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騎士與星子】04─獄主邀宴

作者:廢墟貓│2020-12-14 13:30:02│巴幣:26│人氣:229

  噗浪之前流傳《繪師CP遊戲》故與認識多年的繪友開始個別進行角色配對創作,本故事即為其遊戲衍生之作品,角色關係不一定進化成CP,此為本貓跟繪友主筆的圖文雙修插繪小說系列。對文故事由於種類繁多如右列【共同創作】枝狀分類,將個別以標籤署名於上方,如有紅字標示描寫限制警告,為不違反巴哈站規,請點擊連最下方結移駕至插繪小說本文。




第四話─獄主邀宴
〈艾絲特&德蕊涵〉

*****

  德蕊涵雖然不意外身為城堡主人的吸血鬼會有這種決定,然而最意外的果然還是以侍奉之名週轉在畢譚肯城堡的惡魔執事,竟然默不作聲地應允而非出面阻止。儘管藍髮女騎士僅是呈報黑森林裡發生的事實,華麗奢侈裝扮的主人卻擅自提議讓對方進城內溜轉。「若被采珮什之主得知此事,恐怕狀況會變得極為複雜。」女騎士面向黑髮吸血鬼單腳行跪禮,撥攏左側一綹短髮,字句斟酌著暗示。「無妨,畢譚肯城堡乃是我作主。」蒼白皮膚鑲嵌腥紅眼眸的吸血鬼正享受著惡魔執事做美甲服務,一邊慢飲玫瑰調味的伯爵茶,緩緩回覆。戴著兩對銳利惡魔角的海軍藍長髮執事,砂金沉澱的眼眸則一絲閃動。





  「事情就是這樣。」德蕊涵對著空氣說道。再一次歸返陰暗的夜空下,寂靜沉悶的森林深處,有位身邊散發幽藍燐光的英武女性,跨騎著惡魔雙翼的黑馬等待誰的到來。

       「嘿!德蕊涵!」自夜空中傳來了某人的喊聲,一只半張面孔屬於鳥類的半獸人扇著背後一對棕褐色、帶有斑點的翅膀,雙爪穩穩地降落在女性面前。懷裡還抱著掛了鎖的木箱子。「呀,等我一下,這樣認不出來對吧!」人類的那隻眼睛眨了眨,然後從左半邊開始產生變化。「我是艾絲特啦!」戴著面紗的少女抱著箱子,非常開心的說道。

  又變換成奇怪模樣。雖然少女沒有特地自我介紹前,她就有所感應並且認出來了。「閣下請妳至城堡作客。跟我來。」她輕拍拉動韁繩令聶特曼朝著應該前往的方向步行,稍微放慢速度大約是利於讓艾絲特能跟上隨行。

       「哈哈!可以去德蕊涵的家玩耍啦!」艾絲特邁開腳步跟著騎士的速度,一路上都在嚷著自己聽到消息時,有多麼的開心,還特意回到烏鴉先生的洞窟內,拿走借放在那的箱子。不過她沒有迫不急待的說出裡頭放了些什麼,而是打算將神秘保留到目的地。「這是我的收藏呢!」白髮少女驕傲地說。

  「沒有裝什麼會自發性攻擊的危險物品吧。」女騎士對跟隨後頭的少女問道。她到現在依然想不明白黑髮吸血鬼主人,為何輕易邀請白髮的陌生客進入領地,而且身旁隨侍的惡魔一句話都不作聲。通常魔非斯特執事總意見犀利不是?

      「沒有!一點都不危險!」艾絲特信誓旦旦地說,與往常般的嘻笑態度卻讓話語少了幾分信服力。「嗯,不過……」突然想到什麼,她晃了晃抱著的箱子,發出了物體的碰撞聲。「城堡有很多人嗎?」跑近騎士身旁的少女沒頭沒尾的問道。

  與其說是人類不如說是行屍走肉,吸血鬼的城堡能夠存在的活人僅只糧食罷了。「很多。」儘管艾絲特已經不再令她有著初識時那麼強的警戒心,德蕊涵仍舊認為,沒有必要告知太多事情,只要注意危險性不擴及主人的領地內即可。

