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騎士與星子】03─幽徑告別

作者:廢墟貓│2020-11-28 23:42:19│贊助:50│人氣:178

  噗浪之前流傳《繪師CP遊戲》故與認識多年的繪友開始個別進行角色配對創作,本故事即為其遊戲衍生之作品,角色關係不一定進化成CP,此為本貓跟繪友主筆的圖文雙修插繪小說系列。對文故事由於種類繁多如右列【共同創作】枝狀分類,將個別以標籤署名於上方,如有紅字標示描寫限制警告,為不違反巴哈站規,請點擊連最下方結移駕至插繪小說本文。





第三話─幽徑告別
〈艾絲特&德蕊涵〉

*****

  「所以德蕊涵都沒有去過別的地方了?一直待在這個森林?」少女的不可置信充分地融合在語句之中,她預想對方光是忙著驅離闖入森林者,一天就已經流逝大半了吧!畢竟這座森林的範圍,似乎也不是那麼小的感覺。「那句話的意思呀?因為這是第一次離開玻璃缸呀!」艾絲特說完,立刻道:「我也不是吟遊詩人啦!」

  「因為這是我奉命守護的聖域。」從用字遣詞聽來相當重視這項任務,德蕊涵毫無猶豫地說道:「真要說前往何方──往昔長年在外征戰時,我行腳或騎馬踏遍群山萬壑與荒野草地,對我而言此處很安定。而現在喜歡如此安定。」藍髮女騎士反芻對方的話語,忖度幾許反問道:「第一次離開玻璃缸、妳以前被關押在某處嗎?」

  「德蕊涵快樂嗎?」喜歡與快樂,就如同她不清楚熱情與使命感之間的差別,但自對方敘述時的態度,艾絲特似能了解女騎士的信念。「一個人會很無聊。」不過對方或許會與馬匹說話吧!她看向聶特曼並這麼想著。「嗯,就是被關起來吧……」未說完的話語沉在少女的核心,有時候一件事的起因僅是取決於視野的開闊。

  「一個人很自由,同時也很無趣。」聶特曼搖晃著低調華麗風格的轡頭及韁繩,德蕊涵撫摸著縮緊惡魔蝠翼的漆黑馬匹。「所謂快樂,多少在這項日夜循環的工作裡有所感受,更多應該是每週可以返回城堡一次。」那彷若凡人外出遠地工作,心中還有個守候等待自己歸返的家園能期待。從成為死靈騎士至今已經歷練多久歲月呢?「妳被誰關起來?」她停止回憶,轉而詢問言語支吾的白髮少女。

  「城堡!是德蕊涵的家?」儘管她有關於自由的疑惑想提問,艾絲特還是對騎士話語中的字彙感到好奇。「嗯……每週是很久的意思?那妳在回去前,都住在哪裡呢?」少女的時間概念停留在日升及日落,紊亂時區的居民只懂得一天的終結與開始。縱使在外遊歷也一段時間了,她仍在學習。「我得想一想……是我被魚關起來,然後魚被那個壞傢伙關起來……」艾絲特組織著事情的前因後果,繼續說:「但是,如果我一開始就離開中心,到了魚的尾巴,那麼就可以發現外面。」她頓了一下後,像想通什麼似的提出了結論:「所以是我自己把自己關起來了呢!」

  「可以說是吧。我現在效忠之領主的隱蔽居所。」女騎士堅定地回答。「每週除去月神庇佑之刻得以返回黑暗殿堂休憩,其餘日神、火神、水神、木神、金神與土神,我在其他神明閃耀的時間遊蕩在這片森林,替領主守護出入口,防止惡靈入侵並杜絕危機。」難得介紹自己時的話語稍微增多些,然而她卻聽不懂輪到艾絲特自介時所言的段落含意。「妳把自己封閉起來?魚是什麼,單純是一條魚嗎?」

  「哦呀!神明!」令艾絲特再次驚訝的字彙。她在旅途中多多少少有聽過人們與其他族群的生命們說過,雖然也有提問,他們的答案仍令少女無法理解。「領主對德蕊涵是很重要的存在吧?」即使不是很懂騎士的話語,艾絲特還是能夠自提及的頻率裡找出某一些特別的字詞。「我是星體,德蕊涵在森林裡忙碌時,有看過星星吧!」她覺得還可以多說一些:「不過我是魚的身體裡的星體,嗯……中央的心臟。然後魚呢、魚有時候黑漆漆的、有時候黑漆漆中又有星光,就像夜空啦!」一口氣說完後,艾絲特笑道:「你剛才有看過魚啦!」

