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巫女珞☆無雙神人-C6

幻晨夜夜語 | 2024-06-02 20:00:05 | 巴幣 2 | 人氣 47

連載中巫女珞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關於冒險、友情、愛情、玄幻、山海經的故事

紀辰紹站在山丘高處伸出了食指,念訣聚力,隨即指間出現金色的絲線,與姚宇逸的施術一模一樣。
他又念了口訣,絲線聚成一顆小球,彈手將小球印在了樹上,瞬間現出與他手臂上一樣的圖騰。
隨後下了丘陵回到大樹下,擔憂的看著還在昏迷中的澄兒…
他對正在採山菜的珞問到「妳那藥到底是什麼?有沒有用啊?」
服了藥之後的澄兒雖然不再咳嗽,但卻昏迷不醒啊!不是哪來的江湖郎中吧?
一整天沒吃什麼東西,忙得滿身是汗卻只摘了幾片山菜,她此刻心情壞透了!
想到今晚可能又得餓肚子的珞更沒好氣的回道「那是我師傅調的仙藥,比你那破爛玩意好一千萬倍的好東西!」
嘴上很硬,可是其實心底也在發虛,該不會真的沒用吧?那臉就丟大了!
四人在一棵大樹下休息,這樣一耽擱又是黃昏。
雖然紀辰紹刻意選擇遮蔽物多的路走,但天生直覺敏銳的他隱隱感到不安,似乎有危險正在慢慢靠近。
他四周環顧,卻看不出任何異樣。
這時都市俗的珞一個不注意踩了個坑,從小丘上跌了下來,正在預計性慘叫時,卻沒像預計中的撞得鼻青臉腫。
身下的地這麼柔軟啊?
珞正在驚奇,反手一摸,不得了!這溫溫軟軟的不是草地啊!
回頭一看,姜奕翔不知何時竄到她身下,成了她的人肉墊。
「妳沒事吧?有沒有摔到?」
他自己都還沒緩過來,就問珞有沒有受傷。
珞聞言凝視著他,隨即想起自己還壓著他呢!趕忙翻身下來,把雙手仍綁縛著的他扶起。
這個人是天生就待人如此嗎?還是對她特別照顧?他保護她彷彿出於本能般…
正在發楞,感到一股視線,她猛然回首,那個討人厭的傢伙正用一臉不屑的表情盯著這邊!
珞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了他一眼。
無奈轉身把姜奕翔身上的塵土拍乾淨,然後讓他靠著自己走回紀辰紹的樹下。
兩人才剛走回,澄兒就悠悠轉醒「紀大哥?」
聲音沒之前沙啞,燒也退了,脖間的手痕也淡了。
「澄兒!」紀辰紹趕忙將澄兒扶起,溫柔殷勤的將水遞上。
珞藏不住臉上的得意盯著紀辰紹,心中吶喊「我家的師傅太神奇了!」
紀辰紹看著她那得意的表情,咬了咬牙「欸…謝了…」
謝得這麼爽快?顯得自己有點小家子氣了!珞禁不住紅著臉發楞…
紀辰紹看了看珞手上那幾片山菜,嘆了口氣「請珞姑娘幫我看著澄兒,我去看看能獵到什麼。」
見珞點頭如搗蒜的表示答應後,他粗暴的拉著姜奕翔「你跟我來!」
看著紀辰紹把姜奕翔栓在樹上,又威脅珞不准鬆開後,她剛剛才萌生的些許好感,瞬間枯萎…
片刻,紀辰紹拎著四五隻山鳥回來,走到一半發現姜奕翔皺眉望向遠方一處發呆。
紀辰紹順著望去,也是一股惡寒襲來,可是眼前除了樹林,明明什麼也沒有啊。
「你們幹嘛啊?」
珞發現動作一致定格的他們,停下幫澄兒搧涼的手,忍不住奇怪的問。
「沒什麼…」紀辰紹壓下那莫名的惡寒,牽著姜奕翔走回。
把山鳥料理了,眾人正在大嗑,忽然剛剛他們注視的那處,眾鳥驚飛!
