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番外二 滴水穿石

坐著 | 2024-05-29 03:21:13 | 巴幣 4 | 人氣 453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究竟,令少女另眼相看的,是少年出眾的容貌,相仿的年齡,還是那怎麼碰壁都不退卻的主動?
  一切,都要回到平凡無奇,卻妙趣橫生的那一夜……
  此時已入店一月有餘的少女,已然對店內的一切上了手,足以單獨扛起店門剛開時,那一小段來客不多的時間。
  才剛開門不久,門口一顆腦袋瓜便探頭探腦的刺探著店內情形。一不見老闆的蹤影,敏捷的身軀旋即迅速的竄進了店內。
  是那不久前才被酒吧老闆下了禁賣令的少年。
  就像感受不到酒吧對自己的不歡迎,一屁股坐下來,少年便跟起了一旁酒客的單:「也給我來一杯東海岸特調。」
  然後又一如往常的,自顧自地向吧檯內調著酒的少女搭起了話:「欸!上次忘了問。」
  「我叫霍子煜,妳叫什麼啊?」
  「……」
  「妳都不講話不無聊啊?」
  「喂……」霍子煜百無聊賴地趴上吧檯,一隻臂膀越過了以吧檯為界的主客界線,懸著空,晃呀晃的。
  對於霍子煜踰越的無理舉動,少女依舊面無表情的沒有絲毫反應。但那掀著門簾,準備從後場踏出的酒吧老闆卻看得真切,少女的眼神在這一刻悄悄的起了變化。
  她有些惱了。
  抬起腿,酒吧老闆就要前往驅逐那一點不被歡迎的自知也無的少年。
  只是老闆的腳步還未跨出去,那頭的少女便先有了動作。
  沒有拳腳相向,沒有口出惡言,少女依舊是那副誰都無法撼動她的面癱模樣,調起了酒。
  少女的舉動看似再尋常不過,但經營酒吧多年的經驗,讓酒吧老闆隱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
  她這是……?
  酒吧老闆收住了腳步的去勢,環視店內。
  入座的酒客們各個人手一杯酒,每杯酒水水位至少也都有五分以上,顯示著酒水皆剛上桌不久。既然酒水才剛上桌,酒客們應當不會這麼快就點下一杯才是。
  這時再看向吧檯的方向,此刻店內唯一空著桌面的……只有那自顧自嘰哩呱啦著的少年。
  莫非……
  酒吧老闆仔細一回想,方才掀開分隔前後場的門簾時,他確實依稀聽見了像是少年的點酒聲。
  那時,少年點的似乎是他研發的特調——東海岸……
  再看少女備在手邊的酒,確實與「東海岸」的酒譜一致……
  難道她忘了自己對少年下的禁賣令了?
  不過這個懷疑才起,很快便被酒吧老闆自己給否決了。少女自入店以來,從未遺漏過任何一項自己交辦給她的事,應當沒有忘記對少年的禁賣令的可能。
  既然不是忘記,那大概只能是混淆了。
  可如今店內加上少年,客人也不過就五、六個,在這離峰的時段裡,要如何混淆?
  排除了所有可能,酒吧老闆終於意識到了真正的不對之處……
  只見吧檯那頭,少女按照著自己所教導的步驟,一樣一樣地將調製「東海岸」所需的酒水一一注入攪拌杯中。只是當加到那本該甩個兩、三滴,作為提味之用的苦精時,少女突然不要錢似的死命往攪拌杯裡加……
  在調酒的世界裡,苦精之於調酒,就好比味精之於料理一般,是以用來增添香氣,量無須多。其名雖有苦字,但不見得每款都充滿苦味。
  可好死不死的,用來調製「東海岸」的這款苦精,乃酒吧老闆自歐洲的一家老酒吧帶回的自製苦精,本身相當的稀有,也相當的……苦。
  她是故意放水的!
  這一刻,酒吧老闆篤定萬分,她絕對是故意的!
  神奇的是,酒吧老闆非但不心疼那得來不易的珍稀苦精被拿來惡作劇,甚至還悄悄地退回了隔簾之後。
  酒水一上桌,霍子煜不疑有他的便托起酒杯往口裡倒。哪怕少女就那麼正大光明的在自己眼前動手腳,也絲毫未覺。
  酒水一入口,霍子煜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可就算那又苦又辣的酒水嗆的自己眉頭緊皺,眼角噴淚,他也沒吭半聲,硬是強行嚥下那堪比藥汁的酒液,然後困惑的偷瞄一旁明明和自己點了同杯酒,卻喝得一臉享受的酒客。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大人的味道?
