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七章 (上)

林賾流 | 2024-05-29 00:18:26 | 巴幣 102 | 人氣 489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懷孕第九週產檢結果出來後,情報局長乾脆取消徐夜柏的客房居住權,各項指標數據更差了,孕吐反應持續沒改善,產檢團隊和家庭醫師瑪麗安都要瑞梅克盡快想想辦法,讓這個頑固的Beta吸收更多親源資訊素。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徐夜柏答應兩天一次同床,但他不去主臥室,只能瑞梅克來陪睡,Alpha問哪裡不一樣?Beta回答就是不一樣!
 
總歸是了不起的進展,瑞梅克沒計較細節,等他看見徐夜柏臭著臉在小客房棉被枕頭堆中挪出他的位置,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不能放棄鳥巢!
 
「你睡相好嗎?會不會夢到任務敵人順手把我脖子給扭了?」徐夜柏現實地問。
 
「應該算不錯?和你在一起時我不會熟睡,你之前不也知道?隔著客廳我都能聞到你作噩夢,怎麼可能把你當成敵人?」瑞梅克抱著枕頭過來投靠。
 
「但我睡相不好,麻煩你適當地將我挪回去,別趁機做點別的。」
 
「我不會做偷親這麼沒品的事,要親我一定是光明正大的親。」金髮Alpha各種意義上都很紳士地保證。
 
「我是指偷摸我的肚子,你敢說自己沒動過這種念頭?」徐夜柏也不是省油的燈。
 
「好吧,我不摸。」瑞梅克有點委屈地承諾。
 
由於瑞梅克早在徐瑞柏住進來滿一週時就提前預告過,萬一Beta狀態不佳,他倆就必須善用睡眠時間貼身相處,走到同床這一步徐夜柏不意外,瑞梅克之前小心翼翼顧及徐夜柏感受,並未取得有效進展,Alpha強勢本性立刻冒出頭。
 
看在瑞梅克規矩地穿好睡衣分上,徐夜柏退了一步,躺在習慣位置上正式邀請這位字面意義上的「床伴」。「上來一起睡,我同意了。」
 
「我的榮幸。」瑞梅克關閉房間照明,在黑暗中看著被床頭閱讀燈光暈包圍的Beta,愉快地爬上床。瑞梅克之前實踐諾言替徐夜柏購置各種棉被枕頭,徐夜柏不客氣地在雙人大床上搭出奇妙巢穴,如今一人一套還有剩。
 
為何感覺躺起來有點像戰壕呢?情報局長默默在心裡想著。
 
瑞梅克忽然坐起,單手撐住即將躺平的黑褐髮室友,一把抽走他的枕頭,塞進自己的,然後放下徐夜柏,為他蓋妥被子,連被角都塞得嚴嚴實實,還順便替他關了床頭燈,客房頓時一片黑暗,徐夜柏沒有留小夜燈的習慣,他喜歡徹底漆黑更好睡。
 
「這是為了不讓兩天一次變成天天一起睡的魔法道具,你就忍忍吧!」瑞梅克直接徵用徐夜柏的枕頭,他想偷偷換回來也沒辦法。
 
「我不太習慣。」徐夜柏瞪著天花板喃喃說,枕頭上不用說有著瑞梅克資訊素,比之前徐夜柏作噩夢直接被他抱住還濃,至少當時瑞梅克沒散發資訊素,他在這方面始終相當自律。
 
裸露後頸接觸Alpha的枕頭,皮膚像被靜電刺到,一陣微痛後發麻,接著擴散到背後,談不上舒服,只能說尚可忍受,徐夜柏不敢改變姿勢,身後奇怪又虛幻的觸感黏著不放,和先前承接他體重的毯子與床墊間多出一道隔閡。
 