  魚的星體?星子不是僅存於夜空中綻放熠熠明輝嗎,何以說魚?「領主賜與我重生,這即是我為何願意巡狩於此的原因。」女騎士面對少女此次的正確理解表示點頭同意,她接續反問對方:「身為星體是何種感受?黑暗森林裡的夜空如無明月,則繁星茂盛,我徘徊於此僅為允諾領主的工作,偶爾抬頭仰望星空回想過去的故事。妳所謂的魚是能容納星子的夜空嗎?」



  「重生呀……一個很有趣的詞彙。」少女把玩著依然握在手中的白底紅菱格面紗,口中喃喃道,而笑容意味深長。「德蕊涵覺得重生是好事情嗎?」因為她持有著或許相對而言是呈現反面的意見,於是會更想知道不同的觀點。「沉默不語的等待最後燦爛。」騎士的問句讓艾絲特的語調帶有幾分認真。「但是我不喜歡。」她補充道。「魚的確是夜空的一部分,那德蕊涵會想到什麼故事呢?」少女的語句突然出現斷層。

  「倘若非值得慶祝之事,我在重生當刻起便會尋求再次死亡了。」德蕊涵盯著白髮少女的動作,對方不知何謂地扭轉著面紗,還有奇異的笑靨。「我有還沒完成的約定,非得回到世間不可,即使用著非上帝容許的宇宙倫理。」她意指自己這身死靈騎士漂泊的魂魄,雖然擁有幻化部分實體的性質,但實際接觸就知曉構成『德蕊涵』之元素,多數僅是欺瞞視覺的幻象。

  「是約定讓德蕊涵渴望重生呀!」艾絲特爽朗的笑道。「真好吶,有著執著。」發出感嘆的她笑著將面紗重新戴上,繼續說:「那麼約定達成之後呢?德蕊涵要去哪裡?」心滿意足的消失,還是仍然在這個森林履行她的職責?艾絲特保留了未盡之語。

  「約定完成是必須,至於往後何去何從,現任領主待我不薄,即使持續留守於此也無不可。」女騎士輕摸名為聶特曼的黑馬,感覺黑暗森林四周的溫度略有攀升。「用黑暗長劍或箭矢攻擊,是為了讓迷途至森林的遊魂回到冥河岸邊接受引渡。同時避免擅自闖入領地。這是我現在引以為傲的工作。艾絲特沒有執著之事?」否則為何語帶羨慕地點出她有所執著?

       「那就是還有別的打算啦!」艾絲特輕笑,視線穿過面紗直盯著德蕊涵與聶特曼的互動。「哈哈!我應該要有執著嗎?」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是一直以來面對任何事物的態度,即使見識背後的部份美好也未曾改變。「迷途的遊魂、冥河與引渡,德蕊涵有去過冥河?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少女重複了騎士話中所提的詞彙,並找出有興趣的問道。

  「當靈魂從肉體剝離一分為二就會前往冥河。許久以前征戰時,流連在各國往返的軍隊裡,聽過東方世界的旅遊者紀聞。與我們歐洲傳教士所言相同,所有侍奉神者認為靈魂會前往冥河,而我在復甦頃刻間就真實經歷了這段。」東方將其稱作『三途川或忘川』,雖然德蕊涵並不清楚這當中有無差異性。「如果妳沒有執著就沒有欲望,沒有欲望就沒有想紮根的歸屬之地,心可以很複雜可以很簡單,妳是屬於看似簡單實則複雜的那種。」藍髮女騎士輕拍馬匹緩慢地趨近前方。

  「嗯……剝離、一分為二呀……只有這個方法才能到達冥河?」即使她不能確定存在的性質,仍然在心裡衡量著靈魂自肉體剝離的可能性。如果有更容易的方式就好了,想至冥河拜訪的艾絲特天真地想。「哈哈!為什麼德蕊涵會這麼想?那德蕊涵自己呢?」聽了騎士所說,白髮少女爽朗的笑著。「即使沒有那些,我還是有需要回去的地方呢」艾絲特踏著輕快腳步,有節奏地前行。

