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ZERO】METRONOME branch line:Overtones #12

作者:廢墟貓│2019-06-07 18:03:21│巴幣:16│人氣:325



§:METRONOME:§
─Branch Line─





Overtones 12──《交會的航線》


〈插圖待補〉

◆傾向:友情交流
◆背景:英國希斯洛機場
◆角色:
 ◎貝爾布里斯.巴納德/15歲,亞麻色頭髮,藍偏綠色眼睛。喜歡紅茶,做甜點,個性有點傲嬌直接,偏向自我中心,對於好奇的事物會勇於發問,憑直覺行動,喜惡很明確,樂於分享自己的愛好。
 ◎史考賓.門岱勒/23歲,勃艮地酒紅髮,雙眸與髮色相同。本名史考賓‧亞瑟‧士裴榮,家庭因素導致姓名異動。日英義三國混血的數學控,個性沉靜理智且獨善其身,平常說話簡單扼要,若談到擅長領域會變得滔滔不絕。





*****

  英國希斯洛機場的出境大廳寬敞舒適,酒紅色頭髮的男子率性拎著背袋,沉默行走於第四航廈內。前方不遠處隸屬『天合聯航』之一的義大利航空櫃檯,熟悉的綠白紅三色旗幟樣式深刻映入眼簾,登機報到手續之後,他隨意尋上附近座椅開始了片刻歇息,希冀即將啟航歸返的旅程結尾能夠萬事平安。

  當時姊姊的栗紅色眼眸裡倒映出自己冷酷的模樣。正處於急需相互扶持的節骨眼,他卻突然選擇離去,而她毫無心理準備,只能放手任憑弟弟奔走異鄉。現在酒紅髮男子的旅途即將屆臨終點,但這次返家他也沒有太大把握,那位向來仁慈寬厚的姊姊會原諒這個任性妄為的自己。



  機場的人來來往往,倫敦對他們來說是一切的結束?重新的開始?還是只是人生的轉運站?穿著墨綠色的大衣,亞麻色的頭髮已經略長,或許該減短些了?望著通往法國的班次表,還有不到半小時就要起飛了,會幸福的吧?無論如何,留下來是我能做的唯一的事。

  當時媽媽離開也是這樣的季節,太過弱小而無法留住,其實或許這才是最好的選擇吧?如今姊姊也離開了,但這次是我送走的,一樣是離開,感受卻全然不同,但都希望她們都能得到幸福,說真的,不能說沒有怨過,但小時候的回憶記得的到全是和姊姊的相處互動,算是因禍得福嗎?忍不住嘴角上揚,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所以我也可以放心地留在這裡,不再想要跟著一起生活的事了,開始各自的旅行了。



  他按照平常等待時的習慣取出了黑手機,隨興滑動螢幕,同時計算著幾天前下載的益智APP。數字關卡一道接著一道,歸鄉前忐忑不安的情緒逐漸影響了遊戲的專心程度──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彷彿循序跟著轉化成週遭一般人,不停擔憂著過去自己向來感覺無所謂的事──那些分明還沒發生,自己卻已經杞人憂天的事情。

  「因為是她吧。」那樣的話語斷然,墜落在出境大廳的地磚上鏗鏘有力。被英國友人戲稱『自我中心』的酒紅髮男子,終究還是擁有深刻在乎的人,尚在遙遠的家鄉義大利。儘管他從沒認同那地方是歸屬,卻也不得不承認所在的地方就是歸屬。

  抬頭,關手機,停止遊戲。他注意起了座位附近的亞麻色少年沉浸個人世界裡,全身包裹著墨綠色大衣,嘴角笑意有如向日葵般綻放。要是能像對方一副輕輕鬆鬆的就完美了,這時候竄起的念頭在腦海中盤旋著,史考賓忘了一直盯著別人是缺乏禮貌的舉動。

  是該回到該回去的地方了,如果說覺得別人一直盯著自己看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那或許確實自己就是這樣的人吧?轉頭望去,果然不是錯覺,的確有人盯著他看,雖然不明白對方有什麼意圖,或著是原因,但去問話應該也是件很正常的事吧?慢慢地朝對方走去,感覺對方應該不是壞人,所以應該沒關係吧?

