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四章 (上)

林賾流 | 2024-05-19 00:42:58 | 巴幣 202 | 人氣 500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情報局長座車來到一整排環境清幽的私人公寓其中一間,徐夜柏透過車窗望去,只知能在這地段置產的肯定都是中上階層,其他公寓大門都有階梯,只有該間公寓入口改建為斜坡,擺上種在長條盆中控制長勢的風車茉莉。
 
「這裡就是瑪麗安的私人診所,以及她的妻子辦公處,只接待預約客戶。」瑞梅克對縮在帽兜大衣裡的徐夜柏介紹道。
 
「很別致的斜坡設計,現在就算最陽春的輪椅功能都能上下階梯。」
 
「但也得考慮那些不想坐輪椅或者尚能行動卻有風險的人,比如長者或者像Ash這樣懷著小生命的特別存在,順帶一提,瑪麗安和她的伴侶都是Beta,提前告知這點應該能讓你安心,看得出是Beta風格了吧?」瑞梅克朝他擠擠眼睛。
 
徐夜柏有種錯覺今天的情報局首長和昨天人格又不太一樣,只能說他的貼近速度就像隕石衝向地球,但更可能隨時變臉,跟外星人相處的感覺莫若如此。
 
「是的,Omega的話不會選種風車茉莉,應該是更浪漫美麗的植物,但風車茉莉耐寒又堅韌,開花時香氣宜人,雖然有毒但也是一味藥材,我父親很喜歡。那是他的故鄉霜島少數能種在溫室外側的藤本植物,一般不用花錢買,在修剪期跟主人索取就能免費拿到一大堆,一般人家裡都有乾品可以互贈。採收乾燥後是治療外傷腫痛或感冒喉嚨痛鼻塞的方便土方,具有活絡筋骨效果,住在寒冷地方的人尤其需要,對舊傷和關節痛也有幫助。」徐夜柏的視線和注意很快被長條盆裡的不起眼植物吸引,滔滔不絕描述這種植物用處。。
 
「第一次親眼看到風車茉莉?」瑞梅克饒有興致看著眼睛發亮的小Beta。從下機到登車那段短短距離都要抗議他走得不夠快的徐夜柏,現在居然站在斜坡上,腳底像被黏住似。
 
「希瓦共和國幾乎沒人特意種原生種風車茉莉,遑論像觀賞植物一樣擺出來,倒不是說這種藥草多金貴,在其他國家其實算野花野草,只是希瓦共和國剛好不是產地,無論園藝或藥用都有更佳選擇。先前我只是聽父親在閒聊回憶時提過,後來特地查圖鑑,實際目睹相當驚喜。」徐夜柏不諱言他忽然多話的緣由。
 
「只有這樣嗎?」瑞梅克追問。
 
「因為是生長範圍廣泛的常見植物,在我父母相遇的地方也有,後來父親就用風車茉莉的白花戒指向我母親告白成功。」
 
「……」
 
「你沉默是怎麼回事?」
 
「瑪麗安也是用同一招,我在想這是不是你們Beta的祖傳祕技?」
 
「其實有好幾種受歡迎的植物或礦物定情物,但主要還是配合對象喜好和關係情境。」這種追求方式也沒流行到全Beta通用,只能說比較古典老派,比起浪漫,其中蘊含的儀式感更符合部分Beta口味,如果不是雙方已然心意相通,一不小心就會顯得油膩隨便,迎來被打臉的下場。
 
「以後有空務必教教我。」
 
「沒問題,小事一樁。」徐夜柏懷疑瑞梅克應該用不上,但給別人支招還是不錯的,或許他想增加在Beta族群間的威望和好感度,隨手拾起一點知識有備無患,畢竟是當過國會議員的年輕政治家,作秀也要講究質感。
 