  「那是我所經歷的方式,也許有其他方法也說不定。妳想做什麼?」特別詢問抵達冥河的方法是作何打算?雖然艾絲特期望如何,並不關乎德蕊涵的事,然而她還是基於對『死亡境地』有著莫名好奇的白髮少女提問。對方最好不要異想天開地惹事。

  「想去看看而已啦!」笑著的艾絲特踩上下一片落葉,真心地沒有半絲猶豫及保留。「不是說了嗎?我要看到所有地方嘛!」既然或許有其他能抵達冥河的方法,那麼她可以不用再思考一分為二的可能性。太複雜啦!「嗯,德蕊涵說的冥河,那裡有夜空嗎?」少女似是想到了什麼。

  「……我不記得有彷若夜空般美麗的事物存在,真要形容應該僅是單純黑幕懸掛。」德蕊涵沉靜地回應對方。如果奇妙的白髮少女動真格想試圖找尋方法前往死亡之河,她不會阻止亦沒理由阻止,冥河兩岸隔開陽間人類與陰間幽魂,那裡屬於死後靈魂暫待的通關隘。欲從冥河越境到靈薄獄比從人間誤闖還困難,冥河彼岸有著為數眾多的守門人。藍髮女騎士最後拋下:「等妳踏進某些地方或許看法就會改變了。」

  「欸~真可惜!」沒有任何可惜之意,邊走邊撈著頭上星子玩的艾絲特笑著說:「說不定德蕊涵看到的剛好是沒有星星的一天呢!」手在頭上揮來揮去,白星們似有感覺而於有限範圍內避開。「嗯?什麼看法?」提問的同時,好不容易抓住一顆,艾絲特觸摸著尖端。

  德蕊涵對艾絲特的行為全然不明所以。「當妳確實渡過冥河,看法也許會改變。我去巡狩其他地方了。」她簡短說道,輕拍聶特曼往森林深處持續前進。





       「反正不急著去那裡啦!」手指被劃出一道傷口後,才放開掙扎的白星,艾絲特甩了甩手並緊跟著德蕊涵。「我可不可以跟妳一起走呀?」她沒出幾分力抓住聶特曼的翅膀尖,似在徵求同意的問道。

  德蕊涵聽聞思忖一會兒。「妳不妨礙我就隨意。」聶特曼展開雙側蝠翼,比馬身還要巨大如黑夜的翅膀。「要就自己跟好。」女騎士鞭策著惡魔馬向前奔馳,越往黑森林深處視線越昏暗,即使此刻森林之外的白晝烈陽照亮蒼穹。接著聶特曼忽然縱身一躍振翅飛翔,馬蹄底下的深淵之黑,濃度高的無法令人透析究竟深度有多誇張。

  「不會不會~」艾絲特歡快地說。跟著騎士與馬匹的行進方向,在她發覺有些跟不上速度時,少女的身形隨著每一步的腳印而慢慢產生變化。扇著背後的羽翼,俯視如墨的濃黑。那是在旅途中,她見過的一頭閱歷豐富的白龍。帶有一身珍珠光芒的純白鱗片、巨大的羽翼還有一雙深似廣闊海洋的藍瞳。他們的初遇少了年輕時期的傲氣與浮動,更多的是歲月如梭後的沉穩。艾絲特的知識近乎都是白龍所授。

  聶特曼飛行越過深邃峽谷,抵達明顯水平線略高於原本駐足之地的彼岸後,德蕊涵再次拿起弓箭架好。「能隨意化身是妳的專長嗎。」藍髮女騎士問道:「能力也與化身之物一樣?」她瞅住身體泛起白珍珠般光彩的龍鱗,白龍的海藍瞳令人感覺寬闊。

  「專長?嗯……我想是吧!」在空中盤旋的上古白龍做出緩慢又大幅度的轉彎後降於地面,發出了不小的震動。白龍抖了抖羽毛,將展開的羽翼收起,說出彼此都懂的語言。「但是要有見過面才可以變成他們啦!」化為龍的艾絲特繼續說道。「而能力呀,也可以這麼說。」牠擺著尖尾巴,抬頭看向遠方。變成龍的感覺,還是很有趣。

