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70.外星生物

佐渡遼歌 | 2021-01-25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李少鋒和梁世明返回用餐室不久,約是早餐時間剩下十多分鐘的時候,臭著臉的伊格修斯用腳踢開用餐室的門,帶著周雅安和曾凱傑過來用餐。
 
  「擔任護衛辛苦了。」梁世明率先打招呼。
 
  「老子就只幹這一次。」伊格修斯煩躁地坐在椅子,咬牙切齒地說:「擔任護衛的話你也辦得到吧,反正服務員在用餐時間不會亂動,你們隊伍又有兩個能打的。」
 
  「說的也是,中餐以後的時段就讓我負責吧。」梁世明說。
 
  「那樣最好。」伊格修斯扭頭喊:「你們快點坐下吃完啊!老子可是得帶你們回去再回來這裡顧那些服務員耶!一直站在那邊浪費時間做什麼!」
 
  聞言,曾凱傑和周雅安都急忙伸手向服務員要求餐點。
 
  既然願意坐在用餐室等他們吃完,說不定伊格修斯的個性其實挺好的,就只是個性暴躁了些。李少鋒暗忖,接著注意到兩名服務員分別將裝有餐點的鐵盤放到伊格修斯和曾凱傑面前,唯獨沒有周雅安的份。
 
  「……咦?」周雅安疑惑地左顧右盼,然而服務員沒有任何反應。
 
  「不好意思,服務員!我們這邊還要一份餐點!」曾凱傑舉手喊,卻依舊沒有任何一位服務員有動靜。
 
  「……因為死了一個服務員,所以就少了一個服務員出餐嗎?那些服務員還是一對一服務的?」燕子皺眉問,轉動視線想要徵詢其他人的意見。
 
  「我其實從來沒有分清楚過那些服務員誰是誰。」梁世明苦笑坦白。
 
  「誰管她們是怎麼分工的。」伊格修斯咬著自己那份餐點,滿不在意地嘟噥。
 
  「食物都放在裡面吧。反正都是真空包裝的食品,大概也不需要調理。」曾凱傑站起身子,不過在靠近出餐平台的時候,兩名最靠近的服務員立刻移動身子,擋在通往內場的通道。
 
  「請讓開。」曾凱傑微微皺眉,見服務員沒有反應之後提起氣息。
 
  「不要跟服務員動手!」燕子立刻警告。
 
  「……她們很強嗎?」曾凱傑的動作一滯,遲疑地問。
 
  「不是強弱的問題。現在這場『詭譎叫聲』已經不是那場毫無危險可言的『詭譎叫聲』了,不要繼續增加更多不確定因素。」燕子說。
 
  「……好吧。」曾凱傑斂回氣息,走回自己的位置之後將一半的餐點分給周雅安。周雅安低聲道謝,倒也沒有表現出其他情緒,默默開始用餐。
 
  梁世明等到伊格修斯吃完自己那份餐點之後,立刻說:「能夠稍微借一步說話嗎?有些關於宇宙船安全問題的部分想要討論,也希望等會兒護送冬花宮兩位前往下層的時候可以順便傳達給朱永樺隊長。」
 
  「講那麼多廢話不就是要老子當傳話筒嗎。」伊格修斯抱怨歸抱怨,卻還是站起身子走向通往艦長室的走廊。
 
  「老師!保護服務員的工作!」燕子沒好氣地提醒。
 
  「我們會在她們分開行動之前回來啦。」梁世明笑著說完,跟著伊格修斯離開用餐室。
 
  這個時候,曾凱傑忽然加快動作胡亂將早餐都塞到嘴中,用力吞下之後拉住周雅安的手,站起身子說:「那麼我們返回下層了。」
 
  「……人家沒有命令你們該怎麼做的權力,不過還是得提醒有隻外星生物正待在船內某處。」燕子冷淡地說。
 
  「我們兩人或許沒有辦法打贏外星生物,然而全力奔跑不用三十秒就可以抵達的路途還要其他隊伍的人護送也太誇張了。我們參加遊戲可不是為了這種事情!」曾凱傑不悅地說。
 
  「那麼就慢走不送。」燕子揮手說。
 
  「告辭!」曾凱傑抬頭挺胸地離開用餐室,被拉著手的周雅安則是有些魂不守舍,匆匆頷首致意。
 
  「……學姊,那樣沒問題嗎?」李少鋒皺眉問。
 
  「反正玩家死掉大概和破關與否無關,隨他去吧。」燕子不甚在意地說:「人家光是顧自己和你這個笨蛋學弟的事情就夠累了,才沒心思去理會其他隊伍的新人想要怎麼亂來。」
 
  「……那麼如果我那麼說呢?」李少鋒試探性地問。
 
  「啥?」燕子的眉毛一挑,惡狠狠地罵:「你要是蠢到連事情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就別待在瞭望塔了,反正遲早會死掉還是早點滾出去吧!」
 
