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四章 (下)

林賾流 | 2024-05-21 00:16:49 | 巴幣 102 | 人氣 583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我也告訴你一個Beta和Omega對付Alpha突然發情的民間好方法,辣椒水那種沒啥鳥用,還可能因為風向害到自己,隨身攜帶一小罐鯡魚罐頭泥,一半抹自己脖子一半抹對方鼻子,兼自動求救功能,那味道太引人注意了。」剛剛資訊素測試讓氣氛有點僵,徐夜柏決定說些輕鬆話題化解尷尬。
 
「……鯡魚罐頭泥?」
 
「Beta也會買,路見不平,幫忙丟屎……我是說鯡魚泥,我之前買了罐頭還沒機會實戰,誰教我不常外出。根據其他使用者心得,跟這種生化武器相比,動物排遺只能說別具風味。要是這項產品早十年上市就好了,還能當緊急食物。」徐夜柏語調充滿遺憾。
 
「好殘忍,我無法想像是什麼感覺,下次刑訊試試。話說超市能賣那種凶器嗎?」瑞梅克摀著嘴巴回答。他的戰鬥感官能力屬於最頂尖甚至破記錄的Alpha,共和國裡每代總共沒幾個,注定會編入歷史的那種特例,更別說Alpha本來就是用嗅覺捕捉資訊素,什麼感官都能遮,就是嗅覺遮不住。
 
「網路上有各種防身道具,這是某位神祕天才開發出的熱銷商品,罐頭包裝還改版了好幾次,務求用最快速度輕鬆打開,還有便利包形式,但發酵膨脹保存期限短,不小心壓破或自爆,處理後果非常麻煩,在公共場所驚動警察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便利包準備停止銷售了,一次性取用最大量還是罐頭方便,不開封時也可以當硬物武器。」徐夜柏熱情推銷,瑞梅克自己用不到,但可以拿來做公關或送給家族Omega自保嘛!
 
「我又上了一課,以後得防著點了。」瑞梅克仔細看著徐夜柏說:「你還不舒服嗎?」
 
「還好,只是有些悶,第一次接觸我要是不受影響才奇怪,胎兒需要你的資訊素,我就得快點習慣,你方才下手應該算非常輕對吧?」徐夜柏從他對胎兒血緣和親子資訊素感知程度判斷,可說是極度敏銳。
 
「通常Omega從標記起體內就會有Alpha的資訊素了,更別說懷孕當下,但胚胎已經一個月大,我實在抓不準該給多少資訊素,至少得先確定你的耐受程度。」瑞梅克抓抓瀏海說。
 
「前實驗團隊那邊沒給你建議?」
 
「我的資訊素跟血液一樣是機密,其次,他們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給予代孕者親源資訊素,現在做研究也來不及了。」精子都是偷的,哪可能從Alpha苦主本人身上弄到資訊素?但連Omega親源資訊素也沒有就耐人尋味了,這點矛盾正是瑞梅克現在調查碰到的最大瓶頸。
 
徐夜柏想起網路上關於輝鵲家族鋪天蓋地的歷史新聞和傳說,唯獨很少提到資訊素強度和味道,小說裡才有各種遐想私設空間。
 
「本人向來主張能用其他手段解決的事就不用資訊素。另外,我的資訊素味道要是向民間公開,市面上立刻會出現很多仿製品和香水,對當事者來說,走到哪都聞到自己的體味,換作你受得了?」瑞梅克抱胸不以為然反問。
 
徐夜柏猛力搖頭。
 
「今天讓你勞累了,又聊了這麼多,輪到你決定晚餐外賣點什麼,這裡有聘請家事服務員,通過安全審查的Beta女性,不會頻繁離開社區。以後你可以請她做你想吃的料理,別太難應該都沒問題,包括你之前幫自己規劃的懷孕食譜。」瑞梅克切入同居細節,目前徐夜柏對他的住處和地盤一無所知。
 
徐夜柏不需要這種服務,但對天天在外辦公奔波的瑞梅克來說,聘用專人整理家務包括料理食物似乎天經地義,只要指定用餐時間,回到家就有熱騰騰的飯菜可吃,不會有人打擾,住處也能隨時保持一塵不染。
 
總不能第一天入住就拂主人的意,徐夜柏決定先試試瑞梅克安排的生活方式,認識那位家事服務員,晚餐時再和瑞梅克核對一次自我介紹的簡單內容即可。
 
「這裡的家事服務員都是女性嗎?還是男女都有?」以後會長時間待在公寓裡,實際和家事服務員共處一屋的徐夜柏忍不住探問,他倒是能排除第一性別,從沒聽說AO做家事服務員的例子。
 