       「嗚哇!那不可以!」艾絲特大呼了一聲,更加用力抱住懷裡的木箱。彷彿誰要搶走她的東西般的反應。「這樣只給德蕊涵好啦!」嘻嘻笑的少女說完,哼著詭譎旋律的曲子,喜悅裡透著哀傷及憤怒,時不時也串了幾段慵懶,毫無規則可言。

  所以那木箱裡面到底何種來頭?「妳剛說什麼,給什麼?」聽著對方哼唱慵懶毫無規律性,還穿插著詭譎氣氛的旋律,德蕊涵只有一陣不明所以。

       「是禮物!」止住奇異哼唱的艾絲特呵呵大笑,如孩子獻寶似的把箱子向前送,卻沒有要放手的意思。「獅鷲的羽毛、一支人類的肋骨、一顆拆掉的骷髏頭、花束!」改了主意的少女自豪地闡述箱子裡的收藏,沒有細說其中的來歷。「還有硬幣!上次一起玩遊戲時,在洞穴發現的硬幣哦!」

  「禮物?」艾絲特再度表述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了。那些東西要說是禮物還不如說像是侵略者的掠奪品,獅鷲獸羽毛、人類肋骨跟骷髏頭,怎麼看都像是將對方擊敗後奪取下來的紀念品。「那應該說是掠奪品吧?」藍髮騎士回覆道。

       「送給德蕊涵之後就是禮物啦!」歡快的少女沒有立刻對騎士的句子表示肯定或否決,只是撫著捧回自己眼前的箱子。「有些是撿來的、有些是搶走的!」艾絲特在步行間拿出鑰匙打開落鎖,撲面而來的是淡淡罌粟香。「德蕊涵喜歡哪一個呢?」她拿一朵罌粟撥弄著箱子裡的骷髏頭說。

  「送我?」艾絲特說什麼呢。她凝視著罌粟花朵撥弄著箱內的零碎。骷髏頭,可能還會存在著些許裝飾價值吧。「妳從哪裡弄來這些玩意兒。」她說道,放射青燐的眼睛卻依舊沒撤離視線。

       「嘿嘿!對呀!送給德蕊涵一個我的收藏!因為是第一次拜訪嘛!」她回答,然後在骷髏頭的眼眶處插了那朵罌粟。「哪裡呀…我想想……刑場、大房子、墓地,還有山谷!」微偏腦袋的艾絲特伸出手指算了算那些物品的來歷。「德蕊涵有看到喜歡的?」少女注意到騎士的凝視。

  真應該稱許這孩子還懂得禮貌嗎?女騎士瞟過罌粟骷髏,心想或許那個在精心佈置下,還可以成為有用途的道具。「骷髏頭吧。」她簡短地回應。

       「嗯…那這個給德蕊涵,我看看要給聶特曼什麼呢……」一個念頭,艾絲特讓漂浮的白星擁著那顆骷髏頭,然後看向箱子中的其他物品。「德蕊涵喜歡骨頭的話,聶特曼也會喜歡骨頭嗎?」根本沒有注意前行的路徑,她一路上只看著自己的在意。

  「這問題問得真好,何不自己問他?」藍髮騎士唇角勾著笑容,拉動韁繩讓惡魔馬轉向一直低頭看箱子走路的艾絲特。名為聶特曼的駿馬鳴嘶了一聲,面向奇異的白髮少女。



      「你喜歡骨頭嗎?聶特曼。」抬起頭盯著黑馬的艾絲特,從箱子裡拿了那根人類肋骨,好奇的問道。「唔……你聽的懂我說什麼嗎?」少女思索著是不是要變成同聶特曼一樣的馬匹才能進行對話。

  德蕊涵離開午夜色惡魔馬匹。那名為聶特曼的黑駿馬瞬間幻化為人形,是位有著朝顏花般紫色波浪短髮的男子,眉宇間有著憂鬱與凝重的氣息。「可以,小姐。」他低聲回覆:「相較於骷髏頭,在下比較喜歡花。」

