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艦隊同人】風月鎮守府的日常(39)—英雄相逢不相見

作者:泫夜│2018-01-03 08:57:41│巴幣:42│人氣:1066
        「你說什麼——雷和電她們不見了?!」

        表演會場的大門口前,夢夜等人錯愕地聽著響捎來的噩耗,緊張無不形於神色。雖然表面強忍著冷靜,但響的嘴唇早已經抿得泛白,緊握的雙拳巍巍顫抖,垂下的腦袋更顯得她的失落,與擔憂;至於曉,顧不得淑女的形象,淚汪汪的眼眶泛紅,似乎早先就哭過了一場,袖口被淚水層層濡濕;當響在描述當時情況時,曉在一旁抓著她的衣角,啜泣不停。

        「我們已經………把附近………都找過………但………但還是………沒看到………」

        或許是到了極限,響的音調慢慢顫抖,愈漸嚅囁。最後,只剩下滿滿自責的眼淚。

        「沒事的,她們不會有事的。」

        趕緊跑向前,將她們摟進懷中,鳳翔溫暖的體溫將曉與響包覆,並輕輕撫著她們的肩膀,柔聲說道;在融化她們倆的心防後,緊繃後的放鬆揉雜著擔心、恐懼一俱釋放,曉與響終於放聲大哭。鳳翔平靜地安撫著她們,同時抬起頭,望向夢夜,眼神堅定十分。

        「你們有去過服務台了嗎?」

        沉思片刻,夢夜對響問道。不久,響這才努力擠出了些微嘶啞的聲音。

        「去過了………但是他們說溝通………傳達上出現問題………所以………沒有廣………播成功………」

        「然後他………他們又說會幫………幫我們注意………有沒有看到雷和………」

        至此,響已經泣不成聲,破碎的話語再也說不下去。鳳翔將她抱的更緊,輕拍著她的後腦杓,好能讓響的臉埋進她的肩頭盡情發洩。

        「提督,我們要不要取消行程去——」

        「不,沒關係。我負責去找就好。」

        打斷了鈴谷的話,夢夜態度堅決。

        「曉跟響應該還沒吃午餐,妳們先幫她們兩個買點吃的墊墊肚子。我再去服務台和他們交涉。」

        「可是——」

        「是我負責帶你們出來的,所以你們只要放手去玩,不需要煩惱這些問題。她們只是一時迷路,不會有事的。你們就安心地去看海豚表演吧!」

        夢夜拍了拍胸脯,自信笑著向眾人說道。

        「你們兩個也別哭了,我很快就會把她們帶回來。」

        將手掌放在曉與響的頭頂搓揉了幾下後,夢夜便頭也不回地跨出步伐,朝中央展館走去。

        「提督………」

        欲言又止,目送夢夜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鈴谷緩緩縮起欲伸向前挽留他的手,垂下。眾人被愁雲慘霧層層籠罩,曉與響的哭聲點綴著沉默,似乎也沒什麼看表演的心情了。

        *

        該死!

        再三確認她們看不到自己後,夢夜開始拔腿狂奔。

        原本以為小組行動不會有問題的………

        敏捷閃過一名又一名的遊客,夢夜絲毫不敢懈怠步伐,向展館內的服務台做全力衝刺。體內的血液近乎沸騰般地奔流,心臟劇烈跳動著。

        拜託………拜託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不敢做任何壞的打算,夢夜在心底苦苦祈禱著她們倆的平安。僅僅五分鐘的路程竟彷彿有幾小時之久。好不容易,當展館的影子映入眼前時,夢夜顧不得紊亂的呼吸,加速衝進了展館的大門。

        *

        「所以說為什麼不能廣播!你們的喇叭都是裝飾用的嗎?!如果她們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該怎麼辦?你們要負全責嗎!?」

        「不、不好意思!先生,請您冷靜一點。我、我們已經和相關人員聯繫上,但好像是因為一些原因,他們禁止我們播放尋人啟事………」

        對於夢夜的來勢洶洶,櫃檯小姐明顯被嚇得有些慌亂與畏縮,但還是十分盡責地向他說明了原委。想當然,夢夜是不可能接受這類說詞的。

        「相關人員?不就是廣播一下,有這麼困難?!」

        「非、非常抱歉,可是我、我們得照著SOP走………」

        「究竟是流程比較重要還是小孩子的安全比較重要?!」

        「唔………可、可是………」

        「非常抱歉造成了您的困擾。」

        正當夢夜怒不可遏、氣上心頭時,一道平靜而充滿歉意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談話。憤然轉向聲源,一名穿著園方上衣的肥碩男子,正笑咪咪地看著夢夜。