從樹林裡竄出一個披著青色斗篷奔逃的人,向他們這處疾衝而來,後方還追著一群人…
看服飾的模樣,不就是跟他們玩了幾個月貓捉老鼠的黑衣人嗎?
紀辰紹最快反應過來,抓起他的神木弓抱起澄兒躍上樹梢隱匿。
都市俗的珞,眼見來人越來越近,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快幫我解開!」姜奕翔朝紀辰紹喊道。
紀辰紹皺眉後仍發了一箭射斷了束縛。
這恐怖的準頭!
但珞還來不及驚嘆,姜奕翔就摟著珞跳上另一端樹梢,身手俐落迅速還勝紀辰紹一籌。
來人已到近處,姜奕翔看得心頭一震,這斗篷身影為何如此熟悉?
他本能的躍下赤手空拳格擋追捕者,他自己都疑惑,為什麼身體自發性的下來救人?
「你快幫幫他啊!」珞朝著紀辰紹急喊。
紀辰紹本拉滿的弓卻漸漸緩下,他還保持著他的冷靜。
「趁機會搞清楚狀況吧…這傢伙真的在攻擊黑衣人?他是為了什麼跟自己的陣營鬧翻了?他喪失記憶是真的?這個逃跑的人跟他們又有什麼關係?」這些問題迅速的在腦海閃過…
對方人多,自己又赤手空拳,姜奕翔漸漸落了下風,打到最後他僅憑絕佳的身法驚險閃避。
珞忍不住了!
將手弩對準戰場「但要是不小心射到他怎麼辦?」
這時一把刀險險削過姜奕翔的額頭,珞震驚下不自覺手一緊觸動手弩機關,數道銀針射向纏鬥的眾人!
「啊!會射到他的!」珞在心中驚喊。
銀針卻忽然像是有了生命似的,盡是刺向姜奕翔以外的黑衣人!
針無虛發,雖沒命中要害,但被射中處都是一陣麻痺,對方震驚得停下了動作,所有人目光同時集中在珞的身上…
璿曜出品,必是精品!
震驚之餘珞盯著手弩,腦海裡冒出這句廣告詞…
身披斗篷的陌生人更是意味深長的凝視著珞。
紀辰紹第二個恢復冷靜,拉滿了長弓射出一箭,那箭飛到一半忽然散開,黑衣人們皆急忙閃避,躍出數尺後終於退去。
珞一下樹就怒推紀辰紹一把「喂!你剛幹嘛不幫他!?」完全忽視他神乎其技的箭術。
「我怎麼知道這些人會攻擊他?而且他們本來就是一夥的啊。」
紀辰紹滿臉不在乎,還雙手一攤。
珞張著嘴一時間想不出如何回懟,因為她很清楚這傢伙說得沒錯…
姜奕翔聞言也是一征「姑娘不用為我爭辯,或許他說得是真的,我看到這些人時的確有種熟悉感。」
他說完垂下眼簾又深思起來,而一旁的斗篷人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澄兒扯了扯紀辰紹的衣角,後者將頭轉向斗篷人,眼神凌厲問道「你是誰?這些人幹嘛追著你?」
這人緩緩脫下自己的斗篷,眾人霎時睜大眼睛皆忘記了呼吸…
從沒見過這樣俊美的人!
那及腰的黑髮如瀑布般直洩而下,發出綢緞般的光澤,竟無一絲糾結。
那安在劍眉下的清澈雙眸,恍如雨後的天空般清澈,似是能將天地間的事物吸納進去。
天神雕刻出來的無瑕五官鑲嵌在如刀削般俐落的面龐上,靈息從微彎的雙唇間透出。
身形偉岸且穠纖合度,散發出來的氣度如五嶽群山,眾生皆在其前折服,天人亦無法與之比擬!