       艾絲特眨都不眨眼睛地看進馬匹的變化,隻字未提的她先把手裡的肋骨放回箱子裡,才帶著熱情的正面看向對方。「德蕊涵,他是聶特曼哇!!」星子滿心好奇的朝人伸手,想觸碰男子的存在,但想了想還是抓起箱底的一把罌粟花,紅色、粉色與白色。「給你花!」艾絲特笑的特別開心。

  「惡魔馬被豢養的許多品種中,只有夢魘擁有幻化人形與思考的能力,聶特曼是我的搭檔。」藍髮女騎士補述。她凝望著艾絲特帶著歡快的氣息將『禮物』遞給聶特曼,反倒她的老搭檔依舊滿臉愁容,真是一幅滑稽的對比圖。「隨我來。」德蕊涵領頭,三人一起通過深邃森林的黑暗處,忽然濃霧瀰漫,女騎士卻只是兀自繼續向前行走,黑馬則悶不吭聲。

       「是夢魘哇……原來我們不一樣。」遞出花前,將過量的笑容收的一乾二淨,星子似乎對此有些失望,但也只是一瞬間的變化。微微笑的她看著不同情緒的聶特曼,伸手碰了碰對方的手,卻什麼也沒說。「快到了嗎?」闔上箱子,艾絲特讓擁著骷髏頭的白星們飄盪在騎士身側,自己則是盯著憂愁的男性看。

  聶特曼察覺不斷投遞過來的好奇視線,他回頭觀望注視著自己的艾絲特。不懂小女孩意圖做什麼,他準備說話隨即就讓前方領頭的德蕊涵打斷。「歡迎蒞臨畢譚肯城堡,畢譚肯勛爵正於大廳靜候佳音。」同時邊說邊向前,門前的地獄三頭犬老早嗅到陌生訪客的氣味,瞪視來訪賓客發出沉吟低吼。「腓特烈,這是閣下的貴客。」德蕊涵頭也不回拋下這句話,地獄犬貌似聽懂後,便不情不願地讓開過道,聶特曼則是為旁邊沒有挪開視線的艾絲特感到疑惑。

       「唔……嗯…」仍然盯著聶特曼的白髮少女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帶著熱情的她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不少問題想問,不過在看到低吼的地獄犬之時,眼裡倒是稍稍地減了一些熱度。「大狗狗的名字是腓特烈呀!」暫時轉移注意的艾絲特想都沒想的衝上前去,原本想模仿禮儀問候,但是懷裡的東西也沒意願放下,因此她直接在對方面前大嚷。「我是艾絲特!你們好!」突然地做了自我介紹後,沒有下文的立刻轉身跟上前行的隊伍。一切發生的莫名其妙。

  「吼嚕嚕嚕……」地獄犬被突如其來的少女驚嚇起了警戒,狂烈吠叫幾聲,結果接收到德蕊涵一瞪眼立刻縮回地獄犬原先的看守處。腓特烈似乎挺不滿,但牠不能違抗城堡豢養的規矩。女騎士不發一語繼續前往廳堂,聶特曼則是幽幽對艾絲特提醒:「快走吧。」於是三位轉而進入城堡大廳。漆黑大理石材質的建築物反射面光滑,維多利亞哥德式與洛可可復古裝飾壁畫混搭的裝潢顯得低調奢華,牆壁兩側懸掛著細緻雕琢的家徽旗幟。「歡迎蒞臨。」出聲的是優閒坐定帷幕下,歐式貴族椅上的黑髮青年,正喝著玫瑰花茶。

        「等一下再找你們玩!」艾絲特在行走之時,轉了半身對門口的地獄犬喊道,然後才將視線重新對向出聲提醒的聶特曼。「你是不是失戀了呢?」跟著步伐,在踏入大廳的前一步,她抱著箱子靠近對方,做出了說悄悄話的手勢並低聲地提出第一個想問的問題。不過尚未得到男性的回應,少女聽到了來自另一方的歡迎。艾絲特順著聲音看去,以她的禮貌對陌生者也說了一句:「嗨!先生!」

  什麼失戀?聶特曼滿臉疑惑。「小姐說什麼事呢?」他循聲反問,不過身體卻保持筆直地繼續跟著德蕊涵身後前行,毫不盼顧左右。未等德蕊涵與聶特曼向領主報備,白髮少女就自行切斷他們要說明的話並打起招呼。「請入座。」黑髮吸血鬼指示某張座椅請對方就座,措辭相當禮貌地對艾絲特提問:「請教小姐芳名,您從何處來?」

