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巫女珞☆傳說中的緣分-C5

幻晨夜夜語 | 2024-06-01 20:00:14 | 巴幣 2 | 人氣 47

連載中巫女珞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關於冒險、友情、愛情、玄幻、山海經的故事

斟伏與姚君堂追著瑩火綠光直到一個懸崖瀑布邊,當斟伏看到光點往不見底的懸崖飛下時,心已涼了半截。
「斟伏你冷靜點,我們現在氣力盡失,沒有工具是下不去的!」
姚君堂沉聲對全身顫抖的斟伏勸道。
誰知這句話像個開關,斟伏聞言竟開始徒手攀爬!
姚君堂一把拉住他,斟伏一拳回擊,前者也一掌架開,兩人開始你來我往的交起手來!
兩人正在酣鬥,遠處天空一朵彩火炸開,星火落下形成一個龍形圖騰,同姜奕翔背上的紋身竟如出一轍。
姚君堂見狀制止道「斟伏別鬧!那是少主的訊號,我們得盡速趕去!」
斟伏聞言僵硬著身體,雙目圓睜,眼神中閃著不甘、悲傷、痛悔種種情感…
他天人交戰,既知該往彩火處會合,又想繼續追尋紅刀巫。
掙扎片刻,斟伏背過身顫抖的說「你走吧…我一定要下去!不找到瓏妹我絕不走!」
姚君堂瞪著他的背影還想要勸,良久後終於還是嘆了一口氣,轉身往青龍彩火處行去。
 
 
瑾飛快的在林間穿梭「這傻徒兒是怎麼了?離約定的路線這麼遠?」
她牽著手中的白絲帶,白絲帶連結著珞的氣息,往前無限延生,發現她竟然不是往睿昊爺爺森林的方向。
遠處忽然一朵彩火炸開,龍形壟罩在天空中。
她瞪了一眼心中暗忖「哼!這些外人竟敢侵門踏戶!找到傻徒兒後,我璿曜洞天必有回報!」
忽然,側邊異樣的螢光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改變方向往閃動的瑩光尋去。
遠處一個黑影倒在地上,身邊有許多螢光綠點環繞。
瑾觀察了一會,確定對方動都不動才走上前。
倒在地上的人身上黑袍覆面碎裂,露出與瑾不相上下的姣好面容…
穠纖合度的身材,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雖然佈上些許細小的傷痕,但美麗依舊且毫無防備。
即便昏迷,她那雙纖細美麗的手仍緊握著一把紅光流動的刀。
瑾驅散環繞的綠光點,光點不久後卻又聚攏…
凝視著昏迷中的紅刀巫,瑾嘴角勾起一抹透出邪氣的微笑。
她從懷中掏出數張米白色的絲片,對著上面畫出咒紋,將絲片貼在紅刀巫額處片刻摘下,使術驅使絲片隨風飄散至各處,光點追隨著絲片的方向飛去…
這時瑾發現有顆最特別的光點,她迅速捏住了那顆螢光。
饒有興致的看了一會後,塞進一個貝殼中扣住。
隨後本想抽走那把閃著流動紅光的龍刀,碰觸時卻像遭到電擊般,驚得瑾急抽回了手。
望著因碰觸而被灼燒的痕跡…
瑾撇嘴「果然有點門道。」
她抽出一匹繡著咒紋的黑絲布纏住龍刀…
輕觸了觸,確定再沒了剛剛的異樣,才收納進了腰間的寶袋。
隨後又拿出條鮮紅色的繩子捆住祝姿瓏的手腕,將一個綴著黑玉的項圈套上紅刀巫纖細的脖頸,背上後向遠處疾行而去。
 