他身上的裝束更是與常人不同…
只見他身著青底金絲繡墨蘭天蠶紗,披掛青底金絲繡墨蘭斗篷。
但最讓人注意的是他耳垂上配戴的耳飾,三環相扣,用墨蘭金絲圍繞,圖騰龍形耳墜看來栩栩如生。
黃昏的陽光灑在他身上竟蘊出了五彩斑斕,而那五彩斑斕的光影又染得這個世間無雙的人如此夢幻。
他淺淺一笑「多謝各位相助。」溫暖光輝的氛圍壟罩了眾人。
片刻後紀辰紹最快清醒過來,轉頭一看兩女,兩女竟然都瞪大眼看呆了!
他忍不住皺眉小聲提醒「喂!口水啊!」並用手肘撞了下珞。
珞被他一撞恢復了清醒,趕忙吸起滴下了的口水,回瞪了他一眼…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紀辰紹語氣沒剛剛凶狠了。
「我是夏諦屺,各位叫我屺就行了。」他微笑回答,那俊美無雙的模樣讓眾人又是看得發起呆來。
從頭到尾沒說話的姜奕翔,望著這如天界降臨般的神人,心底湧起了莫名的情感…


黑衣部眾追尋記號,遠遠看到綠刀巫斟伏呆立在一個石台前。
「斟大人?」其中一個領頭的黑衣人疑惑問到。
滿身傷的斟伏瞥了他一眼,回過頭又像是夢囈一般「不見了!為什麼?」
黑衣人面面相覷,領頭的那個黑衣人硬著頭皮又喚了一次「斟大人,屬下奉少主之命而來。」
斟伏的喜怒無常他們是見慣了的,可也沒像現在這樣詭異過…
「不見了!為什麼?」這次斟伏撇過頭,直勾勾的盯著他。
「斟大人,請冷靜,我們是來助您救尋祝大人的…」邊說話邊指示手下警戒。
斟伏忽然暴起,雙手緊抓領頭黑衣人的雙肩搖晃「不見了!到底是誰幹的!」
黑衣人看著癲狂的斟伏,只好當機立斷反手敲暈。
眾人看著倒地的斟伏片刻又再望向領頭者。
「等斟大人清醒後再做打算,現在先招集同伴回報少主要緊。」領頭者皺眉下令。


這個夏諦屺長相帥氣,說話又有趣,而且一點架子都沒有,平易近人到神奇!
他邊啃著烤好的山鳥邊說著自己的經歷。
聽著他說的神奇故事,別說珞與澄兒,連紀姜兩人都不禁聽得入迷。
「原來四處遊歷這麼危險!」珞驚嘆。
「可是可以經歷好多事物,澄兒也想去看看能長出五色花的丹木是什麼樣子。」澄兒雙頰通紅興奮道。
「有好也有不好的地方,四處遊歷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事物,也是為了生活。」他開朗的說道。
「但像我的父親常常在外地忙碌,我從小到大就見他沒幾次…」
夏諦屺垂下那美麗的雙眸略帶哀傷的說到,情緒很快感染了兩女。
紀辰紹無奈的盯著這神人但也找不出他的破綻。
一個四處遊歷交易買賣的遊人身負重寶,被人追殺似乎很合理…
「你身上到底有什麼寶物啊?我們救了你,你不會連給我們看一眼也不肯吧?」說著邊笑邊伸出了一隻手。
你的樣子根本不像只為了看一眼吧?珞盯著他,心底冒出這句話,鄙視寫在臉上。
這夏諦屺倒是很大方「紀兄弟開口,夏某當然答應。」
說完他從懷裡抽出一個表面刻紋優美的紅檜木盒。
緩緩打開…眾人將臉湊近木盒。
「?」眾人不約而同的發出疑惑的聲音。
只見舖滿青色絲綢的木盒裡裝著一個比手掌稍大,外表灰白的石頭。
「什麼啊?這盒子看來比這石頭還值錢!」紀辰紹不加思索的直白嫌棄。
澄兒也同樣帶著不解的眼神望向夏諦屺,但珞卻直盯著這石頭皺起眉頭。
「珞妹妹可是看出了什麼?」夏諦屺敏銳的查覺到珞的異常,微笑發問。
「啊!好奇怪的石頭,為什麼會發光呢?」珞無防備的直言,說完才察覺眾人異樣的目光。
「我就看是塊普通的石頭!」紀辰紹駁言。
「澄兒也沒看到什麼光…」澄兒表示+1。
「真的啊!閃著五彩光芒還會變換耶!這是怎麼辦到的啊?」
然後發現眾人不解的神情。
「你們在玩什麼啦?」珞有點生氣了。
然後三人眼神投向夏諦屺想要個說法,後者微笑看著眾人「珞妹妹天賦異稟,這塊石頭的確有些來歷。」
珞面露得意之色瞟向紀辰紹,後者哼了一聲。
「太古時期,有四大部族的統領者人皇伏羲、藥神神農、火使燧人,還有擅長練器的女媧,各部落統治者本來皆為擁有特殊大能的巫王。」
「咦?等等!你是說他們是巫?」
珞忍不住發問,別欺負她讀書少,三皇五帝她還是有拜過的!
