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七章 (中)

林賾流 | 2024-05-30 02:27:01 | 巴幣 102 | 人氣 430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不知不覺已經代孕將滿三個月了……徐夜柏很想這麼說,可惜他每天都很有感,掰著手指盯月曆,最常數的就是剩幾天產檢,再多久瑪麗安醫師要到府問診,天曉得徐夜柏從小到大最討厭看醫生,但他這個代孕的人比任何懷孕BO都要頻繁就醫。
 
讓徐夜柏最驚訝的是,瑞梅克竟然守住了不讓他感冒的承諾,哪怕在南方濱海城市迪安圖斯或四季如夏的蔓島,徐夜柏降溫時沒有不感冒的,只是次數和嚴重程度差別。
 
瑞梅克認為孕吐加上重感冒,小Beta可能會完蛋,徐夜柏也有同感,才會一到首都就如臨大敵,兩人同居伊始,瑞梅克對給予親源資訊素非常謹慎且微量,正是考量北方首都已經是專剋徐瑞柏的地方,不敢急就章害他的身體更加虛弱。
 
要求一個普通Beta同時挑戰適應新環境、Alpha資訊素和代孕胚胎,這不是能靠樂觀運氣拚勝率的情況,瑞梅克一開始才會綿密地摻與徐夜柏早晚餐,從監視影片固然能了解徐夜柏飲食情況,卻比不上胚胎生父在場的參與感更能提高士氣。
 
從軍校一路往上歷練的瑞梅克相當理解人類這種「不能只有我吃大便」的複雜心理,反向操作容易建立患難與共交情,正是專攻人性弱點。當徐夜柏撐不下去時,為了有效成為小Beta精神支柱,瑞梅克需要掌握徐夜柏的感情與信任,想達成目的就得把自己放上天秤。
 
日理萬機的情報局長還盡可能天天回家過夜,將徐夜柏睡眠情況納入身體感測範圍,不計成本累積相處時間,這是短期堆疊信任籌碼最快的手段。
 
對情報局長種種心機,徐夜柏並非看不出來,瑞梅克其實沒刻意隱瞞,不管表現合不合理就是要爭取徐夜柏好感依賴方便做事,徐夜柏更驚歎瑞梅克願意且確實做到的態度,因為那句「主觀願意配合,客觀可能無法辦到」的事前表態,瑞梅克便擔起客觀能控制的一切輔助,這份能耐並未辜負他的名氣與地位。
 
白天散步挑戰進行得很順利,徐夜柏遇到幾次落雪時還特別興奮地加長散步時間,這段期間他不僅經常去超市,逛了幾趟藥局,甚至發現一整棟社區居民公共娛樂館。
 
從頂樓的溫室種植樂到地下一樓溫水游泳池,中間各種平價付費娛樂措施,抽號排隊預約時段沒有特權,基本選項如租借棋桌、牌桌、撞球檯和午茶座位等,連料理練習區都有,讓徐夜柏後悔沒早點走出公寓。
 
徐夜柏和自動換上便服的護衛一起進場後,上下逛了一圈,娛樂館裡的社區居民無人主動探問或投以好奇目光,讓徐夜柏想到古老推理小說裡的紳士俱樂部,規定入內不准交談打擾他人,一群男人擠在一起各自看書讀報。娛樂館沒做到這麼絕,能看出幾組兩人搭檔和三至四人的固定小圈圈,比起性別更多是用興趣分群,部分運動遊戲需要隊友對手,自得其樂的氛圍令人印象深刻。
 
當然還有徐夜柏最喜歡的圖書館了,典雅建築物跟自營咖啡店結合,居民不分年齡借了書後就近在咖啡店點杯飲料閱讀,對編輯出身的徐夜柏不啻人間仙境。藏書由居民喜好採購捐贈而來,瑞梅克不但在贈書人名單裡,還登上排行榜了。
 
現在經常出門被首都冬季考驗的徐夜柏,回瑞梅克住處必先沖熱水澡,感到腦門發熱就立刻補充水分和睡眠,每次硬著頭皮邁向室外,都感覺比上回輕鬆了點。
 
小而質精的圖書館大大提升徐夜柏外出意願,他已經考慮哪怕天氣惡劣也要到社區圖書館消磨時間,反正就在二十分鐘不到的步行距離,還是徐夜柏刻意放慢走路速度耗費的時長,室內暖氣充足,圖書館還有自助吧檯,萬一咖啡店關門也不愁沒簡單熱飲點心補充能量。
 
