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血色薔薇與十字劍下的信念 第一部 血色的薔薇 第一章 起點 5

黑漆 | 2021-07-28 11:01:16 | 巴幣 14 | 人氣 111


5.
  接應的成員有不少吸血鬼,他們穿著遮擋陽光的斗篷在路途中會經過的一些郊區保持路途的安全,順帶將一些物資補充給路途中需要較多食物補充營養的人類馬夫。

  繞過一座座城鎮,每天每夜的前行,有些夜晚則會換成接應的吸血鬼來駕駛馬車,越發靠近吸血鬼的領地白天就越短暫,甚至到了一天只有6小時的白天。

  坐在馬車內的羅爾琳神態中絲毫沒有疲憊,儘管她看上去是一名纖弱的少女,但是跟真正的人類少女相比,她的身體能力要強悍的多。

  「愛西娜姐姐,我這麼稱呼您可以嗎?」

  羅爾琳看著愛西娜問道,對此她看向了羅爾琳,目光冷冽。

  「隨妳高興吧,只是我不怎麼認同我有妳這個妹妹,我的家人至始至終都是……算了,先不說。」

  愛西娜明白一件事情,就算說了也沒有意義,因為他們現在都不在了,也正是如此,自己才會像這樣前往吸血鬼的領地。

  「愛西娜姐姐來到我的領地後有什麼想先做的事情嗎?除了好好洗一洗身子與委託製作新的盔甲與劍之外?」

  想先做的事情?愛西娜對此思索了一下。

  腦內幾乎沒有閃過半件事情,更準確來說是想到卻提不起勁去做,低下頭看著雙手,自村落發生的事情以來,都靠著殺人與獵魔維生,現在的自己到底還會些什麼?愛西娜對此抱有質疑。

  「我的領地是一個通商的關口,位於吸血鬼領地的最西側,最大的靠海城邦,於遠海的一些國度略有商品的來往,會有許多珍稀的商品,除此之外也是最富裕的城邦,為此會有許多您先前所待的城鎮根本見不到的景物。」

  「還有些藝術表演,不瞞您說,我還算是喜歡藝術表演的,尤其是樂器的表演,相當悅耳。」

  「愛西娜姐姐聽聞這些之後,有沒有想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去逛逛珠寶市集?聆聽吟遊詩人的樂器演奏?想看音樂戲劇的話我也可以替您安排,或是說您喜歡一些精緻的餐點?」

  不同於雀躍的說著話的羅爾琳,愛西娜的面色相當凝重,神色中沒有一絲笑意,彷彿剛剛羅爾琳所說的一切都不怎麼吸引人一般,她當下正想著:

  音樂嗎……從沒聽或是享受過那種上流社會的文化,但那真的有什麼意義存在於其中?羅爾琳會提這些是希望我如何?

  「……」

  羅爾琳凝視著愛西娜,等待她開口做出回應,當下她心想:

  不管怎麼說,都要先讓她放下戒心,那麼從放鬆的享受生活這面切入,應該是很好的辦法。

  「還是說——

  對音樂不感興趣?如果是這樣的話,藝術如何?我有收藏許多高級的茶器、畫像、雕像,有需要的話我可以請畫師替您繪製畫像。」

  羅爾琳等了一會後接著又說道,看著愛西娜那副冰冷的神色是讓她略著急,因為看不出來對方究竟在想什麼。

  愛西娜依然保持著沉默,面色相當凝重,關於藝術她也是完全沒有相關經驗,嘗試新的事情並不是壞事,但——

  她看向羅爾琳的面容思索著對方的想法,姑且是明白對方會邀請自己的緣故,出於想要補充即戰力以及政治上的勢力版圖,雖然是沒有領地的真祖,但仍是真祖,肯定是有些作用的。

  只不過——這不代表她需要一步步引導著自己去生活。

  「藝術也不感興趣嗎?還是說愛西娜姐姐想學習魔法?我可以找專業的魔導士來教授您魔法,能夠同時掌握劍術的極致與魔法的極致的話,天下應該再無敵手了。」

  羅爾琳接著說道,試圖要打探出愛西娜心底深處最渴望的那一樣物品。

  目前她所知道的是愛西娜非常珍視家人與同伴,而要成為她的家人與同伴就必須要有所了解並靠近她,為此需要知道什麼好讓自己接觸她的內心。

  「妳究竟……想要從我身上看透些什麼?」

  愛西娜直白的問了出口,她認為直接問是最了當的方式,因為自己並看不透眼前的她想看透自己是出於什麼以及想看透自己的哪個部分。

  羅爾琳思索了一會該怎麼回答才是最好的答覆,過了幾秒後下了決定,開口回:

  「我想真正的成為您的家人,難道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嗎?」

  此話讓愛西娜稍稍睜大了眼睛,這句話從一個吸血鬼的口中說出來讓她感到詫異。

  「為何如此?我有一半的人類血統,還是在人類的照育下長大,也曾與吸血鬼為敵,為何妳還會想成為我的家人?」

  「沒什麼深刻的理由,只是我們流著同樣的血脈,同樣都是布拉克拉爾的血統,我認為親近一點是好事。」

  羅爾琳溫柔的笑著,伸出了手牽起愛西娜的手掌。

  「其他的真祖又如何?不親近他們嗎?」

  對於愛西娜的質疑,羅爾琳不慌不忙的回:

  「妳沒有想奪權,與我之間沒有競爭的必要,我只是希望這個國度和平,其他的兄長與姐姐們若是非要作亂,我也只能與之為敵,因為這是身為布拉克拉爾家族的我所有的責任。」

  「責任……」

  眼見對方的眼神堅定且真摯,愛西娜稍稍愣了一下。

  「為此我需要妳的力量。」羅爾琳緊緊握著她的手說道。

  「……我盡可能的協助妳,我只能辦道這些事。」

  羅爾琳緩緩鬆開愛西娜的手掌,點了一下頭以示肯定。

  馬車穿過了白日照耀的大地,進到了一片永夜覆蓋的吸血鬼領土,放在馬車外頭的油燈點亮了起來,替黑暗中帶來一絲光明,使馬車繼續前行。

  羅爾琳打開了馬車的窗子,外頭的景色此時才映入了愛西娜的眼簾,一片黑暗的森林給人一種陰森的壓迫感,偶爾還可以聽見貓頭鷹啼叫的聲響。

  「進入吸血鬼的領區後就安全的多了,至少教會的勢力無法涉足此地,目前大戰也還沒開始,愛西娜姐姐可以稍微放鬆一些神經也沒關係的。」

  羅爾琳說著時對著女僕使了一個眼神,此時女僕從一旁的箱子中拿出剛補給的麵包,在裡面夾入風乾的火腿片跟醃製的蔬果和幾片乾燥乳酪,隨即遞給了愛西娜。

  「妳不需要用餐嗎?」

  接過麵包的愛西娜看著羅爾琳問道。

  「我不喜歡吃廉價的食物,一方面純種的吸血鬼吸血就可以活著,人類的食物只是品嘗味道罷了。」

  羅爾琳回應時又對著女僕使了一個眼神,女僕便從一個冒著寒氣的箱子中拿出一罐裝在玻璃杯中的血。

  接過血的羅爾琳打開瓶口,優雅的品著,感覺就像是人類的貴族在品嘗昂貴的酒,見此狀的愛西娜心想:

  那份血液究竟從何而來?

