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騎士與星子】01─夜幕低垂

作者:廢墟貓│2020-03-13 12:17:15│巴幣:27│人氣:235

  噗浪之前流傳《繪師CP遊戲》故與認識多年的繪友開始個別進行角色配對創作,本故事即為其遊戲衍生之作品,角色關係不一定進化成CP,此為本貓跟繪友主筆的圖文雙修插繪小說系列。對文故事由於種類繁多如右列【共同創作】枝狀分類,將個別以標籤署名於上方,如有紅字標示描寫限制警告,為不違反巴哈站規,請點擊連最下方結移駕至插繪小說本文。





第一話─夜幕低垂
〈艾絲特&德蕊涵〉

*****

  恣意遊蕩於幽暗森林間的磷火冷焰發出微弱藍光。人間森林極陰寒處與傳聞中死後靈魂將徘徊忘返的靈薄獄相互銜接,女騎士悄然無聲地潛行。偶有迷途之人不期而遇,部分驚惶失措連滾帶爬逃離,部分則啞然無聲彷彿已失去魂魄,毫無抵抗者多半最後屍首被棄置在人群能發現處,鮮有少數攜帶武器者與之挑戰。「那麼試著拿下我的頭。」女騎士透著幽蘭螢光的深藍短髮俐落,左側一綹髮絲若垂柳擺盪,她總是對勇於挑戰者如是說,或棄權不戰者可以直接嘗試逃離她的狩獵遊戲。



  艾絲特常常會和看見的星體說:『我們的世界總是安安靜靜的。』然後就閉上眼睛,等待著不會到來的回應。而自從一直以來隔壁的單方面說話對象,發出了極其耀眼的光芒走入死亡之後,無論是新生還是等待燃盡的,看著四處飄散的物質與面目全非的鄰居,艾絲特便不再嘗試和另一邊的星體們交談。她也一度像他們一樣,成為一顆真正的星體,乾脆閉上嘴一日一日地等待著自己燃得最耀眼的時刻。『?』沉默的日子過不了多久,朝反方向望去的她發現了有些不一樣的東西。那是個不怎麼起眼的鄰居。

  「為什麼要拿下你的頭?」一直注視著騎士的艾絲特,突然出現在一具屍體前面,帶著好奇蹲下身,一邊說著,一邊徒手撫摸逝去生命之處。

  從何處冒出不明小鬼,對方略帶淺薄金黃如星沙的白髮,保有孩童似天真劈頭就詢問,一點也沒有懼怕的表情。「闖進別人巡狩地的遊戲規則,所以妳要比試還是逃跑?」嚴酷冷峻的女聲響起,飄盪於四下無人的暗夜森林中。青藍色俐落短髮與女騎士四周懸浮的青幽燐火似乎瞬間令環境溫度驟降,她的冰涼音色更增添森林的寒冷及神秘。

  「遊戲?」對面前的物件失了興趣,艾絲特站起身,隨意將雙手沾染的液體抹在白裙子上,眼前的紅菱形白紗無法遮住異色雙瞳的閃閃發亮。「有禮物嗎!要怎麼玩?有什麼是不可以做的嗎?」一連串的提問,毫不猶豫地表示出自己的意思,天真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拿走對方的頭,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

  禮物?這小鬼還真奇怪,這麼有自信的話,嬉戲無妨。輕微撥弄微光下勉強能看清楚是克萊茵藍色的短髮,她取出匕首輕劃頸部,頭顱毫不費力地被取下,卻完全不見任何血液滲出。「找到頭顱。要禮物屆時再說,那麼試試看吧。」平置在手掌間那闔上雙眼的女性頭顱倏忽消逝於空氣中,在這占地面積廣闊的森林裡,被藏匿某個地方,尋找起來並非容易。「太陽第一道曙光乍現時還沒找著,我就殺了妳。」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來玩遊戲吧。無頭女騎士會從中阻撓,只是她習慣省略告知被狩獵目標。





