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我只交得到我交得到的朋友;閱讀沒有很高尚,我只看我想看的

兔二:滾你奶奶的 | 2024-05-13 01:25:21 | 巴幣 42 | 人氣 146

  關於文字的價值。我的觀點主要來自於兩本書。第一本是姜柏如譯,荒木博行著,2024,我們為什麼要閱讀?: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你更要知道自己在讀什麼?怎麼讀?為何而讀?(自分の頭で考える読書),采實文化,1版。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83395?sloc=main

  荒木博行(2024)提出一個很辯證的命題,也就是 書本的魅力就在 沒魅力 ,提到在 吸收效率 上,書本不如其他 多媒體 ,譬如影像等,然而卻因為如此,占用的 注意力 卻相對比較少。於是,節省的 注意力 ,可以用於 思考 。申言之,書本一載體在 占用的注意力較少 一事上,使之更為讓讀者有 投入思考 的餘裕,進而促進 思考 的相關好處。

  第二本是,前些日子提到,我正在閱讀的《有用之人》。大抵來說,是阿諾晚年的自傳,回顧自己如何失敗與成功,並行銷 爬起來 心靈的工具;同時,他也有相關演講,但比較了書籍文字、演講內容,儘管有些內容有重疊性,但書籍著重例子和說理,演講更著重反覆但簡單詞彙的煽動/激勵,煽動/激勵聽眾更堅定自己的目標,拒絕其他人的唱衰。

  1. 「讓我世界崩塌的,並非經濟蕭條,而是我的自作自受,我毀了我的家庭,我不會重新講述那個故事,你們都知道那個故事,如果不知道,你聽過google,也清楚如何找到這故事,我的家人已經被傷得夠深了。」
  2. 「離開議會大廈後,之後的電影計畫都泡湯,尤其我的人生像是三部曲:健美先生、演員、州長---每個人更愛悲劇收場的故事,『英雄末路』。」
  3. 「然而,我喜歡從谷底爬起。掙扎令成果甘甜。」
  4. 「我後來觀察世界,新聞、廣播、社交平台,充斥著對未來沒希望;男人嫌自己不夠有力量,女人嫌自己不夠漂亮。自殺與藥物成癮率上升。Covid-19期間嚴重,但更嚴重的,是有人利用人的自卑與痛苦,催眠他們,使自身獲得政治或經濟利益。」
  5. 「人們放棄了 自立 、 有用 ,這兩大心理工具。然而,這就是對抗憂鬱和無感的重要武器。」
  6. 「我因此被認為是勵志大師。」

影片說明:阿諾演講版


  於是,我不會說我是書籍(文字)的信奉者。舉例來說,我一度討厭小說,是來自於一些網路上宣稱啃文啃得很開心,交流能力和熱忱都很差的網友;然而,僅僅因為那些白癡和自閉症,汙染我對小說的認知,就是欠缺獨立思考能力了。同時,我接受 荒木博行 的觀點,文字(書籍)的好處,就因為它無聊。更進一步說,書籍是作者、出版社、編輯,甚至一些親密閱讀者等人共同編織的結晶,在打造工序中,比我這篇單純 想到甚麼寫甚麼 的 正文 或 回言 ,來得更多琢磨。就此而言,阿諾的《有用之人》也有類似特質。

  對我而言,娛樂是一種手段,用意是滿足我的 願景 和 目標 。閱讀文字以及自問自答,雖然娛樂效果上,其強度和速度不見得最高,但伴隨著 更多餘裕的思考 ,甚至未來與他人交流的素材。哪怕,現在時代一堆網路文盲,我仍然願意張開我的篩選之網---讓那些沒緣又浮躁的人,追逐他們的娛樂,任由訊號在他們身體中竄流和顫抖。

  究竟是 人們 得到 娛樂 ,還是 娛樂 得到 人們 ?

  我不是文字的信奉者,也不怕網路文盲。改編羽川委員長的名言,我只交得到我交得到的朋友;閱讀沒有很高尚,我只看我想看的。我不屑跟這種人交流,然而,我也更不是為了 孤芳自賞 讀書(文字),而是這不失娛樂性的同時,又讓我成長。

  跟那些白癡不一樣。


筆者資訊
兔二(nobuusa)
遊戲愛好者,尤好「粗鄙之語」與「王司徒」,現居於台北市。

創作回應

百合子
絕大多數的時候我只能通過音樂來寫作,好像少了音樂大腦就像齒輪卡住一樣無法運轉,回到話題,過於豐富的華麗場景、磅礡浩大的音樂劇,滿屏幕絢麗的BOSS大招的確是太吸引人注意了,反而忽略了思考這一步驟,有時候太沉溺於遊戲回來,反而不知道怎麼寫作是這麼一回事,現在搞懂了。
2024-05-13 01:31:02
兔二:滾你奶奶的
我有段時間看了一些人實況組玩舊版的bio1、2、3,然而我不會認為畫面粗糙而沒意思,甚至在某些場面,我更能夠看見2D的場景和粗糙3D形成一種奇特的美感組合。

後來跟人聊到 腦/注意力負擔 降低,再回頭看 像素畫面風格的遊戲 。
突然懂了,畫面、聲音細節過多,會佔去我體驗遊戲的注意力 。
2024-05-13 01:33: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