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五章 (上)

林賾流 | 2024-05-22 02:50:06 | 巴幣 202 | 人氣 521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這是徐夜柏被通知代孕實驗出意外後的第一個好覺,僅是中間起來喝水上個廁所,回到床上繼續昏沉睡去,早上甦醒後感覺頭腦大幅充電,視野清晰,比平常還要清醒,而非就算睡著還是一再累積疲勞。
 
說起來打從車禍肇事後他就沒有過真正放鬆的睡眠,本以為實驗生變的第三晚,來到首都的瑞梅克住處會難以入睡,不知累過頭還是有大人物兜底的安心,也可能是戶外可怕零下低溫對比出避難所溫暖可靠,徐夜柏全身關節都散開來了,床墊無比綿軟,他在羽絨被裡連姿勢都沒換,就這樣睡到手機鬧鈴聲響起。
 
瑞梅克遵守約定給了徐夜柏想要的房間條件,兩間客房都加裝只能從內側打開的防盜鎖,昨晚兩人互道晚安後徐夜柏率先回客房,料想情報局長沒那麼早睡。瑞梅克沒規定徐夜柏該做什麼,昨晚睡前徐夜柏詢問他的上班時間,打算翌日送他上班盡了客人的禮貌,簡單弄個早餐,補充完營養再看要發呆或睡回籠覺。
 
無論心情再怎麼糟糕,他都必須吃也必須睡,這是他對小租戶的承諾,他會盡力創造能讓彼此活下來的條件。
 
肩膀腰部痠痛已經是徐夜柏的老朋友,他很清楚這是大腦休息夠了,身體還沒有的警訊。
 
徐夜柏在被子裡伸展手腳,代孕後運動量減少,加上不適應大力輸出的空調暖氣,感到燥熱之外身體還有些僵硬。
 
無論如何,狀態比昨天好多了,資訊素壓制的影響已經消失,小客房沒有洗手間,徐夜柏穿上長襬晨褸,來到獨立浴室洗漱,發現餐桌上已經擺了培根煎蛋和切好的水果,穿好西裝的瑞梅克正坐著喝咖啡並對他招手。
 
「早安。你會料理?」徐夜柏順口找了話題。
 
「軍隊是訓練一個人獨立生活的地方,我好歹混到少校退伍,食材和廚房就在旁邊還做不出能吃的東西,老早就死在任務裡了,從打針插管到縫合截肢,各種狀況我都遇過,以前待過的單位每個人都要學戰傷救護,現場連醫療兵都缺哪來的廚師?」瑞梅克自豪地說。
 
「看得出你多才多藝。謝謝,早餐令人食指大動。」徐夜柏在金髮Alpha面前坐下,發現自己的飲料是杯熱牛奶。
 
「如果你今天回家時間不會太晚,晚餐換我準備,一起吃?」徐夜柏有來有往提議。
 
「沒有臨時行程的話應該不影響正常下班時間,我會好好期待。」瑞梅克凝視著徐夜柏一口口吃下他準備的食物,這幅畫面確實讓人心情變好。
 
「什麼時候高級官員又要打領帶了?」徐夜柏吃到一半才想起留意情報局長上班裝束,發現和他前兩天差不多,都是西裝領帶,原來真的是按外勤標準穿。
 
這屆總理是女性Alpha,公開場合輪著使用國內各城市特色飾品,愛國主義相當強烈,唯獨沒打過領帶,大概是本土代表性不足。
 
徐夜柏只對總理多樣化著裝風格記憶深刻,比起Alpha,西裝在古代歷史上只是代表「男性」,大多數官員仍偏好更能彰顯他們第一性別的服飾,可能是配戴某種地外純種信物或通過成年禮和特殊考驗才能穿戴的勇士裝扮,另外則是出自名牌設計師之手的正式公務服裝,更偏Alpha或Omega流行風格。
 
「每隔半世紀一次的復古流行。非強制性穿著,我也不討厭,比長袍方便活動。」
 
AO權貴名流追求個性化,除了軍禮服和傳統服飾,造型太接近都算撞衫,至於相對少數的Beta高層則是西裝領帶禮帽這種定期古典復甦的元凶,不限男女都喜歡這麼穿。
 
最近穿西裝的人不少,瑞梅克總是能憑一己之力掀起新風潮。
 
「領帶是很好用的工具。不管是拿來綁住失控的Alpha嘴巴或反捆雙手,沒領帶的話我只好把對方關節卸掉了。」情報局長補充生活小知識。
 
「撕對方的衣服或用皮帶當綑綁用具不就好了。」徐夜柏插起一塊煎蛋放進嘴裡。
 
「現在繫皮帶的人不多,另外也要看哪種皮,衣服料子不紮實,捆不住Alpha,我只準備一副強化鐐銬在身上備用,往往拿來銬腳目標比較不容易跑掉,受過訓練的專家銬著雙手照樣能殺人打鬥,只銬一隻手也很難找到適當固定物,金屬欄杆和水龍頭鎖不住失控的Alpha。」瑞梅克口吻經驗老道。「有的Alpha牙齒硬度較特殊,連警用手銬都能咬斷,反手鎖背後也可能自卸關節逃脫,但銬住雙腳嘛,他們往往柔軟度沒那麼好,搆不著。」
 