  「雖然這樣問可能會很奇怪?但是你應該是真的在看著我,而不是朝著我發呆吧?我不是真的覺得很在意,只是覺得有點好奇而已!」看著陌生的男子,對方看來也不是什麼可疑的人物,不然也不會這麼明顯地看著,不過如果真的只是在發呆,那自己就真的丟臉了!忍不住感到有些難為情。

  「……」約略是發覺自己一時大意,竟然不慎讓盯人動作引來不必要的交流,他本能想揮手否決亞麻髮少年的詢問,但眼見對方已經來到跟前,與之眼神交會的瞬間,少年似乎不帶惡意只是純屬好奇,於是他最後依然簡短地回應:「沒。」

  對方沒有立即回覆,反而在觀察自己後才做出回應,但是……只有一個字!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還是不懂啊!微微皺起眉目,或許對方不喜歡說話?想著也有些釋懷。

  「你是說沒有很奇怪,還是沒有看著我在發呆?或者是沒有看著我,只是在發呆?所以是我誤會了?」聽著自己說的話,總覺得好像在繞口令,也不知道對方能理解嗎,雖然也不是什麼值得糾結的事情,但只想知道對方會怎麼回答,一樣簡略或者是願意仔細解釋了?

  一個字,換來少年滿腹疑問的連珠炮效應。是打破沙鍋問到底型的對手啊,越是不耐煩作出應對,越有可能糾纏不休。慣性先進行概略心理分析,他稍微穩住自己的情緒才平淡表示:「你過得還不錯?」

  噗…居然轉移話題了嗎?果然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呢,但也無所謂啦,反正現在也還不趕,就當作國民外交吧!思考了下才回復:「算是也不算是啦,你該不會是覺得我看起來過得不錯才盯著我的吧?」過得不錯,怎樣能稱得上是不錯?待在一個為了家族能犧牲任何事的家,能說話的對象都少之又少那樣算是不錯嗎?

  「眼下看來你是眉開眼笑,至少現在這段短暫的傾刻間,沒有煩惱吧。」如果少年是個喜歡閒話家常的話匣子,引導對方談論他的事情,會遠比話題是詢問自己的隱私好多了。他思索著將言詞流向轉換了渠道。

  「與其說是沒煩惱,應該說是剛剛想起姊姊,才能讓我暫時忘卻煩惱吧!……等等!都是你一直在問話,你都沒回答我問的!這不公平!」很認真地盯著對方,自顧自地說著自己的事情,根本一點都不有趣,應該互相分享自己的事這樣才比較公正!

  「……是你自己要回答的啊~」史考賓本想放背袋用來佔位,借此好擋住『Mr. 十萬個為什麼』,然而迅速挨近身邊的少年早已盤據了隔壁座椅,他見狀,登時也懶得移動,乾脆又開了手機一邊左手滑動螢幕,一邊右手伸到座椅背後,慵懶散漫的姿態再再顯示心不在焉。

  「……」聽了對方說的話,有種被人耍了的感受,貝爾直盯著對方,繼續悠閒地滑著手機,感到很不開心,雖然姊姊說過有時候吃虧是佔便宜,但是這種悶虧還是……吞不下去!於是,決定一定要問到對方說出什麼才肯罷休。

  「做人不能這樣不厚道!有問有答才有禮貌!你來這裡幹嘛的啊?來玩的?出差?返家?你這裡人嗎?你是哪裡人呀?」滔滔不絕的向不理會他的青年問道,慢慢地逼近,一副你不回答我就一直問的表情,在心裡想著我絕對不會放棄的!別想逃掉!





  假設認真回答問題一次,隔壁小鬼保持安靜的概率會是多少呢?
  少年碧青雙眸躍動昭告了答案────0%。
  若果不期望對方會安靜,但至少達成原始目標不透露過多隱私?
  少年純真臉龐將答案呼之欲出────70%。

  史考賓解除緘默,隨後沉穩地長吁,同樣語氣淡然:「知道後,你要安靜五分鐘嗎?」

  思考了這麼久,原來是在想要怎樣讓我閉嘴嗎?「你要說了嗎~我會考慮沉默一下的。」很期待的望著,安靜五分鐘應該是可以接受的範圍,望了下配戴的手錶。

  好極了,這樣APP卡關的題目就有時間解鎖了。儘管狀況依照藍圖進行,他依舊不改面無表情地把玩手機,並娓娓道出:「仔細聽好了。我逃家,結果被下了最後通牒,現在準備回去向長官請罪。」

  逃家?!最後通牒?!向長官請罪?!貝爾瞪大了眼睛看著,原來……這個人也蠻不容易的呢!過了15秒,可惡好想知道到底是怎樣回事!時間過得好慢啊!分針為什麼不過得快點啊!對了!我只說會考慮又沒答應他!恍然大悟後繼續提問:「所以,你是倫敦人?回去會被處罰嗎?如果是我逃家,大概臉早就被姊姊捏腫了吧。」想到就覺得痛……不由得望著對方的眼神帶著同情。

