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五章 (下)

林賾流 | 2024-05-24 01:52:22 | 巴幣 2 | 人氣 546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枕頭半蓋在黑褐髮青年側臉上,身上裹著棉被,只露出口鼻方便呼吸,徐夜柏宛若半埋在沙裡的文蛤,竭盡全力不讓敵人發現自己。
 
金髮Alpha拿開徐夜柏枕頭呼喚:「醒醒,Ash,只是作夢,沒事了。」
 
Beta深陷夢境,對瑞梅克溫柔的喚醒毫無反應,瀏海被汗水沾濕了,在額頭上畫出混亂線條,瑞梅克只好將他的上半身攬入懷中輕輕搖晃,他這輩子還沒安撫過作噩夢的人,只好模仿之前作客時看見長官女兒哄玩偶的模樣。
 
臨機應變是瑞梅克的長處,他已經感覺徐夜柏就要醒了,只是不想貿然驚嚇對方。
 
「瑞……梅克?嗯……不是甜的……」徐夜柏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你在幹嘛?」
 
「我感覺到你的求救,趕緊衝進來。」正確來說是模糊的嗚嗚聲,不過瑞梅克認為自己也沒說錯,雖然他是先聞到徐瑞柏的資訊素不對勁。
 
「為什麼抱我?」徐夜柏理智漸漸回籠。
 
「你叫不醒,我試著晃晃你,再不行我就要把你抱到浴室用冷水刺激。」
 
「怎麼不是給我一條濕毛巾?」Beta反射性質詢讓瑞梅克真想拍案叫絕。
 
「那樣太不紳士了,我們得盡量增加肢體接觸,有理由和情境不是更好嗎?我想盡量善用時機自然地進行訓練,再偷渡一點資訊素,你還沒睡醒時說不定比較不敏感。」瑞梅克大方招供。
 
睡前必上鎖並檢查門窗三次的徐夜柏很自然望向房門,防盜鎖像是紙糊般直接斷開。
 
「抱歉,我晚點再找人裝新鎖,這次裝三道。」金髮Alpha感受到Beta青年無聲目光譴責。
 
「沒關係,我早就知道那個擋不住你,就是以防萬一比如防盜系統被入侵破壞或更多意外狀況,比如瘟疫爆發同棟住戶變喪屍之類,針對普通敵人拖延時間,總之求個心安。」徐夜柏睜著死魚眼生無可戀。
 
「夢到什麼可怕怪物?說出來會好過些。」瑞梅克感受到徐瑞柏微弱的掙扎示意,從善如流放開他。
 
徐立柏搓了搓臉以求更加清醒,奈何剛剛那個噩夢餘韻過強,他可能睡得太沉沒換姿勢,此刻全身僵硬沉重。「又在爆肝上班,我變成Alpha,大家不合理地面對面坐同一張桌子開會,我忽然來發情期,在場都是Omega,包括那個討厭的禿頭總編,滿屋子甜甜資訊素。沒人帶鯡魚泥和報警,我好絕望!」
 
「聽起來確實恐怖,所以夢裡進行到哪一步?」瑞梅克保持無懈可擊的撲克臉安慰對方,現在笑出來可不止哈哈兩聲,而且小鳥兒會很生氣。
 
「沒有你期待的糟糕劇情!我剛要失控就被你叫醒了。」徐夜柏用力瞪他。
 
「怎麼可能?發情中的Alpha行動速度很快。」情報局長實事求是質疑。
 
「那是一個漫長又枯燥還不斷跳針的檢討會議。」
 
瑞梅克感慨道:「看來你怨念很大啊!」
 
「相同工作做久了總是會有某種程度的創傷後遺症。」徐夜柏隨口回答。
 
「你昨天才在我安排的醫院做完第三次產檢,從檢查完就很沒精神,壓力大做噩夢?」
 
「可能吧?」意識還有些迷亂的徐夜柏順著他的話虛應。
 
「懷孕七週,胎兒和孕體都沒什麼大問題,只是你的健康數值略往下掉,另外出現貧血徵兆,我曾考慮過將產檢拉到三週一次,身體常規檢查和血液檢查採樣瑪麗安醫師能在家幫你做,也有只能到醫院做的胎兒攝影和全身掃描,以及其他你所謂的自費黑科技。」瑞梅克順著話題談起產檢結果。
 