  眨都不眨地盯著對方的動作,艾絲特眼中的興味是越來越濃厚,所造成的情緒起伏在另一個空間引起不小的波動,笑的十分燦爛的她伸手壓住快要從右眼拋出的魚。「哇~妳真有趣!」發出讚賞的艾絲特放下按住右眼的手,沒有移去放置在青藍色冷焰上的目光。住在村莊的時候就看過不少處刑,她知道拿走頭的話,會有很漂亮的紅色噴泉,可是面前的人並沒有,是新的發現。

  「這是妳說的哦!我找到妳的頭,就要給我禮物!」像是沒有聽進對方的言語,滿心都是禮物的艾絲特想都沒想地朝無頭騎士的身側跑去。不遠處就住著一隻認識的烏鴉,愛蒐集東西的牠也會喜歡頭顱吧?然而,艾絲特在成堆的金幣裡並沒有找到。「在哪裡呢?在哪裡呢?那麼大一顆頭會藏在哪裡呢?」持續翻著獸穴,她不慌不忙的態度,彷彿這就真的只是一場遊戲。

  任憑對方將殘酷遊戲當作有趣而四處奔走,青藍色冷焰忽明忽滅,女騎士撫上佩劍,隨後消失於原地。化身成投射在林間的黑影,她在森林中快速移動,一邊窺探染上淡金星塵的白髮女孩好奇心大起地挖掘獸穴,一邊思考著將會在何處讓下一個人頭落地。白髮女孩正刨開的獸穴裡除了野獸痕跡外,其實什麼都沒有。乾脆給個引導來讓事情變得更有趣些吧。無頭女騎士失去頭顱後的部位熊熊灼燒著憂鬱的藍光燐火,她朝女孩西北方的位置拋擲了一枚銀幣,銀幣叩咚地面的聲響喚起對方抬頭注意,幽光照耀著銀幣所在的落點,那裡是個黑暗深邃的大洞窟。

  「哦!是烏鴉喜歡的東西!」對獸穴沒了興趣的艾絲特對著銀幣的位置大喊。在臉上留下髒髒的痕跡,她伸手抹去並不存在的汗水後,小跑步往那個洞窟奔去。「人造物的閃閃發光!」在黑暗之中,艾絲特順著月光好奇的看著捏在手裡的銀幣。嗯,她沒有忘記還要尋找頭的事,翻著銀幣看沒多久就轉身朝深處走去。「頭呢?頭在哪裡呀─」整個空間迴盪著艾絲特愉快的聲音。

  洞窟裡呼嘯風聲迴盪,除了入口月光縹緲,著實一點光線也無。女騎士的唇角微微流露輕淺笑容,她正等待著好戲發生。洞窟裡非常漆黑,伴隨白髮女孩一路歌唱『頭顱滾落何處』的輕靈童聲,本就詭異的氛圍顯得更加詭譎。洞穴深處偶有幾絲動靜,女孩似乎都沒有被嚇著。嘯風逐漸變強,女孩不清楚走進去多深入,忽然有股怪異熱氣撲來,氣息夾雜著生物的味道。呼嚕一聲似乎某雙眼睛猙獰開來。女騎士悠哉待在洞口數算著葉片以消磨時間,她禁不住唇角的笑意,洞穴裡的大怪獸應該被吵醒了。從那深淵裡面傳來細微的生物哼音與氣息。

  開朗的艾絲特一直哼唱著,即使四周已越來越漆黑,氣氛隨著向前的步伐也越加詭譎,她還是毫無畏懼地不斷往深處走去。沒有標的教導過她此時應該要表現害怕,應該要立刻停下動作、停止歌唱,為了活命而奮力的朝洞口跑去,脫離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洞窟才對。但是她並沒有學過,所以也模仿不出來,嗅覺、味覺與痛覺亦然,冷熱也是。於是艾絲特認為那陣風傳來的方向,或許是某一個出口也說不定。她或許能找到那顆頭了!什麼也不知道的女孩這麼想。「嘿!你有看到這麼一顆頭嗎?」艾絲特比劃著手勢並大聲問道。