  「咳嗯。」紅髮青年順勢將閒置的右手堵在少年眼前,極端醒目的『五分鐘』,史考賓一向的我行我素。就算話裡有可議之處也不太容許他人抗爭,反正只要非關重大議題的律法辯論,對普通事情總是隨興應付。他知道少年沒有確實答應守沉默,他知道口頭約定沒什麼束縛作用,但事情就是這樣,他總高傲地以自由意志與過人智識處理許多事情,儘管多數時候證明他擁有相當能耐,卻也經常造成外人反感。

  最終在五分鐘即將結束前,手機屏幕跳出了Congratulations!”字樣,紅髮青年才滿意地收拾遊戲,對身旁因為好奇而躁動不安的少年說道:「是伯明罕人。你姊姊怎麼沒跟著來?」

  「……」這個小氣鬼,明明之前也耍賴!真是不公平!!!不耐煩的看看對方在幹嘛,又看看旁邊的路人有什麼稀奇事嗎,東張西望後在得到答覆後又將目光轉回旁邊的男子身上。

  「住在那裡嗎~啊…我姊姊她出國啦~」語氣依然輕快,把她想成是出門玩,有天還是在見面的,心情就很平穩,即使如果以後真的見不了面了,那只要知道她好好的,就也無所謂……吧。

  原來是送機。眼見少年氣嘟嘟的臉龐些微鼓起,紅髮青年考慮將釣魚線再放長一點。人與人交流的棋戰總是你來我往各自佈局反饋,即使激發點不一定有興趣。再怎麼說如何讓現下這段時間變輕鬆也是目前所期望,他最討厭發覺並承認自己失去應有的冷靜。「雖然出生在英國,但義大利才是家。感情不是很好嗎,怎麼沒帶上你?」既然已經不能專心致志於解數字遊戲了,從這歡樂小鬼身上找點能益於面對這種忐忑情緒的方法吧。

  或許是感覺到對方好像比較認真在和自己交談,所以貝爾想了一下,該怎麼說自己的情況,雖然也不至於是害怕對方會對自己有任何不利,畢竟對方看起來像是個會嫌麻煩的人吧?但和陌生人通常會提到自己家事到什麼程度,對於很少對外做太多接觸的貝爾有些疑惑,不過也很快就想通了,反正應該不會再見面了,所以知道多少都無所謂吧!

  貝爾先是左顧右看地觀察四周,對青年比出噓的手勢,小聲說道:「…我姊姊啊,並不算是自願離開的!是偷偷地!而我是沒能跟上,也不能陪她一起,她必須過她該有的人生,而我呢必須留下來面對我的宿命,所以自然是無法再在一起生活啦~會有人代替我照顧她的!」說起這段回憶時,無論當時多緊急,有多不捨,貝爾都決定不該感到悲傷,因為這樣才是對姊姊最好的選擇。在說完自己的事後,突然想到換自己提問了!對眼前的人也是滿滿的好奇:「那你呢?有兄弟姊妹嗎?感情好嗎?」



  非自願脫逃跟應當的宿命?未料這歡樂小不點會說出這番正經八百,青年倒是因此提起一些興致,本先精神渙散於是漸趨提振,姿勢從後仰賴著椅背調整成泰然鎮坐,嘴角露出平淡笑意表示:「她逃家,你留守?命由天定,運由己生,你倒是很清楚啊。」每個人從出生就背負著個人必須承擔的命運,即便是血脈緊密相連的親屬,也僅只能讓起點的命數比較接近而已,後續道路就是個人造化與選擇。

  「將返回的義大利有個美女姊姊,」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預料而言應該九成機率是相安無事,他離開的這一年半載,幾乎沒有與她連繫。狀況情非得已他也不太願意,但想到原因是處理將要面臨的危機,他絕對禁止自己把姊姊牽扯進來。嚴肅之餘,他將視線轉折到正認真睜眼聆聽的少年,同樣認真補充:「感情好到現在還會睡一起。」

  「小時候是姊姊保護我,所以現在我長大了,當然換我守護她了!」貝爾認真的想著,如果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我吧!聽著對方提到也有位美女姊姊,眼睛為之一亮,哇!原這個人也和自己一樣呢!真是意想不到呢!