「所以不是三週才去一次醫院?」徐夜柏從情報局長遺憾語氣聽出這個他比較喜歡的提案已經被否決了。
 
「你這幾天開始噁心沒胃口,天氣也變冷了,下次產檢健康數值恐怕還會更差,我堅持還是兩週一次直到姙娠反應緩和更保險,瑪麗安親自陪同每次產檢,我也會盡量參加,在這之前要想辦法改善你的情況。」瑞梅克說。
 
對連欣賞的家事服務員都當機立斷辭掉的徐夜柏,坐著討厭的轎車前往醫院接受醫療團隊檢查肯定相當有負擔,果然第二天他就做噩夢了。情報局長想著。眼前這個懷著他孩子的人兒果真不是Omega,懷孕的Omega在伴侶和胎兒保護下反而會更安定,不會像徐夜柏這般容易不安。
 
受他監護的Beta青年面對這場生死挑戰確實有些單薄,人生規劃中既沒有懷孕的心理準備,也沒有依賴他人的概念,不像許多天性柔弱的Omega,徐夜柏能正確區分信任與服從的差異,這點有好有壞,壞處是他不容易卸下重擔,潛意識將自己逼得太緊;就連Alpha的習性,泰半也是若能徹底折服對方,他們在服從同時便會信任強者。
 
若不是從小就在瑪麗安那邊學教訓,瑞梅克也不能精準剖析徐夜柏的心態,Beta的信任不是索取就能得到,但他們也不會盲目懷疑,因為這些都是非客觀的多餘風險。瑞梅克在要求徐夜柏相信他時確實已經付出一些代價,最初的得分點,應該就是「禁止再使用特殊營養劑」這個警告。簡單來說,Beta的信任要用%數算,人與人之間本來不是全有或全無,愈典型的Beta在信任上拿捏得愈吝嗇,亦會建構得愈穩固,如同瑞梅克父母和瑪麗安的友誼,可謂精細又久遠。
 
「我不確定一般Beta懷孕是不是也做那些檢查?和我在網路上查到的產檢不太一樣,如你所說還有各種自費項目,能理解,畢竟是代孕實驗胚胎,還是輝鵲後代,各項條件都不普通,我只是很累。」心累更是堆積如山。徐夜柏試著活動身體,關節發出喀喀聲。
 
「多和瑪麗安聊聊好嗎?她很擔心你。另外她從我十六歲正式登記Alpha性別後就開始自修產科和小兒科,替我的後代預備著,理論知識和大學教授相比毫不遜色,她沒考產科執照,未在這科別行醫。瑪麗安不打算親自接生我的後代,這方面她將推薦技術最好也值得信賴的權威產科醫師組成團隊,但她會在旁監督。」瑞梅克緩緩描述。
 
「沒問題,我先去刷牙洗臉再喝杯水壓壓驚,順便說,我理智上喜歡專業慎重的醫療服務和任何日常預防風險的做法。」
 
「但感性上覺得麻煩又不舒服,我明白,還是謝謝你辛苦配合。」瑞梅克已經很熟徐夜柏的慣用句。
 
徐夜柏搖搖晃晃走出房門,發現房門左右兩邊堆放總共三個半立方公尺大的紙箱。
 
瑞梅克站在他身後搭著門框解釋:「你之前要求的進修教材,今天終於送到了,很遺憾只有紙本影印,減少外流風險,請勿私下重製,你可以在上面寫筆記畫重點無所謂,但之後這堆資料得歸還入庫封存,所以自行斟酌。」
 
「這三箱資料是我直接找瑪麗安要來的,遇到問題時去問她再適合不過。」瑞梅克也沒天才到自己開一串不熟領域論文書單,當然只能求助專家。
 
「我每天都有打電話或傳簡訊向瑪麗安醫師簡單報告身體狀態,可能是缺乏想聊天的心情,又找不到適當話題,聊天這種事很難刻意,雖然我不知為何和你聊得起來就是。」徐夜柏再度瞪了眼滿臉笑意的金髮Alpha後說:「或許那些資料裡會有讓我和瑪麗安醫師欲罷不能的話題。」
 