 
「好香…好餓喔…」
珞眼睛都還沒睜開,就嗅到陣陣烤肉的香氣。
猛的睜開眼睛,卻被火光刺得又瞇了起來,等視線恢復,總算看清香味的來源。
一個茶色獵戶裝束的少年,正轉動著手上的數條烤魚…
他身邊一個穿著黃衫的少女跟依珞視線交會,隨即扯了扯少年的衣角,伸出纖手指向珞。
獵戶少年凌厲的眼神射向依珞,卻發現她雙眼發直的盯著自己手上的烤魚,嘴邊的口水都淌了一半,完全忽視烤魚以外的事物。
紀辰紹一笑,拿著烤魚湊到珞面前,左晃右晃笑問「想吃嗎?」
珞似乎是餓壞了拼命點頭,眼光卻離不開他手中的烤魚,看得紀辰紹暗暗覺得好笑。
他又將烤魚晃了晃,假意湊近珞嘴邊問到「妳是誰?跟這人有什麼關係?」他將手指向倒在身旁的姜奕翔。
餓到發慌的珞氣不打一處來怒懟「我是他的救命恩人…」
講完話的同時清醒了幾分,發現自己跟姜奕翔雙手竟都被綁在身後!
珞睜大雙眼換顧四周,姜奕翔似乎還在昏迷中,她總算警覺到自己身陷危機!
紀辰紹忽然皺眉「我好像見過妳?」
珞最初到這個世界時,唯有姜紀兩人離她最近,但他們兩人都將精神灌注在對戰上,所以雖有倉皇一瞥,但看得不真切,加上衣服裝飾改變,時間又過得久了,所以紀辰紹一時間想不起來…
不過他倒是第一眼就認出了交手數次的鎖鏈男姜奕翔,遂毫不客氣的將兩人綑綁起來。
「誰會認識你這種故意烤魚又晃來晃去引誘人又不給人吃的傢伙啦!」珞餓向膽邊生念了一長串,還不用換氣。
她豁出去了!事實上她也忘了曾遇過的紀辰紹。
珞這麼耿直,讓紀辰紹不禁啞然失笑「妳說妳是他的救命恩人是怎麼回事?老實說我就把烤魚給妳。」說著又晃了晃烤魚。
「我就在河邊撿到他,看他滿身是傷就把他救起來啦!」她的眼中閃著淚光、飢餓、期待與憤怒,說不完的精采。
「妳們進入這個山洞時我一直在暗處觀察妳們,妳救了他何必如此倉皇?妳還隱瞞了什麼?」
紀辰紹毫不掩飾他質疑的眼神,說時還故意把烤魚湊近她鼻前晃動。
珞已經餓得眼冒金星了,這傢伙是惡魔吧?
「那是因為忽然有個怪人來攻擊我們!我只得趕緊帶著他逃啊!」珞可憐巴巴都快哭出來了…
紀辰紹不露聲色平靜的問「怪人?什麼樣子的?」
會攻擊這鎖鏈男的很可能是自己這方的人啊!
「就一個拿著綠刀,眼神兇惡如毒蛇,好像欠了他什麼似的!而且害我來不及吃自己已經燒好的魚!」
珞怒目相對,順便抱怨那個害她肚子餓到現在的綠刀巫,說完對綠刀巫的怨念又增添了幾分。
但她說完就後悔了,她餓到連判斷力都下降了,要是這兩個人是綠刀那邊的人怎麼辦?
珞心虛的瞟了紀辰紹一眼。
這傢伙卻沒注意到自己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對了,這兩個人裝束不像鎖鏈男那批的,所以應該不是?
紀辰紹心底思索,除了挾持澄兒的那傢伙外,這附近還能有誰持綠刀眼神像毒蛇?
可是鎖鏈男明明是對方的人,這女人神情古怪卻不像在說謊,她的服飾跟鎖鍊男的確完全不同,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妳騙我的吧?沒魚吃了!」紀辰紹忽然當著珞的面狠狠咬了手上的烤魚一大口!
不要啊!珞的心在吶喊淌血!
「是真的啊!那個怪人亂攻擊我們,還好有他…」珞眼神飄向姜奕翔。
「他擊倒那個拿綠刀的,我就趁機帶他逃走。」珞越說越小聲…
她已經餓到沒力氣說話了,第一次發現說話是這麼費力的事情。
忽然覺得手上一鬆,這傢伙竟解開了自己的束縛,而且還遞來了一條完好又香噴噴的烤魚。
紀辰紹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好吧!魚給妳。」
珞沒注意到其中藏著的狡詰,正在讚嘆這人其實也挺好的。
她宛如啃栗子的松鼠一般飛快的嗑完一整條魚,紀澄兩人都忍不住直盯著她。
等珞快嗑完第二條時,紀辰紹說道「既然妳跟這人無關,姑娘吃完請自便吧!只是這人我得帶走。」
聞言珞瞬間定格!
遲疑片刻才斷斷續續的問道「為…為什麼啊?他現在身受重傷,狀況不太好耶!」
對了!他們沒幫鎖鏈男鬆綁耶!填飽肚子的珞總算恢復思考能力。
「你們…認識這傢伙?」手上剩下的魚忽然啃不下去了。
「沒錯,而且還是仇人!」紀辰紹眼神犀利的盯著珞。
珞有點焦急「仇人?那…你們想對他做什麼啊?」
腦海裡浮現的是姜奕翔抱著她,替她受水道凌遲與巨岩衝擊之苦的那幕。
「看情況…殺了他也不無可能囉!」
紀辰紹瞇起眼睛壞笑,澄兒則疑惑的瞟了辰紹一眼。
殺了他?
珞急了「搞清楚什麼啊?他根本失憶了!你問不出個什麼的啦!」
紀辰紹故作輕蔑姿態「誰知道他是不是裝的?不妨告訴妳,我們烈山族峪垠派有獨門秘法,用刑之後無人不從。」
講得用刑是輕鬆便飯一樣…
用刑!?烈山族峪垠派!?
什麼嘛!誰說烈山族不用擔心的?說起這種事這麼輕鬆,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珞沉默片刻後嘗試跟他講理…
「你看到他腦門上的傷了沒?我在河邊撿到他時傷口都還在流血,頭部與胸口的傷最嚴重,我猜是撞到什麼造成的,問他是誰他自己都不知道,只聽那個綠刀怪人叫他姜奕翔,這是我親身經歷。」
紀辰紹瞟了珞一眼,雙手後枕翹起二郎腿壞笑道「姑娘若是擔心他,大可以跟來,但這人我勢必要帶走的,頂多我對他用刑時,請妳迴避囉。」
珞倏然站起,怒瞪著紀辰紹卻又拿這傢伙沒辦法,氣得渾身發抖!
殺氣之大連澄兒都戒備起來,但紀辰紹卻還是不怕死似的維持原姿勢。
只見珞一咬牙忽然衝向紀辰紹,澄兒倒抽一口氣,紀辰紹卻仍一動不動…
但她也不是衝向紀辰紹,而是衝向他眼前最後一條烤魚!
兩人愣在當場,這女人是餓死鬼投胎的嗎?
搶到魚的珞朝兩人哼了一聲,轉身走向還在昏迷的姜奕翔坐下,將魚棍插在旁邊的地上…
兩人這才意識到,這女人是幫還在昏迷的姜奕翔搶的魚。
單純的澄兒有感於珞對一個陌生人的善心,扔了個水壺給珞「給妳。」
珞接下的同時,對她好感度也瞬間陡升,這才注意到這女孩怎麼講話的聲音如此沙啞?脖子上還有著怵目驚心紫中帶綠的手痕。
紀辰紹則姿勢不變的補道「別鬆綁,不然我馬上殺了他。」
珞瞪了他一眼,這時姜奕翔也呻吟著醒轉,她趕忙湊近查看。
這傢伙怕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吧?
看他受那麼重的傷,又經歷多番波折,還以為他狀況大不妙,現在不僅退燒還清醒了?
印入眼簾的是珞,姜奕翔雙眼閃出星夜般的光芒,俊逸的嘴角挽起一抹溫暖的彎度,看得珞也湧起複雜的心情…
這傢伙真這麼相信她啊?
深吸一口氣收斂心神,將他的頭稍稍抬起,將水慢慢餵入。
紀辰紹細細觀察這一切…
他們間的確不像一路的,但這女的又有種說不出的古怪感,所幸這女的嫩得很,繼續觀察下去,一定會有答案。
 