  「真沒想到你和我一樣幸運呢~現在好像很少會有姐弟一起睡了!我之前還被奶媽說已經長很大了,再一起睡會被人笑話的,不過我還是不理她~」想到和姊姊窩在床上故事,心還是暖暖的,面容也跟著變得柔和。

  淡漠五官上難得刻劃出璀璨。輸入少年對於依賴親情的說詞,串流神經突起傳遞至大腦中樞作歸納演算,最終得出了『同意』的結果。無可否認,他同樣覺得『姊姊』是生命中相當重要的存在,甚至希望任何非她所願的事情發生以前,自己能游刃有餘為她阻擋厄運,如此義無反顧。

  「關於你,這點我倒是挺欣賞。」開啟瓶裝雪碧,他小心翼翼喝下透明氣泡飲料解饞,才又緩慢繼續解釋:「當事者容許的前提之下,排除他人眼光,實行自己所求之事。」停頓好一會兒,似乎想起對方年紀尚輕,應該再說明清楚些:「姊姊同意的情況下,不在乎奶媽怎麼說,想陪伴她於是行動。」



  「嗯?!哈哈,說好聽是做自己,說難聽就是我行我素了吧~」貝爾伸了個懶腰,對於這些事,自己是一直隨心所欲,當然是在姊姊的縱容下,所以才能如此,她對我的付出,我想未來就算做再多大概都無以回報吧!唉,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呢?

  「人一定活在別人的眼光下嗎?但我偏不~我就是不想成為所謂的大人,我要當我姊姊永遠的小王子!」帶著驕傲的語氣,即使被人說幼稚,孩子氣,也不在乎,接著又說:「未來會怎樣我不知道,但我想我現在就是這樣,不想也不會改變~你呢?應該也不是會很在乎別人怎麼想的人吧?」

  史考賓沒有立刻搭話,任憑氣泡迴旋口中滋滋作響。人本應當學習取捨於自我與他人之間的距離,只要沒有過分淪喪普世價值的道德觀。話說回來,這價值觀的終極底線又會是什麼?像少年被奶媽所提醒的話,他曾有所經歷。儘管是姊姊本人提出『身為親族也必須注重兩性差距』,然而前往日本旅行時,她卻不自覺又逐漸回到過往靠攏並肩的親暱習慣,而他就順水推舟一如既往。

  印象中英國詩人拜倫同樣被這類情況纏身。亞麻色髮的少年一副純真,紅髮青年仔細思索,或許對方並沒有想到自己心中,那些過度深遠的問題。於自己的生命旅程裡,姊姊實在萬分重要了,所有愛情均來自於她溫柔贈與,若這些美麗雅緻的人事物消逝,若這座自己憑藉相信真善美的唯一橋樑崩毀,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而這世間又會有什麼好留戀?

  「你說呢?」他反問,表面沒有太大情緒反應。



  貝爾有些錯愕,明明是自己提問卻被反問了:「什麼?在不在意別人的看法這件事嗎?呵呵……如果要在意真的在意不完吧,我在意,但只限於我視為重要的人,其他人的想法與我無關吧?我為了迎合別人的目光也做出違心之事,這樣不是我要的人生,我做的事自己知道在做什麼,重要的人能明白並接受這就夠了吧,人生能有幾年?一定要按世人的標準過活嗎?即使有些事情是不對的?總之,在我不得不之前,我還是會繼續『目中無人』的。」

  難得態度嚴肅的說了這麼多話,明明只是和陌生人隨意聊天,怎麼就突然認真的說了內心話了?看著對方若有所思的樣子,是有什麼難以言喻的事嗎?想了一會兒,又接著開口:「換你了~這樣才公平嘛!我可是說了很多話來回答你的問題呢!……但如果不方便說就算了,我可沒有強迫別人的習慣!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話,就隨意說點開心的事吧?」和陌生人聊天只是萍水相逢,何必在人生中這麼一小插曲給人不好的回憶呢?想著就給對方一個臺階下,至於對方會怎麼走,就讓他自己選擇吧!

  「講重點就行了~」將飲盡的雪碧瓶放置一邊,他取出隨身攜帶的乾淨手帕擦拭。終止迎合他人目光而違心。只要這句話就足夠解釋並穩固信念,正常情況下,自我與他人之間的距離,由自己度量最妥帖的尺碼。『講重點』這句話同時對少年也是對自己示意。

  「我們住米蘭時,發生了幾件難以預料的恐怖情事。前後因果很複雜,只是我臨時起意在磨難時刻,什麼也沒對她解釋就離別,執意回來伯明罕。」忽然伸手搓揉對方頭髮,滑順觸感說明少年確實受到完善照料。「雖然相當篤定姊姊一定很安全,但她大概會非常生氣,這一年半載間我幾乎沒有主動連繫她。今天就是事情已告段落,準備回去向長官請罪。」

  聽著對方的回應,有些驚訝,本以為對方可能不會真的透漏甚麼,可能會說些別的事情,真是意外呀~心中升起小小的勝利的旗子,雖然高興但還是只露出微笑,為了對得起對方小小的信任,也認真地聆聽著,被對方觸碰頭髮時也是驚訝了一下,倒也不排斥反而感到舒適,大概是這個人不是壞人,也讓自己感到很安心的緣故吧?
  