「你知道,情況還可以更糟,如果天天睡不夠,就得變成天天在我懷裡睡了,你不想這樣對嗎?」瑞梅克警告道。
 
「我盡力改進。」瑞梅克的確給他時間和機會挑戰,沒能達標的徐夜柏認命了,但只限接受兩天一次情報局長陪睡服務。
 
「乾等著你似乎很難入眠,我們隨便聊聊,或者我幫你讀點枯燥資料喚起睡意?」
 
「你還要上班,不用管我沒關係。」平心而論,瑞梅克做得夠多了,都是讓他和小租戶一起活下來的努力,徐夜柏同樣記得當初自己的承諾:盡力配合。
 
--雖然是主觀上的。
 
「我恐怕沒辦法在你之前先睡著,這是我出生以來的嶄新體驗。」瑞梅克的聲音慢悠悠響起。
 
「說得好像我不是一樣。」情報局長有沒有和Beta睡過不在徐夜柏關注範圍內,蓋棉被純聊天對他肯定很新鮮,至於徐夜柏,他非常願意將金髮Alpha換成Omega妹子,哪怕只是純欣賞,人各有所好。
 
「你也很興奮?」瑞梅克像第一次在房間露營的小孩子,感受著不可思議的氣氛,他過去經驗都是直接在野外過夜。
 
「我希望直接快轉到天亮。」徐夜柏好想穿越回三個月前一棍打暈那個同意代孕的自己。
 
「別這麼喪氣嘛!努力不一定成功,至少會進步,你的問題比較接近體能不足,可以透過逐步增加訓練強度改善,如果你是想聞到我的資訊素,那才叫為難自己。」瑞梅克描繪起美好的明天。
 
「小租戶是你的孩子,你對代孕實驗裡胎兒缺乏雙親資訊素的硬傷怎麼看?」既然瑞梅克說可以聊聊,並躺著說話的確能激起一些不吐不快的疑問。
 
「代孕實驗目標之一擺明希望AO結合的胚胎在缺乏親源資訊素也能足月生產,確實只要胚胎對親源資訊素需求不高,或者孕體撐過缺乏資訊素的孕期,也能生下存活的胎兒,問題是,健康嗎?哪怕兩個Beta之間的後代,懷孕期間缺乏營養、接觸汙染物質或孕體生病也會對胎兒造成後遺症。」瑞梅克低柔地說,彷彿要催眠獵物一般。
 
「聽上去這次實驗能生出活著的嬰兒就好,其他無所謂似,這不像軍方風格,起頭是優生學沒錯,特殊Alpha精子到手直接找Omega人工受孕更合理,給Beta代孕真是多此一舉。」徐夜柏將一隻手輕貼著肚子。
 
「顯而易見他們找的Omega無法完成孕程,只能到孕育胚胎這個階段,三至七天的賭博,成功後不可能再讓其他Omega代孕,這麼做將引起非常嚴重的資訊素排異反應,不像你只是暈車。Omega擁有不遜於Alpha的資訊素影響力,過去違法人體實驗結果顯示Omega資訊素會攻擊沒有自身血緣的外來胚胎,因此只能是Beta。」
 
瑞梅克終於對徐夜柏吐露一點夠分量的情報。「初次見面我就告訴過你,AO對後代非常在意,當時沒強調『自己的後代』這層含意,讓Omega代孕是違反直覺的怪異行為,絕大多數人連想都不會想。」
 
「哦,總算解開一個我在書上找不到答案的疑惑。本來以為沒人無聊到拿AO胚胎給第二個Omega代孕,原來還是有這種變態不惜犯法促進科學發展,還是該說性癖發展更適當?」徐夜柏諷刺道。
 
「我相信那個變態已經受到應有懲罰。」
 
「沒被國家私下徵召嗎?」
 
「除非我國中央研究院有人擅長死靈召喚,始作俑者遭被綁架來強迫代孕的Omega捅死了,法官判定是正當防衛,當庭釋放。」
 
「不算美好,勉強還可以的結局。」徐夜柏暫時沒問那名Omega後來情況,怕聽了自己當真睡不著。
 
瑞梅克朝Beta室友方向挪了挪,徐夜柏正要發出警告,感覺棉被邊緣被觸動,然後金髮Alpha又停下了,一副安靜乖巧的模樣,徐夜柏掙扎數秒還是沒追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Ash,我是情報局首長,不會只負責代孕實驗的幕後真相,然而這是總理委任我親自處理的尷尬事件,包括那些受害的Alpha和Beta,以及面目不明的Omega,目前案情膠著中,一有進展我可能忙得連覺都無法睡,到時候你不想也得體諒我。」瑞梅克說。
 