「你給了我一個驚喜,我能對瑪麗安說她遇到知音了,Ash是風車茉莉見證下的愛情結晶。」
 
「你確定這不是反諷嗎?別多嘴,除非你不想要支援。」徐夜柏聽完最後一句話立刻覺得更冷了。
 
「你答應信任我,為何還一副孤軍奮戰的模樣?」瑞梅克攬住徐夜柏肩膀往前走,徐夜柏配合他的動作沒繼續滯留。
 
「我也說過主觀願意配合,但客觀可能無法適應,尤其信任這種事,原本應該是雙向的,但我認為目前屬於特殊情況,你不用信任我,也不需要特別為我和你的尊敬長輩拉線搭橋,我不是你的伴侶也不是胎兒父親,公事公辦對我真的更舒適,我相信瑪麗安醫師的專業素養。」徐夜柏老實說。
 
「好吧!我們也算又經歷一次有效溝通,其實我不太熟悉南方Beta社交愛好,尤其是你的。」瑞梅克按響門鈴同時回應他。
 
過了一會兒,一位白袍褐髮女性Beta前來開門,看著金髮紫眼的Alpha表情熟悉平靜,可說是怡然自得,徐夜柏立刻對她充滿敬意。
 
「你好,Ash,來到首都一路辛苦了。」
 
對方問候順序讓徐夜柏受寵若驚,一方面也證明這名輝鵲家族的專門醫師和情報局長確實是不需要客套的老交情。
 
「午安,瑪麗安醫師,輝鵲局長剛剛事先對我介紹過您。」徐夜柏禮貌中帶點小心地回應,但這份小心倒不是出於警戒,而是對同類的好感,這對他來說也是難得體驗。
 
徐夜柏專注看著眼前這位家庭醫師,沒注意瑞梅克神色因他陡然改變的稱呼陰沉些許。
 
「但他沒說我年輕時是軍醫吧?專治Alpha各種抽風。」瑪麗安醫師露出一個典型Beta服務性笑容。
 
「可是您現在看起來也很年輕,我只是從輝鵲局長的描述裡推論您應該是他父執輩的年紀,聽說您是他敬重的長輩。」作為Beta能夠被這個傳說中的Alpha如此評價,那不就是傳說中的傳說了嗎?徐夜柏真心表達崇拜。
 
「哦,瑞梅克這孩子居然懂點禮貌?還以為他會在背後說我壞話。熱茶已經準備好了,先進來坐。」瑪麗安醫師主動牽起徐夜柏的手引他入內,瑞梅克順手帶上門,脫了外套掛在衣架上,徐夜柏回頭望了一眼確定Alpha有跟上的無意識舉動又勾出他的笑意。
 
通常剛認識的Beta都會保持安全距離,如非必要盡量避免肢體接觸,然而對方是長輩又是醫師,又提前得知他懷孕中,應該很習慣安撫患者,徐夜柏不以為意,反而因親身確認是沒有資訊素的同類感到放心。
 
褐髮Beta將兩人帶入診療室,和徐夜柏想像中的私人診所不同,裡頭更像是書房,將不知用途的醫療器材換成大型裝飾品完全沒有違和感。
 
辦公桌上已經擺好一套茶具加點心,使用的紅茶茶包連同原包裝整盒放在一旁,甚至連超市標籤都沒撕,徐夜柏默默記下那個看起來價格很親民的牌子,這是他以後也能喝的意思。
 
享用完一杯熱紅茶和幾塊餅乾後,徐夜柏總算產生踏在地面的實感,
 
「我想檢查你的眼睛可以嗎?你之前職業讓我有點擔心,編輯們普遍用眼過度,目測看起來狀態不太好。」瑪麗安醫師問。
 
「當然沒問題,不過我確實有近視,只是還不到想手術矯正的程度,開車時我會戴眼鏡。」徐夜柏簡單交代自身情況,從善如流遵從瑪麗安醫師指示坐到一台像是檢察視力的機器前,只不過這台機器和他之前視力檢查使用的截然不同,還會將頭部完全固定住,徐夜柏只能感歎不只首都醫療特別發達,輝鵲家族使用的肯定是頂尖醫療器材。
 