  「學姊還是一如往常的學姊,我就安心了。」李少鋒笑著說。
 
  燕子冷哼一聲,站起身子走到通往中央樓梯的那條走廊旁邊探頭,看似打算確定曾凱傑、周雅安兩人有順利離開中層,倒也沒有像嘴上講得那樣壓根不管對方死活。
 
  李少鋒忍住嘴邊笑意,接著忽然注意到位於牆面的掛鐘指向八點,正好是早餐結束的時間,張開嘴「啊」了一聲。
 
  「結果老師還是超過時間了啊!」燕子同樣注意到這點,立刻開罵。
 
  八名服務員同時開始動作,分成兩人、兩人的四組人馬,依序從前往娛樂室的走廊離開用餐室。
 
  李少鋒雖然原本打算伸手攔阻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過想到剛才燕子的警告還是在最後關頭停手,目送八名服務員都離開之後轉頭問:「學姊,現在怎麼辦?我們分別去跟一組?」
 
  「才剛講過不要耍蠢,你就想要去幹蠢事了。」燕子不悅地說:「如果你跟的那組服務員遇到外星生物有應對辦法嗎?」
 
  「真的非常抱歉,我的發言太過輕率了。」李少鋒低頭道歉。
 
  「知道就好。」燕子冷哼。
 
  緊接著,李少鋒忽然聞到某種刺激性的臭味,反射性地抬頭。
 
  下個瞬間,李少鋒整個人愣住了。
 
  只見出餐平台後方的內場區域有一隻乍看之下如同大型蒼蠅的詭異生物。用著後腳人形站立,身體呈現三節,頭部蓋滿墨綠色鱗片,有著向前突出的嘴喙和兩根彎曲觸角,胸節向後伸出兩對巨大薄翅,然而像是昆蟲的特點也只有這個部分和從翅膀骨幹延伸到雙手的深色外骨骼,其餘部分卻都是宛如人類的深紫色鬆弛皮膚,表面佈滿深色斑點和硬毛,硬毛越到尾節就越長,末端甚至拖至地板。
 
  某種宛如水溝的腥重臭味在房間內飄蕩。
 
  诶?那隻外星生物一直待在內場嗎?打從昨晚殺了服務員之後?那麼剛才曾凱傑沒有進去內場豈不是剛好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現在又是為什麼開始活動?那個臭味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直到剛才都沒有聞到?李少鋒的腦袋閃過各種念頭,卻無法深入思考,就只是閃過而已,整個人僵硬地蹲下,越過桌面注視著在出餐平台內側緩緩走動的外星生物。
 
  慢了半秒注意到異狀的燕子臉色一變,緩緩退回餐桌區域,蹲在李少鋒身旁握住他的右手,靈巧地用手指在掌心寫了三個S、A、N英文字母,詢問精神狀態是否出現異常。
 
  心領神會的李少鋒也立刻仿照這個做法,在她的掌心寫下O、K兩個英文字母作為回應,表示沒有問題。
 
  燕子的表情稍微放鬆,卻仍舊緊緊握著李少鋒的手沒有放開。
 
  因為掌心傳來的溫度逐漸感到冷靜,李少鋒有餘力定眼觀察那隻外星生物。
 
  外星生物似乎沒有注意到其他人,此刻正站在大型櫥櫃旁邊擺出又像是游泳也像是撥開空氣的姿勢。李少鋒注意到牠的雙手末端有著三根宛如匕首的尖銳腳爪,腳趾之間則有墨綠色的蹼。
 
  外星生物又重複做了好幾次滑水的不明動作,接著忽然用雙手輪流搔著腹節一個類似氣囊的部位,周身泛起灰黑色氣息之後瞬間消失了。
 
  用餐室內只留下揮之不散的惡臭。
 
  李少鋒正想開口,然而燕子眼明手快地伸手摀住他的嘴巴,斜眼狠瞪。
 
  兩人繼續保持著蹲姿,待在餐桌旁邊屏氣凝神地等待。好半晌,燕子確定了那隻外星生物確實離開了這個房間才緩緩站起身子說:「沒想到是拜亞基……雖然不強,不過對新人而言也足夠棘手了,也算是符合『詭譎叫聲』的難度。」
 
  李少鋒在聽見這個名詞的時候才想起來曾經在瞭望塔的圖書館讀過相關記載,並且將畫在頁面角落的潦草塗鴉和方才見過的外星生物連結起來。那是一種可以自由穿梭在星球之間的宇宙生物,同時有著截肢動物與哺乳類的特徵,然而那些內容當中並沒有提及拜亞基的危險性。
 
  話雖如此,從身旁燕子的反應以及那些被殺死的服務員慘狀,李少鋒也不會認為牠毫無危險性。
 
  「學姊,關於拜亞基在瞬間消失之前散出的那個黑色氣息……那是什麼?那個不是真氣吧?」李少鋒遲疑地問。
 
  「那是妖氣。」燕子隨口解釋,拿起剛才擱在桌面的薙刀開始在用餐室內繞圈踱步。
 
  「妖氣和真氣有什麼差別嗎?」李少鋒追問。
 
  「外星生物使出的力量就是妖氣,人類使出的力量就是真氣,就這樣。」燕子乾脆說完,補充解釋說:「細節方面固然有所差別,然而那是一種相當主觀的認真,也有一些玩家主張妖氣和真氣是本質同源的力量,不過妖氣除了紅色、藍色、黃色和綠色之外,還多了白色、黑色兩種色系。」
 