        「但是,因為事態突然,我們園方也是情非得已,還希望能求得您的諒解。」

        *

        人潮陸陸續續地湧進會場。

        在鳳翔一行人就定位後,不稍片刻,整個表演會場便已座無虛席。和熱鬧歡快的觀眾成對比,她們那一區顯得格外安靜——或者說是,憂鬱。

        「雷………電………」

        撐著膝蓋,響失神地喃喃自語。

        「嗚嗚………呣………」

        本應是曉最期待的海豚、海獅表演秀,如今卻碰上妹妹們失蹤,行蹤未卜,讓她既心神不寧,內心更是矛盾。

        輕輕將手掌放在響嬌小的背上,金剛沉默不語,僅是溫柔地摩挲;夕立和時雨坐在曉的一前一後,兩人傾靠著她,安撫,但仍不難察覺她們同為失落的情緒。其他人也都是鬱鬱寡歡。就算主持人激昂的聲音響徹全場,觀眾如雷的掌聲徘徊天空,也提不起她們游絲般的興致。

        表演,正式開始了。

        激起三尺浪,海豚從水中一躍,輕輕鬆鬆便頂到了懸在空中的大球;和訓練師巧妙地配合著,宛如變魔術般穿過訓練師手上的呼啦圈,流暢程度令人目不暇給;兩隻海豚彷彿孩子般,揮動著尾鰭,和訓練師玩著三角傳球,甚至還將球傳往觀眾席,和遊客們互動。

        「咕嗚………」

        曉似乎在忍耐著什麼,攥緊拳頭,使勁閉起眼睛。

        「曉………你想看表演也沒關係哦?司令官也說包在他身上了嘛………」

        將手放在曉的手背上,響擠出一絲疲憊的笑容,至少希望自己的姐姐能好好享受這次的表演。

        「可、可是………雷和電她們現在完全不知道在哪裡………如果她們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我、我可是你們的姐姐啊!」

        濕熱的目光投向響,曉知道自己依舊是不斷掙扎。儘管在「責任」的驅使下,她恨不得能直奔至雷和電的身邊,可是眼前的表演卻是曾讓自己興奮到睡不著的行程之一,或許,也是最後一次有機會觀看這樣的演出了。困惑縈繞在曉的眼眸,無所適從。

        「我們去找她們吧。」

        此時,面帶嚴肅的陸奧突然出聲。眾人一愣,紛紛轉向她。

        「既然擔心的無法享受表演,那就聽從自己內心的意願,去找她們吧。至於表演——雖然可惜,但總比她們真有什麼萬一時再來的後悔好。」

        「但………提督已經叫我們不需要煩惱這個問題了。如果我們擅自去找雷和電,提督會因此自責的吧………」

        鈴谷遲疑地啟唇。

        「以提督的個性,的確是有可能………」

        垂首,加賀也如此回應道。

        「提督他應該也是顧慮到我們的心情,才會這麼說的吧。」

        頓了頓,陸奧環視眾人。

        「可是,儘管如此,我們如果『開心不起來』,也就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她平靜地訴說著眾人內心深處的事實。沉默許久,瑞鶴率先開口。

        「我同意陸奧桑的想法。他應該也知道我們不可能丟下那兩個孩子不管,但他卻還是選擇自己一個人面對。你們不覺得這樣有點太………自大了嗎?」

        「瑞鶴!」

        「唔!?一、一時想不到適合的用詞嘛………」

        被鳳翔皺眉訓斥,瑞鶴怯怯地縮了一下肩膀。

        「提督給的確實不一定是我們real想要的。但是我們都擁有自主權,能夠拒絕,也有權利去決定自己想要什麼。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嗲囌。」

        靜靜聽著大家談話的金剛先是斂起眼簾,接著抬眼看向瑞鶴,最後移動的視線停留在陸奧身上。眼神沒有一絲迷惘。

        「我想提督他一定會諒解的。」

        沉默許久,在鳳翔平靜地為這談論落下註腳後,眾人的內心似乎已經醞釀了共同的決意。

        「我們去找雷和電吧。」

        「………嗯。」

        拉著曉的手站起身,響不再感到猶豫,心意已決,表情也恢復了以往的冷靜;緩緩離開座位,曉瞥了一眼正表演到高潮的舞台,貌似還有幾分留戀,但見她甩了甩頭,做深呼吸,雖然眼角仍殘留著淚珠,她還是決定以妹妹的安全為第一優先。