  哦,至少還必須具備視覺記憶才能辦到。「妳如此醒目倒是替我集中了靈魂。」德蕊涵語畢將搭於弓弦上三支箭矢一同射向位置略遠的黑暗深處,類似於前幾次被攻擊的驚駭聲響,靈魂閃現微弱光芒又消逝於空氣裡。「前往冥河接受審判以通往來生。擁有變化能力,想要成為任何存在之物都很容易吧。艾絲特對於吸血鬼與死靈這類生物有何看法?」

  「哈哈!我也來幫忙!」聽聞騎士的話語,艾絲特收回注視的目光,牠興致勃勃的低著頭伏在地面,一開口就是幾團成球的冰藍冷燄,毫無章法的到處攻擊。「但那些都不是我呢。」停止肆虐林地的行為,依舊伏著的白龍瞇起海藍重複騎士的問句:「對吸血鬼與死靈有什麼看法?」甩著尾巴、乾脆趴在地上,艾絲特著實思考許久才說道:「他們都沒有人類複雜。」

  「複雜是指什麼?生存方式?存在價值?」德蕊涵讓作亂的白龍協助,將到處徘徊的靈魂一網打盡,至少是由她的黑暗箭矢為靈魂們補票送上最後一程。

  「嗯……我想是生活方式呢……」艾絲特選擇了自己曾經看過並能夠理解的。「因為愛一個人而說謊、為了反擊而悄悄地藏起爪子或者面上掛著笑容,卻在背後刺穿對方……」她輕描淡寫地說著自身認為的複雜。「人類很特別。」白龍轉身對著空地吹出火焰。「雖然是這麼說啦!我也還不是很了解吸血鬼或死靈他們。」牠哈哈大笑著。

  「哼,拐彎抹腳的愛,恐怕被害者到死前都不知道兇手表現的是愛非恨。這種愛情不是人類所能承受起,反而比較類似吸血鬼或死靈的作法。唯有越過冥界才能徹底體會到這種愛情,其蘊含的深切苦楚及慾望所匯聚而成的永恆。」德蕊涵騎在惡魔馬上擺出高架子,似乎敬告著區區人類別妄想使用與不死族同等擁抱愛情的方式,即使艾絲特並不是人類。

  「德蕊涵對吸血鬼與死靈很熟悉嗎?」似乎沒有變回 『艾絲特』 的打算,半圈在長尾巴上、顏色融為一體的白星突然一顆顆活躍起來,四散著、各自在龍的身旁打轉。「聽起來每一個族群都有他們愛的方式?」雖然牠不知道何謂愛情,也不礙於提問的產生。「愛的存在是必要的嗎?愛是有規則的?」好奇心濃重的白龍收起玩笑的心思,語氣裡附著認真。

  「沒規則也沒必要。只不過身為死靈騎士的我曾經是名人類。」所以她才會如此傲慢地表態出那段發言。「即使踰越亦無妨,人類強用不適合方法所取得的愛情終將灰飛煙滅。有感而發罷了。」德蕊涵拉過韁繩,示意惡魔馬向前邁步。「成為死靈後重生的我,所效忠的主人乃是吸血鬼貴族。血族近似於人卻非人,亦不屬於神與魔之列,具有實體更非鬼魂。我對他們不甚全然理解,但主人和傳聞中的吸血鬼那般血腥殘酷不同,至少我喜歡他不應該保有的良善。」藍髮騎士駕馭馬的速度顯然稍微放慢,似是一邊配合著艾絲特的步調。

  僅幻形為三至四米高的白龍時不時追咬最靠近自己的星子,然後慢條斯理的踩著步伐,絲毫沒有注意其他星子的行動。「所以愛是可有可無的吶。人類變成死靈?重生之後,就連本質都會改變呀……」這與牠知道的意思不大一樣,但或許是牠忘記了隨著情境的變化,既有的概念也會有別的解答。「領主是一位良善的吸血鬼,那他的良善會有範圍……呀!」撞上其他幾顆白星惡作劇而織成的網,艾絲特喊了一聲。