但此話一出,眾人反而疑惑的盯著她,她被盯得彆扭起來…
「嘿!竟然還有人不知道這四大太古巫王,妳到底是哪來的嫩包啊?」
紀辰紹趁機虧了她一把,澄兒在旁也忍不住點了點頭。
「我只是一直跟著師傅待在山裡修行,哪會知道這些?」珞被懟得雙頰羞紅回瞪了一眼。
但紀辰紹的話卻引得夏諦屺深深的看了珞一眼…
「此四部族首領巫王聲名遠播,昔日巫王已逝,部族承襲了巫王的力量仍舊強大。」
他垂下有著修長睫毛的眼眸,拿著盒子將整個身子挪向珞。
「女媧族雖式微,但擅長煉製各種不同的神器天賦卓越…」他身上有股醉人的香氣!
辰紹皺眉問「你是說這石頭出自女媧族嗎?」
他忽然狡訐一笑回答「其實不是。」
眾人瞪大眼望著他,臉上都寫著「那你剛剛說那堆是為什麼?」
但他接著說道「據說我出生時就抱著這塊石頭,然後有個雲遊四海的巫師說,此石有天命,而且只有因緣際會的命定之人,能看出此石與眾不同之處。」
命定?眾人瞟了珞一眼後又繼續談話…
這傢伙能有什麼命定?
珞忽然感到被集體針對!
辰紹又疑惑的問「所以這個巫師是女媧族的?」
屺這次終於點了點頭「她的衣飾上確有女媧族圖騰,當時還為精煉此石停留過一段時間,離開時也落下批命。」
他又朝珞挪近了些…
靠!這夏諦屺不僅說話的聲音好聽,味道好聞,整個人都像散發著魔力一般,珞在他身旁,心臟竟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
她已無法思考…
所幸一隻手將珞及時拉開!
她總算恢復了思考能力,回頭一看,拉開她的正是姜奕翔。
珞忽然有股得救了的感覺…
感謝的望向他,卻發現他眼神複雜的盯著夏諦屺,紀辰紹默然的觀察著這一切,澄兒只忽然感到氣氛怪怪的。
「失禮了,我沒有惡意,只是想讓珞妹妹看得更仔細些。」屺微微一笑,將木盒收納好。
「我沒事啦!大家怎麼了?」珞哈哈大笑緩和氣氛。
姜奕翔垂頭不語…
屺剛剛是在施展一種法術,自己對這種情況非常熟悉,可是屺看起來又像什麼都沒做,其他人都沒發覺嗎?
「姜兄弟原來是珞妹妹的情人嗎?」屺問。
珞滿臉通紅,雙手猛搖「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啦!」
「珞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她在河邊撿到我。」姜奕翔也俊臉微紅的撇向另一邊,思維被這句話打斷。
屺盯著姜奕翔頭上的傷痕沉吟片刻「說起來姜兄弟是第一個衝出來救我的呢。」
「那沒什麼…」
其實姜奕翔自己也不懂為何會出手救他,彷彿本能般的就是出手了。
「我們夏家向來是有恩必報。」
屺從他那青底天蠶絲衣中掏出另一個木盒,珞開始懷疑這傢伙是不是也有個次元袋藏在懷裡?