        至少這次的選擇,不能讓自己後悔。

        見狀,眾人們也紛紛起身。籠罩著她們的烏雲早已被撥去,取而代之的,是宛若溫煦陽光般堅毅的羈絆。精彩絕倫的表演秀不再猶疑她們的步履。當她們歉然地穿越觀眾席,緩緩移動到出口處的時候——

        「那麼,海豹們的表演就到此結束囉!大家覺得好不好看啊——!哼哼!接下來我們還特~~別準備了一個隱藏版的驚喜,大朋友小朋友們可千~~萬別急著離開哦!」

        主持人高亢的話語方畢,背景的音樂旋即被切換成柔和的曲調。

        「從前從前,有一個王子,他被囚禁在巨大的城堡中,看不見任何的自由與希望。但是,有一天,王子在好心魔法師的幫助下,逃到了一個海岸,並受到海精靈的祝福,和他命中註定的公主相遇了。今天,海精靈將為他們這對佳人再次牽線,乘著海豚而來——」

        「欸?那個是………」

        聽到童話故事而忍不住轉頭的曉,頓時呆愣地停下腳步,櫻桃般的小嘴好似忘記了如何闔上。

        「怎麼了?曉………?!」

        發覺有異的響也停下的動作,蹙著眉回首,但旋即便瞪大了眼睛,久久說不出話來。

        其他人也察覺了她們的異狀,不約而同地望向舞台——她、她們萬般擔心的雷和電,現在竟然正騎在海豚的背上!!!

        「大家可以看到,現在這一對可愛的雙胞胎海精靈正乘著海豚,載著滿滿的祝福,要將手中的定情物送往王子和公主的手中——!」

        話剛落音,穿著荷葉邊兩件式泳衣的雷和電,默契十足地將手中紅、藍兩色的海灘球往上高高一拋;緊接著,下方的海豚的頭一沉,她們瞬間俐落地滑落水中。另一方面,海豚探出精壯的尾鰭,準確地將球打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送進了一男一女的手中。觀眾們剎時爆出如雷的掌聲與驚呼。

        鎮守府的艦娘無不驚訝地目瞪口呆,漸漸也被周圍熱絡的氣氛感染,綻出笑容與掌聲。

        海豚們已經再度將雷和電頂起,將她們安穩地送上前方的小舞台。至於收到意外驚喜的女方當事人,正被觀眾們起哄著走上舞台,臉上是又羞又喜;男方沉穩地起身,英俊挺拔的他掛著一絲靦腆,小跑步地前至舞台。當他們兩人面對面時,全場觀眾倏忽安靜了下來。

        男方單膝下跪,從懷中取出了一枚方盒,舉至略高於視線,深情款款地看著女方,緩緩打開盒子。一只鑽戒靜靜地躺在盒中。

        「你——願意嫁給我嗎?」

        全場再度爆出歡呼。女方熱淚盈眶地點頭允諾,讓男方將戒指戴上自己的無名指。隨著主持人的開朗的聲音,這對未來的佳偶洋溢著幸福的笑顏,被眾人的祝福簇擁著回到了觀眾席。表演也重新回歸了秩序。是所有海豚和海豹的共同表演。

        「咦?所以………」

        「為什麼她們會在那裡………?」

        艦娘們終於是回過神,紛紛開始試圖釐清思路。

        「唉!總之嘛——簡單來說,因為那個求婚的男人突然要求一定要兩個雙胞胎參與表演,所以她們就被毫無預警地請去表演了。」

        突然,夢夜的聲音插進了她們之間,讓她們實著嚇了一跳。

        「非常抱歉造成了各位的困擾。我是這個表演處的負責人。這場誤會是因為那名先生的臨時起義,想要再新增兩名雙胞胎加入表演。我們情急之下,只好在所有館中尋求符合條件的遊客充當臨時演員。拒絕你們的廣播,原因出在我溝通上的疏失。為了避免造成那兩位小姐妹的心理壓力,我特別囑咐櫃檯人員婉拒相關的廣播,但是卻忘記和他說明原委,所以才會造成這場誤會。對於這次造成你們的困擾,我深感抱歉。」

        用手巾擦拭著額前涔涔的汗水,站在夢夜身旁的肥碩的男子跨出一步,然後不斷地哈腰致歉,幅度之大讓人不禁擔心他的腰是否經受的住考驗。夢夜在一旁嘆了口氣。

        「主任,這不是你的錯。要怪就怪我的任性吧!」

        這時,身為當事人的青年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眾人的身後。聲音平穩中帶了點歉意,面露和藹的微笑。仔細打量後會發現,他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富貴人家特有的闊氣,舉止卻又不失教養,是名溫文儒雅的青年。