  「黑色和白色的特性是什麼?」李少鋒追問。
 
  「八成的外星生物都是黑色系妖氣,極少數才會有紅、藍、黃、綠四色,至於白色系妖氣極為稀少,甚至有一些玩家主張根本不存在白色系妖氣,那些是杜撰胡扯出來的虛構事項。」燕子說。
 
  「……學姊,妳好像沒有解釋到特性的部分。」李少鋒遲疑地確認問。
 
  「紅、藍、黃、綠四色妖氣的特性都和真氣一樣,分別就是炎熱、寒凍、凝重和尖銳,至於黑色妖氣的特性是『隱密』,即使是最擅長感知變化的修練者也不可能事前察覺其存在,至於白色的氣息特性尚未明瞭。」燕子說。
 
  「克蘇魯遊戲不是一直存在於人類歷史的背面、持續千百年的時間了?這樣卻連白色妖氣的特性也不知道?」李少鋒訝異地問。
 
  「克蘇魯遊戲多得是不知道的事情,某些幾百年前認為是絕對的事情也會突然被推翻,現在不就第一次發現『詭譎叫聲』根本不是什麼適合新人教學的遊戲了……當然也有可能有些玩家知道白黑兩色妖氣的真相,只是刻意限制情報的流傳罷了。」燕子說。
 
  「那樣有什麼好處嗎?」李少鋒皺眉問。
 
  「他們也認為情報比性命更加貴重吧。」燕子搬出情報機關的口頭禪。
 
  「那麼……既然擁有氣息,表示外星生物也會使用氣息和護體、纏刃那些變化嗎?」李少鋒問出第二個擔憂的事情。
 
  「當然,這點也是人類要潛心修練的緣故,否則光靠槍砲彈藥無法對外星生物造成任何傷害。」燕子說完,蹙眉罵:「等等,人家以前講過類似的事情吧?」
 
  「我記得啦,只是一直覺得外星生物即使會使用氣息也是類似動物那樣、充滿野性的使用方式,難以想像也會有護體、纏刃這些細膩變化。」李少鋒急忙澄清,同時對於這個早就應該知道的事實有了更深一層的實感。
 
  「有記得就行。」燕子哼了聲,不再罵下去。
 
  「學姊講的話,我都會努力記住。」李少鋒說。
 
  「這不是廢話嗎,不然人家是白白浪費口水的喔。」燕子忽然問:「回到正題,你有注意到什麼缺口嗎?」
 
  「這個房間嗎?並沒有。」李少鋒說。
 
  「管線不太可能,所以剛才也是用那招瞬間移動進來用餐室的嗎……算了,至少知道了外星生物的身分,先將這個情報告訴其他人吧。」燕子說完,逕自走向通往艦長室的走廊。
 
  「這麼說起來,為什麼拜亞基可以瞬間移動?還是說那是某種高階的氣息變化?」李少鋒又問。
 
  「無關氣息變化,那是種族特性。其他人或其他的外星種族就算練上一千年也練不成瞬間移動。」燕子簡潔地解釋:「拜亞基這種外星生物就是靠著那種能力在星球之間飛行……從現狀判斷,那隻拜亞基大概可以自由在房間移動。」
 
  李少鋒不禁想像待在某一個房間的時候突然有拜亞基憑空出現的畫面,暗忖那樣真是最為糟糕的情況,要不是自己保持隨時運氣的狀態不需要睡覺,大概也無法安然入眠了。
 
  燕子凜然踏入艦長室,然而卻沒有看見梁世明和伊格修斯,蹙眉抱怨:「他們是又跑到哪裡了……為什麼大家都喜歡亂跑。」
 
  李少鋒等了好幾秒才意識到這個「大家」大概將昨天的自己也罵進去了,默默偏開視線,接著或許是下意識的舉動,最後還是定格在放滿雜物的書桌桌面,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下意識地在找那個不見的人形石像。
 
  燕子繼續低聲罵著梁世明和伊格修斯兩人,散出感知真氣確認他們兩人都待在修理室的時候說:「笨蛋學弟,走了。大概因為有服務員去處理屍體,他們才會先去那邊看看情況。」
 
  「啊,好、好的。」李少鋒急忙回答。
 
  「……你發什麼呆?」燕子敏銳地轉頭問。
 
  「沒有啦,只是在想說那個石像真的不見了。」李少鋒說。
 
  「人家也覺得那個石像有某種問題,但是現在服務員的性命安全優先,先和老師他們匯合再說。」燕子說。
 
  「好的。」李少鋒說。
 
  「保持專注,不要因為沒有立即必要性的事物分心。」燕子隨口教訓,打開通往修理室走廊的門。
 
  下個瞬間,踏入走廊的李少鋒忽然覺得內心湧現某種焦躁情緒,猛然抬頭就看見拜亞基懸吊倒掛在天花板,用雙手雙腳勾住黃銅吊燈的燈罩邊緣。向前拉長的嘴喙張大到極限,露出交錯的褐色亂牙。
 
 
 

198 巴幣: 12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