領帶就扯不斷?徐夜柏一邊咀嚼,用叉子比了比自身胸口示意。
 
「我的領帶只有自己扯得斷,家族裡有服裝設計師能幫我特製武器級衣飾。」瑞梅克會意,拎起他那條深紅近墨的領帶表示,配上黑襯衫和暖灰色西裝相當騷包。
 
「那要怎麼移動固定好的目標?」前小說編輯與情報局長的早餐閒聊就是這樣樸實無華。
 
「打暈拖著走就好,大家都這樣做。」
 
徐夜柏後悔他為何要問Alpha這種蠢問題。
 
「我請麗塔女士明天近午再過來,也會事先交代有親戚入住,讓她配合你的需求。原本一週一次的家事服務改成兩天一次,你想打聽社區或首都的事可以問她,某種意義上麗塔女士比我知道得多,清楚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她的答案如果讓你不滿意再問我。」瑞梅克說完,如預期中看見Beta青年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
 
「我認為你今天應該想一個人待著,在我上班時間獨佔這間公寓。」
 
「猜對了。」徐夜柏至少還能自我催眠一天,他只是來首都度假住高級旅館。
 
「我不在家時別隨便開窗開門,最近時局比較敏感,十一樓高度對入侵者缺乏嚇阻力,這是你獨處的條件,和護衛在一起就沒關係,他們會幫你擋子彈和刀劍牙齒。」
 
「還是算了,我暫時不想出門或讓你的護衛進屋。」這麼貴的地段加高級公寓,窗戶和溫室陽台竟然只能當裝飾品?徐夜柏無比惋惜,但身體很誠實地點頭。現在外面那麼冷,他不能吹風感冒,本來想穿厚點再呼吸新鮮空氣的念頭暫時沒了。
 
瑞梅克離開後,徐夜柏看了一會兒新聞消食,很快身體再度變得沉重,他刷完牙重新鑽回被窩裡冬眠。
 
※※※
 
徐夜柏入住一週來,瑞梅克每天早出晚歸,有時如先前所說,索性不回家過夜,徐夜柏猜情報局長還在忙著調查代孕實驗,善後方式包括重組實驗團隊,輔導受害精主和代孕者和平協商解決後代問題。
 
這個糟糕實驗沒曝光就算了,被國家情報局抓現行,肯定少不了對原實驗團隊成員和幕後策劃出力者的調查緝捕,瑞梅克居然沒能結案,意味著種種疑點可能超過情報局能任意插手的程度,至少不是短時間能解決的麻煩。
 
關於王牌家事服務員麗塔女士,兩人按約定服務時段見了兩次面,因徐夜柏已將住處收拾乾淨,麗塔女士只好陪徐夜柏聊天,勉強挑些小事做,兩名Beta相處愉快,如瑞梅克事先提示,麗塔女士相當體貼配合客戶,並非一味諂媚討好。
 
徐夜柏不主動提起,麗塔女士當然不會探問客戶隱私,徐夜柏對她如何在首都起步的經歷感興趣,話題完全圍繞著家事服務員也打發不少時間,知道麗塔女士已經九十歲時,徐夜柏有些吃驚。
 
他讚美輝鵲家族的家庭醫師瑪麗安看起來年輕並非客套話,當Beta自然壽命已經達到一百五十歲,Alpha和Omeg甚至能破兩百年時,青壯年幾乎看不出差別,工作年齡尤其在政治界被拉得特別長,更顯得瑞梅克的存在橫空出世之誇張。
 
瑞梅克的父親已經超過百歲了(徐夜柏同樣沒記住國防參謀首長的精確年齡),因此他從瑪麗安與瑞梅克父母的交情推估她進入中年順理成章。就外表來看,將瑪麗安和瑞梅克當成年齡相差較大的姊弟也說得過去,新聞上的瑞梅克父母同樣如此,注重健康鍛鍊並享受充足醫療資源的人不分性別都會顯得更年輕。
 
但AO平均壽命和Beta差不多,顯然這兩類優勢族群很少自然死亡,話說回來,棺材裝死人不是老人,他的父母已經充分示範這一點,徐夜柏現在也在找死的路上。
 
不知麗塔女士歲數時,還以為對方和他去世的父母年紀差不多,沒想到已經是祖母輩。
 
第三次和麗塔女士見面時,徐夜柏索性請她帶自己去社區超市採購,順便調了個護衛在結帳時出面幫忙拎購物袋,反正徐夜柏已經知道護衛們就住在隔壁閒置戶裡,都是瑞梅克的房產。
 
