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巫女珞☆異樣的溫柔-C3

幻晨夜夜語 | 2024-05-30 20:00:04 | 巴幣 2 | 人氣 107

連載中巫女珞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關於冒險、友情、愛情、玄幻、山海經的故事

纏鬥又過了月餘,雙方對這邊地形布置似乎都漸漸熟悉了起來,這對想要破陣的黑衣方來說是更加有利!
雖然印持一方一直在增加禁制,但設置禁制的速度漸漸的比不上對方破陣的速度…
「怎麼會覺得對方彷彿能掌握己方的行動一樣?」姚宇逸開始在心中出現這樣的疑惑。
雙方都知道完全破陣的時候近了,感到焦急的反而變成了印持一方!
透過鏡使昆淨宜的指引,知道只剩下最後的三大陣眼未破。
這天三刀巫與姜奕翔聚集在一起商議,忽然全數一同進入樹蔭深處,不一會又出林,之後三巫各自領了人往三陣眼疾行。
辰紹一方人數不夠,只好由印持鏡使各領一路往其中兩陣眼去。
越來越接近陣眼,刀巫眾們卻忽然失去了蹤影…
雖然畏懼紅喙紫腹鳥,迫不得已下,澄兒仍是放出玄潔偵查。
可是玄潔一上空就胡亂飛舞,澄兒見狀大叫「小心!」
話音才剛落,一道金光如巨雷般轟向印持姚宇逸!
饒是姚宇逸反應奇快,但仍被逼退數尺後才勉強擋下…
其氣勢力道之強,眾人只剩閃避的餘地,定眼一看原來是金刀巫姚君堂。
反應最快的辰紹已架起弓箭瞄準他,但望著姚君堂卻皺眉咬牙,神情似是不忍發箭…
另一道綠影趁眾人驚愕,似鬼魅般速度飛快的衝向印持!
不就是那綠刀巫斟伏嗎?
眼看那把綠刀就要刺穿印持,辰紹放棄射擊姚君堂,硬是用長弓架開斟伏,斟伏也不反抗,借力順勢後退。
綠影在人群中飛竄,眾人眼花撩亂,等他立定,澄兒已表情痛苦的被他掐住咽喉。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姚宇逸被金刀巫壓制,澄兒被擒成為人質岌岌可危,不見的紅刀巫與鎖鏈男怕是去找鏡使昆淨宜了?
「就是你們這批人在搗亂,阻礙我們的大業!」綠刀巫斟伏邊說邊加重手上力道,澄兒瞬間陷入昏迷,雙手無力的垂下。
眾人投鼠忌器,皆不敢上前。
「想要這小丫頭活命,還不快束手就擒?」斟伏衝著膠著中的姚宇逸吼道。
眾人不知所措,只是愣在當場…
斟伏等待片刻,忽然掌上聚力,似是就要掐斷澄兒的脖子!
姚宇逸見狀大喝「住手!」
隨後聚力硬是逼開了金刀巫姚君堂,但體內受到衝擊,也嘔出一口血,辰紹趕忙上前攙扶。
姚宇逸緩了緩氣,目帶憐憫的望向刀巫「放開她!斟伏,你們竟然墮落至此,姚君堂,你把家門訓示丟到哪去了!?」
姚宇逸說話的口氣儼然跟刀巫們是舊識,而且跟姚君堂似乎關係匪淺。
姚君堂在姚宇逸責問之下,面色也是一沉,他就是自重,才選擇舉刀攻擊印持。
但斟伏卻是理所當然「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本來這些事情跟你們無關,你們卻總是阻攔我們的大業,如此愚昧更是罪該萬死!」
「哼!什麼大業,不過就是被權力慾望迷惑罷了!」姚宇逸嘆道。
斟伏啐了一聲「我也不求你們這種蠢人理解,廢話少說,把你的龍印交出來」
「姚宇逸,把你的龍印交出來速速退去,我還可保你們不死。」姚君堂沉聲道,他直呼對方全名,似是擺明劃清關係,斟伏卻陰狠的瞪了他一眼。
姚宇逸仰天深深嘆了一口氣「家門不幸,竟出了你這逆子!」
至此他們之間的關係再明白不過…
他正準備將手中的龍印交出,卻忽然發現滿天布滿了幾乎透明的白絲。
這白絲何時出現的?眾人竟都沒發覺!
或許這是個轉機?
姚宇逸腦海迅速飛轉而默不作聲,假裝傷重拖延交出龍印的速度。
白絲接觸到眾人身體的同時,一道白影從陣眼處疾速飛竄而出如同旋風般捲向斟伏!
刀巫們直到白絲接觸到身體才反應過來,斟伏本想反抗,卻發現身體動彈不得!
他驚駭的瞪著急衝而來的白影…
白影捲過,本來牢牢控制在手上的澄兒已消失,再定睛一看澄兒已被扔在辰紹懷裡。
視線追著白影的軌跡,白影飛竄在眾人之間幾乎無法追尾,一眨眼後終見白影立定在陣眼石台上,白衣裙尾落下,赫然就是當天劫走受召者的白衣女。
女希瑾語氣平和「這邊是我家,你們這些外人帶著惡意而來,處處破壞我的禁制,全都給我乖乖回去!」那神態卻讓人不寒而慄。
原來近日瑾察覺陣法異變早有戒備,若不是見姚宇逸等人落入陷阱,她還未必會這麼早出手。
刀巫與印持等人皆無從掙脫這種束縛的力量,女希瑾感到刀巫們身上的力量不同一般,知道困不了他們多久。
召出自己的聖夜,催動後與陣眼的力量共鳴…
眾人感到一股力量從腳下的土地湧上,似乎隨時要爆發,頗有要把眾人全轟出這片區域的態勢!
異變忽至!
一道赤紅鎖練忽然擊碎她剛落腳的岩台,女希瑾卻先一步躍離岩石險險避過,但陣眼之力也無法再催動。
姜奕翔與紅刀巫趕到,沒被陣眼白絲困住的他們對女希瑾發出猛烈的攻擊,憑瑾的速度身法再快,此刻也只能先閃避自保。
他們的到來,代表鏡使一眾出了什麼事?
紅刀巫祝姿瓏趁眾人牽制瑾的同時,迅速祭起龍刀,一道紅光劈向陣眼,陣眼出現裂痕,似乎再不多時就要碎裂。
瑾心中暗驚那把紅刀的厲害!
她環繞姚宇逸一眾並灑出一種粉末似的東西。
「跟我來!」她低聲招呼,姚宇逸一眾頓感身上的束縛消失,忙跟了上去。
瑾引著眾人來到一條小徑,壓後催動聖夜。
瞬間地上浮現數個圖騰,圖騰處重力加強,兩旁樹木草叢像活起來般聚攏,將刀巫們團團圍住!
陣法瞬間困住大多追擊者,唯姜奕翔憑藉身法驚險閃過。
眾人被阻擋在重力禁制中,眼見瑾領著姚宇逸一眾越跑越遠,姜奕翔果斷的追了上去!
辰紹對這個纏鬥已久的對手毫不客氣,一箭射去,姜奕翔抽鞭格擋,如此數次,幾個轉角後終於順利遁去。
姜奕翔察覺到周圍樹木花草竟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
望向前方,遠處有個巨木聳立,他趁還沒失去方向感前當機立斷,勾住前方還沒聚攏的樹木直行出陣!