這盒子比剛剛的還艷紅些,但質料卻沒剛剛的好。
盒蓋打開,裡面躺著一條做工精緻,看來就是精品的黑體赤紋鎖鏈鞭。
「這條赤蛟閻炎鞭,也是我機緣得到的寶物,此鞭每個鎖鏈用千年熔岩的礦物融鑄成蛟龍形,用九頭蛟龍筋做骨,環環相扣,雖非出自女媧族,也是集中數百匠人與巫覡融合巫力鑄成,不僅能當鞭使用,還會自動化作護衣。」
他站了起來,示意眾人走閃得遠些。
隨後揮起赤蛟,那一鞭揮下捲起了沙塵,還竄出一道火焰,伴著颼颼的破空聲很是駭人,更神奇的是此鞭像會伸縮一般,擊打處竟可超過鞭身兩倍之遠。
屺收起赤蛟鞭,連同盒子交給姜奕翔「我對武器不擅長,如今我就將它送給姜兄弟了。」
姜奕翔都還沒決定要不要收,紀辰紹忽然橫出手接過!
「謝啦!我是他的監管人,我代替他先收著。」
紀姜兩人對戰數次,熟悉他的厲害,這條赤蛟鞭比之前擊碎的更精緻不凡,雖然姜奕翔現在沒有惡意,但如果有天恢復記憶,使用此鞭攻擊,後果恐怕無法想像。
怎麼也不能讓他拿到這赤蛟閻炎鞭!
珞怒瞪了他一眼,但因自己心中也對持鞭的姜奕翔有陰影,實在說不出阻止的話,只好愧疚的望向姜奕翔。
他反倒是一臉輕鬆,回報了一個釋然的微笑。
「不過此地不宜久留,為避免生變,明早我們盡早動身離開,大家快休息吧!」紀辰紹邊把木盒負在背上,邊指示分派眾人。
「稍等,其實夏某還有件事想求各位…」眾人停下了動作。
「為避免再遇上賊人,還希望各位能助我安全返歸,若能達成我另有謝禮,定不會讓各位失望。」他說完直視著紀辰紹一眾。
「呵!我們還有要事,你可能得自己想辦法囉!明早大家就各奔東西吧!」
這傢伙處處透著詭異,紀辰紹又不傻,爽快的拒絕,這當然又惹來珞的一個白眼。
意料之外屺並沒有爭辯,只是點了點頭,默默坐到一旁的大石上休息。
珞與澄兒都生出了些許同情…眾人就這樣歇下了。
深夜眾人已沉睡,樹梢高處的紀辰紹盯著臥睡的屺,那沒消失的不安感環繞四周。
赤蛟閻炎鞭?黑衣人追殺?珍寶溢彩琮?
「看來你不是普通貨色啊!」直覺敏銳的他下了這個結論。

斟伏漸漸清醒,看著黑衣部眾圍繞著自己,他猛然坐起,但傳來的劇痛讓他咬牙撫胸。
「斟大人,您的傷很重!」為首的黑衣人趕忙制止。
天微微露出曙光,他驚問「我昏迷多久了?」
「已過了一晚。」聽到這個答案,他強撐起身四處搜尋張望。
「你們有沒有看到什麼?我的尋蹤役!」他猛的對攙扶著他的黑衣首領問到。
「夏大人,您昏迷時,屬下沒發現任何異樣…」答案令他失望。
「斟大人!」一個在外圍的黑衣人發現了一個綠光點。
斟伏望向黑衣人手指向處,就是他那時發出搜尋紅刀巫的螢光。
光點孤單的飄在空中,似乎是刻意引人注目。
「跟我來!」斟伏壓低了聲音,像怕把這光點震碎。
眾人追蹤著光點來到一個小山谷。
這地方忽然煙霧繚繞,幾乎快要目不視物,也越來越難追蹤。
眾人在濃霧中皆感覺舉步難行,彷彿遇到無形的牆面般,唯有斟伏不受阻擾的緊追,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黑衣人都消失了!