「男女都有,女性Beta家事服務員比較受歡迎,人們普遍認為Beta女性對孩童和Omega的威脅相對較低。不過這裡的住戶雇人考量在於專業能力和背景乾淨,麗塔女士是社區裡工作最久、薪酬最高的家事服務員,月收入比我的副官高三倍,可想而知她的嘴有多牢,家人都在這座社區從事服務業,經過多年努力在社區裡成功置產,因此現在她也是住戶之一。麗塔女士只接熟客預約還供不應求,剛買下這間公寓入住時我讓她破例了。」瑞梅克笑嘻嘻道。
 
當然得破例,不然怎麼顯示瑞梅克‧輝鵲魅力所向無敵?沒破例才是新聞。
 
「你可以將麗塔女士當成家人或者空氣,她都能從善如流接受,這是她的優點,對客戶非常體貼。」徐夜柏總算聽見瑞梅克公事公辦的口吻,和他對待徐夜柏的親暱落差的確很明顯。
 
「我的態度隨你,你怎麼看待這位女士?」徐夜柏進一步確認。
 
「就是家事服務員,偶爾在社區或大樓裡遇到會問候閒聊幾句,維持雇主基本禮貌,約好固定時段我會遠端遙控打開大門,她則在門禁開放時間內完成工作,之前只有指定整潔服務,我常加班不在住處用餐,需要打掃的地方不多,我和麗塔女士不會在住處碰到面,都是剛好錯開。」
 
「了解。」
 
「有一大一小兩間客房。事先提醒,小客房沒有你之前要求的獨立衛浴,得經過客廳使用共同衛浴設施,防盜鎖都幫你裝好了,歡迎任選。」梅瑞克領著他一一探索公寓各處,告訴他哪裡都能進去自由使用,包括書房、主臥房和健身室,以單身漢住處來說確實相當寬敞奢侈。
 
機密大概都移走了,現在這裡就是專門讓徐夜柏待產的空間,廣義地說,類似療養院,只差梅瑞克自己也會住進來。瑞梅克剛剛就在對話中承認可遙控門禁,只要他想,公寓一秒變監獄不是問題。離他得知徐夜柏代孕到自己後代的胚胎頂多就三天,真是可怕的行動力。
 
「沒關係,就要小的那間。」徐夜柏乾脆應道。
 
「如果你告訴我為何放棄大間,我就減免你今夜的晚安吻。不接受空間夠用或風景優美這類客氣答案。」瑞梅克又俯近徐夜柏說。
 
「我只是猜大客房可能是你用來度過發情期的地方,房間太小擔心你施展不開,再說必須給來過夜的Omega一個好印象,至少得是僅次於主臥室的房間。」徐夜柏無力吐槽瑞梅克的無聊捉弄,發情期就是個容易讓Alpha抽風的話題,他們總要手賤嘴賤證明競爭力,連同性都不放過,何況在一起的只是Beta。
 
只要不是真的親到徐夜柏都能當沒看到,他要把能量留給等等吃飯洗澡的費力活動。
 
「你怎不猜我就在主臥室招待他們?」
 
「你是前國會議員,現任情報局長,總要有點保密防諜意識,發情期那麼脆弱的時候,萬一被鑽空子就不好了,你應該沒時間夜夜笙歌,睡眠品質很重要。」倘若徐夜柏猜錯,他只能祝福瑞梅克的腎了。
 
「怪了,你還滿懂我。」瑞梅克做了幾下拉伸運動。
 
「只是就合理性推敲。」按瑞梅克從軍履歷,以及退伍後兩次無比成功的轉型,一口氣就跳到國家機關首長,政治地位直追其父,許多將領還不及他如今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徐夜柏只能認定瑞梅克是極端自制的Alpha,擁有如今成就並非偶然。
 
在編輯這一行,徐夜柏見多了才華洋溢但毫無紀律性因此無法配合編輯出書甚至完成作品的天才創作者,也有財力足夠買下整間出版社卻只能寫出垃圾的大老闆,花錢一圓出書夢掛個作家頭銜,但印出來的書本無奈只能當資源回收垃圾,徐夜柏都為那些紙漿心疼。
 
