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頂尖對決-4-成為你的二傳

玥希縈 | 2024-04-17 19:07:38 | 巴幣 30 | 人氣 479


  周懷天穩住腳步一步一步走進了排球場的比賽範圍內,等待他的沒有期待的眼光,也沒有安定的信賴感,就算是陳興哲也在不知不覺中……

好像有什麼東西變了,看他的眼神再也不像當初那樣。

只要我成為完美的二傳,就能待在你的身邊了,對吧?

周懷天緊緊地握緊拳頭掌心傳來的是陣陣寒意,他拍了拍陳興哲的肩膀用斬釘截鐵的口氣:「我一定會成為完美的二傳。」

「你已經……嗯,沒事。」陳興哲把原本想說的話又吞回嘴邊,隨後露出了笑容笑道:「第一次比賽,不要太緊張。」

「我一定會贏。」周懷天的眼神此時變得無比鋒利。

那一瞬間,陳興哲對周懷天的轉變感到些微的害怕,漫天的雪花雖美,可握在掌心先是沁入刺骨的冰冷,而後消逝不見徒留一地的哀傷。

為此他感到害怕……總有一天周懷天會越走越遠,遠到他連背影都看不見。

裁判一聲吹哨比賽又重新開始,對面的對手稍加休息之後,氣焰更甚完全不把周懷天當成一回事,夏言受傷下場之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陳興哲身上,對手盡全力防守他,隊友把他唯一的大絕看。

到了比賽終盤,一顆排球像幸運女神所拋出的機會球,來到周懷天的手中,球場上的所有人都在等待周懷天的選擇。

到底他會把球傳給誰?

此時陳興哲完成助跑跳起身,用全身的熱氣和強大的氣勢昭告天下——

我是王牌,球就該給我得分

對手見狀立馬派出三個壯漢也跟著跳起身,企圖擋在陳興哲的面前,球場內的世界屏息以待,等待即將上演的雙龍搶珠的戲碼。

然而,周懷天只是非常冷靜地把球,輕輕扣在對手的網前,等大家意識到他壓根就沒有要傳球的意思,想要去接眼前的球已經來不及了。

『居然是……由二傳自己攻擊的二次進攻……?』

整個球場只要有關注比賽的人此時內心都是如此感嘆。

而看台上的萬城一眾人站起身,靠著欄杆專心看著比賽,應該是說是只關注周懷天一人而已。

「你……到底成長到什麼地步?」陳興哲詫異地看著此時異常陌生的周懷天。

就從那一瞬間,比賽的風向和情勢就徹底改變,而比賽場地的風景也好像隨即改變,從熱力四射的陽光大地變成寬廣不見天日的冰天雪地。

周懷天冷冽的眼神已經告訴了眾人,他和夏言這類一心一意奉獻給攻手得分的二傳不同。

他沉默寡言沉著冷靜。

他宛如藝術品的身姿也讓人完全猜不出來……他的下一步動作是什麼?

他姣好的面孔,那深不見底的冰冷美麗瞳孔,內心卻是陣陣對勝利的渴望。

至此對手已經像是被周懷天徹底玩弄於掌心之中一樣,他那壓根和別人是不同次元的高超技巧,就連他的隊友也在一片茫然之下贏得比賽。

「原來如此……看著他文文靜靜的,沒想到是一把雙面刃。」比賽過後,教練看著周懷天思索許久所得出的結論。

周懷天是個優秀的二傳這一點無庸置疑,可就是太優秀了……

所以會掩蓋攻手的光芒,讓攻手變成毫無作用的東西,在贏下比賽的同時,也會徹底打壞隊伍原有的樣子和氛圍,堪比無差別攻擊的雙面刃。

但是,每個人都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去贏下比賽,這是人性。

想到這教練對於要怎麼使用周懷天顯得非常苦惱。

「我、我順利贏下比賽了。」周懷天難掩開心的情緒來到陳興哲的面前,但是眼前的人卻好像不太開心。

「嗯。」陳興哲不發一語,隨口應付應付。

從剛剛的比賽,他徹底了解到……

不是他的二傳太強,而是他這個攻手實在太弱了。

「那、那……可不可以……」

「抱歉,我去看看夏言的狀況。」最後陳興哲還是選擇逃跑了,此時的他不知要怎麼面對周懷天,轉而去醫護室看看夏言的狀態。

比賽雖然是贏了,卻不需要陳興哲這個王牌,他還是第一次面對到這種情況……因此陳興哲完全沒有開心的情緒。

他開始懷念第一天認識周懷天的場景,那時的他還是個惹人憐愛的雪花。

如今他逐漸成長成一場暴風雪可以破壞一切。

而周懷天看著陳興哲離去的背影,不能理解現在的情況,這一場比賽,不管輸家還是贏家似乎都沒有人打從心底開心,好像除了他以外。

彷彿這是只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的勝利。

夜晚,來自排球撞擊地面的聲音一遍遍地傳出,不同於學校的體育館那樣的寬廣,外面私自的練習場對於陳興哲來說也已經很夠用了,場地旁微弱的燈光此時此刻就像他的燈塔,不僅照映著地面上斑駁的痕跡,那是不知練了幾百、幾千球才能遺留的痕跡,也是他唯一不會迷失在雪地裡的唯一光芒。

「如果……我能做到像他那樣的話……是不是……」陳興哲拿起球屏息以待。

是不是就可以成為配得上你的攻手?