「都是她熟讀的教科書、相關著作、影印資料或筆記,遠不止三箱,看你的消化程度再決定是否追加。」
 
「當前我就想知道既然都和外星人混血了,為什麼不能把孕期縮短到兩個月之類?明明有類卵生構造,就是減少胎兒在體內時間的生物演化常識!」徐夜柏發自內心murmur。
 
「你為啥要跟外星人計較地球生態?我聽瑪麗安說過地外純種因為壽命更長,為了達到和子代更深沉的交流傳承,懷孕期普遍三年以上不稀奇,覺得不方便的外星人肯定不少,生育率才會那麼感人。考慮到人類伴侶承受懷孕能力有限,擔任媒介兼容器太傷身體,才勉強調整為和古地球人類似的懷孕週期。大概因為這樣,大部分新人類都不具備地外純種的超能力,假設當初拉長孕期,說不定就有了,代價是人類孕體高機率死亡,或生產完沒剩幾天好活。」
 
瑞梅克又往前邁了半步,貼著徐夜柏的背扶住他,豁出面子的話,剛睡醒體溫偏低又流汗發冷的徐夜柏必須承認Alpha的身體非常溫暖,尤其瑞梅克只穿著薄薄的睡袍,能直接感受到肌膚散發的熱氣。
 
「我只知道,當初和地球人相愛的外星人都寧可要老婆不要孩子,後代只是順便附贈,替他們改造地球和月球的集體事業賣命,好讓父母盡量有空恩愛度假,畢竟人類伴侶壽命有限。」瑞梅克逗趣地推著徐夜柏往前走。「今天你起得比較早,我還來不及做早餐呢!」
 
「不能排除有被抓去實驗繁衍的地球人吧?這個懷疑論在古代可是很流行。」徐夜柏還不想放棄外星人話題。
 
「只能說因為政治正確考量,這些黑歷史都是極機密檔案,一般人過度好奇容易觸犯叛國罪,有些邪教團體崇拜純種人類的神聖性,堅信地球上還有不受外星基因汙染的古代人種,另外也有反過來認為應該剔除地球人基因的偏激組織,都是我的工作範圍。」瑞梅克好脾氣地回答徐夜柏的猜想,然後貼近徐夜柏後頸低聲道:「想聽更多我就要收情報費了,還沒試過早安吻。」
 
「先不聊了,我得去沖個熱水澡冷靜冷靜,等你的早餐,簡單料理就行了。」火車頭爽快脫鉤加速遠離車廂。
 
被噩夢嚇出一身汗,徐夜柏現在清醒了開始感到黏膩不適。
 
該不該提醒對方別在剛睡醒的Alpha面前露出後頸逃跑的常識?或許有望看見小Beta比著中指倒退走路。瑞梅克決定換個方式讓徐夜柏停止再用這種危險姿勢誘惑自己。「Ash,你該不會勃起了吧?這樣我會懷疑你的精神狀態。」
 
「沒有!但你休想上手檢查!」徐夜柏正義凜然面對瑞梅克,雙手環胸交叉直挺挺站著。
 
喔齁,還挺有效。
 
「我不確定,你的睡褲又寬又厚。」Alpha視線停留在 Beta襠部意味深長地說。
 
「你再故意涉黃找碴,我晚餐宵夜就只做一人份,你可以點高級外賣,我不希罕。」徐夜柏炸毛了。
 
「開個玩笑嘛!你沒發現我週末還要上班嗎?我也是局裡加外勤兩邊跑,正在燃燒生命照亮世界。」
 
「謹代表希瓦共和國全體國民感謝輝鵲大人犧牲奉獻,但請把你的無聊調戲分享給粉絲,這樣更能達成正能量循環。」徐夜柏鑽進浴室,毫不客氣地甩上門,反正情報局長住處裝修水準不是區區Beta能夠撼動。
 
在浴室裡吹乾頭髮,穿著厚浴袍出來的徐夜柏正好迎上瑞梅克備妥早餐,但兩人的餐點內容不太相同,瑞梅克只負責自己吃的部分以及用高壓鍋幫忙煮白粥,再從冰箱裡將徐夜柏用運輸機器人向麗塔女士訂購的清淡小菜擺盤而已。
 
