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二章 (上)

林賾流 | 2024-05-13 00:28:48 | 巴幣 102 | 人氣 535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第二天下午,陽光不那麼熾烈時,一輛黑頭車出現在徐夜柏的出租公寓樓下,他隨即揹上郵差包,主動出門下樓,總比讓鄰居看見黑衣人來敲門要好。
 
儘管如此,徐夜柏還是從一大早就開始擔心受怕,約定見面時間的簡訊中午才到,連帶擊爛了徐夜柏早午餐食慾,他只能自我安慰,至少比突擊出現守在門外等他二十分鐘要好太多。
 
跳掉一天營養劑,昨夜睡得不好加上兩餐食不下嚥,坐在黑頭車裡又不能開窗,徐夜柏臉色愈來愈蒼白,兩名負責押他上路的公務西裝人士一個開車一個坐在他旁邊。徐夜柏以為自己會被帶到某處機密建築或軍事基地,沒想到轎車沿著公路往海邊駛,最後停在一處有觀景台的偏僻海濱休息處,這時夕陽剛要落下,海面一片浮光躍金。
 
「徐先生,我們奉命將您帶到這裡,那位在長椅上等您。」保鑣說完開了車門,徐夜柏迫不及待下車呼吸新鮮空氣。
 
身後傳來引擎發動聲,那輛黑頭車居然就這樣開走了。
 
觀景台是真的很偏僻,從分到的經費就看得出來,連涼亭也不建,只有鑲著碎石和馬賽克圖案的水泥欄杆平台與面向海的金屬靠背長椅,天天風吹日曬雨淋,乏人問津。
 
其中一處長椅上坐著個身形高大的西裝男人,肩膀像職業軍人一樣寬,更顯得腰細腿長,光從背後注視就能感覺出濃濃壓迫感。徐夜柏不知實際上對方等了多久,只因他的坐姿給人一種放鬆寧靜不在乎時間的孤絕氣質。
 
徐夜柏站在原地,那頭從未見過的金髮色度已經給他非常不祥的預感,他的到來動靜當然瞞不過西裝男人,包括徐夜柏的踟躕逃避也是,他乾脆地轉腰側身面對亞裔Beta露出真面目。
 
宛若礦物般閃亮奪目的金髮紫眸,明顯呈現出地外純種特徵,純金般的質感絕非古地球人定義中的「金髮」,會隨著光線與年齡褪色,更像在黑暗中也能散發光芒。紫水晶般的雙眸深不可測,紅潤完美的唇型彷彿精心描繪的小說封面人物,至少第一印象不帶威嚇或令人生畏的氣質,但也不到和藹可親的程度,最好的形容確實就是神祕。這樣豔麗的容貌配色在當今Alpha之間也屬罕見,徐夜柏職業病發作立刻想到一捧採自花園的鮮花與陽光。
 
不過,用花螳螂來形容應該更貼切?畢竟等著他的西裝Alpha是家喻戶曉的名人,通常情報局首長因職務敏感都比較低調,直到瑞梅克‧輝鵲(Rimek‧Whicher)打破種種陳規與眾人眼鏡。先是當選最年輕國會議員,又因能力出眾,卸任後立刻被總理指派管理國家情報局,再度大幅突破這個職位最低年齡記錄,導致本該低調的特務機關頻頻受到新聞媒體和娛樂業關注,當然也包括徐夜柏賴以維生的小說作者們。
 
其實以上都還不是金髮男人最可怕的事蹟,作為輝鵲家族唯一繼承人才是全世界津津樂道的八卦重點。
 
身為言情小說編輯,徐夜柏已經看過無數取材參考模仿瑞梅克‧輝鵲的男主角劇情,彈性疲乏到有點格式塔崩壞前兆,因此當別人在談論這個超級貴公子花邊新聞時,徐夜柏就算人在場中耳朵也會自動過濾當沒聽見。
 
他終於知道為何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耳熟了,他不只在國家電視台聽過,不小心點入網路影片重播,還在男主角設定明顯致敬瑞梅克‧輝鵲的小說裡讀過無數次類似描寫,包括那些被他退稿的作品,那可是堆積如山。
 
此刻傳奇人物就在眼前,徐夜柏感覺非常平靜,就像看著一張設計特別出眾的電影海報。
 
「你好,輝鵲局長。」徐夜柏機械地走上前,直視眼前的高大男人。
 
他早就覺得這個代孕實驗違法性很高,果然被情報局抓包了,才一個月,或許趁早抽身也是種幸運,就是不知會受到哪些處罰?
 