「你調查的陰謀的確很麻煩,我現在就能體諒你。」徐夜柏知道他的意思,套句蔓島人俗語,在颱風颳進來前抓緊時間準備。
 
「如果你的身體能留住我的資訊素,你會安全很多。」瑞梅克忍住伸手摸他頭髮的衝動,徐夜柏不是大多數可以靠這套安撫的Omega,如同瑪麗安醫師的警告,共感型Beta對領域遭入侵敏感又具攻擊性。哪怕瑞梅克已經混進徐夜柏的鳥巢裡,不代表對方樂於接受,隨便碰觸很可能是反效果,直接激怒徐夜柏。
 
情境正確時還是可以趁聊天快速在安全區摸幾下,表示兩人已經建立基本信任,目前就到這裡而已。情報局長在心中計算戰果。首都天氣真是可惡的敵人,他已經看出徐夜柏身體不舒服就團縮起來的習性,這時候不給共感型Beta安全距離,朋友就沒得做了。
 
這次同床訓練還是靠客觀數據打臉小Beta,加上瑪麗安醫師和產檢團隊強力勸告,徐夜柏才勉為其難答應,他們原本的建議還要更糟糕一點,肌膚接觸半裸之類,看來大家很懂對付Beta得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手段。
 
「生理限制,我們都清楚這點。」徐夜柏應道。
 
AO擁有類似淋巴系統的資訊素結狀留滯網散布全身,尤其在靠近性腺的脖頸處特別密集,Alpha流動發散功能較強,能用資訊素攻擊壓制對手;Omega則是強在收納功能,才能在纖弱天性下發情時依然爆發出濃度範圍不亞於Alpha的資訊素,Beta兩者皆不發達,網狀構造亦簡化很多,這部分又有個體差異。
 
徐夜柏恐怕是Beta個體差異中網狀結構更加疏陋的類型,他不偏A也不偏O,就像Alpha的孕囊完全退化,對Beta而言資訊素留滯網同樣屬於某種退化構造?只不過Beta男女會懷孕,他們仍需要使用安產資訊素的最低收納發散功能,不至於退化至無。
 
「緊急替代方案是,讓你留在充滿我的資訊素的空間,當然得控制濃度。我不想關著你,你醒著時更容易想哪裡不舒服,放大不必要負面感受,趁睡覺時進行,至少能保證六小時以上的沉浸效果。」
 
「安產資訊素特別容易引起Alpha保護弱小的天性,也會吸引Omega信賴親近,再強調一次,受戰鬥訓練的Alpha沒必要抵抗,甚至得學習偵測,只有胎兒雙親會受到直接影響,更加依賴彼此,因此又被稱為伴侶資訊素。如果我不呼應你的需求,身體自然就會焦慮不滿,和你一起睡,我的狀態會比較好。」瑞梅克又爆了個驚人內幕。不對,他說過安產資訊素特性了,只是輕描淡寫,徐夜柏沒想太多,結果他們兩個現在是互相傷害中?徐夜柏五味雜陳。
 
「所以只有你單方面受安產資訊素影響?你的資訊素要是過濃我立刻不舒服,畢竟我是普通Beta,對Alpha資訊素只會感受到攻擊性並產生壓迫反應。」
 
「沒錯,我得很小心不勉強你,像捧著真正的小鳥兒一樣。」瑞梅克說。
 
「你打算順便用我練習特殊種類資訊素抵抗訓練?」徐夜柏想了想,總覺得瑞梅克不是被動挨打的類型,他簡直樂在其中,確定要和徐夜柏一起睡覺興奮得很。
 
「當然!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比如敵方挾持孕婦威脅我,或者敵人故意懷孕接近,要是訓練中不想忍了,正好順勢替你補充資訊素,對胎兒和你都有好處。」
 