        「因為是一生中只有一次的求婚,我希望可以弄得特別一點,讓我們留下美好的回憶。非常抱歉造成了你們的困擾,希望能原諒我一時的任性。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說沒關係,我會賠償你們損失的。」

        他笑得溫和而燦爛,向夢夜深深地一鞠躬。

        「這話你不應該是和我說。她們的姐姐們對於妹妹不見可是感到非常的擔心與自責,你應該是要問問他們能不能原諒你喔?」

        「唔?原來她們是四胞胎嗎?」

        青年轉頭看向曉與響,神色難掩驚奇。至於夢夜,巧妙地將話題方向引導至曉和響的身上後,他偷偷對響眨了眨眼睛。須臾間,響的眼神也閃過了一絲狡黠。

        「那麼,兩位小妹妹,請問大哥哥要怎麼補償你們才好呢?」

        走到她們面前,半蹲下來,青年微笑地詢問。

        「這個嘛………」

        就這樣,眾人第一次見識到,響用既悲傷又無辜的軟語,將青年「從容」,毫無保留地吞噬殆盡。

        *

        在旅館卸下行李與大包小包的「禮物」,夢夜一行人暫做歇息後,便往今日的最後一站——夜市。

        「沒想到你還真的是獅子大開口欸。」

        「這不是提督特別暗示的嗎?」

        「雖然的確是想交由你『處理』啦,不過你也真是毫不留情哪!」

        對於洋洋得意的響,夢夜不禁笑得苦澀。

        在那名青年詢問曉和響該如何補償她們時,因為推測他極有可能是某家企業的紈絝子弟,響便決定藉機敲上一筆,向他提出了「賠禮」的要求;但是他的口袋之深,將禮品店的東西幾乎打包過一輪後竟還是面不改色,似乎令響有些挫敗感,不斷思索著如何能關鍵打擊他的那份自信;直到響靈光乍現,向他請求「新人結婚當天,比照雷、電一樣的待遇(騎海豚登場)」時,青年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響這才心滿意足地露出勝利的微笑。

        「問題是,他真的會老實照辦嗎?」

        「我已經私下叫他把結婚當天的剪輯影片寄到鎮守府了,沒問題。」

        「………你做的還真絕啊。」

        夢夜再次苦笑了幾聲。說著說著,他們已經到達了夜市。

        「大家都是優秀的孩子——」

        「欸?等等!加賀你別鬧了!哪有人會在夜市放艦載機的啦!放下你的弓!」

        「唔………讓他們去不是更有效率嗎?」

        「你是想把整個夜市的食物全部搜刮個精光嗎!」

        連忙按下加賀甫舉起弓的手,隼鷹又氣又好笑地吐嘈道。

        「可是這樣兩個小時吃的完嗎?」

        「就算你把食物都搜刮來也是吃不完啦!」

        隼鷹一計手刀打在加賀頭上,痛得她不禁捂住頭。

        「可是………」

        「加賀桑,不可以浪費食物呦~~♡」

        「咿——!?ㄕ、是!」

        猛然挺起背脊,對於鳳翔和藹可親的「笑意」,加賀只感到不可忤逆的原始恐懼。

        「反正加賀桑也只會吃,不可能懂得夜市的精髓啦~~」

        這時,站在一旁的瑞鶴突然掩著嘴哂笑,側著瞥向加賀,挑釁意味頗為濃厚。

        「哦?連毛都還沒長出來的五航戰竟然敢這樣跟前輩挑釁?我可以認為這是在宣戰嗎?雖然你沒有任何的勝算。」

        眼神一利,瑞鶴的話語似乎踩斷了加賀的某根線,令她一反平時的態度,言語辛辣地回擊道。

        「你、你說誰的毛還沒………唔嗚、哼!有沒有勝算還得比過了才知道!我可不會輸給滿腦子只知道吃的傢伙。」

        「別把我跟五航戰相提並論。」

        她們瞪視著對方,一個瞋怒羞紅著臉,一個冷靜中帶了點嘲諷。兩人的周遭彷彿不斷地擦出火光。

        「哈哈,你們可別給攤販製造麻煩囉!」

        記取了先前的教訓,夢夜決定不干涉她們倆莫名的恩怨,但還是不忘提醒一聲。至於加賀那支憑空出現、此刻又消失的弓………還是別太追究了吧。

        「您只要擔心五航戰的就好。」

        「你………?!我絕對會贏過你!!」

        氣憤地嗔道,瑞鶴便頭也不回地走進了人潮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加賀和夢夜點頭示意後,也徐徐投身了戰場。