檢查內容又讓徐夜柏感覺熟悉了,柔和光照與黑暗交錯,接著是各種顏色主題圖片,最後還有一張他自己的大頭照。
 
「有點發炎前兆,可能是休息不足加上環境改變的過敏導致,我開個保養用眼藥水給你,之後留意用眼時間。」瑪麗安醫師宣布結果。
 
前後不超過五分鐘,徐夜柏就從檢測機器上解放了,果然只是簡單體檢,接下來的檢查也只有測量基本生理數據,並用古文物般的聽診器貼著前胸後背聽診胸腔,讓徐夜柏想起小時候在科技不發達的小島上接受流動衛生所醫護團隊檢查往事,他們的手法和瑪麗安醫師如出一轍,簡單卻實用。
 
徐夜柏在私人客機最後一次上廁所時對著鏡子發現眼睛血絲有點多,再怎麼自我催眠沒事,身體果然騙不了人,他對代孕實驗意外演變迄今的一切壓力很大。
 
瑪麗安醫師的手一從亞裔Beta身上移開,徐夜柏立刻穿好大衣。
 
「他怕冷。」瑞梅克頓了頓,覺得自己表達得不夠好。「更正,超級怕冷。瑪麗安,妳診所裡的溫度比車內低了7度,Ash在難受了。」
 
「別聽他胡說!這種溫度我還能接受。」徐夜柏連忙挽救形象。
 
Beta女醫師點了點頭道:「慢慢適應吧!總不能一直不出門。」
 
徐夜柏發現,這個被徐夜柏稱為親密長輩的特殊人物也理所當然假設他會出門活動,沒打算將他關起來隱密待產的意思,挺神奇的走向,或許是他無從想像輝鵲家族實際規模力量,連帶他們的心智深度。只能說現實裡徐夜柏光想就不OK的狗血虐主劇情,瑞梅克和他的人目前一項沒犯。
 
合約裡可是有Beta能隨時中止代孕這條,徐夜柏從沒忘記,他很高興瑞梅克也沒忘。
 
走完簡單體檢過場,一聽說黑褐髮Beta還是覺得冷,瑪麗安醫師遂邀徐夜柏繼續喝茶,奶油餅乾還剩很多,她重新燒開水並為客人和自己更換新茶包,只剩瑞梅克杯中還有先前沒喝完的殘茶。
 
「登機前和飛行途中替他記錄過基本生理資料嗎?心律、血壓、血氧、體溫變化。我要對照環境轉移的影響。」瑪麗安轉向瑞梅克確認。
 
「有的。怕冷這點是意外,下機後才確定這件事。」瑞梅克在家庭醫師遞來的紀錄表填下數字。
 
「你讓他停了兩天劣質實驗營養劑,如今差不多代謝完了,可以試著補充自身資訊素,謹記,循序漸進。Ash也是,別勉強自己接受。」瑪麗安醫師分別對兩人囑咐。「我直接說結論,直到生產結束,你都需要瑞克幫忙,其他代孕者情形我說不準,輝鵲家的胎兒沒人比我更了解,親源資訊素不足時會像個小怪物,有可能攻擊孕體。除非你不要命了,別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跟這傢伙吵架置氣,瑞克也是,你既然決定要這個孩子,就好好幫助Ash生下來。」
 