  可就是再困惑,愛面子的少年霍子煜也沒打算詢問旁人。
  一旦問了,不就等同於承認自己只是個乳臭味乾,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了?
  獨自來到異地生活的自己已經算是一個獨立的大人了,他可不認為自己有哪裡矮這些「大人」一截!
  於是乎,不服小的霍姓少年,就這麼在被苦的齜牙咧嘴,和好不容易才緩過勁來,又再度被直衝腦門的苦味苦的齜牙咧嘴的循環中,硬是乾完了這杯少女特製的「東海岸」。
  這時,徹底沉浸在與所謂「大人的味道」的較勁之中的少年,沒察覺到的是,他的不服輸,成功的撼動了少女那「堅如磐石」的嘴角……
  說到底,少女仍舊只是個孩子,只是突遭變故的衝擊讓她變得不愛搭理人,罕有表情,但這並不代表她沒有情緒。
  這時的少年霍子煜還沒意識到的是,這只是這場惡作劇的開始……
  後來的幾天裡,霍子煜幾乎日日到酒吧裡廝混,而少女也次次放水。
  醬油、黑醋、抹布水,廚房裡能加的,少女幾乎都在霍子煜的酒裡加了一輪。
  畢竟霍子煜才幾歲大的少年,哪裡懂得喝酒?
  進到酒吧裡,霍子煜圖的也只不過是那點「大人」的感覺罷了。
  雖說霍子煜總是叫酒名叫的自然順口,但那些酒他幾乎都是頭一次喝,又能拿什麼判斷少女做的手腳?
  這兩人就這麼一來一往的,玩的不亦樂乎,誰都沒注意到那隔簾悄悄掀起又落下的動靜。
  顯然,酒吧老闆對少年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非偶然。
  在少女的刻意放水,和酒吧老闆的默許下,霍子煜談成了與酒吧老闆的交易。
  對於酒吧老闆不再驅趕霍子煜的轉變,和禁賣令的解除,少女是有些許疑惑,但這些並不妨礙她繼續為霍子煜特製「特調」。少女的特調非但沒有因為霍子煜得到出入酒吧的許可而停歇,甚至還有了越玩越大的趨勢。
  直到這天……
  霍子煜一如往常的坐上吧檯,就衝著少女嘰哩呱啦個不停:「快點啦!妳到底叫什麼?」
  「妳再不說,我幫妳取名字了喔!」霍子煜雙手撐著高腳椅兩側,屁股長蟲的不停轉著。
  早習慣了少女的毫無回應,霍子煜又自顧自的說了起來:「哎……和妳聊天就和坐這個絨製高腳椅一樣舒服。」
  「既然妳不告訴我名字,那我以後就叫妳『絨』囉!」霍子煜滿臉詭計得逞的賊笑。
  面對霍子煜鬼扯,少女在心底默默翻了一個白眼。
  她連話都沒跟他說過一句,何來聊天舒服之說?
  雖說霍子煜的話九成都是鬼扯,不過他對酒吧裡的絨製高腳椅的喜愛卻不假。
  每每來到酒吧,霍子煜總挑吧檯的座位坐,若是吧檯坐滿了,他也會找到視野最好的角落,緊盯吧檯是否有人離開,好伺機而動,然後在一屁股坐上去後,愛不釋手的摸椅墊摸個不停。
  這一天,霍子煜點了一杯過去從未點過的「環遊世界」。這杯調酒的組成元素正是多種酒水混酒,給了少女非常大的發揮空間。
  除了六大基酒,少女連野格、高粱、清酒都一同下了進去,那酒精濃度有多可怖,無須多言。
  這一杯下肚,要不了一小時,先前不論少女怎麼搞都搞不倒的霍子煜就這麼,倒了……
  整個人趴跪在地,霍子煜用著好似要嘔出臟腑的力道,洶湧的噴灑著從胃部湧出的溫熱汁液……
  這下,少女似乎才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玩得太過了……
  一改過往待客人吐夠了,無同行友人關心再上前攙扶的冷漠作法,主動放下手中搖盪到一半的雪克杯,迅速的繞到吧檯外關心那趴跪在地的少年。
  「你……還好嗎?」
  「啪嚓……」又是一灘嘔吐物急湧噴濺。
  狼狽的抹了把嘴角,霍子煜就算吐的找不著天地,還是轉過了虛弱卻驚訝的臉:「妳剛剛有說話嗎?」