看這樣子自己進入了某人設下的空間,但尋蹤役就在前方,他一咬牙還是追了下去!
雲霧忽然散去,眼前是一個瀑布,周圍奇花異草,芬芳撲鼻,但斟伏無心觀看著急的搜尋。
尋蹤役輕飄飄的飛入一隻纖手中,斟伏看清纖手的主人後瞬間愣住。
瑾左手捏著斟伏的尋蹤役,右手拿著祝姿瓏已受封印的紅紋龍牙刀刻意晃悠,靠坐在水瀑的石台上悠然一笑…
斟伏見狀卻如墮冰窖,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盯著瑾手中的紅紋龍刀,過了好久他才顫抖的問道「她呢?」
瑾捏碎了尋蹤役,笑容不變的纖手往下一指。
斟伏順指望去…
離瑾數尺外的水面漣漪陣陣,水面下祝姿瓏雙手像抵著一道無形的牆似的,驚恐的望向斟伏。
斟伏見狀不加思索的跳入水中,游向祝姿瓏處,但卻發現水底根本沒有祝姿瓏的身影,一起身卻又看到祝姿瓏在水下求救!
失敗數次,他猛然抽出綠刀衝向坐在石台上的瑾!
瑾卻像是早有預防,速度更快的一躍下水,她下水的瞬間,水下的祝姿瓏就開始痛苦掙扎起來!
斟伏衝到祝姿瓏處,猛扒著水面,卻怎麼都碰不到祝姿瓏。
「住手!放過她!」斟伏見狀趕忙求饒。
瑾嘴角微微掛著笑容,停在水中又待了片刻,讓水下的祝姿瓏又痛苦掙扎了一會…
看著斟伏心急如焚的模樣到滿意,才慢悠悠的上岸。
上岸後祝姿瓏終於恢復平靜,但看來也被折磨的虛弱不堪了。
他恨恨的問「妳是誰?到底想幹嘛?」看著祝姿瓏被這樣折磨,他心如刀割。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的吧?你們這些人侵門踏戶,毀了我家,對我舞刀弄槍,現在還來問我?」瑾瞇起了水靈的大眼,渾身卻散出一股不寒而慄的殺氣。
「好好的交代清楚,不然…」瑾將纖足往水裡撥了幾下水,水下的祝姿瓏又痛苦掙扎起來!
「住手!妳想知道什麼我都說,別傷害她!」斟伏趕忙阻止。
聽到這句話,瑾終於滿意的微微一笑。


早晨眾人先後起身整理準備出發…
夏諦屺卻不知多久前就準備好,坐在一旁等待,擺明跟定了!
紀辰紹因此悶悶不樂…
「你幹嘛臉那麼臭?」正在擦臉上水珠的珞忍不住問。
「妳還有生存本能嗎?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蹟!」紀辰紹回懟。
「什麼啊!」莫名其妙就被懟了,珞正想發作,這傢伙卻轉身離去,擺明漠視。
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
姜奕翔看珞氣呼呼的,趕忙寬慰「其實我有同感。」
珞瞪大眼,現在是怎樣,你同感個什麼?
看這號表情,姜奕翔趕忙壓低聲音解釋「珞姑娘,我覺得那位夏兄弟有問題,我相信紀兄弟也是這樣想的。」
你稱姓紀的是兄弟?他對你像個虐待狂耶!