  對前方不知死活的生物發出音爆的巨大怪物,洞窟烏漆抹黑裡扣除過度劇烈的環繞聲響以外,再無其他。陣陣轟隆聲四起,怪物站起身來朝前方噴出猛烈火炎,火焰的光芒瞬間亮起整條深不見底的穴道,似龍非龍的無翼爬蟲類,向艾絲特張著血盆大口,準備將其吞吃入腹。

  「唔……就算有的話,也是被你吃掉了吧!你嘴巴那麼大!」對燃燒的烈焰視若無睹,她站在原地說出自己的猜測。「吐出來!你不吐出來我就沒有禮物了!」十分有勇氣的艾絲特走向前,作勢要架住對方張開的大嘴巴。「偷吃別人的頭是不對的!」也不知道是基於什麼立場這麼說。

  嘴噙著火焰的怪物聽著亂七八糟的不明語言再度怒吼,接著一口將立於眼前說教的白髮少女吞進肚裡。怪物又噴射火焰重新照亮洞穴中的坑坑疤疤,怪物這回吼聲響徹至洞外,令披戴近墨色藍盔甲的女騎士心中有底,對方大概是被吞了。無所謂,她就如此轉身打算回到原本的深林幽境內。

  「呀!忘記了!不是一樣的生物就不能溝通吧!」怪物的肚子裡,似乎傳來悶悶的一句話。被吞入腹裡的艾絲特瞥了眼身處的境地,然後在話語落下後,試著依照回想中的畫面,漸漸地變化原本的女孩身形。太笨重了。艾絲特看了眼自己現在的外貌,與那頭怪物毫無差異的型態,完全就是一個複製品,只是這複製品稍微小了一點。「你好像沒有吃掉頭呢……」就在腹裡,她對著被迫碰到莫名遭遇的怪物說道,用牠們的語言。

  食糧吞腹實在稀鬆平常之事,豈料噴火怪聽見怪異回聲於腦海裡周旋,剛開始慌忙地再度令口中炎焰四處噴發,然而此刻腹中生物忽然用能聽得懂的方式說話,牠才這暫緩動作逐漸停下來。洞口裡被火焰地毯燙得溫度驟升,連外面都能感覺到有股蒸騰熱氣不停冒出。女騎士早已離開此地尚遠,噴火怪因為不明狀態腦內一團混亂,牠安靜聽著體內白髮女孩的詢問聲,晃了晃自身頭腦否決對方,接著戰戰兢兢地爬行。

  還處在怪物體內的艾絲特感受到了牠的動作,對於用了同樣語言卻沒有任何回應的這件事,她只是繼續進行單方面的發表。「喂!我要出去了!」既然這裡也沒有要找的東西,那麼還是早些離開吧!「你要自己張開嘴巴讓我出去,還是……」艾絲特停頓一下,她打量著溫熱的空間。「吃掉你!在你的肚子弄破一個很大的洞!」變成怪物的女孩說完後,哈哈大笑著。

  噴火怪覺得內在一陣翻攪不舒服,肚裡困住了另一個靈魂感覺真詭異,牠現在聽懂被吞吃者的言語,因為對方用了牠能理解的語言說話。他開啟大嘴並停止積蓄火焰的囊袋噴發,讓白髮變形怪物可以順利從身體裡面離開。簡直就是倒楣遇到騷擾人沉眠的小霸王,還被對方威脅。噴火怪一等原本是白髮女孩的同類型怪物離開身體後,甩著尾巴爬回巢穴裡面,吼了幾聲要對方快點滾出洞窟。

  「哈哈,再見啦!下次再找你玩!」怪物艾絲特也歡快地吼了回去,在想做的事之中添加了一項來這邊玩耍之後,她才慢慢的爬出洞窟。而回到入口的過程並不寧靜,搖頭晃腦、擺著尾巴的艾絲特依舊在高唱著來時的『頭在哪裡呢?』雖然這次是用怪物的語言,有時候還不小心噴了些火。出來的時間似乎比較快了些,直到看見月光在地面畫出的一道弧形,艾絲特於此刻向前踏的每一步都逐漸褪去怪物的外表,再次回到她所習慣的身姿。「還是這樣比較好呢!唔……再來要去哪邊呢?」少女在洞窟前走著圓圈,似乎在煩惱下一步是什麼。「問人!」她決定去造訪這附近的居民。



