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六章 (下)

林賾流 | 2024-05-27 00:25:58 | 巴幣 102 | 人氣 563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會有人堅持不測試跟政府乾耗嗎?」徐夜柏聽瑞梅克描述中不斷出現「測試」兩個字,似在強調無論如何都得有嫌疑犯自主同意,一切流程都會造冊記錄按表操課。
 
「現代人很難想像地外純種剛到地球的前一百年,寄生蟲跟著落地肆虐的高峰時期,以及往後直到最後一隻寄生蟲被撲殺的紀念日。期間被當成寄生蟲比遭指控殺人還嚴重很多,幾乎沒人不想盡快證明清白,這會延燒到鄰居親友和自己的工作生活,同時引發群眾恐慌。無論如何都不選的案例,例如原本就有精神問題無法理智判斷,一年後政府會強制執行切割測試,然後當事者還要再被限制行動一年,正常人都知道該怎麼選,只是也有精神不正常的誣告受害者。等於說在寄生蟲議題上,證明自身清白是公民義務,人權得稍稍退讓。」
 
黑褐髮青年聚精會神邊聽邊點頭,閃閃發亮的眼睛讓瑞梅克非常滿意。
 
「說到這裡,我很好奇,Ash,假設時光倒流,你是那個恐怖時代的寄生蟲嫌疑犯,你會選哪種測試?」瑞梅克饒富興味問。
 
「致命傷測試。」徐夜柏毫不遲疑。
 
寄生蟲特有的生存本能,受到致命傷時會控制不住變形攻擊,有些寄生蟲就是在意外傷害中曝露,最荒謬的還有殺人狂被受害者暴起幹掉的例子。
 
「為什麼喜歡致命傷?我前面說過有可能治不好,而且測試瞬間衝擊恐懼可能形成一輩子精神創傷,那不是金錢能夠彌補的。檢測機構再不近人情,嫌疑犯表達接受致命傷測試意願後依然規定嫌疑犯必須看完三部測試現場錄影,因此反悔改選切割測試的例子不少。」主動選致命傷測試確實會給人坦蕩蕩的自信印象,這是一翻兩瞪眼的本能考驗,是人類還是寄生蟲無可遮掩,代價一時可能不明顯,長期追蹤清白案例的結論是負面影響相當深遠。
 
「因為我沒交往對象,更不想讓人懷孕,哪怕懷孕再墮胎也不行。少了耳朵還好,手指腳指影響運動能力和打字我受不了,況且拘禁觀察一年太久了。致命傷測試有政府負責治療,賠償肯定是所有測試裡最高的吧?養傷期間我有一定程度自由。手法方面比如大動脈放血,三分鐘內驗證結果,救回來應該最快半個月就能出院,頂多一個月,靠外星科技治療說不定更快恢復,穩的啦!」徐夜柏除了生育能力測試,其他測試方法都在資料上並曾代入想像,當然更看過不少劇情是角色被誤會成寄生蟲的狗血內容。
 
「哇,你真是精算大師。」情報局長忍不住鼓掌。
 
「我只是不能忍受非自願浪費時間。其實就割耳來說,我懶得為了社會觀感去裝義耳,但也不想因為少一邊耳朵被盯著看。精神創傷部分,我認為致命傷測試好像沒有代孕實驗來得猛。」徐夜柏感覺下限已經被突破太多,他是真的不在乎人為控制風險的致命傷測試。
 
「我似乎更瞭解你的性格了。」瑞梅克帶著結束一天工作後的憊懶表情說。
 
「另外我覺得Omega選切割測試最合理,他們本來體質就弱,致命傷測試如你所說風險和精神衝擊都很大,後遺症肯定更嚴重,致命傷測試之後活下來身體變得更差,況且外表是Omega吸引求偶對象的重要資本,寧可保住現有健康犧牲一部分外表,稱得上有勇有謀。」徐夜柏評論道。
 