  當然,愛西娜不可能知道答案,她很快地放棄思考,決定抵達羅爾琳的領地內在一探究竟,自己則拿起麵包開始品了起來。

  麵包和記憶中那種又乾又硬的感覺不同,吃起來更加鬆軟蓬鬆,火腿也沒有硬的像是骨頭,醃製過的蔬果還有著獨特的香辣,搭配上乳酪的鹹味更是美味,和印象中同類型的食物根本不能比,愛西娜對此稍稍睜大了眼睛。

  「還喜歡嗎?和普通人品嘗的麵包完全不同對吧?今後我可以讓廚師準備更加高級美味的餐點給您,這只是路途中最好入手的餐點而已。」

  羅爾琳淡笑著。

  「確實相當美味,和以前吃到的截然不同。」

  關於料理這件事情,愛西娜是絲毫不懂的,她也不知道這種麵包跟又乾又硬的麵包製作中到底有什麼差別,只是對她而言美味的食物並不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在當傭兵的時候——

  「道爾,這也能吃吧?」

  那時的愛西娜拿著一隻昆蟲說著。

  「很餓的話可以吃,但我不是很喜歡吃昆蟲,怎覺得他們的形體有些讓人難下嚥。」道爾苦笑著。

  「那我不客氣了。」

  語畢,愛西娜將蟲子的頭拔掉,接著放入口中咀嚼。

  這是愛西娜當傭兵時發生過的真事,對她來說就算事不好吃或是有點噁心的東西,只要能填飽肚子都是可以食用的。

  「那要來一點血液嗎?您應該許久沒攝取血液了。」羅爾琳說著時女僕又從發出寒氣的箱子中拿出一瓶血液。

  看著血液的愛西娜內心有些躁動,渴望血液的慾望從心底蔓延而出,儘管能夠壓抑卻無法永遠擺脫吸血鬼的渴求,她稍稍皺了一下眉頭,深深的呼吸壓下慾望。

  不知道血液從何而來,這般未知使愛西娜決定否決這一份血液。

  「我就不用了,並不是多喜歡喝血。」

  「那麼渴血的話只會更痛苦喔?血液的來源您不需要擔心,是純正的少女之血,味道是最香甜的。」

  羅爾琳笑道。

  「不是那種問題……」

  「愛西娜姐姐是擔心我是否強硬的從他們身上奪取血液嗎?那大可不用擔心,本羅爾琳領的人民都很樂意替我獻上血液,成為我的血奴。」

  「取血的方式也只是用針管刺進手腕抽血而已,比起其他的領區來說是個相對溫柔的作法喔。」

  羅爾琳說著時接過血瓶,拿著血瓶又遞到了愛西娜的面前,臉上保持著一副溫柔的笑容。

  「請用吧,長期不補充血液對您的身體也不全然是好事。」

  羅爾琳笑道。

  愛西娜深深嘆了一口氣,心想:

  似乎也拒絕不掉,還真是可悲,連自己的渴望都沒辦法徹底的根除。

  接過血液後吃完麵包,接著拿起血瓶一口喝盡,對人來說那是令人反胃的血腥味,可對吸血鬼來說確實香甜的氣息,再一度於她的內心中提醒著自己有著一份吸血鬼的血脈。

  「真是豪邁的喝法。」

  羅爾琳說著,她手中的血瓶還有大半,她品嘗的方式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品著,和愛西娜的飲用法截然不同。

  「我也不是多愛細細品嘗它的滋味。」

  因為會令自己有些哀嘆,愛西娜如此想著。

  「是這樣嗎?無妨,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本來就略有不同。」

  馬車穿越漫漫長路,經過了其他真祖的領區,一路行駛了許久之後抵達了羅爾琳領,根據路途中羅爾琳所說,吸血鬼一般習慣用領導領區的真祖名命名領區,若是一個真祖同時握有多數領區則會用原領區主導者的名子。

  至今的吸血鬼領區則是剛好被分成八個領區,至高真祖的領區至今無人主導,由遺留下來的秘書替代管理,其餘則是七個真祖的領區,最後一個領區也就是羅爾琳領。

  馬車穿過高大的黑色城牆,豎立在兩旁的血色薔薇旗幟十分顯眼,羅爾琳便說:

  「歡迎來到我的國度,雖然很想帶您出去逛逛,但是現在您需要先整理儀容。」

  愛西娜沒有針對這件事回應,僅是看著窗外的街道,街道十分繁華,地面是鋪好的石磚道路,兩側豎立著一盞盞油燈架,房子由堅固的石磚與實木打造,漆上黑色與紅色的漆,看起來格外的深沉。