  「雖然會很生氣,但是肯定會理解你的吧?和你這麼好的姊姊,一定會很擔心你,而且一直都沒連繫她,肯定也會知道你是有苦衷的,所以會諒解你的~你該不會是很擔憂吧?」雖然只是知道對方和自己一樣與自己的姊姊關係很好,但就是覺得如果是姊姊的話,應該也會這麼想的吧?並竟有誰會願意和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分隔兩地甚至過著沒有聯繫的日子?



  「……不知道,」青年收回搓揉少年頭髮的動作,手臂擱置上椅背,手掌在半空晃蕩。「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她必須容忍並原諒我的行為,但是你模擬的結果不錯。」視線從近距離眺望向遠處報到櫃台,接著又輾轉回原地。他不曉得這種希望別人以言語進行肯定的方式,是否同樣被歸類為『安慰』,儘管自己沒有特別表現出這樣的需求。

  「你什麼時候會追上去?」沒來由,突然這麼一問。
  少年對自身的想法始終如一吧?既然如此,何不收集和自己有部分雷同的數據?

  「追上去?去找我姊姊嗎?也許明天?也許明年?也、也許…再也無法見面了,總之,在確定這邊的事不會影響到她之前,都不能聯絡吧,更不要說追上去了。但如果不聯絡卻能知道她在世界上某一處生活得很好,過得很幸褔,又何嘗不好呢~」他閉上眼睛,想像著姊姊在那片她愛的花海裡,綻放著燦爛的笑容,再張開眼,心中已明白,根本無須思考,那樣幸福的模樣,無論自己必須付出什麼代價,都會是值得的,所以無法相見也沒關係。

  貝爾思考著對方說的話,忍不住說:「你呀~真是個奇怪的人欸~明明不是那樣的人吧?居然一副沒信心的模樣,你要相信她呀~相信你們之間的感情呀!因為你是她疼愛的弟弟,很重視的人,所以她始終會原諒你的!姊弟之間我認為呀~應該沒有原諒這個詞吧~說出這詞感覺就變陌生了!」聽見對方說的話,究竟是很嚴重的事嗎?需要懷疑彼此之間的愛?明明不是那種會不確定有所猶豫的那種人吧?

  心裡冒出『真不像他』這樣莫名的想法,於是伸手往對方臉頰一捏,「不要想太多!到時好好的溝通就好啦!…噗,果然很有彈性呢~」捏了一下立刻收回手,解釋的說:「我姊姊在我說比較負面情緒的話時都會這樣捏我的!你可以對自己有自信點!…這是一種鼓勵人的行為,所以你不可以反擊哦!!!」迅速護住自己的臉,偷偷觀察對方的反應。

  「怎麼,是麻煩到連你的死纏爛打功也沒轍嗎?」

  他,最討厭別人隨意碰觸,尤其是陌生人。然而方才自己同樣未經許可地碰觸少年柔滑的亞麻色頭髮,因此這點肯定會被作為反彈根據。儘管抑制住自己動手回擊對方的衝動,卻沒忍得了語句中暗藏壞笑,青年沒忘記自身防衛性強勢得令周圍人群產生不悅,但是說什麼都不肯改變這點。

  「沒有確切依據我不作任何判斷。以情感相信他人這件事,在充滿惡意與掙扎泥淖的社會裡,容易作繭自縛。」他拉開袖口校正手錶時間,接著清點行李內容物再度確認,一邊繼續回應對方:「疑心的毛病我確實比較嚴重些,還是提醒你別太輕易相信固有的認知,眼見也不一定為憑,情報必須隨時更新,這是對你對她都好,嗯?大少爺~」

  發現對方好像沒有想理會自己的意思,莫名在心底有種失落感,果然是大人嗎?真是……無趣呀!對方淡定的樣子,更顯得自己的幼稚,於是迅速恢復正常坐姿,裝不在意地先是望向別處再看回對方,聽見對方的回應,困惑的皺了眉頭道:「這和死纏爛打功有什麼關係啊?而且我哪有死纏爛打啦!!!」有些惱怒又不解,低下頭深吸一口氣 ,冷靜下來想了想繼續說:「如果很好解決,我現在早就不再這了,那時就一起走啦!怎麼可能還在這徘徊……」