「我已經向輝鵲局長保證會積極配合,雞毛蒜皮小事由他作主,我沒意見。」徐夜柏篤定表態,瑪麗安醫師看著他的目光頓時相當微妙。
 
了解Beta話術的同類都能立刻解讀那句回答真正意思:比雞毛蒜皮大就再說。
 
「Ash是我的幸運送子鳥,我當然會不惜代價愛護他。」等待水燒開期間,瑞梅克舉杯在徐夜柏放置桌面的空杯邊緣碰了下,然後舉至唇邊飲盡已然變涼的殘茶。
 
徐夜柏和瑪麗安醫師互望,一切盡在不言中,那就是真的好油膩。
 
「這套骨瓷茶具是艾蜜莉最喜歡的結婚禮物,我們小心使用二十年了,要是碰出一點痕跡,她會掐死你,你懂的,一封訊息告訴你父母就夠了。」瑪麗安醫師警告。
 
「噢,幸好沒事。」瑞梅克拿起徐夜柏的茶杯檢查後現寶般回答。
 
等徐夜柏開始小口啜飲熱紅茶,瑪麗安醫師冷不防告知噩耗:「Ash,我必須確定你明白,今天只是異常降溫,嚴格說,首都冬季還沒開始。」
 
「受著唄!室內有暖氣,輝鵲局長也大方地替我添購保暖物品。」徐夜柏沒想過反抗大自然,無奈表示。
 
「你會被帶到我這裡來,由我親自確認你的情況,就是為了預防你在首都生活,以及和瑞梅克日後同居可能出現的健康隱憂。怕冷的確是個問題,從先前體檢結果來看,你應當不至於被目前戶外溫度傷害。有要補充說明嗎?」瑪麗安醫師選在第二輪聊天喝茶中深入問診,這點確實讓徐夜柏輕鬆很多。
 
「我的父親來自世界上最寒冷的小國家,終年冰封的霜島,母親則是新赤道沙漠綠洲部落傳統經商家族,偶然在大學裡認識,兩邊先祖都是逃難亞洲人,聽說家裡不支持他們戀愛,乾脆私奔到希瓦共和國,透過邊境移民優惠政策成為冷門的蔓島公民,之後才結婚生下我。雖然都是Beta,但我沒繼承到父母任何一邊體質優點,反而對冷熱變化非常敏感,尤其是降溫和寒冷。」徐夜柏也曾在求學時詢問過校醫,可惜體檢結果很健康,真想追根究底就得到首都進行自費基因分析,連近視手術都想省錢的徐夜柏當然算了。
 
「聽起來像遺傳影響,不算是疾病,可能跟適應環境的基因表現有關,你的耐力和恢復力優於一般Beta,具有在極端環境生活十幾代後的新人類特徵,我當軍醫時見過不少類似你父母出生地背景的軍人,他們體檢傷病記錄和你有類似之處,奇妙的是神情儀態也有些相似,尤其是處於健康危機時會特別冷靜求生這點,懷孕當然算在內了。」瑪麗安醫師聽完徐夜柏的回答,沉思了一會兒後說出她的推論。
 
「當初在代孕實驗面試遇到的女軍官說我適合從軍,是感受到熟悉同袍特質嗎?」徐夜柏想起這個細節,於是重新提問。
 
瑪麗安醫師點頭。「或許她本人家鄉就是發展落後的極端環境,當地人普遍都是戰士和獵人,生活離不開戰鬥狩獵與初級製造業,想離開家鄉改善經濟條件提升地位最快的方式就是從軍,不走戰鬥路線累積軍功,就是透過軍隊體制受高等教育成為專業技術人員。」
 
「我有不祥預感,瑪麗安,妳該不會又來了?」瑞梅克一手遮在嘴邊,對徐夜柏無聲說了句「自求多福」。
 
「我推測Ash屬於Beta中的共感型族群,雖然聞不到資訊素,但可以從受資訊素或其他因素影響的人細微反應中感受到對方情緒和生理狀態,迅速分析對象是否需要防備或附近有無危險源。」瑪麗安醫師此刻語氣和徐夜柏剛剛描述風車茉莉一模一樣。
 
「共感型有什麼特徵或弱點?」徐夜柏小心翼翼詢問,瑪麗安身上白袍或許不只像徵醫師資格,還代表研究狂。
 
「在喜好群聚的Beta中往往顯得比較孤僻遲鈍,這是出自降敏需求,對氣味和細節很敏感,他人情緒也是,無論好壞都會造成壓力,因此他們特別喜歡安穩熟悉的個人空間,說得誇張點,這種Beta可以用眼睛鑑別出AO發情,你是這類情況嗎?Ash。」瑪麗安頂了頂滑到鼻尖的眼鏡。
 
「都被你說中了,瑪麗安醫師。」徐夜柏苦笑。「我童年在小島長大,接觸的人不多,沒特別意識到這方面特質,求學過程吃了點苦頭,高中導師說我很適合加入城市治安隊,雖然會很累,但我能夠自保又能幫助別人,習慣後職業經驗和穩定工作環境能讓我安心,所以大學時我選了犯罪學當主修。」
 