 
金刀巫姚君堂趕到彩火處,遠遠看到身著黑衣的守衛們,數十人井然有序的分立四周。
中央處有披掛著青色天蠶紗斗篷的挺拔人影卓立。
那個渾身上下散發奇異魅力的人逆著光,此刻看不清此人的面容…
金刀巫走向那個散發著魔力的人彙報情況。
他緩緩單膝下跪,盡量以平靜的語氣掩蓋不安的情緒「少主…」
這逆光的人微微點頭,伸出那隻纖細美麗的手示意姚君堂起身。
金刀巫卻渾然不動,深吸了一口氣後道「少主,我們強攻陣法禁制,即使受到烈山族峪垠派的阻擾,仍是漸有斬獲,可惜在最後遭遇了初時截走受召者的白衣女,那女人使用古怪的陣法,部隊遭遇巨大的衝擊四散…」
峪垠派大師傅是他的父親,但他此時為了刻意劃清界線,僅以門派稱呼。
看不見的壓力陡升,周圍空氣沉重起來。
他停頓了一會艱難的吐出「紅刀巫祝姿瓏不知所蹤,斟伏已前去尋找。」
說到紅刀巫失蹤時,這個充滿魔力的人明顯愣了一下…
但溫柔又磁性的話語飄來「不怪你們,我們早知會有人阻擾,也虧得你們如此努力到現在。」
聲音使人恍如沉浸在溫暖馨香的水中。
姚君堂眼中對這充滿魔力的人射出了複雜且炙熱的情感,但隨即收斂,還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報告…
「少主,斟伏還有事呈稟…」他頓了頓「姜奕翔不知為何攻擊了他,還帶著一個陌生女人逃走。」
說到姜奕翔逃走,這神秘人斗篷下的雙手不自覺的緊了緊,姚君堂當然沒放過這個反應。
沉默了一會…
那磁性又魔力的聲音再度傳來「當務之急,先找到斟伏,救助瓏妹,其他的事就再說吧。」這神秘人舉手示意。
眾人垂首雙揖,姚君堂眼神望向斗篷內的他,對這個當世無雙的神人,他是絕對的死心踏地!

