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遼歌短篇集》末日時,天空晴朗遼闊

佐渡遼歌 | 2021-01-27 12:40:24

連載中遼歌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短篇小說、散文和隨筆。每篇內容沒有連貫。沒有積稿,因此不定期更新。

  當伊恩猛然驚醒的時候,已經是清晨時分了。
 
  從三十層樓的陽台落地窗可以看到遠方天空露出淡淡光芒。
 
  「結果昨天直接在沙發睡著了嗎……真是虧了,明明臥室裡面有一套看起來很貴很舒服的彈簧床……」
 
  低聲抱怨的伊恩站起身子,走進浴室凝視著表面有一道裂痕的鏡子,忽然想起剛剛似乎做了一個噩夢,卻怎麼也想不起內容。
 
  水龍頭幾乎流不出水,扭到極限也只有水滴。無可奈何之下,伊恩隨便抓了一條毛巾胡亂擦臉,權當自己洗完了,提振精神,接著再度返回客廳,憑藉直覺檢查可能放有食物的場所,翻箱倒櫃。
 
  伊恩的本名當然不會是伊恩,這是他的遊戲暱稱。
 
  話雖如此,打從末日降臨到這個世界的瞬間,身分證上面所註明的資料也變得毫無意義。只要能夠稱呼,無論報上多麼奇怪的名字都不會有人太過在意。
 
  雖然這間房子的裝潢極盡奢華,到處都是昂貴的畫作或藝術品,然而食物卻少得可憐。
 
  雙門大冰箱空蕩蕩,碗櫥也只擺放著看起來從未使用過的各式嶄新廚具。房間裡面有各種科技產品、健身器材、甚至還有一個理當不會出現在普通人家裡的酒吧飛鏢房,然而也同樣找不到任何食物。
 
  當伊恩快要放棄的時候,總算意外在玄關的鞋櫃裡面發現一個後背包,裡面裝滿罐頭、果醬、真空白米包和好幾條巧克力棒。推測是這裡的住戶特別整理好,卻在逃離時忘記帶走的遺留物。
 
  高舉起雙手歡呼的伊恩哼著小調,拿著厚背包走回客廳,用腳將壓克力桌面的物品全部踢到地板,珍而重之地將後背包內的食物放到自己的大型登山包裡面。
 
  拿完所有食物之後,後背包卻還是很沉。
 
  暗自疑惑的伊恩反轉後背包,幾番摸索之後才發現一個暗袋。暗自期待著內容物的伊恩卻失望地發現裡面是用橡皮筋捆起的美金鈔票、金磚和一整包的戒指項鍊,訕然扔到地板。
 
  再度環顧一圈的伊恩確定室內只剩下派不上用場的垃圾,於是開始著裝──穿好阻擋血液反濺回身上的長板大衣,戴上腰間皮帶,並且將防火斧、厚柄短刀的刀鞘、金屬水壺等物品扣好,穿上軍靴、綁好鞋帶,戴上皮革手套,最後揹起大型登山包,準備就緒。
 
  向著借宿一晚的房間頷首致意,伊恩毫不戀棧地踏出大門。
 
 
 
 
 
 
  這裡是位於台中南屯區的一座大型公園,鄰近百貨公司與商圈的緣故,周遭自然也建了高級住宅大樓。
 
  以前每到周末,雙親總會帶著伊恩來到這座公園玩耍。那個時候,伊恩總是站在人行道,將脖子抬高到極限,仰望著那些大樓的外牆、陽台與淡黑色的玻璃帷幕,思考著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會住在裡面?而他們又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現在想來,還真是一段懷念的往事。雖然如果不是想起這件事情,昨晚也不會特地爬上三十幾層樓就為了睡覺吧……電梯真是一個偉大的發明。」
 
  蟬鳴聲不絕於耳。
 
  澄澈湛藍的天空遠方可以看到純白的積雨雲,緩緩攀升。
 
  「看來今天也是好天氣呢!」伊恩勾起嘴角,用手背擦去額頭的汗水,繼續走在公園外側的人行道。
 
  下一秒,前方不遠處的草叢發出窸窣聲響。
 
  伊恩迅速拔起防火斧,將之舉到胸前戒備,同時微微伏低身子,擺出隨時可以衝刺或逃跑的姿勢。
 
  「如果是無法溝通的腐爛混帳就直接走過來吧,我會一斧正中腦袋幫你解脫,然而如果是可以溝通的人類……雖然不曉得你是誰,不過我這邊有罐頭喔。不妨和平地來一場奢侈的早午餐,請問意下如何?」
 