        打了招呼的她很想湊近聶特曼身旁,繼續她的提問,但聽聞座椅上的青年進一步的問句,艾絲特決定待會再去詢問男性。於是帶著笑容的她朝著對方指示的方向跑去,即使坐下了也沒放開不離身的箱子。而一路擁著騎士禮物的白星們,在將物品送到對方手中後,也回到艾絲特身邊。「先生就是德蕊涵很重要的主人對吧!」少女並沒有回應青年的問句,反而說出自己想知道的。

  「重要與否,那得視被詢問者如何認定。」黑髮青年流露微笑,若隱若現地獠牙,血紅眼瞳與柔滑黑髮和蒼白肌膚相襯更顯特異。「小姐來杯花茶?」他詢問地同時悄然打量著少女,包括身邊環繞的白星與手上的箱子。

       「嗯,那就是主人了。」坐在椅子上的少女一刻也閒不住,一雙細足不斷地前後擺動,頭倚靠著箱子的艾絲特自顧自的得出結論,看向出聲的黑髮青年。沉默了幾秒後站起身,將箱子放到位置上。「第一個回答是……你好,德蕊涵的主人,現在的是艾絲特,來自魚的中心。」左手覆著右手,微微笑的少女用了那套模仿來的禮儀向青年自我介紹,隨後又接著提問:「那你的名字呢?還有花茶是什麼味道?」

  「吾名閏歇爾‧蝠‧畢譚肯。」黑髮青年沒回答第二個問題,直接請身旁的執事將花茶斟上並遞給對方。「馥郁芬芳,唯有自行品茗才能斷定。請。」吸血鬼饒富趣味地凝望著艾絲特的舉動。

       「哇!你的名字真多呢!」發出驚嘆的少女接過茶飲後說道。「德蕊涵、聶特曼,他們的名字比較簡單。艾絲特的名字也是。」沒有再次坐下的打算,她端好飄著香味的花茶,有些好奇的靠近嗅了嗅,然後再啜飲一小口。「……嗯。」嚥下沒有任何味道的液體,艾絲特還是聳聳肩的把茶喝完。「我嚐不出也嗅不了味道啦!或許要說就像空氣一樣,只是空氣也是有味道的呢!」發表感想的白髮少女呵呵笑著,說出有些矛盾的話。

  「家世有點歷史淵源,自然名字稍長。姓名乃體現一人身分之用。」閏歇爾簡短說明,接著思考對方為何無法嚐出花茶味道,難道是過於清淡?「魔非,供其他飲品。」海軍藍髮的執事聽聞主人要求,稍事行禮告退去準備。不久拿來瓶身以花紋華麗裝飾的三瓶飲料,各自有著奇妙的相異色彩。不苟言笑的惡魔在艾絲特面前,將三瓶飲品各自注入三支玻璃高腳杯,一杯酒紅,一杯雪白,一杯金黃。「請用。」黑髮青年笑著微露尖銳利齒,從容自在地說道。

       「但是這樣不是很難說嗎?每次介紹的時候,都要說那麼長的名字。」嘴裡這樣唸道,眼睛卻是放在漂亮的色彩上。艾絲特盯著執事的動作,挪不開放在金黃色澤液體的目光。「謝謝!那我全部喝掉啦!」先拿那杯自己最感興趣的,少女沒有形象的灌了一杯後,便一口氣也把另外兩杯給喝的一乾二淨。「只是顏色好看而已呢。」將杯子輕輕放下,艾絲特舔舔唇後說。

  「依舊無法品嘗任何滋味嗎?」閏歇爾略感訝異,那杯是味道濃烈偏辣的麥酒,連此都無法令艾絲特有所反應,不過一口氣灌完飲品說不定會醉倒。黑髮吸血鬼猜想對方「嚐不出也嗅不了味道」應該是指沒有味覺,而非無法辨認味道。沒味覺感覺真難過,閏歇爾可是相當喜歡珍饈美饌並與人共享閒談時光呢。「可需要再次嘗試?」他問。