        「真的和每份報告的內容差不多少哪——」

        無奈地笑了笑後,夢夜轉向了其他艦娘。

        「這次大家就自由活動吧!不用特別再分組了。兩個小時後在出口集合。解散!」

        「「「是——!」」」

        振奮地應答後,大家便一哄而散;當夢夜回過神時,只剩自己一個人站在原地。

        「咦?咦!我落單了嗎?!」

        夢夜些微錯愕地張望,的確沒有看見其他艦娘的身影。原先盤算是至少北上會留下來,可是這次的結果卻完全出乎意外。

        「………算了,自己逛就自己逛吧。」

        聳了聳肩,夢夜很快便接受了現實。他先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好久沒逛夜市了哪………章魚燒?打靶?還是先去釣蝦呢?」

        邁開雀躍的步伐,夢夜完全沒有發現自己嘴角,正流溢著天真愜意的笑容。

        *

        另外一頭,瑞鶴與加賀的戰爭正如火如荼地展開。

        (1)在釣蝦的攤販前——

        「蝦子釣上來之後可以烤來吃?這裡絕對不能退讓。」

        「你………果然腦袋裡只有吃的嘛………」

        「只會耍嘴皮子的五航戰可能連安慰獎都拿不到吧?」

        「蛤?要比就來比啊!我才不會輸給你這個面癱!老闆!我要玩一次!」

        「嗯,就先釣個幾隻打打牙祭吧。」

        ………

        結算:加賀玩了八次,共釣到六隻蝦子;瑞鶴總計玩了十次,拿到了安慰獎的三隻。津津有味地吃著烤蝦,加賀從容地舔舐了上唇。

        「真是不錯呢,至少還有安慰獎。」

        「咕呣………可惡………」

        (2)在空氣槍的攤販前——

        「嗯?獎勵都是小孩子的娃娃和玩具?——沒興趣。」

        「我看你是膽小不敢應戰吧?該不會~~唉呀?是怕輸給你最瞧不起的五航戰?」

        「老闆,請把槍交出來。我得教訓教訓旁邊這位乳臭未乾的小丫頭。」

        ………

        結算:兩人比試了三場有旋轉輪盤的靶,一個靶共有三十顆氣球。加賀的成績是二八、三十、三十,瑞鶴的成績是二九、三十、二九。兩人以平手計。瑞鶴懊惱地抱頭哀怨。

        「明明只差最後一顆………嗚嗚………」

        「扣除開始時尚未習慣的失誤,之後的感覺還不錯。」

        (3)在射箭的攤販前——

        「加賀桑!我們來比這個!」

        「嗯?小孩子的弓有什麼好玩的?——噢,也對。畢竟五航戰本來就是小孩子嘛。」

        「咕!………哼!身為一名『榮耀』的一航戰,竟然會對區區『小孩子』的遊戲(射箭)退卻,真是想不到哪~~沒關係沒關係,反正誰都會有不擅長(射箭)的事情嘛~~」

        「哦——看來我這個前輩還得好好地重新『教導』一下五航戰的笨蛋,什麼叫做『尊重』啊?」

        ………

        結算:雙方共比賽了兩局,加賀以一箭之差勝利。

        「你的『心』還是不夠平靜。想要獨當一面還早得很呢。對了,根據打賭內容,今後都要稱呼我『前輩』,知道了嗎?」

        「為什麼箭會剛好插進氣球和保麗龍的中間啦——!」

        (4)在棒球九宮格的攤販前——

        「嗯………投球嗎?」

        「怎麼?加……前、前輩感興趣嗎?」

        「先試玩個一局吧。既然都來了,多嘗鮮一下也好。」

        「但是ㄐ………前輩手上的那些食物怎麼辦?」

        「輪到我玩的時候你幫我拿。」

        「欸欸欸欸?!」

        ………

        結算:兩人各玩了三局。經過老闆統計後,瑞鶴以最高分拔得頭籌,獲得一隻半個人高的泰迪熊;至於加賀,則是得到了一個海豹造型的毛帽。

        「Yes!總算拿下一場啦!看來,前輩對投球很不擅長呀~~」

        「我可不想被射箭輸給我的人這麼說。」

        「唔?!………算了,反正我贏了是事實!接下來走著瞧吧!」

        (5)在麻將賓果的攤販前——

        「這是………雀麻?」