  離森林不遠的偏僻居處,幾塊農田附近有棟小木屋,屋內主人一家正酣然睡去,整幅鄉村景色浸沐夜月光芒下顯得格外寧靜。農田大約往東再走幾步路就能看見墓園,那片墓園似乎有安排管理,環境出落尚且整潔。午夜過後的清晨天仍未亮,小木屋主人早已起身離開居處,打開門朝著墓園方向走去,手裡提著燈拿著鋤草工具、抹布及空水桶。似乎沒有注意到白髮女孩站在附近,木屋主人繼續往前行。

  在發現到住人的居所後,艾絲特並沒有急急地衝上前詢問,她注視著木屋主人的一舉一動,直至身影快移出視線外,才跟著對方前進的方向。「嗨!先生!」停下腳步,艾絲特打量著周圍環境,見背對著自己的人正要開始動作後,才開口說。「請問你有看到一顆沒有主人的頭嗎?」模仿禮貌的女孩將雙手併在裙前,左手蓋著右手,微微笑著問。

  蒼茫白髮、怪異面罩、飄忽身影,又是毫無見光的深夜,誰第一時間都會想到幽靈,毫不意外屋主尖叫著拔腿就跑,深夜裡他倉皇衝向墓園,等到回神才發覺不對,自己居然大喇喇跑錯鬼魂更容易甚囂塵上的地方。屋主慌慌張張停駐一塊碑前,但察覺是墓碑後又向後踉蹌退了幾步,他跌坐在地面,嘴巴因為驚恐完全不能合攏,原來墳區不遠處的草叢裡冒出無頭的女性騎士身影。



  「先生!」有禮貌的艾絲特朝突然跑走的屋主大喊。是自己哪裡出錯了嗎?要不然為什麼是那種反應?不應該是這種情形呀──啊!

  「先生!把頭給我!」艾絲特認定對方是因為不想給她,以為她要搶那顆頭,所以才會這麼慌慌張張的馬上跑走,連一句話都不肯說。「我要那顆頭!」肯定自己想法的女孩開開心心地追在屋主身後。

  媽媽咪呀,今天到底造什麼孽,前方有鬼後方有鬼,後方那鬼女孩還嚷嚷要自己把頭砍下來給她!屋主嚇得直打哆嗦乾脆何處都不逃,直接抱頭蜷縮原地跪坐。無頭女騎士閃爍著藍光螢火從容不迫逼近,她舉劍正打算向下揮砍,卻聞後方應該被噴火怪吃掉的女孩居然毫髮無傷地溜出黑洞窟!沒有頭的女騎士稍用肢體動作表現一絲詫異,隨後她暫且擱置屋主,轉身返回樹叢內。遊戲還沒結束,現在並非現身之刻。半晌跪在地面的屋主發現自己人頭還好好沒事,於是左右搖晃脖子抬起頭來,一會兒又被眼前的怪異白髮女孩嚇個半死。「妳、妳、妳、想怎樣……?」顫抖的男人持續哆嗦地問道。

  「頭!你藏起來的那顆頭!」跟上腳步不久,並不清楚為什麼屋主要跪在這裡,蹲在對方面前的艾絲特伸出手,想要索取她尋找已久的頭顱。「我要那一顆頭!」白色面紗下的右眼突然躁動,女孩看了一眼天空後瞇起眼睛。「嗯……是藍色頭髮的頭!」很快地收回視線,她對面前的屋主補充道。