  「哈哈!」德蕊涵見著白龍撞上星網的滑稽模樣,豪爽地笑道。「我適才提過重生,那意即確實地死後重生。從腐敗轉化成不朽,大約自己對此世界還多有眷戀,接受『守護禁忌之森以換取延長命定之數』這樣的條件。倒是艾絲特應該解釋下『良善會有範圍』這句話如何解讀?」

  「你們!」晃了晃頭顱的白龍彎過龐大的身子,對著迅速回到尾巴、繞著圈的白星們吼。但那並不是憤怒,而是一種被燃起興趣的語調。「我要把你們全部甩出去!」然而,即使牠怎麼用力地甩動尾巴,在地上颳起一陣陣的風,星子們都能牢牢的跟上頻率。「嗯……要怎麼解釋呀……如果那是一種沒有堅持、也沒有限制的良善(善良),那不是什麼事情都做不好了嗎?」艾絲特轉回頭說道。「或者,德蕊涵說的只是分開之後的意思?那他們從起始點就有區別了。」

  「無止境的善良確實會造成不必要困擾。主人尚有分寸,儘管以我眼光細究,他能如此生存於靈薄獄根本是樁奇談。」德蕊涵嘗試揮劍去觸弄圍繞著白龍身旁的星子。「吸血鬼的初始根源同樣是人類,他將人類才需要的美德保留到死後世界。這樣解釋比較明白嗎,好奇的艾絲特?」藍髮騎士發覺星子閃動迅速,最後她乾脆收刀盯著白龍追星玩耍。

  「嗯!我會記起來的!」終於按住一顆跟不上隊伍的白星,以龍之姿、發出哈哈笑的艾絲特說道。絲毫不在意其他往自己身上撞的星子。「靈薄獄……德蕊涵的主人在的地方,那就是德蕊涵現在的家……是吧!」白龍看向騎士,簡短地說出自己的推測。「也是現在要去的地方?」

  「是。很可惜不允許外人入境,所以我們得在此處告別。」德蕊涵簡短回應跟隨至此地之白龍,並且停下駿馬,等待艾絲特先行離開,至少她現在不想對名為『艾絲特』的奇幻生物用強硬方式驅趕。

  「好吧~好吧!」張開羽翼,一雙藍眼睛卻直盯著前方,『內心』分明很感興趣但還是這麼說:「我也是很聽話的!」牠沒有詢問要是變化成對方或馬匹時,通過的可能性。艾絲特難得選擇遵守他人的意向。「德蕊涵再見啦!」白龍甩著尾巴背離騎士,下一刻奮力地朝遠空飛去,颳起陣陣強風。





















✞  Google文件版【騎士與星子】03─幽徑告別(底端含角色簡介及作者們閒談後記)
✞  以上繪圖為廢墟貓繪製,全文為廢墟貓及黎楠共同創作

  因為字數太多,為了平均每篇字數兩千五上下,所以從原本的三集拆成五集。我在考慮能否今年把這短篇故事完結,僅剩餘插圖而已。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960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執著|騎士與星子|鬼靈精怪|SPIRITUZ|原創|星星|無頭騎士|杜拉漢|GOTHIC|廢墟貓

留言共 4 篇留言

戒子
頭香!

11-28 23:43

廢墟貓
太快XDDDD11-28 23:45
廢墟貓
昨天精神耗盡。
友人家的艾絲特和自家的德蕊涵,一方面用來說明靈薄獄禁區外的森林被用作隔離人間與靈薄獄的概念,另一方面也帶個從別人角度來看家裡吸血鬼的態度。

我覺得自己的故事主要著重在建構世界觀,角色們則是活於世界觀底下的歷史。每個人在自己被敘述出去的人生裡面都是主角,僅僅如此。

11-29 12:41

艾爾琈
+U
我等完結了再來看w

11-30 00:56

廢墟貓
慢慢來: D12-01 12:11
小天
對死靈騎士來說...
有一種人死後因為一些原因變成另一個種族的感覺...XDDD

12-01 11:41

廢墟貓
後天被咬的吸血鬼也是唷///12-01 12: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fisher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The ... 後一篇:[達人專欄] 日本哥德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fom騷年
全國最大的邪馬台國娛樂城上線啦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4752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