「也祝你身體健康,徐先生。你的臉色不太好,是緊張嗎?」一襲鐵灰色西裝與手工皮鞋的金髮男子維持坐姿,顯然沒有起身握手的打算,卻拍了拍旁邊位置示意徐夜柏坐下。
 
「來的時候有點暈車,沒想到見面地點在海邊。」一時之間,徐夜柏也被這有點像招呼老朋友的隨性態度搞得措手不及,如果一個Alpha這樣對待初次見面的普通Beta,他會懷疑該名Alpha被魔鬼附身,還是O魔或B魔。
 
不過,情報局首長嘛,智商槓槓的,跟一般Alpha實非相同物種,又是頂級名門,對一個懷孕中的Beta的確可能展現出充沛紳士風度。
 
金髮紫眸的西裝紳士微笑著朝徐夜柏伸手,後者乖乖從郵差包中拿出裝著特殊營養劑的橘盒交給他,瑞梅克‧輝鵲將橘盒放進夾在身側與長椅扶手間的公事包裡。
 
「那是真的營養劑,對嗎?」徐夜柏問。
 
「沒錯,可惜對於你體內的胚胎來說是劣質品,拉你加入的實驗團隊也就那種水準,繼續使用很可能一屍兩命。」情報局首長回道。
 
「但我不喝會不會死得更快?」徐夜柏當然想過這種可能性。
 
「我的善後工作自然包括解決這類問題。」
 
「噢,謝謝。」答案果然是「會」,Beta青年在心底歎氣。
 
「接下來我想詢問你幾個問題,希望你誠實回覆。」
 
終於來了,徐夜柏深吸口氣:「問吧!」
 
只要能文明解決,他當然是能招就招,說到國家情報局,小孩子也知道那是特務、間諜、拷問和更多不可描述黑暗的專職機構,情報局頭子不會比黑手黨老大可愛,更正,有可能比一打黑手黨老大還可怕。
 
「我最近一次上國家新聞台的議題?」情報局頭子出題了。
 
「白花珠市恐怖襲擊事件。」秒答。
 
「最近一次緋聞在多久前?對象是誰?」
 
「呃……」畫風好像有點不對。
 
「我今年幾歲?」
 
「三十四、不對,三十五。」他連總理幾歲都不知道,哪會特地去背情報局首長歲數?只知道是破紀錄的年輕。
 
「我的身高?」
 
「……203公分?」
 
「你剛剛東張西望至少找了五個參考比例尺才決定答案,而且根據我待過軍隊的公開背景,猜測從兩百起跳,不過猜錯了,是207公分,為什麼可以估錯這麼多?你很少和Alpha相處?另外,還有三個月才滿三十四歲。看來你相當關心社會時事,對我個人卻不太感興趣,徐先生。」瑞梅克有點不可思議的評論道。
 
僅僅四個問題,其中還有兩道送分題,這個輝鵲家族唯一繼承人已經把徐夜柏對自己的觀感摸得清清楚楚。
 
「是從來沒和Alpha軍人接觸過,兩百公分以上身高我就失去實體概念了,路上遇到的Alpha大多也是靠鞋帽髮型才會破兩百,所以我倒扣了點。我對輝鵲閣下的職業和專業能力相當敬佩,不過我一向不太注意名人私生活或個人細節,尤其是在專門領域建樹卓越的人,總覺得沒必要知道。」徐夜柏老實說。
 
「因為直接問喜歡討厭,你百分之百會回客套話,我只好失禮地探一下風向,叫我瑞梅克即可,看來你對我應該是正面觀感,我能成為你的信任對象嗎?」身邊的高大Alpha用那雙神祕紫眸鎖住一臉不解的Beta青年,兩人並肩坐著,中間還隔了半個人的禮貌距離,Alpha比想像中還要親切,Beta也超乎他預期的大方冷靜。
 