「怎麼補充?先說好,拒絕黏膜接觸。和人同居已經是我預期外的變卦了,坦白講壓力很大。」徐夜柏這一個多月來不是白讀書,他已經知道Alpha如何對Omega和Beta使用資訊素,依手段不同效果亦有所差異。
 
「要短時間達到有效份量,還是得攝入體液,平常微量累積的話,同處一室和肌膚接觸都可以達到程度不等的吸收,前提是我確實釋放資訊素。我舔你或你舔我算一種折衷辦法,比肌膚接觸效果更好些,就像動物互相問候安慰一樣。」瑞梅克這句話就是明顯勸誘了。
 
動物……徐夜柏不意外,畢竟這是最常用來形容AO關係的相關用語了,和地外純種混血過的新人類的確增加了不少會被用獸性形容的特質,還不只有禽獸,認真計較起來,會被資訊素吸引求偶交配這點更接近昆蟲。
 
「按照你的標準,最省時的方法是你直接在我後頸性腺上舔幾口,雖然我不是很喜歡這樣,Beta犬齒不尖,但人類牙齒足以作為武器,後頸是我們AO共同弱點。Ash可以例外,因為你對我來說已經是特殊存在了,你現在承受不起直接舔食的攝取量,還是由我主動比較保險。」瑞梅克亮了下他的犬齒,還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銳利。
 
「難道後頸就不是Beta弱點?這邊有頸椎、脊神經又靠近腦幹。」徐夜柏不以為然。
 
「我修正,性愛時的弱點。」
 
那股游刃有餘又帶點賤兮兮的語氣徐夜柏太熟悉了,Alpha和他們不見外的對象就是這樣打鬧,接著八成還會動手動腳,一旦面對Omega,馬上換了張能印在證件上的正經臉。
 
徐夜柏從小到大雖沒交過Alpha密友,泛泛之交裡倒是六種性別都有,尤其在大學社團中,有Omega的地方Alpha必定聞香而來,而Beta注定要當這兩個性別之間的城牆兼護城河,好讓他們對唱山歌或者阻擋野狗。在社團裡徐夜柏體驗了一把Alpha的友情,如果他們控制好資訊素,倒不會太討厭,大學Alpha們勉強算有著陽光熱情又耐操的共同優點(硬裝也得有),還會可憐巴巴地向徐夜柏詢問攻略,不求和社花談戀愛,當個好朋友也行。
 
大四時忙著畢業論文和公務員考試,徐夜柏退出文學社團,和社友們便直接斷開了,僅是這種程度的交情而已。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他和Beta同樣沒有特別熟稔,徐夜柏仍舊秉持交朋友不必看性別的宗旨,只是性別會自然而然圈出他不想靠近的陌生領域,以及徐夜柏習慣的舒適圈。
 
「行,你這樣回我服了。」徐夜柏表示後頸話題到此為止,在床上聊這個太危險。
 
「我遇過很多Beta,卻沒見過像你這麼Beta的。」瑞梅克歎氣。
 
徐夜柏懶得理他。
 
「明天開始,我打算固定出門散步,範圍就在社區裡。不能把身體變差的問題都怪給小租戶,我的運動量確實不足,一直待在空調室內裡讓人沒精神。建議你跟護衛們打聲招呼,讓他們提前有心理準備。」徐夜柏冷不防宣告。
 
「你確定?Ash,現在是十月底,首都隨時下雪都不意外的時節。」
 
「就是這樣才要適應,天氣乾燥風不大的日子我才出門,所以不會是每天,現在開始有機會就得嘗試,肯定不會舒服,但我心情會變好,另外想知道這麼做對小租戶有無幫助,算是一個實驗。」徐夜柏下定決心,他不能只靠瑞梅克陪睡來應對代孕不順,誰曉得是否真的有用?
 