「蛤?我只覺得他好看到不像人,見識又廣,會有什麼問題?」
聽見不是針對自己,珞終於冷靜下來,壓低自己聲音回應。
「珞姑娘,妳是我的救命恩人,希望妳聽進我這句話,盡量遠離那個人。」珞真切的感受到姜奕翔眼中的誠懇憂慮。
「我知道了...」珞認真點點頭。
「喔!對了!」珞像忽然想起什麼一般,從次元袋中掏出一套靛色衣服。
「這給你換上吧,你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爛爛的。」
他看了看身上襤褸的衣服,幾乎衣不蔽體,紅著臉接過「多謝珞姑娘。」
趕緊轉身至石後換上…
當他走出來時,換上新衣的他看上去更添了幾分帥氣。
珞忍不住評語「你很適合深色的衣服啊!」
他紅了紅臉「珞姑娘的東西與眾不同,我一直以為會太小,想不到換上竟如此合身。」
珞聞言笑著說「你別老是叫我珞姑娘,其實你救我的次數也不少耶,叫我珞就好啦,師傅也都這樣叫我。」
姜奕翔愣了一會,片刻後才以細到快要聽不到的音調叫出她的名字「珞…」
他的俊臉又是一紅,怎麼這麼容易臉紅啊?到底是害羞個什麼勁啦!
「你年紀比我大,我叫你姜大哥?」她被姜奕翔的臉紅感染,自己也臉紅起來…
見他微笑的點了點頭,珞也開心的笑著說「我們當好朋友吧?以後互相救來救去?」
姜奕翔聽了又微笑點頭,兩人相視一笑,周圍彷彿冒出七彩泡泡一般。
「你們可以不要一大早就噁心人嗎?」紀辰紹滿臉鄙夷的飄過落下這句。
珞終於爆發了「誰讓你偷聽!?」
她滿臉通紅的隨手抓起物事就扔,但這傢伙身法與姜奕翔比肩,怎麼扔就是扔不到!
扔到沒東西可扔,直接追打起來,澄兒在旁勸架,卻收效甚微。
姜奕翔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笑開,記憶忽然衝入腦海!
好像很久前也見過這景象,追逐的眾人身影幻化成不同的陌生形象,但畫面卻沉重又恐怖,他心驚下影像消失!
他忘了什麼?又將要想起什麼?
查覺到自己異樣的恐懼,他愣在當場,沒察覺遠處屺的注視。


黑衣眾還困在迷霧中不敢輕舉妄動…
霧忽然迅速散去,斟伏背負著祝姿瓏從散去的迷霧中走來。
「斟大人!您順利救到祝大人了?」為首的黑衣人驚呼!
他卻用令人感到害怕的沉默回應…
將祝姿瓏的身體輕放到旁邊的石台上後,他就邊上坐了下來,彷彿全身力氣都被抽乾似的。
眾人見狀不敢言語…
只見躺在石台上的祝姿瓏雖然沒外傷,呼吸均勻穩定,但雙眼空洞彷彿失去靈魂一般。
「斟大人,祝大人這是怎麼了?」為首的黑衣人查覺到異樣驚問。
「沒什麼…瓏妹只是受到驚嚇…很快就會好的…」他伸手細撫祝姿攏的臉頰,將她的雙眼闔上…
閉上眼的祝姿瓏像睡著般依然美麗,只是毫無生氣。
「少主知道這邊的事?」他轉向黑衣眾首領問到。
「是,所以少主派我們來助您營救祝大人的。」這句話回過多次,黑衣首領雖感到奇怪,仍恭敬應答。
斟伏望向地面說到「好,通報少主,已找到瓏妹,我們現在趕去支援他們,受召者已在這附近。」
首領黑衣人應了聲「是!」即開始指揮眾人行動。
眾人忙碌中,斟伏默然的望向來時路,重霧還覆蓋著那裏…
霧中的瑾直直盯著斟伏…
除斟伏外,眾人皆自顧自忙碌,似乎都看不到霧中的瑾。
她右手持著已被咒封的紅紋龍牙刀,左手持著一個畫滿咒紋的皮袋。
皮袋裡彷彿裝了什麼活物在掙扎,細聽下竟傳出祝姿瓏的哭喊聲!
斟伏別過頭去,痛苦的閉上眼。
瑾看著皮袋,又看向乖巧聽話的斟伏,然後嫣然一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