        「招牌上面是寫——麻將賓果?」

        「感覺蠻有意思的。」

        「呃………前輩,你的錢還夠嗎?手上還有炒麵、章魚燒跟可麗餅………」

        「不夠的話可以跟你借。」

        「你說這句話時都不會感到………唉,算了………總之!這局我也要拿下了!」

        「話可先別說的太早哦。」

        ………

        結算:加賀玩三局,全敗。瑞鶴玩五局,全拿。此刻,加賀這才猛然驚覺,瑞鶴所擁有的稱號——幸運航母——可不是空穴來風。

        「嘁!恥辱………」

        「よし!二連勝!這樣就跟前輩的成績扯平啦!」

        「只是平手而已還那麼興奮,所以我才說五航戰也不過如此罷了。」

        「哼哼~~這個『前輩』的心眼可真是小咕嗚嗚嗚疼疼疼疼!?」

        「再那麼沒禮貌下次捏的就不是臉頰囉。」

        「呣………哪有直接動手的啦………」

        (6)在釣酒瓶的攤販前——

        「這個是………?」

        「要用環把酒瓶立起來?好像很難耶。」

        「獎品也跟其他攤販沒什麼兩樣。我們換個地方吧。那裡的牛排似乎不錯吃。」

        「你可別把之後兩天的錢都花在這裡啦………咦?老闆,你是認真的嗎?五次只要有一次立起來,珍藏的水果酒直接送?」

        「鎧袖一觸,這裡可不能退讓。」

        「欸?唔、我、我是不會輸的!」

        ………

        結算:瑞鶴跟加賀都玩了五次,可惜兩個人都沒有一次成功。加賀原本還想藉著瑞鶴超高幸運值奪得美酒,但這盤算也落空了。

        「不甘心………竟然落得這般田地………」

        「可惡………當老闆人開出這麼好的條件時就該懷疑的說………」

        「算了,先去買份牛排袪袪霉運吧。」

        「………咦?等等!前輩!拜託稍微節省一點啦——!」

        (7)在撈魚的攤販前——

        「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但是還沒分出勝負哪。」

        「嗯,既然如此,就用撈魚做個了結吧。」

        「撈魚嗎?可是如果真的撈到,接下來的旅途帶著會不方便吧………欸?等一下,ㄐ、前輩!這裡撈上來的魚是不能吃的哦!」

        「咦?不能吃嗎………」

        「為什麼要擺出那麼失落的表情啦!」

        「我還以為在台灣,只要是夜市裡釣到的海鮮都能吃呢………」

        「這跟日本一樣都是金魚呀!而且剛剛明明都已經吃那麼多了!」

        「對於少女來說,小吃裝在另外一個胃不是常識嗎?」

        「才沒有這種常識!」

        ………

        結算:考量到今後預算,兩人決定三次內決勝負,先撈到先贏。最後,以加賀在千鈞一髮之際,贏得了最後的勝利。挫敗的瑞鶴在一旁仰天抱頭,發出不甘心的悲鳴。

        「走吧,回去囉。」

        「咕嗚嗚………你別太囂張了!下次、下次我一定會贏過你!」

        「別難過了。因為瑞鶴,讓我第一次的夜市體驗很開心哦。」

        「………欸?加、加賀桑………」

        「而且,畢竟你是五航戰,輸給我本來就是預料之內的事情嘛。」

        「嗚啊啊啊啊啊啊!虧我剛才還稍微有點感動啊!果然——果然我最討厭你了!」

        「這是對前輩應有的態度嗎?」

        「果然我最討厭前輩啦——!」

        *

        一朵一朵撕下棉花糖,放入嘴中,一眨眼便迅速地化開。夢夜穿梭在琳琅滿目的攤販間,悠哉地準備回到集合的地點。

        開始逛夜市的途中,他先後碰上了六驅的孩子們、隼鷹和陸奧、金剛和北上,並和她們各自走了好一段路,也玩了不少令他懷念的遊戲攤販。

        「槍法好像有些生疏,回去該來複習複習了。」

        轉了轉手腕,夢夜比出了槍的姿勢,作勢朝前方開了一槍。這時,槍口的方向恰巧瞄到了某個熟悉的背影。綠色的長髮披肩,是鈴谷。

        上去打聲招呼,順道一起回去吧!

