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番外一 台東酒吧的未解之謎

坐著 | 2024-05-22 00:00:04 | 巴幣 18 | 人氣 548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台東太麻里,一家十幾年來總是一人經營的小酒吧,沒有任何前兆,沒有任何預告,在某個與過往沒有任何區別的營業時段裡,吧檯內突然就這麼迸出了一張稚嫩的生面孔。
  這天,時間一到,饞癮犯了的老酒客們便一如往常的準時來店報到,但所有本該自在進店、熟稔入座的老酒客,無一不在拉開門的瞬間,在門口愣上個十來秒。當中,甚至有不少人特地跑到店外,去確認招牌,確認自己跑了十幾年的老酒吧,是否在一夕之間改了朝換了代。
  可奇怪的是,Bar還是那個連個招牌都沒有的Bar,門前,樹還是那棵掛滿了空酒瓶的樹,一切都沒改變啊……
  難道是眼花?
  還是自己天眼頓開,看到了地縛靈?
  「你也有……看到嗎?」其中一位酒客大叔轉向了身旁的酒伴。
  而回應他的,是如搗蒜的點頭。
  這一刻,老酒客們揉眼睛的揉眼睛,左顧右盼的左顧右盼,一眾人就這麼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
  直到那服務了他們十幾年的老面孔悠悠地現身吧檯,堵在門口要進不進的一眾酒客,才總算是稍稍放下了一點心,然後戰戰兢兢的踏入店內。
  一入店,沒有第二句話,老酒客們衝著老闆開口的第一句皆是:「她是……誰?」
  同樣的問題,門上的來客鈴搖幾次,就出現幾次。
  店內的疑問聲甚至一度超越了點酒聲。
  與酒吧老闆熟識的老酒客都知道,眼前這個牢牢掌握著他們脾胃的中年老男人,不只無妻無子,就是連個交往或曖昧的對象都沒有。
  更重要的是!
  這老男人還有個死都不讓他人踏足吧檯的堅持!
  誰敢越雷池半步,就算是天王老子,這老男人也照樣轟出店外不誤。
  但眼前這位面孔陌生的少女,不只憑空出現,還破了店裡這麼多年來的例,自由的出入著吧檯……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少女要嘛不存在於這個維度,要嘛,就是特殊身分啊!
  「外甥女。」這是老闆統一對外的答案。
  一聽聞這個答案,吧檯外,老酒客們一個個眼神便開始放起了光,熱烈地追問,張望不斷。可面對這一眾酒客大叔、老伯們對自己的驚訝和探究,少女就像聽不見、看不到般,絲毫反應也無,自顧自的拭著她的酒杯、整理著她的桌面,在那由吧檯形成的天然屏障中,劃分出了另一個自己的世界。
  儘管少女的漠然與老酒客們的熱烈形成鮮明的對比,在老酒客們眼中這也一點都不要緊。因為某種期待,已然在他們從老闆那聽說少女未來將在酒吧常駐時,不約而同的在這幫老酒鬼們心中種下……
  少女的加入,一定能為這個充滿老人臭的陳年老酒坑,帶來清新的芬芳!
  在這個當下,所有老酒客們都是這麼想的,殊不知,他們的期待,就只是期待,不切實際的期待……
  老闆的這位「外甥女」不僅粉碎了他們的期待,甚至還推翻了所有他們對「少女」這種生物的美好想像。
  沒有親切的招呼,沒有甜美的笑容,更沒有理想中活潑的調笑……
  少女不只靜得不可思議,還……連鳥都不鳥人。
  單手倚上吧檯緣,老酒客陳伯熱情的與少女攀談道:「妳很厲害餒!銘欸以前都不讓人進吧……欸?」
  可陳伯話才說到一半,少女已經飄到了吧檯的另一端,調起了其他客人的酒,對於陳伯的攀談絲毫沒有半點要搭理的意思,徒留陳伯尷尬地留在原地,接受其他酒客毫不留情的嘲笑:「人家無要插哩這個老公仔標啦!」
  面對酒客們的搭話,少女次次是如此,管你長得是圓是扁,是其醜無比,還是俊美無邊,少女的眼皮就是抬都不會抬一下,無論誰來都一樣,屢試不爽。
  除此之外,少女的嘴就猶如鏽了的大鎖,連個字都撬不出來,更別提笑容了。
  這女娃不論你對她說什麼,皆如同沒聽見般,不會有任何反應,除非……你的話是向她點酒。碰壁的次數多了,老酒客們也總算是摸清了與少女的相處之道——不必廢話,直接點酒就對了!
  「兩杯琴通寧、一杯琴費司!」
  「這邊五排shot,謝謝。」
  「今天來杯酸一點,酒感重的。」
  在老酒客們的期待徹底幻滅後,酒吧也在新的平衡中恢復了原有的平靜。
  週末熱門時段,酒吧內的點酒聲此起彼落,在這個老闆和少女皆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刻,滿座六人的吧檯,就這麼悄悄的混入了第七人。
  吧檯轉角處,一名五官還有些稚嫩就相貌出眾的少年托著腮,小大人般的對吧檯內的少女搭話道:「欸!妳新來的喔?」
  而少女對少年的回應,是冰塊注入雪克杯的哐啷聲。
  「喂!」
  「喀啦、喀啦、喀啦」雪克杯搖盪。
  「喂!聽得到嗎?」連續兩回得不到回應的少年探出了手,在少女面前比劃了起來。
  但那結果,可想而知。
  「她聽不到?」少年疑惑地轉向了身旁的酒客大叔,說著,手還在耳邊比劃。
  「聽得到——」大叔啜了口酒,用著過來人的口吻笑著對少年道:「人家只是懶得理你。」