  窸窣聲再度響起。
 
  緊接著,一隻虎斑的小貓低著頭走到人行道。
 
  如釋重負的伊恩搖頭苦笑,將防火斧插回腰帶。
 
  小貓並不怕人,卻也沒有對伊恩展露出太多興趣,逕自沿著人行道的石磚縫隙前進,偶爾用前腳拍打著草梗。
 
  「既然都開口邀約了,也不好反悔。我們來吃早午餐吧。」
 
  伊恩開口這麼說,左轉拐入公園內。
 
  小貓搖著尾巴,亦步亦趨地跟在後方。
 
  公園本身的占地相當遼闊,裡面也有各種設施、草坪小丘、造型藝術與建築物,中央甚至有一座湖泊與跨湖大橋。話雖如此,在文明荒廢接近十年的此刻,草木恣意生長,幾乎成為了半座叢林。老鼠、飛鳥等動物旁若無人地行動,湖畔邊緣也趴了一整排曬太陽的烏龜。
 
  看著懷念的景色而勾起斷斷續續的兒時回憶,走過大半座公園的伊恩最後選了一個平坦空地,席地而坐。他從登山包中取出燃燒器、不鏽鋼茶壺鍋、義大利螺旋麵、鮪魚罐頭、小罐裝的調味料,依序排列在地面石磚。
 
  伊恩先用厚柄短刀將罐頭撬開一個洞,用叉匙將內容物連同湯汁都倒到茶壺鍋裡面,接著再隨興加入半包義大利螺旋麵和清水,打開燃燒器開始烹煮。
 
  接下來只剩下等待的伊恩往後躺在地面,視野頓時被無止盡的湛藍所蓋滿。
 
  溫熱的風吹過,帶著聒噪蟬鳴,颯然作響。
 
  「這麼說起來,最近一直沒有看到其他人呢……無論活的還是死的都沒有,彷彿整個世界就只剩下我自己似的安靜。」
 
  小貓沒有回答這句自言自語,好奇盯著銀色鍋面的扭曲倒影。
 
  「很燙的,別隨便亂碰喔……如果翻倒了,我的早午餐就泡湯了。」
 
  伊恩笑著提醒,抬頭凝視著樹葉縫隙間灑落的斑駁陽光。
 
  等到義大利麵煮熟之後,伊恩關掉燃燒器,用叉匙挑出幾塊較大的鮪魚扔給小貓,撒上乾辣椒末和胡椒粉之後就開始享用鮪魚口味義大利麵。
 
  小貓立刻將注意力轉到鮪魚塊,狼吞虎嚥。
 
  十多分鐘後,悠哉吃完午餐的伊恩站起身子,伸著懶腰,迅速收拾好物品之後單手抓著登山包,繼續在公園內信步走動,最後停在一個讓人練習跑酷的區域,端詳著眼前高低不一的水泥牆,幾番斟酌之後選了面向外面車道的兩公尺水泥牆。
 
  胡亂用軍靴踩低生長在牆底縫隙的雜草,伊恩從登山包裡面取出好幾罐用塑膠袋包得密不透風的油漆桶。之前曾經發生過油漆桶意外翻覆的慘劇,導致裡面的物品盡數報廢。從那之後,伊恩就不敢隨便將用完的物品胡亂塞回登山包內了。
 
  「今天的天氣這麼好,那麼就選藍色的吧。」
 
  伊恩露出微笑,不疾不徐地解開藍色油漆桶的塑膠袋,用短刀刀刃撬開蓋子,接著再度從登山包內取出新油漆刷。由於塗抹的工具俯拾即是,再不濟也可以用樹枝代替,對於油漆刷,伊恩都是採取用過即丟的主義。
 
  熟練地將刷毛沾上適當份量的油漆,伊恩站在水泥牆前方,寫出那段不曉得重複過幾百次的文字。
 
  這段時間,小貓端正坐在人行道的花圃矮牆,動也不動。
 
  片刻,寫完最後一個字的伊恩沒有多看一眼,將油漆刷隨手扔到旁邊的鞦韆,動作迅速地綁緊塑膠袋,將油漆桶放回登山包。
 
  伊恩攤開一張地圖,用指尖沾了些牆面的油漆在上面畫了一個叉叉,隨即揹起登山包,準備啟程。
 
  畢竟在這裡的事情已經辦完,沒有繼續逗留的理由了。
 
  小貓瞥了眼伊恩的背影,隨即輕盈地跳到人行道,走到可以曬到陽光的位置,張口打了一個哈欠發出呼嚕聲響,愜意側身躺下。
 
  未乾的一滴油漆從字跡末端微微淌落。
 
  寫滿藍色文字的整面水泥牆在陽光的照映之下,顯得極其醒目。
 
  「──克莉絲汀,我一直在找妳。從根據地發生火災而失散的那天夜晚開始,沿著我們有共同回憶的場所持續朝向南方前進,因為妳曾經說過即使在這個爛到掉渣的世界,沙灘和海洋應該還是很漂亮吧,所以我就擅自將墾丁認定成旅途的終點了。我的下一站是中興新村的那間冰店,是的,就是每次經過妳都吵著要吃的那間,我也記得妳一定會買巧克力口味。希望妳平安無事,也希望我們可以盡早重逢。伊恩筆。2030.04.14。」
 
 
 
 

142 巴幣: 24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希望伊恩最後可以見到克莉絲汀…
2021-01-27 12:53:33
佐渡遼歌
殭屍片(?)最後通常都會是好結局XD
2021-01-27 14:47: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