        暗自決定後,夢夜踏出步伐,逐步邁向前,接著輕輕拍了拍鈴谷的肩膀。

        「呦!玩得開心嗎?準備要回去了嗎?」

        「………咦?那個,不好意思,你可能認錯人囉?」

        ………欸?認錯?

        只見轉過頭的鈴谷面露困惑,微傾著頭,尷尬地對著夢夜蹙眉笑道。

        「欸?你不是鈴谷嗎?」

        「咦?我的確是鈴谷沒錯………我、我們有在哪見過面嗎?」

        語塞,兩人間的氣氛瞬間一僵,窒息的令人難受。

        仔細一看,眼前的鈴谷和之前的穿著的確不一樣。可是、咦?等等………如果她不是鈴谷,那鈴谷又在………唔?但她又說她是鈴谷?所以鈴谷是………欸?這究竟………

        腦袋陷入一片混亂,夢夜呆愣在原地,完全無法理解現況;眼前的鈴谷也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似乎亟欲脫身,但被叫住名字的她一時卻又想不出什麼藉口。這時——

        「嘿~~小鈴谷怎麼傻傻地站在原地咧~~我們準備要離——嗯?這位先生是?」

        彷彿看見了救星般,鈴谷趕緊三步併做兩步跑到那名青男的身旁,緊緊挽住他的手。仔細端詳,那名青男目測約比夢夜稍矮些,亮褐色的頭髮,瀏海近乎蓋住左眼,炯炯有神的眼睛,嘴角隱隱帶著些輕浮。

        「剛剛他叫住我,可是我對他並沒有任何印象。但卻他知道我的名字………」

        當鈴谷說到「名字」二字時,青年眼裡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瞇眼,細細地打量著夢夜。

         「啊、哈哈,抱歉,大概是我認錯人了。因為我認識那名少女也是留著一頭綠髮,名字剛好也叫做鈴谷。沒想到她們兩個人那麼像哪,哈哈哈!」

        回神,夢夜趕緊試圖打圓場,講著連自己也說服不了的措辭。他只能不斷乾笑著,恨不得立刻能掉頭走人。

        「你應該也是一名提督,是吧~~?」

        「欸?嗯,是這樣沒錯。」

        「哈!這樣一切就明朗啦~~」

        手掌猛然一拍,青年咧嘴笑道。

        「我們可是同業呀!失敬失敬啦~~我是歆也,目前在中部的神岡鎮守府就職,位階是中將~~」

        「我是夢夜,目前在東部的風月鎮守府就職,位階中佐。」

        聽聞對方竟是長官,夢夜趕緊挺起胸膛行禮。

        「呀~~不用在意軍方的那些規定啦!太死板了,放輕鬆放輕鬆~~」

        「呃,是………」

        緩了一口氣,夢夜忍不住沉思。眼前這名青年看起來年紀應該比自己小個一、兩歲,竟然已經當上了中將,雖然表現輕浮了些,但實力肯定不容小覷。

        「那麼~~夢夜中佐今天是跟著艦娘出來約會嗎~~?」

        歆也揶揄似地笑道。

        「呃,確切來說,是帶著鎮守府的艦娘們員工旅行吧?畢竟她們辛辛苦苦地打仗,慰勞她們是應該的。」

        「哦?該不會~~是『第十三號』的獎勵吧?一次就是全體艦娘,想不到你出手可真大方呀!」

        「過獎,該花的錢我是不會吝惜的。不過………原來歆也中將也有參加嗎?」

        沒想到他竟然馬上就猜中這趟旅遊的原因,使夢夜忍不住暗驚。

        「這是當然的啦~~!國家有難,當然得幫一把,你說是吧~~」

        勾起嘴角,歆也誇張地張開雙臂,朗聲道,笑意漸濃。但是,夢夜卻完全感覺不到他口中的那份「愛國情操」。從他那沉浸在喜悅的態度,雖然僅僅只有一瞬,但夢夜確信,他的動機——或許只是為了自我滿足而已。

        不過我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畢竟我也………

        夢夜在心底苦笑了幾聲。無意間,他瞥了一眼手錶,離預定時間只剩下三分鐘不到了。

        糟糕?!不小心拖太久了!