徐夜柏去過圖書館幾次,很快和裡面一位叫海因里希的中年長髮Omega義工管理員混熟。對方同樣出身平凡,靠著積少成多的資產加上社區五十年前剛建立時房價沒那麼高,成為第一批社區住戶。當時公共設施水準服務不如今日,住戶平均地位尚未高不可攀,記者出身的Omega投資目光精準。
 
話說回來,五十年足夠一個軍校畢業生當上將領,或者一對年輕中產伴侶其中一方在政壇奮鬥出成果了。
 
海因里希一百五十七歲,以孀居Omega來說不常見的高齡,儘管AO要過一百八十歲才會被算入老年,實際狀況除非和終身標記伴侶感情穩定加上刻意避險生活,AO很少活到老年甚至自然壽終。
 
Alpha的資訊素不僅催促他們追求Omega並標記佔有,也讓他們離開Omega身邊冒險犯難挑戰更高成就,中間若有差錯便是兩敗俱傷,難怪網路上經常流傳已婚Omega說要挖了渣A性腺做成各種料理的恐怖發言,Omega們對伴侶不安於室的厭惡度僅次於出軌,出軌則是採收下面那根黃瓜切片涼拌。
 
一百五十歲是Beta自然壽命天花板,徐夜柏由衷產生敬意,同時將海因里希先生當成一部首都活歷史,預備日後討教八卦。
 
儘管Beta的自然壽命足足落後AO超過半個世紀,平均壽命僅有一百四十歲,和古地球人相差不大,但新人類Beta特殊之處,在於他們幾乎可說沒有中老年,成長狀態和AO差不多,由此來看Beta還是有外星人的一面。
 
往壞處想,就是勞動到死。理論上存夠本錢隨時可以退休,可惜成也Beta敗也Beta,習慣大半輩子的生活模式很難改,除非有伴侶強制矯正,單身Beta到老--忘了現實裡沒這個說法--到死前都努力用工作供養興趣,享受一個人的狂歡,時候差不多安排好後事,哪天忽然熄燈便結束了。
 
和AO不同,Beta們大多能活到接近自然壽命極限,雖說他的父母嚴重低於平均值,天有不測風雲。
 
徐夜柏換個角度觀察,以海因里希先生平淡養生的作息和深厚學養來看又不奇怪了,Omega上年紀後資訊素不再活躍,假若能挺過喪偶衝擊,安排好自身生活,理想境界大概就是像海因里希先生那般怡然自得。或許真相不是外人眼中的那麼怡然,從海因里希先生對圖書館義工工作投注大量時間心力便能看出端倪,就得這樣努力才能活下來,可說是拉高Omega平均壽命的功臣之一。
 
在睡眠暨熟悉資訊素問題上,破罐破摔的徐夜柏發現和非常佔床上空間的金髮Alpha同睡始終微微不舒服,入睡後卻比以往睡得更沉更久,瑞梅克的資訊素是什麼麻醉藥嗎?總之兩天一次同床的防線沒被突破,證明目前實驗確實有效。
 
瑞梅克在床上很守規矩,至少徐夜柏抓不到把柄,儘管徐夜柏沒自戀到在瑞梅克旁邊擔心自己的貞操,但他已經夠累了討厭再被當成玩具,而瑞梅克現在就得顧著他的感受,懷孕的人脾氣真的會變不好。
 
又是預備出門的一天,將代孕當成編輯工作的話,徐夜柏已經進入挑戰模式。
 
他也正在對小租戶的生命進行編輯吧?徐夜柏不是創作者,無法決定故事結局,現在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主動退稿,或者堅持等待,等待自然發展的結果,瑞梅克的意志不變,也可能是情報局長臨時變卦,在調查代孕實驗過程發現更多負面證據,放棄這個尚未誕生的後代。
 
天氣預報顯示再過幾個小時將從陰轉雪,氣溫掉到零下五度,可能發冰雨警報。他有點習慣這種酷寒了,再怎樣都喜歡不起來,幸虧不像剛到首都時那麼害怕,瑞梅克給他買了個冬季外出神器白金懷爐,還說這種古老設計可以再戰五百年,燃料已改良成無色無味或能挑選自己喜好的香氣。
 