「那個…請問你們是要往哪裡去啊?」珞沒好氣的問走在前方,貌似悠閒的紀辰紹。
「就說了,姑娘不開心隨時可以走,我的目標是把這個人帶回去。」
他邊說邊故意推了姜奕翔一把,還狡詰的瞥了珞一眼。
「姑娘不用擔心我,快走吧,免得捲入麻煩。」
雙手仍被綑綁在身後的姜奕翔,眼中帶著歉意回望,大病初癒的他其實也還沒恢復,連說話的聲音都如此虛弱。
聽到這種話,我怎麼可能丟下你自己走呢?珞氣呼呼的緊跟後方…
姜奕翔雖然失憶,但從對方對自己這麼凶狠的態度看來,也知道麻煩不小,而且他也察覺到紀辰紹似乎想利用自己引得珞同行。
「咦?雖說你是撞到腦袋而失憶,但才隔多久你卻沒什麼傷口?這還真是奇怪?」
紀辰紹流氓似的翻開姜奕翔破爛的衣服。
看到他滿身的舊傷痕時不禁一征,但隨即收斂他的驚訝。
目光最後停留在他頭上才結痂的傷口,忽然又眼神犀利的掃向珞,珞有些心虛的移開目光。
其實同行這些時間後,她總算想起這傢伙就是當晚的使弓男…
原來這傢伙是這種人啊!珞默不作聲,決定裝傻到底。
但這傢伙仍眼神犀利的盯著她,害她不自在起來,所幸這時澄兒劇烈的喘息咳嗽起來,她表情痛苦撫著脖子上的印痕。
「澄兒妳怎麼了?」
紀辰紹馬上扶住澄兒,緊張兮兮的掏出一壺白色藥膏,輕柔的替澄兒敷著。
這副溫柔大哥哥的模樣是怎麼回事?跟剛剛的凶神惡煞完全兩副面孔!
什麼嘛!差別待遇!若實力允許,珞真想上前抽他幾耳光!
敷過藥的澄兒仍然咳嗽不止,身不由己的倒下,嚴重到似乎快要喘不過氣了!
珞往前湊近澄兒…
這妹妹看來真的很痛苦啊,對了!她剛剛好心的遞水給我,跟她身邊的臭流氓完全不同。
沒錯,恩怨要分明,雖然這男的很討人厭!但這小女孩是無辜的嘛,但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她呢?
紀辰紹瞪著她戒備道「妳想幹嘛?」
珞毫不畏懼的回瞪「我只是想幫忙啊!」
並抓準機會回懟「你要是有本事,她還會這麼嚴重嗎?」
紀辰紹一時語塞,他對無法救助澄兒的確自責,可是本門的萬靈藥也沒用,難道這女人會比較神奇?
珞細看澄兒的傷口,忍不住摀住嘴,發現那些傷口紫黑淤青中還泛著綠光,竟然比之前顏色更深!
此時澄兒不僅陷入昏迷,還開始發起燒來,看起來不只是皮肉傷,不會是中毒了吧?
思索著次元空間袋裡有什麼可以派上用場的…
記得瑾說過有個解毒的萬靈藥,腦海裡浮現剛剛看到的一個綠壺的身影,她起身離開幾步,背過身開始掏她的次元袋。
紀辰紹不解那女人為什麼要掏一個空袋子?
事實上,在珞昏迷時,他是查過兩人裝備的,他不解為何有人會在腰間繫著空袋子,所以沒去理睬。
但片刻後,珞喜孜孜的捧著一壺物事回來時,他原地震驚!
「試試看這個吧!」
珞難得有機會顯擺,將藥低調又高傲的遞給紀辰紹,而後者呆愣的表情讓她很滿意。
但這傢伙迅速恢復冷靜「妳先用。」語氣之鄙夷。
珞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將藥一口喝下,等了片刻確定無虞後,紀辰紹才將藥接過施在澄兒身上。
施完藥後,澄兒的確停止咳嗽,但也同時沉睡了過去。
紀辰紹望了望高掛天空的艷陽「得找個地方休息才行…」
不然讓澄兒虛弱的身體曝曬,恐怕只會更糟糕。
他將澄兒負在背上之後,推了姜奕翔一把「走啊!」
珞看在眼裡忍不住哼了一聲,氣鼓鼓的跟在後方。
紀辰紹瞥了她一眼,思索剛剛的一切,這女人…果然很怪!