Beta裡多的是優秀軍人,水裡來火裡去體能不會輸給哪些平民Alpha,或許他們不能在運動競技上創記錄,運動員卻不能日復一日像他們那樣持續在崗位上冒險犯難。
 
那種Beta對異性資訊素刺激還會像他表現得這麼脆弱嗎?肯定更能承受得起,八個月,不,剩七個多月而已,他又不是一輩子都要攝入瑞梅克資訊素,不用煩惱AB伴侶之間長期磨損,徐夜柏最在意的是這個和他沒血緣的孩子要如何健康生產?
 
肯定得是送子鳥得先飛得起來,才能將小租戶送到人間吧?走路都辦不到,還怎麼飛呢?
 
「千萬別說要陪我這種話,你只會害我上頭條。我需要一個人靜靜,明明清楚我不可能一個人,想想不犯法。」徐夜柏看著金髮Alpha說:「來首都都快兩個月了,我連目前所在社區都不熟,不是沒出去走動,只限偶爾到社區超市逛逛,大部分還是靠運輸機器人替我採買和送洗衣物,孕吐害我做什麼都沒興致也沒力氣,還得把所剩不多的體力保留給小租戶,總不能兩個人一起消耗不夠的營養。」
 
代孕前有在練格鬥術的徐夜柏很清楚自己身體衰弱程度,關節肌肉因運動不足僵硬緊繃,反應明顯變慢,隨著健康情況不理想意志低落,壓力過大經常不安,曾經他就是為了改善這樣的狀況才去練格鬥術當運動,現在只是回到原點,徐夜柏知道怎麼做能幫上自己。
 
他得出去冒險,讓身體動一動,改變畏縮心態。
 
這裡的冒險指的是走出首都新手村,接觸一些新鮮事,哪怕是逛過的社區超市,品項和特價活動也不會一模一樣,更何況社區裡還有許多他沒去過的地方。
 
「我知道。」瑞梅克說。「上班前我會幫你搭配好外出服,以免你穿錯感冒。」
 
「謝謝。」徐夜柏眼皮愈來愈沉重,可能是瑞梅克迴盪耳畔的低音真的太催眠了。
 
「我之前承諾過無痕關愛出自真心,但外出時你能答應我別讓人近身嗎?三步之內的近距離,護衛要從你看不到的位置擋住偷襲,現實中有難度,或者若有人企圖靠近你,我的人也會走近,這樣行嗎?」
 
「當然可以。」徐夜柏多少習慣日常被監視,都丟了這麼多隱私,有危險時還不讓護衛幫忙豈不虧大了?這些菁英再優秀也無法瞬間移動,徐夜柏不至於本末倒置,為了意義不大的形式放棄實際保護。
 
「溝通完一個問題,能睡得舒服些了?其實你這個決定很好,調來保護你的那些護衛無事可做整天在隔壁吃火鍋都胖了,害我煩惱得不得了,現在有望改善。」瑞梅克在黑暗中說。
 
徐夜柏模糊地應了聲,不再接話,瑞梅克未繼續開口,在拉長的寂靜裡,被溫暖黑暗包圍,黑褐髮青年漸漸沉入夢鄉。
 
翌日,總是將手機鬧鈴設在固定早餐時間前的徐夜柏被叫醒了,一隻大手卻搶先一步代替他按掉鬧鐘,西裝筆挺的金髮Alpha精神抖擻地站在床邊道早安。
 
徐夜柏扁眼,搶回手機檢查,鬧鐘時間果然被後調三十分鐘。
 
「你一個小時前還很想睡的樣子,反正不趕時間,早餐在桌上,我已經吃飽了,怕你害羞--」
 
「我不會。」徐夜柏打斷他。
 
「好的,那就是我有點害羞,所以我要直接去上班了。」
 
徐夜柏完全不信他的鬼話,不過兩人既然把貼身相處時間拉長到一夜,共進早餐便不是絕對必要了,酌情調整亦無不可。
 
「原來你的睡相不好是翻山越嶺那種等級。」瑞梅克兩邊嘴角同時上翹。
 
「我認為自己還能睡著已經是奇跡。」徐夜柏將情報局長推出大門,瘋狂祈禱生活不要再變得更奇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