出門必帶傘和護耳毛帽的徐夜柏沒打算在室外停留到天氣變壞,住在高級社區好處是,就算他臨時改變心意,社區裡有許多商家和公共設施充當庇護處消磨時間,瑞梅克挑住處眼光確實一流。
 
先前發願要外出散步鍛練體能,適應首都氣候,徐夜柏不至於硬核到衝刺完一圈直接躲回住處,他會找處有暖氣的地方休息一會兒再帶點戰利品回去。
 
踏在冰冷堅硬的石磚步道上,徐夜柏還未決定今天散步的目的地,大腦放空無所事事閒晃,過去夢寐以求的狀態如今不小心達成沒啥好嫌棄,順便體驗曾經YY過的白雪紛飛場景,戶外浪漫感僅僅持續十秒鐘,若能在暖氣室內隔著玻璃窗看雪倒是還不錯。
 
總會走到想就近找地方避寒休息的時候,正當徐夜柏準備將閒晃定義發揮到極致,手機鈴聲驀然響起。
 
徐夜柏拿起手機,來電號碼沒印象,名字倒是記得,徐夜柏就職過的上一間出版社前同事,公司倒閉前比他早離職,屬於員工逃亡潮第一個智者,徐夜柏因為良心作祟勉強留下來幫合約作者收尾,成了墊底的那幾個倒楣鬼,最後也沒拿到加班費和遣散費。
 
編輯們都是透過網路聯繫,手機號碼只是以防萬一存著,輕微近視的徐夜柏盡可能避免用手機工作,編輯已經夠爆肝,至少要用大螢幕保護雙眼。
 
最後一次對話至少是三年前了,還是用通訊軟體,前同事向他打聽公司最新八卦,兩人順便憤怒地抱怨一番沒天良的老闆,從入職到分道揚鑣,沒一次用手機通訊過。
 
是改行當保險推銷員還是搞直銷?若要對過去的老同事下手,應該從同行和創作圈子裡知道徐夜柏闖禍了,不但沒錢還倒欠一屁股債,除此之外徐夜柏想不出前同事忽然用手機聯繫他的理由。
 
「哈囉?」
 
「Ash!換新工作還習慣嗎?最近幾天怎都不接電話?」一道沙啞男聲立刻回應。
 
徐夜柏是失業四個月,而且他們從來沒聊過電話,這傢伙喝醉了還是玩國王遊戲被處罰?倒是叫對他的名字。
 
「我最近比較忙,吉米,你還好吧?」徐夜柏問。如果是玩遊戲輸了被逼打惡作劇電話,徐夜柏就發發善心幫他混過關好了。
 
「你還記得我們以前忙新書參展時只能睡倉庫,都『外帶大披薩』打發晚餐嗎?這裡的派對料理比那個棒多了!你一定喜歡!」
 
他在說啥?這傢伙每次都用照顧生病老母親當理由請假無法出差在外過夜,根本沒到過書展現場吧?徐夜柏正要吐槽,靈光一現,想起某個古老都市傳說,仔細聽來,前同事音調歡快得不正常。「你在哪?」
 
「外帶披薩」曾經是古地球人家暴受害者向警方求救的暗號,因為施暴者就在旁邊監視無法坦言,於是某個創意人士發起以「外帶披薩」這句暗號報警自救的運動,後來真的也有人用這種辦法求救成功。
 
只有啥領域都碰的娛樂小說編輯和犯罪學者才知道的冷門典故,徐夜柏大學期末考時,全班唯獨他答對這題,老教授還誇了他一番,徐夜柏印象深刻,那是他這輩子少有的高光時刻,雖然挺彆扭,但也有點爽。
 
第二次碰到訂披薩典故是他和前同事共事時,對方負責的愛情小說剛好是刑偵題材,找徐夜柏當顧問。
 
而且是「大」披薩,麻煩應該不小,才會求援到離職三年毫無聯絡的不熟前同事手機號碼,這得有多絕望?無論如何,暗號表示對方處於即刻人身危險和暴力威脅中,這點無庸置疑。
 
「『極樂鳥』私人俱樂部,你聽過嗎?在首都……」對方不由分說報出一串地址。
 
吉米這傢伙應該知道徐夜柏是最不可能出現在首都的舊識,雖然他現在偏偏就住在達利安城沒錯,這是叫他協助報警的意思?周圍沒路人或員工偷偷幫忙撥110嗎?一個Beta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做啥?
 