「你認為Alpha應該選哪種測試?」瑞梅克不能讓自身性別缺席。
 
「抱歉,我不是很在意Alpha的部分,反正他們就像打不死的小強,測哪種都可以!應該還要協助開發新的有效測試方法才是。」徐夜柏一臉誠懇道。
 
「這是讚美還是……?」
 
「當然是讚美。」
 
瑞梅克夾了塊炙燒牛肉壽司塞進嘴裡,咀嚼吞下後才繼續補充:「精神疾病裡就有一種『寄生蟲症候群』,妄想自己被寄生蟲取代;還有另一種『寄生蟲恐慌症』,妄想別人被寄生蟲取代。這兩種病患很讓人頭痛,該做的測試還是得做,這邊就是考驗醫師、專家證人、檢察官和法官功力了。只是高度懷疑,私下舉報請政府機構代為監控驗證可為特例,當然祕密舉報資格得具備專業能力,擁有醫療人員或相關領域證照,不然只能先當精神病患送醫院檢查,再由醫師決定是否向上舉報是安全做法。」
 
徐夜柏對晚餐閒聊相當投入,只要瑞梅克願意,哪怕談話對象是能力有限的普通人,他也能表現得像傾倒不盡的寶庫,絲毫不冷場,選對話題時徐夜柏非常捧場。
 
「向保安隊或警察以舉止怪異和暴力傾向舉報請求加強巡邏也能充當簡易避險措施,需提供住家噪音錄音或異常行為錄影。」徐夜柏想起大四那年為了考進保安隊拚死拚活做過的考古題。
 
「不錯嘛!Ash,你當年沒考上保安隊真是太可惜了,但遇到真的寄生蟲你會被吃掉啊!保安隊不能配備殺傷性武器,想想我還是慶幸你後來當編輯。」瑞梅克殷勤地勸食,以免徐夜柏顧著聊天就不吃飯了。
 
「那是冷門挑戰題!寄生蟲已經在地球上消失兩百年了,只能是成熟個體交配繁殖,卵生孵化,問題是它們成熟期很長,至少需要七十年,等於一個食人癖連續殺人魔必須頻繁作案七十年不被發現,不過能換宿主這點是極大犯規。目前只剩希瓦共和國不承認寄生蟲絕種,仍列為稀有極度危險生物,還會放進考題和演習裡,設立相關機構。」徐夜柏興致一起,胃口似乎跟著變好了。
 
「那麼,親愛的室友,你相信寄生蟲當真絕種了嗎?」
 
「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有寄生蟲,理論上月球也可以有。古代常常發生已經滅絕百年以上生物再度被發現活體的情況,回答你的問題,我不相信,不過這比較接近異形愛好者的浪漫。」
 
徐夜柏的回答得到紫眸深深凝視。
 
「為何這樣看我?」
 
「居然能和我聊到這種程度,你果然是寄生蟲發燒狂。」
 
「我就當這句話是誇獎了。」
 
「國家情報局以及寄生蟲對策單位會每年定期追蹤精神病患中與寄生蟲主題相關案例,以免漏失大魚。被確診為精神病的患者可能遭寄生蟲盯上弄假成真。另外還會從民間精子銀行例行排查是否有客戶行蹤與金流特別可疑,像Ash這樣普通背景的人忽然跑去精子銀行備份就值得留意,冷凍精子費用不低,情報局轄下城市分局會先調你的健康資料,患病擔心治療影響生育能力還說得過去,疑點太多就加重監視,比如明明有公費補助卻不申請,規避審查環節。事先冷凍獵物精子以備檢查或取代後使他人懷孕混淆視聽是寄生蟲常見手法。」
 
「做法很細緻。」徐夜柏語氣讚歎。
 
「國家情報局必須掌握所有危機,從預警到解決善後,經常得跳過法律行使強力手段,所以剛剛說的寄生蟲鑑定方法,除了致命傷測試以外歷任情報局長都不採用,太沒效率,嫌疑犯先祕密隔離再慢慢發揮調查創意。當然透過司法系統被舉報上去的嫌疑犯就不歸我管了,寄生蟲專門對策機構那邊也有自己喜好做法。」瑞梅克露出迷人笑容。
 