  街道的部分區域設有遮雨水的天頂,天頂由金屬支架與玻璃構成,四處林立的商店有著千百種花樣,有些房子甚至一樓到四樓都是商店與餐廳,整座城市給人一種強烈的繁華感。

  街頭偶爾還可以看見一些吟遊詩人正在吟歌,街道中還有一些水道,沿著出海口延伸進來變成運河,有些木造的小舟會在上頭通行,順帶還有一些裝著商品的水上小舟商店。

  「您覺得看起來如何呢?是很繁華的城市,對吧?」

  「確實非常繁華,我所見過的景色都沒辦法與這裡相比。」

  愛西娜果斷的說出了結論,她去過的城邦並沒有非常多,但是去過的之中沒有一座像是此地,繁華程度差上了十萬八千里。

  「那裡,是我的宅邸。」羅爾琳打開馬車的小前窗,指著城鎮中心的一座大宅邸說道。

  宅邸的壯觀程度不輸給城堡,遠看都可以看出它外觀的浮誇與奢華,建築風情與此處的其他建築相似,但是多了許多石雕以及黃金裝飾。

  「……」

  愛西娜頓時啞口無言,那棟宅邸就跟想像中的王家相似,但是仔細一想,羅爾琳也算是吸血鬼的王家,其實沒什麼好奇怪的,對此——

  「說的也是,王家住城堡沒什麼好奇怪的。」

  「那也是愛西娜姐姐之後的住所,我會替您準備好一間景色良好的大房間,衣服我則需要先量一下您的尺寸再和工匠下訂。」

  「衣服……我並不怎麼注重衣裝。」

  「既然要回到吸血鬼的社會當王室,愛西娜姐姐也需要注重一下儀容打扮的,本羅爾琳會盡可能協助您,像您如此高挑的身材很適合漂亮的大禮服,我預估至少超過185以上吧?」

  「大禮服感覺很不適合活動。」

  「穿著大禮服時是要表現的優雅,不是戰鬥要用的,不方便活動也無妨的。」

  「也是。」愛西娜簡短的結束了話題。

  她心想:

  我會適合穿禮服?那應該是高貴的貴族小姐的打扮,雖然我有真祖的血脈,但是本質上是村姑的事情不會改變,穿上去之後不會顯得很不搭調嗎?

  穿過街道與運河上的橋樑,來到了宅邸的正門,女僕打開了馬車的門,對著羅爾琳伸出手接捧她走下馬車,並說:

  「羅爾琳大人,長途跋涉辛苦了。」

  除了接應她的女僕之外,後面還站著一排女僕與執事,全都是迎接羅爾琳的人,羅爾琳點了一下頭後看向一旁的女僕們說:

  「亞森,妳帶著愛西娜姐姐去清洗身子,將她護甲上的血漬清洗乾淨。」

  「黛拉,去準備愛西娜姐姐替換用的衣物,再她洗完澡之前一定要解決,身高大概185到190左右,立刻去處理。」

  「謹遵命令,大人。」

  「愛西娜姐姐,我要先去處理一些事情,待會也會去入浴,晚點見。」

  羅爾琳說完後率先帶著女僕與執事們走入宅邸。

  名為亞森的女僕此時走到馬車旁,準備接應愛西娜時,愛西娜自己便走下了馬車,她不慌不忙的說:

  「第五真祖大人,請您跟我來,讓我帶領您去浴室清洗身子。」

  愛西娜點了一下頭後跟著亞森走入宅邸,她的內心滿是不適應,那種被當作人上人一樣的狀態就是讓她不適應的根本原因。

  宅邸內的裝設相當奢華,有著昂貴的水晶燈、花俏艷美的地毯、簡潔乾淨的大理石磚地面,四處都設有精巧的裝飾品,像是一些畫像以及石像與花瓶。

  整座宅邸分為好幾個區域,浴室則位於主棟的一個中心地帶,由此可以看出當時下令建造此建築物的人有多麼喜歡洗澡。

  來到了更衣室,愛西娜主動開始脫下身上的護甲,女僕亞森此時連忙跑上前說:

  「請讓我來為您脫去身上的護甲。」

  她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要幫愛西娜脫下身上的護甲。

  愛西娜連忙退了幾步,面色嚴肅的回:

  「我自己脫就可以了,我沒有讓別人來幫自己穿脫衣服的習慣。」

  仔細一想並沒有什麼不對,確實聽聞過一些王宮貴族都有讓別人替自己穿脫衣物的習慣,只不過愛西娜本身並沒有那些經歷,壓根沒有那種思想。

  「不,這是我們的工作,還請第五真祖大人原諒。」

  「唉……」

  愛西娜不禁嘆了口長氣,最後還是讓女僕亞森替自己脫去了身上的盔甲,盔甲下穿著皮革與布料縫成的護衣,護衣也卸下之後身子便一絲不掛的裸露於浴室中。

  她的肌膚白皙無比,作為一個武人身上卻沒有半點傷疤,一部分出於是吸血鬼血統的緣故,另一部分是愛西娜戰鬥時很少受傷,而她的身子相當高大,身上沒有半點多餘的贅肉,身材相當緊緻,然而作為一名女性卻不又乏豐碩的胸部與臀部。

  女僕亞森看了一會後自言自語的說:

  「真是美麗的胴體……」

  愛西娜有聽聞她的說詞,內心覺得一陣發癢,那是害羞。

  對此她快步的走入浴室,浴室裡面是一個廣闊的浴池,浴池裡面冒著熱騰騰的蒸氣,出水口的獅子雕像看起來相當逼真,一旁還有可以打水出來沖洗身子的工具。

  女僕亞森走入浴室後站在一旁說:

  「有任何需要請告訴我。」

  愛西娜點了一下頭之後打出了一些水清洗身子,眼看有肥皂便拿了起來,搓洗掉身上的髒污以及血漬,將身子清洗乾淨後再用水沖洗,轉過頭看著溫熱的浴池心想:

  這浴池真大,而且還是熱水,有權勢的人所過的生活與我所知道的生活差距真大。

  她走入了浴池,坐了下來將大半的身子埋入水中,水的溫度使身上的肌肉感到放鬆,冰冷的身子也逐漸溫暖起來,她看著水的表面,回憶著與傭兵團的同伴們所經歷的生活。

  與艾梅亞他們一起泡在那個狹小的浴池中,也是個快樂的時光,如今自己則獨自泡在如此之大的浴池中,寂寞的感覺不禁也攀上了心頭,愛西娜深感如此。

  「也已經回不去了。」

  愛西娜低聲的說著。

  死人不會復活,這是世間的常態,他們死去的如今就不可能再與他們見面,自己必須不斷向前走才行,明明知道這些事情,她的內心仍相當煎熬。

  愛西娜緩緩的站起身子,中斷了回憶往事的行為,好讓自己不再承受那些苦痛。

  更衣室中放著一件華服,華服由黑色與紅色的布料構成,上頭有些金色的刺繡,和羅爾琳身上的衣物有些相似,怎麼會有尺寸之大的類似衣物這點讓愛西娜有些遲疑,可周遭沒有其他的衣物可穿,於是愛西娜仍穿上了身。

  此時羅爾琳走進了更衣室,她看著愛西娜道:

  「挺適合您的。」

  「我覺得並不適合。」

  羅爾琳笑了一下,隨後說:

  「我已經先讓廚師去準備餐點了,待會我們就先用餐,然後我帶您去找御用的工匠準備打造新的護甲與武器,接著就先休息一會,改日我再告訴您現況以及想先交代給您的事情。」

  愛西娜點了一下頭回應,羅爾琳對此保持著微笑從她身邊走過,背對著她脫起了衣物準備入浴。

  對於此狀她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更衣室。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