  真的聽得到?
  經過大叔這麼一說,少年終於不再衝著少女鬼叫比劃,開始安靜地觀察起了少女。
  看著少女與其他酒客,一個點酒一個遞酒的互動,少年好看的嘴角逐漸勾了起來:「一杯馬丁尼。」
  不過十分鐘,一杯高腳杯送至眼前,透明清澈的酒液,一顆插著竹籤的嫩綠橄欖浸泡其中。
  望著眼前的高腳杯,少年的笑容大了。
  「妳今天剛來?」手捻著杯柱,心情大好的少年如同忘卻了方才剛碰的壁,又向那因為調著身旁大叔的酒,而沒離開的少女搭起了話來,「我昨天沒看到妳。」
  少年的觀察並沒有錯。今日確實是少女首次在酒吧的營業時段現身,也是來到台東以來,首次對外公開露面,只不過,少女並非剛來,因為早在三、四個月前,她便一直在酒吧上方的閣樓裡養著傷了。
  對此,少女會作何反應,已然不必多說。
  而就在此刻,一個高大的身影靠了上來:「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是酒吧老闆。
  「你幾歲!」
  「換氣水,不然出去!」
  對於酒吧老闆嚴厲的喝斥,少年一點也不畏懼,甚至還抬手指了指吧檯內的少女,「她也未成年。」
  「她沒喝!」酒吧老闆義正辭嚴。
  可就在下一刻,一旁的少女拉起了在高球杯中攪拌的吧叉匙,朝另一隻抬起的手背一點,一滴酒液滴上虎口,少女就口抿了下去,動作之流暢、之俐落、之……打臉。
  似乎是感受到了兩雙眼睛正猛烈地盯著自己瞧,又或者說,感受到了調酒老師對自己的注視,少女難得的有了反應,抬眼看了兩人一眼,復又轉了回去,繼續調酒。
  酒吧老闆的臉黑了,少年卻笑了,「她喝了。」
  這下被堵的牙口無言的酒吧老闆就算再惱火,再想趕人,也失了義正辭嚴的正當理由,只得敗下陣來,舉步離開,並對少女下達了禁賣令:「以後不准賣酒給他!」
  可儘管酒吧老闆對少年下了禁賣令,在酒吧繁忙時,聽單製酒的少女還是被少年鑽了不少次空子。
  尤其在少年發現了,當少女誤調酒給自己被老闆發現時,老闆似乎因為不願責備少女,而只給他一個瞪眼後,更是變本加厲了起來。
  壓嗓子,仿女聲,變著花樣,就為了將自己的酒蒙混進其他客人的點酒聲。
  直到某晚,酒吧內酒客稀疏,本打算隨人群蒙混入店的少年,被從外頭回來的酒吧老闆給逮了個正著。
  「未滿十八不得入店!」老闆指著門上的告示,大手一伸,便將前腳剛踏入酒吧的少年拎出了酒吧。
  門口的大動靜,很快便引來了店內的目光,當中自然也包含了吧檯內的少女。
  就這麼被酒吧老闆硬生生地拖出了酒吧,經過了一小段路的掙扎,少年才終於掙開了人高馬大的酒吧老闆。
  「以後不准……」酒吧老闆還未祭出完整的警告,少年便搶了他的話。
  「我跟你做個交易怎麼樣?」少年自信十足的望著眼前大上自己至少三輪的男人,「我去跟店裡那個的女生玩,換我以後都可以去店裡消費,你不能趕我。」
  若是讓旁人聽見了這段交易內容,大概會覺得這孩子未免太傻太天真了吧?
  開這全是對自己的好處的條件,如何吸引人答應?
  但誰也沒想到的是……經過五分鐘的時間,少年和酒吧老闆居然一前一後的進到了店內,自此之後,酒吧老闆再也沒驅趕過少年,甚至還解除了對少年的禁賣令。
  店外,在拋出了交易的提議後,少年是這麼對酒吧老闆說的:「你想要讓她繼續這樣誰都不理,搞自閉下去嗎?」
  是的,少年以精準的眼光看出了酒吧老闆對少女的擔憂,就這麼以解開少女的心防,讓少女不再拒他人於千里之外為條件,成功的交換到了自己往後自由出入酒吧的門票。
  反正像少女這種油鹽不進,充滿挑戰性的人,他霍子煜最喜歡了!
  這是少年這輩子的第一場談判和交易。
  以自己的幽默和出眾的外表,再加上在所有出入酒吧的人裡,只有自己與少女年齡最相近的這個優勢,酒吧老闆若擔憂少女,就非答應自己的條件不可!
  少年如是想著。
  不過在這個少年正為自己靈活的腦袋沾沾自喜地當下,他沒想到的是……
  一個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酒吧老闆,怎麼可能會算輸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
  與少女年齡相仿這點,確實是讓酒吧老闆答應交易的原因之一,但真正讓酒吧老闆答應這場交易的主要原因是……少女對他有反應!
  至於是什麼反應……
  酒吧老闆露出了一個勾唇的壞笑。
  然而,身為這場交易中重要當事人的少女,卻對這樁影響自己深遠,甚至整個人生的交易,內容一無所知,直至此刻依舊如是……

創作回應

『。』
骯,神神秘秘開場的番外篇!?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290/04.png
2024-05-22 17:29:04
坐著
沒錯!就是要神神秘秘[e38]
謝謝。大的贊助~
2024-06-02 14:59:06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97/03.png
2024-05-25 11:23: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