  什麼頭?我沒有、我沒有藏!屋主自己在內心瘋狂吶喊,直到忽然又被白髮女孩大聲『嚇』了一下,他才確實把話語迸出口。「什麼頭,我沒有藏!只是來清理墓園……」聲音越縮越細微,幾乎要聽不見對方到底後面說何話。屋主繼續跪坐原地喃喃自語,銀月下墓園一片靜謐沉寂,園內被屋主整理得尚且整齊乾淨,有些墓碑旁放著鮮花,似乎被用心照料著。「無無無、無頭……騎士,聽說常遊蕩在墓園裡,也也也許……」話沒有往下說,不過似乎墓園裡就如同屋主所言,有線索也不一定。

   「清理墓園?哦!」空蕩蕩的,艾絲特收手,站起身打量週遭事物。「他們是你的誰嗎?」她看過不少沉眠之地,大概知道會來打理墓園的,他們的關係不是家人就是朋友。雖然艾絲特看的更多的是連一個墓碑都沒有的無牽繫之人。「嗯?你說去找她嗎?可是我就是要找她的頭呀!她會說要去哪找嗎?」一連串的問句也不需要得到答案,她是想問而問,不是想得到答案而問。「謝謝你啦~如果你有看到藍色頭髮的頭,記得叫我哦!不可以自己藏起來!」艾絲特打算就在這個墓園搜尋,直到天亮為止。

  「誰……什麼?」屋主抱頭仍舊一臉茫然,爾後才稍微會意過來。「不是、不是,教會埋葬不下,或本身不信教會的人才移轉到這裡,我只是被任命負責清掃墓園整潔而已。」習慣恐懼以後似乎就不再那麼害怕,男子緩緩抬起頭繼續凝視周圍,白髮女孩早就撇下輕快明亮的音色去四處飄蕩,並翻遍整座墓園的每一處。「聽說無頭騎士會出現在任何墓園或森林裡,而撞見其身姿者必有一死。」屋主臉色蒼白地繼續喃喃自語,他想如果自己沒死,那家裡說不定會出事,應該趕快返家查看才對。他歪歪扭扭起身,立刻跌跌撞撞地跑離幽魂安息之所。



  聽聞屋主匆忙離去的聲音,艾絲特只是看了一眼就繼續搜尋,在石子與雜草的路上踏著輕快的腳步,哼著歌的她在墓碑之間穿梭。「可以藏東西的地方…………」會不會在盒子裡呢?艾絲特停在一具棺材前,思索著可能性。「哇、還有那麼多要打開呀……」那一具棺材裡,並沒有她要找的頭顱,於是連恢復原狀的動作都沒有,逕自朝下一具棺材走近。她本來就沒有人性,更不用說道德這種內外在的拘束力。艾絲特就只是一顆星體。

  當艾絲特接近其中一副棺材時,棺內存在的部分遺骸忽然自動堆疊,成為完整骷髏架並坐起身眼冒紅光,順勢拿起陪葬用的大劍,一把朝翻開棺木板的艾絲特劈砍下去。初回被閃過但白髮女孩的衣服同時裂開些許,次回從正面迎頭砍下,女孩似乎無處可躲,眼下就要奪其性命。

  「嘿!」艾絲特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也只是笑笑的閃了過去,不過躲開一次,這一次倒是沒那麼幸運,她被絆腳的石子與枯草給弄的亂了腳步。眼見刀鋒就要迎面砍下,剎那間,原本圍繞在頭上的一圈白星,全都聚集在艾絲特面前。星與星的連線織出一面泛著白光的盾,僅能為她擋住這一次的攻擊。「骨頭!!嗯……不能說話吧?拆掉!」從危險中脫離,站在不遠處、喃喃自語的少女毫無道理的決定要將骷髏拆成一塊塊骨頭。艾絲特暫時拋開尋找頭顱的要事,轉而撲向手持大劍、眼冒紅光的骷髏。「我要拿走你的頭!」一邊打鬥一邊對骷髏大聲嚷嚷,她的身體也因為被刀鋒劃過的關係,多出不少大大小小的傷口。不過艾絲特沒有痛覺,所以這些刀傷並沒有止住她的行為。地上到處都是衣服碎片或削落的髮絲,唯獨沒有艷麗的紅。艾絲特的血液飄盪在空中,跟在她的周圍,然後順著軌跡緩緩聚集成不安穩的圓,那是漆黑中帶著閃爍星光的『血』。