「喔。」黑褐髮青年平淡地應了聲。
 
「你怎麼沒反應,國民的心這次不燃燒嗎?」情報局長怪問,室友態度冷熱轉換好快。
 
「我本來就認為這項檢測制度問題很大,居然到今天還存在!看誰不爽,想辦法找個不怕坐牢的替罪羊去誣告,就能把對方弄進檢測機構,等證明清白傷害已經造成。人類也可能跟寄生蟲合作,要誣陷對手就更簡單了,現場製作熱呼呼的寄生蟲活動證據栽贓嫁禍。」徐夜柏看著瑞梅克,諷刺地扯了下嘴角。
 
「我剛剛說恐怖時代,可沒說恐怖的是寄生蟲。」瑞梅克又挾了一塊壽司放進徐夜柏的盤子,勸他多吃點,整頓晚餐下來Beta幾乎都呈現被餵食狀態。
 
「第一天相處時我沒特別注意,你筷子用得挺好。」徐夜柏指出這個細節,眼前是有錢人什麼都比較會的典型範例嗎?
 
「祕訣是用扁筷。」瑞梅克揚了揚手裡的銀色合金筷,徐夜柏拿的是傳統木筷,都是公寓裡的餐具,瑞梅克用巧妙手勢角度和刺激話題繞開徐夜柏注意,他完全沒留意兩人拿著不同形狀的筷子,情報局長平常都用刀叉,肇因兩人食量口味不對等,徐夜柏備餐時直接分成兩份擺在大盤子裡,減少洗碗量。
 
「你連這種小地方都要設陷阱會不會太無聊?」
 
「其實特種部隊鍛鍊手部精密操作和集中力就會用到筷子,限用標準型金屬筷,我手上這雙會被列入作弊道具,我不知挾過多少令人捉狂又反胃的小東西,裡面也包括生物。」瑞梅克靈活地擺弄箸尖。
 
「用餐時間別提這個了,尤其我剛吃飽。」徐夜柏警告完,仍很給面子地分成小口解決瑞梅克塞給他的食物。
 
「好。」
 
徐夜柏吞下最後一口壽司,慢慢喝著果汁,他現在做什麼都是緩慢又慵懶,就怕小租戶又用激烈反應提醒他待遇過差。
 
「與其說我著迷寄生蟲,不如說最初狩獵寄生蟲的地球人令我感動且深感興趣。他們正是最常被誣告批鬥甚至遭暗殺的目標,這些獵人在第一線接觸寄生蟲,熟悉寄生蟲弱點習性和獵食途徑,確實有被寄生取代的風險,不幸發生時,通常都是由搭檔親手處決頂著親友臉孔的異形,替夥伴報仇。」青少年都喜歡悲壯英雄傳說,怪物橫行下的冒險戰鬥和友情羈絆!徐夜柏不能免俗,很認真地研究「敵蟲」。
 
「可以理解,我在軍隊裡認識滿多人小時候都和你有相同興趣,不幸被軍校與徵兵處騙進去。」瑞梅克說。
 
「那好,告訴你一個小祕密,很多作家也是被這段傳奇歷史啟發才開始寫作。」至於為啥會歪到寫辣文,只能說活下去是生物本能,這些勤勞創作者們不忘初心製造出海量地外純種、獵人與寄生蟲相關十八禁作品。
 
黑褐髮Beta下了個冷徹結論:「這些除蟲專家深信將偽裝成獵人的寄生蟲交給政府測試是種極大恥辱,守護同伴形像之類。寄生蟲獵人是人們崇拜的英雄,可惜大多不得好死,歷史上沒幾個獵人真實姓名被公開流傳,代號能被稗官野史記載就算好的了,後代隱姓埋名,怕被寄生蟲和人類同黨報復。」
 
瑞梅克忽然前傾,長臂越過餐桌,手掌攬住徐夜柏後腦勺輕輕摩娑:「我的祖先裡某些人要是知道數百年後還有如此忠誠的年輕支持者,一定會很開心。」
 
「你的祖先……輝鵲家族和寄生蟲獵人嗎?好像完全不意外。」徐夜柏望著眼前金髮紫眼的Alpha,其實瑞梅克也有古地球人與早期混血後代的血統,大家經常謳歌地外純種特徵在他身上再現,反而很少有人提及這一點。
 
瑞梅克使用複數,表示祖上出過不只一個寄生蟲獵人,聽他的口吻彷彿還能用一群來形容。
 
「今夜晚餐聊天很愉快,謝謝你,Ash。」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