       「謝謝你呀!但是不用了。」艾絲特一邊答覆,一邊伸手摸索方才因大口喝的舉止而濺到額前髮絲的液體。就連白色的面紗也因此浮現幾個圈圈。「我可不可以到外面玩呢?」少女扯下眼前的面紗後,揉了揉眼睛,然後將面紗收入箱子內。「魔非是你的名字嗎?」向藍髮執事拋出她的第二個問題,艾絲特抱起椅子上的寶物。

  被喚為『魔非』的惡魔沒有說話,僅是點頭致意。「花園能逛,請謹慎。」黑髮吸血鬼回覆對方,接著將血紅與透明的兩杯飲品雙重倒入花茶壺中。

       「你好!」她開心地向對方打了聲招呼,然後又向黑髮青年禮貌性道了謝,就抱好箱子、哼哼歌,踏著跳躍的腳步奔往德蕊涵與聶特曼的方向。對於能離開偌大空間到外頭去,艾絲特顯得更加有活力。「我們一起去花園好不好哇?聶特曼喜歡花呀!」湊近兩人,一雙異色瞳中帶著希冀。



  倒是很開心在乎起誰喜歡什麼了。德蕊涵禁聲地漫遊列隊最後方。說是陪同著倒不如說是防止出意外,她的視線向前盯緊處於隊伍中央的聶特曼,以及最前方的艾絲特。心想花園內飽受黑暗滋潤的靈薄獄植物群,幾乎都會吞食或撕裂,白髮少最好別像上回搜索她的頭顱時一樣亂來。

  說來她怎會感到如此躁慮?難道擔心白髮少女不守規矩破壞主人的家園嗎?還是擔心白髮少女沒弄清楚狀況而受傷?那麼當初又何必提起。

  「倘若感覺厭煩,為何要向主人報告少女欲前來拜訪一事?」語句如閃電一箭穿心,藉由聶特曼悠然的低沉嗓音,直截了當點破並接續了德蕊涵心中的自言自語。

  「嗯?」
  「毋須急於否認。」紫色捲髮男性邁出步伐的鞋跟,叩得花園石磚響亮蕩漾。「妳心裡有數,她已是『有點不同的存在了』。」彷若正在模仿說書人語調般,他悠哉地嘗試代言女騎士的內心獨白。

  「胡說。」
  「誰知道。」
  「此話有欠思慮。」女騎士察覺自己似乎正狡辯,但她依然秉持反駁。真有可能如同聶特曼所言,已將其視為朋友嗎?然而她覺得似乎還少了某個關鍵。





















✞  Google文件版【騎士與星子】04─獄主邀宴(底端含角色簡介及作者們閒談後記)
✞  以上繪圖為廢墟貓繪製,全文為廢墟貓及黎楠共同創作

  因為字數太多,為了平均每篇字數兩千五上下,所以從原本的三集拆成五集。我在考慮能否今年把這短篇故事完結,僅剩餘插圖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118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騎士與星子|鬼靈精怪|SPIRITUZ|原創|吸血鬼|無頭騎士|夢魘|杜拉漢|GOTHIC|廢墟貓

留言共 2 篇留言

廢墟貓
這系列剩下一篇就完結了。故事已經完成,只欠圖罷了。
能以德蕊涵和艾絲特的交流,藉此窺看自家吸血鬼的另一面,我是很開心的: P,而且內容聊了一堆生死冥界的觀點(歡

12-14 13:32

小天
突然在想吸血鬼城堡的糧食人類平常應該都會吃得很健康...
這樣他們捐出來的血才會較健康...XDDDD
插圖跟文章要一起做出來真的工程浩大啊...(汗)

12-16 10:20

廢墟貓
嗨小天: P
你好聰明,這就是漢索與葛麗泰的糖果屋養成對吧(嗯?
趕時間的話壓力就會是雙重的XD……但希望品質維持好,慢慢來可能比較適合我,就慢慢的成長吧12-17 13: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fisher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PRZ✞GothiC... 後一篇:2020《繪師進化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魔法覺醒
在植物日穿草藥學者套裝還挺不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