  暗夜裡傳來一聲嘖嘖的可惜聲響,但晃眼四周完全沒有人跡。骷髏被拆成零散幾塊,肢體破破爛爛彷彿剛才的事完全沒發生過。白髮女孩身邊飄散著沾染閃爍光芒的黑血,部分落下墳場四周的棺木上。隨著找尋頭的旅程漸進,蒼茫月光同時刻逐漸淡去,天邊第一道曙光悄然乍現,無頭女騎士駕馭黑馬無聲無息現身於白髮女孩背後,手中箭矢架於長弓上,弓正拉著弦蓄勢待發。

  天就要亮了。結束打鬥後又過了一段時間,艾絲特仍然沒有放棄尋找頭顱,她鍥而不捨的在墓碑之間徘徊。而隨著黑夜與月漸漸融入於天明之中,白髮少女的身體似乎也逐步淡去。「嗯……真可惜!我沒有找到你的頭呢!」少女的語氣裡沒有惋惜,似乎是對著前方的墓碑說,但艾絲特在融入白日之際,最後是朝向背後的騎士笑著。「哈哈!晚上再見吧!」

  她佇立原地,在對方道出再見話語便倏忽消逝後,女騎士將弓箭撤回並收納,她微微感覺有能量還存在於剛才白髮女孩站立的位置,但無頭女騎士沒有意圖接近。她頭顱消失的銜接處冒出大量青藍火炎,焰心似乎能看見一張五官端正的女性臉孔,不久火焰轉化成原先藏匿的頭顱。挑著俐落短髮她騎著馬,往森林深處疾嘯而去。





















✞  Google文件版【騎士與星子】01─夜幕低垂(底端含角色簡介及作者們閒談後記)
✞  以上繪圖為廢墟貓繪製,全文為廢墟貓及黎楠共同創作

  兩年多前的圖與兩年多前開始對文的故事,當時一次至少跟三位以上的朋友對手戲,覺得開無雙的自己很厲害(?)。去年完成了科幻的故事,而《騎士與星子》的類童話奇緣則在昨天下午完成,總共只有三篇幅構成的中篇,陸續畫插圖補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53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騎士與星子|SPIRITUZ|鬼靈精怪|原創|少女|星星|無頭騎士|杜拉漢|GOTHIC|廢墟貓

留言共 3 篇留言

戒子
居然是獵頭遊戲!
整場以幽默、灰諧的方式讓故事有節奏的進行
在一個平凡無奇的森林裡、由獵頭遊戲當開端的確
讓人引起好奇心繼續看下去,最後以天亮結束這場鬧劇XD

03-13 13:46

廢墟貓
因為我家派出的是無頭騎士XDD
雖然大部分傳聞是男騎士,但愛爾蘭版本有dullahan是馬背上的美麗女性傳說,用的也是弓箭: D,我想把這些特性都融合在一起。03-13 16:52
小天
或許這些傳說就是足球的起源...(x)
感覺玩對文遊戲如果雙方想法落差很大的話應該會很跳痛吧...XDD
從嚴肅的一段接到了搞笑的一段又跑到了獵奇的一段...
這樣好像很猛...( ̄▽ ̄)

03-14 11:35

廢墟貓
笑死。
所以這時候就要有後台先協調一下,總是故事需要雙方的創作。03-20 23:01
雨休
好有趣耶,像是在玩捉迷藏www
艾絲特好活潑可愛,讓一些緊張的橋段變得很生動XD

03-16 01:04

廢墟貓
XDDDDDD這是一個刺激的開端,後續比較多在談『智識』03-20 2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Fisher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不可思議傳... 後一篇:【SPRZ✞GothiC...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homas106254大家
歡迎來鹿仁的小屋看看小說創作~~~(新手請大老們手下留情qw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