  很大人的說法,果然我們是很不一樣的兩種人吧!既然對方很認真地提出他的觀點,那自己好像也該像大人一樣回答嗎?開口道:「雖然不知道你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但是,這個世界上也不全然是充滿惡意的吧…?還是有一些充滿溫馨的事呀,就算很少也還是有呀!你真的很大人呢!我應該謝謝你對我的忠告,我確實一直被保護得很好,也或許沒體驗過你經歷過的險惡的世界?但我想用心去看世界,至少在我的心被蒙蔽之前。」停頓了下又接著說:「你說的我能了解,但你所謂的『他人』,難道你最愛的姊姊,也算在內嗎?不能讓你自信的相信?你活著太小心翼翼,太辛苦了吧?」聽見對方調侃說的稱呼,以前或許會反駁吧,但如今已習慣被人帶著輕視的口氣對待,便也覺得無須在意了。



  「就說想得太容易了,即使是小鬼仍然得面臨長大。」距離進入候機室最多還能再待個半小時吧,史考賓的語氣依舊平淡:「懷著善意的心情接觸世界很好,然而無論心智蒙不蒙蔽,依然要用心看世界,最痛苦時刻掙扎的時候亦然。親屬友人等關係不代表不會改變,更非永久善良的代名詞,只是人們普世價值觀所傾向的寄望。」

  「你想罪犯也有家人吧,他們肯定不敢置信自己的親人會在未來犯罪並被通緝呢?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個人不反對懷抱著強烈信任親人的想法。這不屬於活著辛苦的問題,是簡易防範與自我保護。」給上述的舉例下了段落,紅髮青年聯想起銷聲匿跡的父親,這次回來正是為了此事,打算當機立斷告終。

  「……一下大少爺,一下小鬼的!我可是有名有姓的!不說不表示不在意!」盯著正在談著大道理的青年,這些道理自己並非不懂,但對於任何人都保持著懷疑和防備的心思,還說只是保護措施?這難道還不辛苦嗎?「我……並不是對任何人都抱持信任,應該說是只有姊姊,我是全心對待不存懷疑,其他人因為不重要,所以對我而言也沒有什麼信不信任的問題,這個社會大多的人都戴著面具過生活,在他們身上看不見真心,所以自然也就不會相信他人的所說所言,但也不至於需要時刻保持戒心啦,那樣太累了~」

  「小時候我還會認為其實大家都是真心在來往,自己也曾真誠以對,後來發現一切都只是在利益下,所演的一齣戲,只是演技太逼真了,所以我才會信以為真,現在想起只能說,當時太過單純了。現在就不必為我擔心啦,我不再在意別人了,帶著目的出現在我身邊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會分辨了~」想起那些虛偽的笑容,果然還是會感到噁心呢,看來大概還沒被同化吧,貝爾自嘲地笑了。

  視線僅只掃瞄一眼身邊的男孩,很快又轉往大廳遠處的窗戶,冬季白雪逐漸趨緩,看來航班會準時出發。「……繼續走下去吧,如果你當真想守候這信念的話。」紅髮不否定相信別人的良善,『彼此信任』是社會開始美好明朗的原點,若如池中浮萍有效擴展,或許是另一種理想烏托邦,只不過這並非他所選擇的方向。

  被動守候,我寧可選擇主動出擊。

  少年的個性會在未來的何種落點碰壁,他沒精確把握但大致有譜,可是每條人生之路是各個主宰者自己的抉擇,身為他人生命的過客還是安分守己吧。至少目前已經做到比幼年時期漠不關心看世界的情狀還要好多了?青年稍微回味姊姊對自己提起的情感,對週遭人們的情感。即使仔細分析後確定毋須多作提防,他依然保持著最低限度的戒心。

  對妳也是,唯一與他人不同之處在於,如果是妳,背叛再多次我也會原諒。

  「不想被取綽號,麻煩給個稱呼。」一抹夾雜些微寒意的笑容,縱使沒有明顯的惡意,卻令人感覺不快。想到『背叛』這種字眼果真讓人不舒服,雖然九成認定詩緹菈姊姊無法做出這類事情,但自己深切清楚她被逼迫到窘困時,可能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然而性格執拗的青年早已決定,無論如何,只有她,自己願意盡全力戰鬥。