孕吐發作時只能走少量多餐路線,就易消化和能下嚥的食物先填填肚子,中間補充果汁和高蛋白原型食物,紅肉就用方便咀嚼消化的火鍋肉片變著花樣料理,間或煎鮭魚切片當點心,不足處再追加營養劑。徐夜柏早就知道這不會很容易,醒著在屋裡也暈車的感覺真是受夠了,因此他白天能睡就睡,才能應付晚上瑞梅克回來的資訊素吸收訓練。
 
儘管心理因素加體內資訊素失調和嗅覺改變也會引發噁心反胃,產檢時醫師診斷主因還是胚胎親源資訊素不足,徐夜柏再怎麼追加營養,依然不能取代胎兒最想要的東西,然而就算瑞梅克給他的資訊素夠多,Omega那塊始終缺乏,意味著徐夜柏接下來還會面對各種不適甚至難以預料的併發症。
 
以他的情況,能接受正常份量的瑞梅克資訊素,生理反應肯定能獲得立即改善,問題是徐夜柏目前遠遠適應不了應該接受的資訊素份量。Beta身體狀態愈差,身上保護性安產資訊素就愈濃,瑞梅克一聞就知道了。
 
客房和主臥的隔音都很好,徐夜柏在沖澡時就想通了,瑞梅克說感覺到他的求救,意思是指資訊素變化吧?等於Alpha就算隔著一個客廳睡著了也能知道他在做噩夢,厲害歸厲害,徐夜柏還是感到無比羞恥。
 
安全第一沒錯,他的隱私怎麼辦?顯然小租戶完全不在乎,說扔就扔。
 
徐夜柏一邊吃粥配菜,思量著暖個胃送瑞梅克上班後就去補眠,迎上對面Alpha的目光。
 
「最近我的早晨都過得溫馨又健康,多虧了有Ash陪伴。」
 
能對著室友將甜言蜜語說得那麼真誠也是種才能,徐夜柏還不至於憤世嫉俗到期待瑞梅克擺架子再編小劇本,好話人人愛聽,套句老闆們掛在嘴邊的話,這就是態度!
 
「你不必堅持跟我共進早餐,我能自理,若是為了培養親密度和偷渡資訊素,偶爾工作不方便跳過無所謂的。」瑞梅克一天不落的早餐儀式讓徐夜柏深感佩服,哪怕前一晚沒回來,第二天早上還是能看見他出現在客廳。
 
「一天的開始是和你閒聊而不是聽局裡屬下匯報,你不知我有多愉悅。」瑞梅克誇張地挑眉。
 
徐夜柏回想過去從床上睜眼就是先準備視訊會議的日子,頗有同感。
 
「又沒聊多少,我得細嚼慢嚥。」徐夜柏喝著情報局長的特調飲料--柳橙汁加鮮奶。
 
「你還常常放空走神,這是感覺還可以的意思?」瑞梅克禮貌性確認,俗稱廢話。
 
「嗯。」不可以的話徐夜柏就直接吐給他看或趴在沙發上裝死了。
 
徐夜柏叫住剛走到玄關的情報局長。
 
「這三箱資料我搬進客房了?」當然是減量分批,懷孕同樣需要運動。
 
「放客廳就行,我在家時方便一起讀書討論,當爸爸的人該研究生育學問了,幾箱紙堆就能讓你快樂待在家不出門,我可是賺了不少人事成本。既然不想勉強小鳥兒,營造讓你滿意的巢穴不正是我的責任嗎?」瑞梅克拎起公事包丟來一個眨眼。
 
「謝謝費心。你想學習這方面知識當然最好,一路平安。」徐夜柏很滿意情報局長主動進取的表現,當初瑞梅克拍胸脯承諾要生下來養,就算只負責代孕,萬一精主在旁邊擺爛,徐夜柏寧可認賠殺出算了,還沒滿兩個月他已經後悔高估自己了。
 
徐夜柏開箱開始挑選讀物,根據過去找資料經驗,這裡頭肯定充滿鎮靜又催眠的玩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