另一個壓過去,如果是故意也太過惡劣了。」
 
  「我是新手喔。」李少鋒急忙澄清。
 
  「人家也知道啦,但是都用出這種不曉得該說是追憶還是其他更高階的變化了,總得抱怨幾句吧。」燕子強忍煩躁地用腳尖持續踩著地板。
 
  「還有一個可能性。石像是其他玩家放進去屍體裡面的。」梁世明說:「結果湊巧和少鋒看到的畫面相符也不表示他就是絕對正確的,正因為是現在這種情況才更要思考其他可能性,以免因為一個錯誤的假設導致接下來滿盤皆錯。」
 
  「其他玩家啊……」李少鋒在心中暗自思考還有誰有可能來過修理室,然而仔細回想起來卻是幾乎所有人都有嫌疑──郭萱、郭瓊兩人已經坦承有進入修理室;曾凱傑和周雅安在擅自返回下層的途中也有機會這麼做;能夠獨自行動的伊格修斯就更不用提了,雖然朱永樺是唯一一個從昨天事件發生之後就沒有踏入中層的玩家,然而他的身手與修為也可以獨自行動,從下層到修理室不需要花費到三分鐘,其實也無法徹底排除嫌疑。
 
  「說是其他玩家,然而不就是全部玩家嗎?」燕子沒好氣地說出結論。
 
  「學姊,你們有用感知真氣隨時把握整艘船的情況嗎?」李少鋒詢問。
 
  「人家大概猜得到你在想什麼,不過如果真的有人偷偷過去修理室想必會刻意內斂氣息,就算在那個時間點剛好有其他玩家散出感知真氣也不一定有辦法察覺。」燕子說。
 
  「話雖如此,這樣確實解釋了一個疑點。」梁世明說:「熄燈時間之後,服務員理當待在用餐室,然而屍體卻位於修理室,從當時情況顯然是直接在修理室被殺害,而不是殺死之後才被移到修理室……為什麼服務員會在熄燈時間之後前往修理室?如果少鋒的追憶屬實就可以理解了。」
 
  「解釋了一個疑點之後又出現更多疑點豈不是沒有意義,剛才那個是其他玩家放進去的猜測還比較有可能。」燕子訕然說:「服務員為什麼要自相殘殺?這個石像有什麼意義?而且既然服務員不是拜亞基殺的,那麼為什麼拜亞基會出現在船內?總不可能這場『詭譎叫聲』一直有一隻拜亞基在船上只是剛好都沒有撞見玩家吧。」
 
  「關於這點……雖然可以提出猜測,不過都是以既有情報強硬拼湊出來的產物,確實沒有太大意義。」梁世明嘆息說:「如果沒有更進一步的情報,還是得先專注於手邊保護船員的事情吧。」
 
  「那麼要公開這份情報嗎?」燕子問。
 
  「當然,然而時機需要再斟酌。即使沒有辦法讓所有玩家一起討論,至少四支隊伍的代表都要在場。」梁世明說。
 
  「人家和笨蛋學弟可以去守上層操舵室,接下來就看冬花宮是否願意派出隊員作為代表,否則就拿下層兩名船員的性命去賭開會時間吧。午餐時間也快要到了,到時候再說吧。」燕子說。
 
  「……看來也只能夠這樣了。」梁世明同意地頷首。
 

175 巴幣: 1038
秦思
看來一開始就夢見了優格呢(・∀・)
2021-01-28 20:20:11
佐渡遼歌
是的呢,有克蘇魯基礎知識的話應該會覺得很明顯XD
2021-01-28 20:36: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