  「放心吧~我會的。」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都是不可預知的,但既然現在情況還允許,自然也就不需要改變了,如果能一直用這種心態過一輩子也無不可吧~

  「……就算不知道名稱也不該幫別人亂取綽號啦!我叫貝爾~你叫什麼啊?」雖然對方只是陌生人,但對於本名感到排斥,所以還是給小名較好吧,畢竟稱呼自己本名的無非都是些阿諛奉承或是讓人厭惡的虛偽者,尤其父親總是如此稱呼,所以才特別感到反感吧。

  「……熊嗎?」聽來明擺著幼童常用暱稱,可對方是堂堂十五歲少年。呃算了,人家都這麼表示,沒有要盤查的話能使用便好。「我叫亞瑟。」再怎麼說史考賓那名字在世界各個國家的使用率近似零,儘管青年比較喜歡這名字,但亞瑟是教父給予的教名,再說通俗名的優點是不易追蹤。

  「…是小名!不行嗎!姊姊都這樣稱呼我的~」雖然聽起來好像很幼稚?但是姊姊喜歡,所以就無所謂!亞瑟……貝爾愣了一下,心想為什麼偏偏是這個名稱啊!他皺著眉頭說:「……雖然這樣說好像很失禮,但是你有別的稱呼嗎?我實在不是很喜歡這個名字……」就算一切早已經過去了,但是果然還是不喜歡那個男人吧,那個帶走母親的冷酷的男人。

  貝爾那張稚嫩臉蛋刻畫出了不滿,差點令他溢出笑聲。「怎麼,你也討厭這名字嗎?」青年表現的悠哉自得。要不是教父的話他奉為圭臬,幼年時這個教名早被棄置運轉,只是在義大利家庭收養期間的偶爾時刻,仍會懷念過去以這名字連繫起來的人們──好的壞的,去蕪存菁就好。「Asahin會唸嗎?」雖然開頭音調跟『亞瑟』有點相似,但讀起來卻不盡相同。說來既然對方是給暱稱,自己亦無需提到全名,儘管這名字不算常用,無妨。

  「…就是不喜歡!」想到瞪著別人不禮貌,只好轉瞪著地板,直到聽到對方又說話才抬頭問:「A…sa…hin?是你的名字嗎?…是有什麼意思嗎?」奇怪的名字?但好像沒聽過,突然間又想到什麼的將臉湊過去說:「亞瑟應該不是你的本名吧?你剛剛回答得太乾脆了!不是我要懷疑你哦!!!是……就感覺好像很怪!」如果不是本名就可以換名字了,只要不是那個討人厭的名字怎樣都好!

        「都是本名,意義不同而已。不習慣就用『賓』吧。」他不太喜歡用亞瑟作名字的理由只因為它等於『背負別人的希冀』,而那個方向所希冀的遙遠未來,並非自己志願選擇的道路。說到底人們何時才能擺脫提到英國人就會聯想到《石中劍》這類舊時代神話的想法啊?KING ARTHUR,來自日本的教父硬是用這名的意義冠戴自己頭上,紅髮青年懶懶散散回想過去。

  「取名的人要求我選擇他希望的未來,所以我不太喜歡那名字。」他神情淡然地鎖定住話題:「你呢?」

  「賓嗎~賓賓賓賓~覺得名字比那個什麼亞瑟好多了!把自己的期望寄託在別人身上……,真是個自私的人。」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選擇,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這樣的人完全讓人感到反感,父親也是這樣的人。

  「為什麼討厭這個名字嗎?哈…雖然是個蠻可笑的理由,不過是因為帶走我母親的男人是這個名字,啊…應該說是我母親選擇的人才對。」反射性的厭惡在表情上顯而易見,與其說是被帶走,還不如是她選擇了那個男人罷了,而我們只是沒被選擇而已,既然這是她的選擇,希望結果真的如她所期望的吧,將厭惡轉為苦笑,明明早就過去的事,居然還介懷著,果然自己還是不夠成熟呢…

  被人重複念著簡短名字,紅髮青年見著貝爾叨叨絮絮敘述著故事,從中下意識對他的事情打抱不平起來,行為一點一滴反映出年少純真,令他不禁莞爾。「既然是媽媽的決定那也沒轍了,你仍然活蹦亂跳表示尚且過得去。真心討厭的傢伙是到哪裡都看不順眼吧……」史考賓起身拎上行李,手錶距離預定的剩餘時間是個位數以下,該是時候道別了。