        「那個,不好意思佔用了你們的時間!因為我和她們約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恕我先失陪!」

        「慢走啦~~祝你跟艦娘們玩得愉快呀~~」

        和歆也點頭致意後,夢夜匆忙地隱入了人群之中。

        *

        在歆也揮別夢夜後,鈴谷身子前傾,歪著頭望向歆也。

        「看提督你的態度,難道早就認識那個人了嗎?」

        「哈哈~~算是『舊識』吧?雖然他並不認識我就是了~~」

        摩挲著下巴,歆也意味深長地微笑著,眼睛細瞇。

        「欸?那樣還算舊識嗎………所以,你們的關係是?」

        「他是大我一屆的學長。雖然我們並不曾真正意義上的碰過面呀~~」

        轉身,歆也彷彿回憶起了什麼,笑得神秘而燦爛。

        「原來是學長嗎?!可是我記得………能讓提督真正記住名字的人好像………」

        「哈哈~~!別看他現在這副模樣,在大學時,他可是曾經擁有『撕裂之槍』的稱號,還是被學校高層『關切』過的風雲人物哪~~」

        「咦咦咦咦咦咦?!完、完全看不出來………」

        吃驚地摀住嘴,鈴谷神采奕奕的眸瞪得老大。這也難怪,因為對於歆也所描繪的形象,鈴谷可是完全無法跟剛剛所見的那個人做任何一絲連結。

        「畢竟就算再兇狠的狼,被馴養之後都會乖的像條狗嘛~~」

        輕笑一聲,歆也若有所指地悠悠說道。

        「欸?馴養?這是什麼意思………?」

        無視於鈴谷好奇地追問,歆也抬頭,望向無邊的夜空。烏雲身後的月色正微微透出一點光芒。

        哼哼,真是好久不見了啊,學長~~身為逝去的傳奇,不知道今後能否有機會讓我見識——你的牙究竟是早被『她』磨平,還只是隱藏起來了哪~~?

        暗忖至此,歆也的嘴角微微漾起——那是宛如興奮與瘋狂的聚合體,慢慢陷入深不可測的漩渦。

        *
===============================
總算是完稿了……((癱軟
總計9750字。劇情的配置上……或許是因為太久沒寫,感覺節奏掌握的不是太好,尤其是到後半段夜市的部份,為了聚焦瑞加兩人,改用條列式(?)的寫法,希望不會有礙閱讀體驗ORZ
((原先明明昨晚就能發文的,但是因為手機需要重新認證,一拖便到了現在。延遲交稿三天,倉鼠感到萬分內疚((土下座
那麼讓我們回歸正題吧~~!對於雷電被拐走的橋段,如果有抓住大家的心,並在最後恍然大悟、會心一笑,那是再好不過了!((海生館的求婚總是讓人印象深刻哪ˊwˋ((咱記憶中至少碰過三次www
另外,瑞鶴和加賀的感情線又更加進了一步,可喜可賀~~((之後查過資料,發現對瑞鶴的設定需要進行微調,好險不影響劇情((這對讓人心焦的兩人組的描寫應該………沒崩吧?大概。
((最後為落單的夢夜默哀一秒
最後!夢夜的身世又藉文末帶出了一筆,而且竟然過去和歆也又過幾面之緣(?),究竟在他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之前的猜謎沒有人猜中呀~~或許對歆也的印象太少了?人家都擁有能將指尖陀螺捏碎的怪力的說?((歪頭
((之後這部寫完後,包括深海預計還有三篇外傳,感覺會變成倉鼠干……((眼神死

補上:
封面P網ID:66324839
上一章
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426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楓葉
有鈴谷有gp!(不、不是這樣!大大你聽我說!((被打

01-03 10:54

泫夜
報告!捕獲鈴谷控提督一枚,試問憲兵如何處置?((#01-03 13:51
白夜星貓✡遥月
果然六驅最棒了喵 (´∀`)♡

01-03 13:13

泫夜
白貓什麼時候要跟六驅在一起?((咦01-03 13:50
蒼~蒼鋼高雄吾之本命
「過獎,該花的錢我是不會吝惜的。不過………原來歆也中佐也有參加嗎?」->中將喔OWO

01-03 13:35

泫夜
感恩!已修正><"
職銜什麼的好難記,寫到後面就忘了前面www((喂01-03 13:49
天城家家主
「瑞賀!」這句話別有含義啊⋯⋯

01-03 19:13

泫夜
啊啊啊啊啊又有錯字啦QAQQQQQQ
((作者的筆誤無意透露出了cp((咦01-03 20:07
Gcat
看來這家的響 從某種層面上來看 比隔壁神尾家的響還可怕呢ww

03-30 21:10

泫夜
腹黑的響也是敲級可愛wwww03-30 2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jimmy8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光害》... 後一篇:【回顧】遲來的2017年...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