「你那位老師判斷沒錯,許多共感型Beta都是在人群中工作,這樣反而能在安全距離內訓練漸漸鈍化感覺和過度注意,按表操課的職業和獨立生活是最佳方案,大約十年內就能和其他Beta沒兩樣了。但你現在還很容易受影響,恐怕是選擇完全不同的就職道路。和人群接觸愈少,你的本能會愈敏感,當然,避世生活不犯法。」
 
「聽起來像害羞的Omega。」瑞梅克插嘴。
 
「瑞克,你知道兩者差異在哪嗎?我的伴侶就是共感型Beta,我可是研究她一輩子,不受邀請直接闖進這種Beta的私領域,他們凶起來不輸Alpha,而且聞不到資訊素,根本不怕你。」瑪麗安又喚了金髮Alpha的暱稱,像是刻意示範讓徐夜柏參考。
 
「資訊素壓制對Beta也有效不是嗎?聞不到照樣會產生攻擊效果。」情報局長補充常識。
 
「看場合和關係,你自己不也說過喜歡那樣玩的軍官槍眼出在背後不奇怪,所以到底有沒有效難說,可能就是太有效了,變成長效致命型。」不愧是從梅瑞克換尿布時就開始看護他的長輩,吐槽大少爺毫不留情。
 
「Alpha能打是能打,不幸的是一遇到Omega就降智,這時候非常需要共感型Beta戰友幫忙擦屁股,我親愛的艾蜜莉因此受了多少苦啊!」瑪麗安醫師感慨萬千,瑞梅克和徐夜柏均不敢接話。
 
瑪麗安醫師對徐夜柏正色道:「類型只是一種先天特質分類,實際生活方式會讓人改變很多。如果你對共感型Beta相關研究感興趣,或者在這方面遇到困難,歡迎找我免費洽談。」
 
「我會的,冒昧請問,免費諮詢代價是當妳的研究個案嗎?」徐夜柏確認。
 
「活學活用,不錯嘛!Ash,就是你想的代價。實際上只是聊聊天,討論你願意提供的親身體驗細節資訊,容許我匿名引用在論文裡,只聽你報告身體情況太無趣了,如果你不想在首都交朋友,就當陪長輩解悶順便協助我研究吧!像你這種成年後還沒被鈍化的民間案例不常見,軍隊裡倒是很多少年時期就被刻意往偵查方向培養的共感型Beta,憲兵和特種部隊幾乎都從裡面選拔,但那又不足為奇了。我想知道,純論共感能力,哪邊更強?」瑪麗安不諱言她的研究宗旨。
 
「我怎麼能跟職業軍人比?」徐夜柏聽完嚇了一跳。
 
「剛才說過鈍化條件,軍隊生活和訓練方式不就是最標準的磨損環境?另外我只是想比較共感能力而已,其他方面你當然比不過軍人,Beta共感能力和Alpha的戰鬥感官不完全一樣,只能說有類似之處,適合互補。所以說,共感型Beta不失為一個有趣又實用的題目。」瑪麗安攤手笑著說。
 
「的確。」像瑪麗安這類專家哪天研究出徐夜柏所屬類型的學術結果,他肯定會想詳細了解。
 
茶敘結束,兩人致謝瑪麗安醫師的細心招待,瑞梅克順勢提出需求:「親愛的瑪麗安,能幫我預備Ash能吃的感冒藥和其他常備藥嗎?我的公寓裡沒有那類東西。Ash很有把握他一定會感冒,首都接下來會愈來愈冷,我對他這部分不太樂觀。」
 
「準備應急藥物可以,出現任何不適症狀一定要立刻通知我。」瑪麗安像是早有準備,也實際確認過徐夜柏身體情況,轉身前往另一處小房間拿藥。
 
抱著一袋家庭用藥離開私人診所的徐夜柏,恍然感到瑪麗安醫師帶給他的衝擊比首都天氣和風景都要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