  「當然啊~我可是很堅強的!果然還是討厭啊!你要走了嗎?」看著對方已經準備離開,有種微微的不捨感……不過對方是回到自己的歸屬吧?讓他也感到有些羨慕了。

  「時間到啦。雖然短暫倒也是有趣的消磨。」機場大廳明亮燈光下的紅髮熠熠生輝,整裝出發的他一貫神情自若:「你有機會到米蘭的話,打聽一下門岱勒府邸吧。」順勢向少年遞出不知何時寫上了一串號碼的字條,下面還有一句話:

  『我不保證會好好聽你說。』



  「『不保證會好好聽你說?』如果有機會回來你也要找我玩哦~應該問巴納德家族就會有人知道了吧!啊…雖然不知道我還在這嗎。」也不知道這個家族還會存在嗎? 畢竟世事難料嘛。

  「一路順風哦~願你一切順利!」笑著揮揮手道別,不知道以後還有機會再和這個人相遇嗎?只能期待了,期待再相逢,期待彼此都能過著更好。

  紅髮青年聽著身後傳遞而來的祝福並未回頭,只是背著行囊且舉手揮別,如其個性俐落。手機號碼和那句話寫在紙上留給了貝爾,不清楚少年是否會記得動手指按鍵,沒把握自己屆時是否會認真聆聽。唯一能確定的是,彼此的平行線在未來逐漸浮現出了交集點。





















【感想】

*廢墟貓*

  謝謝小講出借貝爾,讓賓賓這個難搞小子又多個朋友QAQ,聊到姊姊的事情讓賓重溫過往暖意並且再次重新思考。對於姊姊的愛涵蓋了各種回憶,邂逅了情況相似的貝爾,相信賓同樣感觸良多,而且似乎可以更深入地表達並且體會那些情感。或許以後有機會〈?〉再跟貝爾,或是由姊姊代替史考賓跟貝爾交流呢!

*小講*

  謝謝廢墟貓的邀請,一直思考著貝爾的生活圈好像蠻小的,朋友也由於一些家庭因素,數量有點少的可憐……,遇到賓賓對貝爾來說算是蠻幸運的,因為貝爾當然也有些糾結自己是不是該追上去,但與賓賓的對話讓他更堅定自己所做的決定,而賓賓本身對他來說就是滿滿的吸引力,一個很不一樣的人,對方也有姊姊,在姊弟相處也能有所共鳴,所以其實貝爾蠻喜歡賓賓的,要是有機會絕對會想再去見這個一面之緣的朋友~對貝爾來說就是多了個可以去的地方,和多了個可以想念的人吧!期待貝爾之後如果有機會再跟賓賓或是和詩緹菈交流了!


*文中場景參考:


*以上全圖文為廢墟貓及小講共同創作
*自家引用:史考賓
*角色引用:貝爾
*活動出自:《ZERO》《Google文件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94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ZERO|Metronome|原創|機場|社交|價值觀|人際關係|人生哲學|心理|廢墟貓

留言共 4 篇留言

湛藍琴海
達人掛錯囉,是小說達人才對XD

06-07 18:07

廢墟貓
恩我一開始選小說www可能中途改東西跳掉了,謝謝琴海XDDD06-07 18:09
廢墟貓
手上還有幾篇庫存,都是過去參加ZERO企劃時和不同朋友的對文共同創作。
不曉得為什麼只是身為NPC的史考賓好像意外很受歡迎,明明就不是該企劃投放的主要創作角色,卻老是有邀約XD",雖然IQ比表現高但明明脾氣不好的低EQ,艾爾琈還調侃說,二次元某方面男人越壞越有魅力,大概吧。

這篇講了賓賓和貝爾兩人很多對社會一定程度的價值觀。插圖總是來不及的我下次再補吧。

06-07 18:08

小天
只要活這就有機會相遇啦...( ̄▽ ̄)
其實現實生活也一樣使壞的都有人愛啊...XDDDD

06-08 00:37

廢墟貓
XDDDD使壞有人愛可能是人性的通病
機會渺茫,所以要把握!06-25 15:26
艾爾琈
貝爾真是活蹦亂跳又聒噪XD(被打
跟賓賓討論姐姐的細節蠻有趣的w

06-08 13:58

廢墟貓
貝爾真的很聒噪www
兩人對於姊姊有著不太一樣的看法: )06-25 15: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Fisher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推理遊戲《...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不可思議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tudent3246巴友們
自創的巴哈群組~ACG茶會-逆後宮俱樂部 目前在招募新人中 歡迎有興趣的巴友們加入哦~(*๓´╰╯`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