「沒聽過。」徐夜柏爽快回答,坦蕩蕩地問下去。「你知道我從來不去那些地方,怎麼了?」
 
「我和人約在這裡慶生,臨時有幾個不能到場,想問你能不能帶單身朋友來助陣?最好有Omega,不想讓我們這邊的O落單。」吉米語氣輕快地問。
 
嗚哇,典型小說設局台詞,果然是同行,到底多怕他聽不懂?另外大白天慶生?都不用工作了嗎?邏輯需要搶救一下。
 
「是是,我當然還有和大學社花保持聯繫,不確定她能不能一起去,單身Omega外出總是不太方便。多帶幾個朋友護駕?好啦!我幫你問問。」徐夜柏若無其事對話,同時對空氣輕輕招手,立刻有個穿黑西裝的女性Alpha自視線死角走來,站在徐夜柏面前,右手置於腰後微微躬身。
 
徐夜柏向護衛代表比了個打手機的手勢,對方會意,立刻聯絡頂頭上司。
 
「我直接約人到你說的那間俱樂部好了,你問得這麼突然,晚點天氣變壞路面結冰回家不方便,如果不是你要請客的地方聽起來還不錯,我才懶得去,總之先過去,能來的人就到那邊碰頭,我不需要一一向你報告誰不能來吧?」徐夜柏行雲流水應道。
 
「你……你真的要來?」對面聲音有些發顫。
 
「廢話,我排休沒事幹,首都開銷太誇張了,蹭頓飯也好。你那個朋友是做什麼的?很有錢嗎?不認識的人去幫忙慶生會不會給人家添麻煩?」徐夜柏問。
 
「……媒體業,喜歡人多熱鬧,就是想多認識新朋友才叫我補人。」吉米停頓了片刻像是在等旁邊示意,小心翼翼回答。
 
「了解,我馬上打車過去,記得出來帶我,那些私人俱樂部之類的地方應該有看門保鑣吧?反正我不太懂。」徐夜柏留了個心眼,要是能在門口把這個前同事直接綁走省事很多,但應該不會那麼順利。
 
「好的,Ash,路上小心。」對方掛斷電話。
 
不到兩秒換成瑞梅克來電,徐夜柏迫不及待接起。
 
「希望沒打斷你的重要會議或其他要緊事,瑞梅克,別說你沒監聽我的通訊,情況你應該清楚了,認識的人可能遇到危險,報警行得通嗎?」
 
「地點是極樂鳥高級私人俱樂部,報警用處不大,運氣好能解一時之危,離開現場後能否看到明天的太陽就不一定了。」
 
「果然是這樣,吉米--他本名太長了我沒去記,手機號碼沒換,應該能查到個人資料。」徐夜柏現在無比感謝通用名綁定一切本名最新資料的德政。
 
「我的副官已經查到了,那位吉米先生在『極樂鳥』當後場清潔人員,不屬於該俱樂部客群階層,那裡二十四小時營業,白天是VIP預約時段,包場是真的。」瑞梅克說。
 
意思是吉米惹到大人物?但在瑞梅克眼裡,能包場私人俱樂部的魚和微生物應該差不多。
 
「我可以過去嗎?還是只能拜託你?」徐夜柏單刀直入問。
 
「對我來說不構成威脅,你當然可以帶著我的人去探望你朋友。能善了最好,不能就報我的名字,按我們約好的說法,你是被我監護的親戚,對方不信的話,我的護衛們會讓他相信。」
 
徐夜柏立刻從情報局長回答裡過濾出實用資訊:護衛可以揍的角色等級,算是還好。
 
「你敢讓我去冒險?」
 
「親愛的Ash,你把這種程度的招呼當作『冒險』,顯然你對輝鵲這個名號真的不熟。我只是為了照顧你的心情,別影響今晚食慾和睡眠,去吧!」
 
「好,謝謝你,瑞梅克。」徐夜柏俐落結束這段簡短通訊,同時另一名護衛已經將保姆車開過來。
 
愉快的散步化為泡影,救人壓力不是重點,問題在於得搭車,而他擅長暈車,徐夜柏心情立刻像此刻頭頂天空一樣陰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