又是個修行的早晨,但珞一起床就噴嚏連連…
在洞天裡晃了晃,沒看到瑾…或許又是騰雲駕霧去哪了吧?
走出洞口要澆灌藥草作物,瑾做出的耕俑們也在照常除草巡邏,但珞總覺得胸口有股揮不去的陰翳。
忽然洞天西南方傳來巨大異響!
紅光一閃,瞬間消沒…
「如果洞天出現異樣,這是我為你準備的腰包,妳務必帶上從天池逃脫,去爺爺那等我。」
珞想起最近瑾常對自己的叮嚀,趕忙衝進房間抄起瑾準備好的腰包。
又傳來數聲巨響,才剛把腰包纏緊,就聽到外面傳來機關人與兵器交擊的聲音。
出洞天時瞄到一個黑衣人正耍弄鎖鏈與耕俑交戰,忽然黑衣人犀利冷峻的眼光掃向自己!
「媽呀!是那個鎖鏈男!」
不敢再猶豫遲疑,珞往天池的方向奔逃,黑衣人銜尾緊追。
憑藉對地勢的熟悉,將鎖鏈男甩在身後,但對方速度好快啊!
終於來到天池,她毫不猶豫的跳入水中,雙腿碰到水的瞬間竟然沒有變魚尾!?
情況緊急又慌亂的狀態下,她果然又失敗了…
但竟然不感覺氣悶?原來老天保佑,鰓變出來了!
正在慶幸時,一道鎖鍊也纏上珞的腰!
黑衣人入水後朝珞游來…
隨著距離接近鎖鏈也越纏越緊…
她想到池中有處水流湧急,或許有機會在那逃脫,珞拚死往水道處游去。
才剛到水流附近,一股吸力牽引著珞身不由己,等珞意識到不妙時已經身陷水流中。
水道中水流似利刃一般,珞感到自己像是生魚片似的,要被片片割開凌遲!
正咬牙硬撐,大感吃不消時,自己卻被一個溫暖的懷抱包住…
「咦!?這鎖鏈男竟然在保護自己?」
才正在慶幸壓力稍減,忽然感到胸口遭受強大的衝擊,迎面衝來一股溫熱的鮮紅,她終於還是失去了意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