眾人一路上救治遭陣法衝擊受傷的同伴,一面依照姚君堂的指引找到剛剛的懸崖,但趕到時發現斟伏已失去了蹤影。
眾人忙傳備繩索工具,抵達崖底時,他卻已失去蹤影。
四周有斟伏留下的記號,奇怪的是記號分了五個方向。
那個神祕人盯著記號「這不是烈山族的手法,對手不簡單啊,難怪自己人數次栽在她手上。」
他思索了一下後發配眾人。
「這次切勿輕舉妄動,若有發現異樣馬上通報。」說完從袖裡抽出金絲,將之繫到部眾首領們的手上。
金絲才剛繫上就隱沒消失,原來也是咒物。
他僅將數個精銳與金刀巫留住,待眾人遠去,卻往五個記號以外的另一個方向前行。
這舉動引得金刀巫不解「少主?」
只見這神秘人對金刀巫一笑,並伸出自己的左手食指,食指上牽引著一道暗紅色的絲線。
金刀巫瞬間領悟,這線…是繫在姜奕翔身上的吧?
 
 
紅刀巫祝姿瓏悠悠轉醒…
才剛睜開她那美麗清澈的雙眼,就發現自己被置於一個石台上,衣衫襤褸且渾身無力。
她伸出手想支起身體,但卻發現雙手遭到綑綁!
「這麼細的繩子卻掙不斷?」
她驚恐的四處張望,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巧笑倩兮的陌生女子,斜倚在石邊直盯著她。
兩人互相對視,祝姿瓏才注意到對方一身的白衣!
她不知所措的神色,一絲不漏的盡收女希瑾的眼底…
想起璿曜洞天陣法被破,她們被逼遠離家園,這反應對瑾而言是遠遠不夠的。
「你們好大的膽子啊!當我璿曜洞天沒人嗎?這陣子盡找我麻煩?」
瑾依然是微笑著,但那透出的惡意如寒刀般刺進祝姿瓏的心底。
祝姿瓏暗自聚力,發現所有的力量都被頸上的黑玉項鍊吸走,不僅全身痠軟無法動彈,連最重要的紅刀都不見了。
她倔強的回盯著瑾,似是知道在劫難逃,緊閉著雙唇一聲不吭。
瑾見狀哼了一聲,將紅刀拿出來在她面前晃悠…
此刻的紅刀上纏著數道咒縛絲布,失去了祂本來的流光。
她震驚的瞪大美麗的雙眼!
這是不可能的事!怎麼會有人能拿到她的紅紋龍牙刀!?
藏不住的驚恐,換回瑾甜甜的一笑,彷彿在說這還差不多。
但瑾隨即回過頭不再搭理她…
人家還得準備迎接貴客呢!
祝姿瓏細看她手中捏著一個發著綠色螢光的小點,渾身如墮冰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