情報局首長親自善後,表示軍方捅的簍子確實不小,為何要對區區Beta孕體這麼親切?還是每個代孕志願者他都要跑一趟這種流程?疑惑歸疑惑,秉持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和平原則,徐夜柏還是誠實說出他對瑞梅克的評價。
 
「我對你作為國家官員的印象相當正面,有家族背景又年輕能幹,資歷清廉,沒有明顯黨派傾向,將來繼續在政壇上發展,對本國公民而言整體受惠。至於信任,那要取決於是什麼事了。」因為輝鵲家族陰影完全籠罩政治黨派啊!徐夜柏在心裡苦笑。要不是他的國家屬於民主內閣制,又從建國之初就沒有貴族制度,輝鵲家族基本上相當於皇族了,眼前這個金髮紫眸的男人就算不是王子也該是個公爵。
 
「輝鵲」影響力深入軍政商體系,家族本身掌握許多民生資源和實業公司股份,實務上還勝過許多儀式觀賞用的他國皇族。
 
「我是你孕囊裡那個胚胎的生物學父親。」金髮Alpha扔下重磅炸彈。
 
Beta青年沉默了很久。「那確實是得信任才行。」
 
「國家情報局首長這個身分會給你壓力嗎?」瑞梅克很故意地伸手搭在徐夜柏身後的長椅靠背上,哪怕Beta聞不出資訊素,也能感覺到他的吐息。
 
「參加軍方代孕實驗前,完全不會,畢竟是生活中不會接觸到的存在。現在實驗出問題被你叫停,坦白說,很有壓力,我分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參與犯罪,如果你能明確告知答案,姑且不論接下來的遭遇,我會輕鬆很多。」徐夜柏的煩惱已經多到沒空在意金髮男人的肢體測試了。
 
「放心好了,目前本國法律裡沒有一條能判你有罪。但我很好奇,徐夜柏,硬要說的話,你也是受害者,為何會擔心自己變成罪犯?」國家情報局長近距離說出這句話實在太恐怖了。
 
離開老家後很少有人能字正腔圓地念出徐夜柏本名,尤其是文化背景大相逕庭的瑞梅克,大概是頂級精英教育成果吧?作賊心虛的徐夜柏默默幫對方加了零點一分。
 
「因為我在兩次資格審查中詳細確認代孕細節,收取報酬還簽下同意書,這種可以單方面叫停的AO代孕實驗怎麼可能有合法胚胎?軍方不至於無聊到拿Beta生殖細胞製造胚胎又給Beta代孕,擔心被當成共犯。之前的車禍官司讓我對本國司法有點信任危機,坦白說,要不是沒出那樁車禍,你現在看到的會是另一個人。」徐夜柏癟著嘴,金髮男人被那個孩子氣的表情逗笑了。
 
「國家情報局通常處理見不得光的各種威脅,就算是重大犯罪,檯面上往往不會有公開審判,但我向你保證,你的情況不算。是軍方實驗程序不當,違規使用一定層級以上的Alpha精子庫和不明Omega製造胚胎植入第三人代孕,可說是動搖國本的蠢事,總理希望我親自出手善後,就個人而言我也是受害者。」瑞梅克按著胸口說。
 
「確實如此。」徐夜柏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又望向一覺起來從機密公文裡得知憑空多了個人工受孕後代的情報局首長,都不知該先同情誰,不,還是同情自己吧!瑞梅克‧輝鵲就算多十打複製嬰兒處理起來都不算是個事!
 
「這個胚胎真的和你有血緣關係嗎?你要不要多驗幾次當面確認?本人樂意配合。」徐夜柏用通情達理的語氣小心翼翼詢問。
 
他可不想將來出現孩子的爸不是你之類的狗血轉折,給自己製造憤怒魔王等級的敵人。
 
「我已經從現有證據相信這件事了,哪怕將來出現機率極低的情報錯誤意外,不妨礙我從現在開始直到生產這段時間照顧你的想法,對我來說沒有損失。再者,已經受孕的實驗志願者也不能放著不管,跟進這部分情況發展還是我的工作,確保沒有任何相關平民遭受不當剝削虐待。」瑞梅克用新聞發表會般的流暢語氣陳述。
 
不管是不是真話,總之這段高調就像一陣笛聲飄揚在徐夜柏頭頂,他已經被肚子裡懷著身旁男人的種這道勁爆消息炸傻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