哪怕輝鵲家族影響力再大,瑞梅克個人能力意志不到位,頂多就是背景稀罕的貴公子,無法成為廣受愛戴的人民代表和高級官員。並非這些位置上就沒有蠢貨和繡花枕頭,而是輝鵲家族繼承人身分會被放大檢視,加上超越偶像明星的外貌,單身沒有道德包袱,緋聞不斷,一舉一動都遭狗仔和崇拜者緊咬不放,身處高位更難混水摸魚,容錯空間變得很小。
 
大概是Alpha追求卓越的天性,加上也是頂級AO結合的父母從小培育方針造就出的眼界和價值觀,否則瑞梅克縱使不從軍從政也能叱吒風雲過一生。
 
天性歸天性,因為意外和個人取向外加惰性偏離社會種性期待的人還不是一抓一大把,徐夜柏自己就是Beta裡的異變例子,敵不過競爭社會壓力自卑裝自大的Alpha和自甘墮落反抗刻板印象的Omega同樣屢見不鮮。
 
直到現在徐夜柏還是想不透瑞梅克為何會想要這個實驗胚胎,積極將之培育成後代?看這勢頭準備排除萬難讓徐夜柏成功生產,雖說Alpha的本能行為經常不講道理,短短相處時間已足夠讓徐夜柏確定,瑞梅克格局沒小到拿後代當家族工具。
 
「社區裡有一家綜合食堂,聘請大廚掌勺,一半是中央廚房概念,收費相對便宜,從這裡點外帶餐點最快又安全,這處社區可是觀光客進不來的地方,我建議你一定要體驗看看。還可以讓送餐機器人回收店內廚具減少垃圾,從社區外點也行,就是要等久一點。」瑞梅克又回到徐夜柏目前最需要的權貴社區生存指南。
 
「那今晚就從你推薦的食堂點外賣。」徐夜柏聽完他的推薦後頗為期待。「得花點時間查查哪些餐點我能吃,哪些最好避開,我總不能把『懷孕者可食』大剌剌打在備註事項裡。」徐夜柏還幹不出自曝其短那麼失智的行為。
 
「食堂有公用送餐機器人,但住戶大多偏好用自己的機器人去取餐,降低風險順便錄影存證。另外菜單上都有註記不適合食用該道料理的客群,別擔心。」
 
「那就好。」徐夜柏沒見過世面,至少懂得一分錢一分貨,不同凡響的薪水當然也要求相應的服務品質。
 
從Beta家事服務員存夠積蓄後可以購屋成為住戶,和輝鵲家族繼承人成為某種程度的鄰居來看,至少這處社區沒有太粗淺的階級歧視,這就是徐夜柏在小說中不曾看到的首都現實,但其他地方有無憑出身容貌性別就分差等的情況,只能說徐夜柏遇得太多了。
 
瑞梅克住的這處社區,與其說「平等」,更適合的形容是「生態平衡」,確實是需要高度文化水準才能達到的境界。平衡是種牽一髮動全身的狀態,就安全性來說反而更穩固,人人各司其職又不會鬧得不愉快,無形中就能減少漏洞。
 
「這裡還有貨運電梯,只要不是太大的包裹都可以直接運到指定樓層儲放櫃,至少塞得下送餐機器人。」
 
「聽你說的這些,彷彿這裡的住戶都是社恐患者。」徐夜柏難以想像的生活細節俯拾皆是,有錢人就是會玩。
 
「擔心社會運動恐怖分子暗殺綁架那種『社恐』。」瑞梅克露出一抹神祕微笑。「Ash如果到交誼廳或小公園和其他公共設施裡,看見有點年紀的住戶閒聊,話題裡一定包括曾經被暗殺或經歷某某恐怖襲擊和重大災難的要素,順著這方面聊很容易交朋友,你是關心社會新聞的小說編輯,要做到不難。」
 
「你說出口就是做得到放我出去活動,但我這段期間都不準備交朋友,我強調過不想曝光,首先不就要避免引人注意?」徐夜柏搞不懂瑞梅克為何表現得不太在乎名節的模樣。
 
精子被偷去制造胚胎還找人代孕了,這比私生子嚴重很多好嗎?雖然私生子在這個年代只要單身你情我願或伴侶約好開放式關係不是啥大問題,民眾觀感好壞多在如何負責和養育態度上,Beta人口多的好處,這點瑞梅克表現無可挑剔。
 