徐夜柏用瑞梅克身分卡替麗塔女士購買的物品結帳,小小請了次客,兩人在社區超市門口微笑道別。
 
徐夜柏決定是時候和瑞梅克溝通家事服務員的問題。
 
當天等情報局長下班回家,兩人吃完晚餐,徐夜柏泡了茶,招呼瑞梅克坐下長談。
 
「麗塔女士很好,但小租戶好像喜歡隱密巢穴,每次麗塔女士出現肚子都會微微緊繃。和你獨處時從未產生這種反應,理論上你應該比麗塔女士更讓我防備,客觀來看我還挺喜歡她的。加上我也會打掃環境,麗塔女士歎氣說沒啥可做讓她有些尷尬,我只好請她料理主餐、點心和各種能冷藏一週的小菜,消耗新鮮食材,這部分小租戶倒沒抗議。」
 
「意思是陌生住處、我和麗塔女士三者比較,你只對麗塔女士感到緊張?」金髮Alpha翹起二郎腿,一手搭在沙發椅背上。
 
「我想是受小租戶和你的資訊素影響,將這裡當成巢穴,你是保護者,麗塔女士很遺憾地被我當成外來者。Omega懷孕知識裡提到護巢反應,沒說Beta不會產生類似心理變化。我查了網路討論,確實這類情況不算罕見。」徐夜柏發揮Beta實事求是的天性坦白分析。
 
「我可愛的小鳥兒這麼快就產生護巢反應了?真是驚喜。」瑞梅克說。
 
徐夜柏翻了個白眼。
 
「一個Beta懷孕時刻意接受A或O資訊素然後足月生產的公開例子太罕見了,只能說因人而異,通常Beta只要生活物資充足可以在單親狀態下穩定待產,不用非得伴侶在旁,Beta對象是比較普通的Alpha或Omega,偶然懷孕成功,好像也沒那麼大風險,不然出版業肯定會拿來當虐戀題材。」至少從小到大徐夜柏從來沒有AB戀就會懷孕死人的印象,都談戀愛了總是有懷孕可能。他記得六種性別都能互相交往,頂多是生不生得出來的差別。
 
或許,低風險前提來自胎兒有血緣關係,加上已經提前適應伴侶的資訊素,像他這樣一股腦兒衝進風暴裡的Beta代孕者風險的確挺高的。徐夜柏反省。
 
既然Beta人口最多,以Beta為主角的作品當然不會少。可惜徐夜柏發現只要是文化消費商品,無論小說遊戲還是電影主角,每種性別包括Alpha男女在內,精子和孕囊都具備天生神力,無法用常識看待。
 
「問題包括我在內這批精子都來自很不普通的Alpha,Omega那邊我想也很難將就,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實驗機會,肯定會追求最優秀的配種組合。」瑞梅克抱胸道。
 
「你這麼說彷彿還不知道負責受精的Omega們身分下落,表示軍方那邊問題很大。其實我沒興趣八卦,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知道小租戶生父是誰,那時心理壓力比現在小多了。」徐夜柏本來只是隨口一猜,瑞梅克不說話,那雙紫眸沉沉看著他,徐夜柏不由得挺直腰。
 
「不會吧?一個都沒有?找不到你的配種者就算了,其他胚胎的另一半Omega呢?」徐夜柏還以為傳說中的輝鵲家族無所不能,哪怕情報局團隊一時查不出來,作為家族繼承人,瑞梅克理論上也應該會動用私人力量追究到底。
 
「這場代孕實驗或許比你我預期得都要危險,你揣著的小租戶不只是我的珍貴後代,也是重要證物,我不想說得太恐怖,但代孕者們體內胚胎是目前僅存能比對另一半Omega身分基因的線索,假設我們還能找到需要比對的檢體。」瑞梅克暗示著他認為那些Omega處境相當不妙。
 
「都還不確定這批代孕實驗能否成功生下孩子,就毀掉足以跟你的精子配對的Omega,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徐夜柏按著臉問。
 
「實驗曝光了,沒有下一次。犯人為了斷尾求生什麼都做得出來。」瑞梅克的話滲著些許寒意。
 
「能違規開啟國家精子庫最高權限製造實驗胚胎的團隊,怎會連找來的Omega來歷現況都搞不清楚,有你審不出來的對象?那個,別誤會,我不是想追根究柢,這個話題太讓人好奇,要不是我也牽扯在內,當成都市傳說聽會更愉快。」徐夜柏有點頭痛,往熱紅茶裡倒了更多牛奶,舉杯灌下一大口。
 
「別把情報局想得無所不能,我們永遠人手不足!調查局和警察系統裡軍方背景的人太多,且這次涉及高度機密無法讓其他機關協同辦案。關於口供部分,第一,死人不會說話,第二,瘋子說的話不可靠,第三,總是有比受情報局拷問更可怕的理由讓被逮到的嫌疑犯致力於達到前兩者狀態。另外敵人就藏在政府高層內部,參與的Omega身分可能超乎想像,甚至非本國人,一不小心就會導致調查被叫停。順帶一提,我只要離開情報局隨身護衛一律自備,替納稅義務人省錢。」瑞梅克聳肩。
 
徐夜柏皺眉,下意識將雙手放在小腹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