  經過這天以後,少女逐漸收斂了胡亂調酒的惡趣味。或許是出於歉疚,也或許是隨著相處時間變長有些熟識了,面對聒噪不停的霍子煜,少女開始有了一些回應,從無須張口的單音,到兩個字、三個字的詞語,再到他用綽號喚她她會回首。
  人云滴水能穿石。
  霍子煜的口水,應當也算是達成了同樣的效果吧。
  眼看著自己辛辛苦苦了許久,少女這顆頑石終於軟化在即,一個人,就這麼突然橫進了霍子煜與少女之間……
  某個酒吧尚未營業的午後,一名比少女長了幾歲的青年就這麼被酒吧老闆帶進了店裡:「簪池忘了帶鑰匙,會先在店裡待一會。」酒吧老闆簡單的向少女介紹著。
  留著一頭長髮的青年禮貌的朝少女溫柔一笑,隨即就近尋了個位子便坐了下來,專注的讀起自己帶來的書籍。
  起初,青年似乎只是偶爾在非營業時間短暫出現在酒吧,可不知從何時開始,青年開始頻繁的現身酒吧內,從非營業時間到營業時間……
  礙眼……
  單手支著臉,靠在吧檯緣,霍子煜斜眼瞥著那每回來酒吧都只點果汁的長髮青年。
  就在這時,青年微微一笑,溫柔盡顯。
  笑屁笑啊!
  霍子煜暗自在心底罵著,可目光還是不自覺的尋著青年的視線望去。
  這一看,霍子煜險些撞倒手邊的酒杯,是笑……
  少女……笑了……
  和她認識這麼長一段時間,她可還沒對自己露出半個笑容過……
  沒來由的,一股好像自己好不容易辛苦栽培出來的果,被他人搶先摘走的不快在霍子煜心中油然而生……
  各位酒客晚安呀!
  不知道近期的兩篇番外還合大家胃口嗎?
  老闆休假回來啦!
  經過一週的旅外休假,我整個人通體舒暢了許多,也意識到了些許問題,決定做一點調整,所以特此在這裡向大家說明。
  老酒客大概都知道老闆近期身體狀況有點多吧,一下腰爆掉,一下胃爛掉的……
  休假前因為擔心旅外行程受身體影響,我特地再出國前多跑了趟中醫,向醫生問清楚自己身體能放縱的界線大概到哪裡,結果意外的,醫生給我答案居然是——只要你是快樂的,你的身體就不會有問題。(超像什麼奇怪的敷衍或調情?
  醫生表示我的胃本身並沒問題,導致我一直胃痛不斷,一個月發生好幾次像腸胃炎一樣又吐又拉的狀況的,其實是我緊繃跟焦慮的情緒……
  就類似即將在重大場合報告前會緊張到胃痛一樣,因為情緒焦慮而導致腹部肌肉緊縮壓縮到胃的空間產生疼痛,只是別人一報告完就好了,我是一直長期處於焦慮狀態。
  出國的這一週,放下了台灣的一切、趕不完的稿子,每天快樂地走路,享受異國風情,缺乏運動的我,腰不痛了,本來對我不斷咆哮的胃,在日本啤酒、清酒亂灌也神奇的,真的完全沒事……
  事後回想起來,出國前我確實一直焦慮著能不能在趕出當周的稿的情況下,同時趕出旅遊那週的進度,還有回來後要南下處理東西又會不會趕不出稿。所以在日期近了時才會胃痛症狀越來越嚴重、越來越頻繁。
  本來我預估回來就要馬上趕稿,把下週的稿子趕出來,但以目前的進度和將在高雄待到週六傍晚,一週直接去了四天都不能趕稿,我很可能只剩兩天多的時間處理正文,時間上真的太趕,以長遠來看,這樣一直把身體逼在極限,又不確定能不能顧好正文品質的極限操作,真的是非常不好的惡性循環,所以權衡之後我決定在下週6/5停更一次。
  對於趕稿速度跟不上預期的問題我會再嘗試調整看看。
  謝謝各位的耐心閱讀和不離不棄。

創作回應

『。』
骯,要保重哦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91/16.png
2024-05-29 14:21:11
坐著
感謝。大的贊助和鼓勵[e41]
2024-06-02 14:50:10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4/03.png
2024-06-01 13:43: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