「我當然記得我們在海邊的約定。」瑞梅克輕柔地拂開徐夜柏額頭上的碎髮,氣氛頓時相當曖昧--單方面地。
 
「那就好,我要怎麼點餐?」徐夜柏很順地接了這句話。
 
瑞梅克直接叫來約一公尺高的黑色蛋型機器人,它逗趣而精準地滾到沙發前,忽然伸出四隻尖細如昆蟲的節肢撐起身體。
 
「哇靠!」徐夜柏瞬間從Alpha大腿彈起來,留下一小塊空虛涼意。
 
當瑞梅克以為徐夜柏受到驚嚇,正準備安撫他,Beta已然箭步向前撫摸那光滑的蛋形外表。「太酷了!像異形一樣讚!還能作其他變形嗎?」
 
「能。裡面有三分之二是中空,就是為了保護及保溫運送物品。」瑞梅克決定小小報復徐夜柏屢屢害他意外的反應,讓對方看得到玩不到。「還有類似的大型機器人,最多載到五人,若非首都禁止私人航空器,中產階級以上流行更多五花八門的玩具,陸上全地型載具民用規格已經有不少種類通過測試上市了,可惜不適合懷孕者乘坐。」
 
「我應該租不起吧?」徐夜柏現實的回答堵得瑞梅克無話可說。
 
「家用運輸機器人視窗系統裡有社區食堂菜單,你直接輸入想吃的餐點再按結帳,費用直接從帳號扣除。」瑞梅克伸手點觸螢幕示範教學,握住徐夜柏手腕為他登錄指紋和臉孔聲紋等識別資料。
 
徐夜柏點餐速度很快,還不忘詢問瑞梅克口味,確定是兩人都想吃的菜色才放進購物車,徐夜柏被資訊素壓制一刺激,更加缺乏食慾,將瑞梅克的食量加進來考慮,點齊確定夠吃不會浪費的料理數量就收手了。
 
「瑪麗安本來就習慣將室溫設定得較低,考慮到短時間溫差過大對病患身體不好,實際首都人家裡還會更溫暖一些,除非是沒錢付暖氣費用。我讓你自己決定溫控,優先目標是不馬上感冒行嗎?」餐點送達前還有一段時間,瑞梅克遂和新室友一一確認瑣事。
 
「有除濕時暖氣倒也不用開那麼強,我不喜歡被烘烤,多穿一點就行。」徐夜柏被首都戶外降溫嚇到,剛進門沒多久,下意識將撲面而來的溫暖空氣當成救命浮木,身體適應室溫後,門窗緊閉的室內太過溫暖其實不算很舒服,之後他也想開窗透氣或到有透明天窗的溫室陽台休息。
 
徐夜柏幾乎立刻發現自己一個新弱點,他不是能二十四小時生活在空調裡的人。
 
「你別急著調整溫度,先觀察身體狀態,忽冷忽熱才容易感冒。訓練的前提是你已經準備好最佳狀態,顯然你沒有。」金髮Alpha忠告。
 
「我答應不逞強,你也別對我見外,本來怎麼做照舊即可。」徐夜柏投桃報李表示。
 
「我在家不習慣穿太多衣物。」瑞梅克承認,這點他和大多數Alpha習性相同。
 
「你只要不全裸我都能接受,可以擬個室友守則,我盡量不給你添麻煩。」徐夜柏早就見慣南方人清涼裝扮,再說他是來作客的,不好管到主人生活習慣。
 
「太好了,果然和你在一起很輕鬆。」瑞梅克說完直接脫掉上衣,上半身赤裸一覽無遺,發現徐夜柏直勾勾地盯著他,不由得逗了一句:「我們生理上姑且算異性,喜歡你看到的嗎?」
 
「你說退伍後身材走樣,我有點好奇。」
 
「你的興趣相當惡劣,再確認一次,真的是我的支持者?另外我是說沒以前那麼壯。」瑞梅克用指尖滑過塊塊分明的腹肌。
 
「啊,支持的,童叟無欺,純心靈,不摻雜任何肉體慾念,放心好了,絕對肯定輝鵲大人的內在優點。」徐夜柏邊說邊轉身從行李裡拿出換洗內褲,毫無一絲留戀動搖。睡衣當然要穿瑞梅克準備的高級新品,經歷首都天氣打擊後,原本從迪安圖斯帶來的室內衣物全被徐夜柏評定為不合格,價格不論,保命要緊。「浴袍應該有我的份吧?等外賣來之前,我想先去洗個熱水澡,冷死了。」
 
瑞梅克想起一週前娛樂媒體才票選出關於他的形容詞第一名是「熔岩般的肉體」。
 
那徐‧小Beta‧夜柏審美眼光算什麼?結冰的地獄石塊?不止,他還喜歡黑色異形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