他目光看向球場邊緣的角落一遍遍地扣球,可不論他怎麼練就是達不到周懷天的程度。

「可惡!再一次!」陳興哲堅信只要他努力,總有一天……

他會與周懷天並肩而行,繼續這樣走下去會遇到很多各路各色的高手吧?

「還在練啊?都半夜了耶?」夏言頭上還裹著紗布走到陳興哲的背後,淡定的說道。

他明白,至從周懷天慢慢有崛起的跡象之後,陳興哲就會像發瘋了般的練習,而他狀況好的時候偶而會默默陪他練習,像這樣狀況不好的時候,他也會在一旁靜靜的陪著他。

「可惡、為什麼……」這次陳興哲發出無奈的怒吼,汗水或多或少夾雜著淚水緩緩滴在地面上,他望著地上的斑駁的痕跡,不禁一直從內心發出深切的疑問。

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連他的背影都看不到?

為什麼?

「他是天才,和我們不一樣,你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夏言坐在一旁非常淡定地看著他。

現在的陳興哲和以前的他非常像。

曾經他也羨慕個人技巧非常好的二傳,也苦苦追著陳興哲背影掙扎過,最後他選擇成為一個拋棄所有,只為了成全攻手的奉獻型二傳,只要可以待在陳興哲的身邊就好了,即便他會被徹底遺忘和埋沒都沒關係。

「天才那又怎樣!普通人就沒資格待在他身邊嗎!」陳興哲朝夏言怒吼道。

「放棄吧,你是不可能做出那個選項的,你天生就需要全場的注目。」夏言答道。

「我只要比他強就好了,不管怎樣……我一定都會進萬城。」陳興哲暗暗下定決心。

「你真的是很喜歡他呢……」聞言夏言只是露出苦笑。

「嗯。很喜歡。」

     翌日,球隊的氣氛變得非常微妙,本來就沒有融入球隊的周懷天變得更難以融入,本來球隊的備受矚目受全校愛戴的兩人,在比賽當天一個受傷,一個無用武之地。

「夏言,你知道的吧?」一早教練就把夏言叫進了辦公室。

「是關於萬城對吧?」夏言吞了吞口水,自已中途受傷離場要拿到推薦函想必是沒有任何希望了。

「這次萬城只想要一個人。」教練神情黯淡,不慌不忙地說道。

雖然是打敗了強敵,可這推薦名單卻是歷年最少的。

「我明白,我已經做好準備了。」夏言心裡很清楚,從他下場的那一刻就知道會有這天,不過他是不會放棄萬城的,應該說是他……

不會放棄待在陳興哲身邊的機會。

「你是個很優秀二傳。」教練看了看夏言略有不捨,瞥了一眼牆邊擺放著許多獎牌淡淡地說:「不要放棄。」

「既然拿不到萬城的推薦信,那我就用考試入學的方式進去。」其實夏言一直都沒放棄過課業,怕的是這天,萬城的入學門檻分數很高,就算是升學班也很難考進去,「教練,放心。興哲沒有我不行,我一定會考上萬城的。」

「他也沒有拿到……」這才是教練最難以啟齒的地方。

「怎麼可能……」

「萬城只要周懷天一個人而已。」教練的話語猶如死刑一般宣判。

「那興哲……怎麼辦?而且……那個周懷天才練幾個月而已……他怎麼可以?」夏言可以接受自己進不了萬城但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這是殘酷的地方。」

「意思是……就因為他是天才……?」夏言不能理解教練的意思,牆上掛著放著的許多獎盃獎牌,有哪一個不是陳興哲的功勞?

就一個沒練幾個月的天才出現,那些人立馬換了一張臉,在周懷天還沒出現的時候,陳興哲可是高高在上受人追捧。

「他憑什麼?他才比一場,一場啊!」夏言聲嘶力竭的吼著,「這些獎盃到底都是誰贏來的!他憑什麼!!」說完夏言想要把這些獎盃通通砸爛,然而揮手的時候卻有另一隻孔武有力的手阻止了他。

「教練,對不起。夏言……他不是故意的。」一早陳興哲就看到夏言被教練叫過去,便也跟了過去站在門邊的時候,不小心聽到了爭論的聲音,放心不下才走了進去阻止了夏言。

「你知道了啊。」教練看了看他隨後說道:「我會盡力幫你爭取機會。」

「謝謝教練。」陳興哲還不忘強壓著夏言的頭向教練彎腰鞠躬。

可低著頭的夏言此時早已淚流滿面,本來強壓著淚水在看到如此淡定的陳興哲,徹底崩潰決堤。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教練的辦公室,陳興哲遂先說道:「別哭啊?還可以考試進去萬城。」

「那你呢,你這腦子該怎麼辦?全都紅字從沒及格過還想進萬城。」夏言此時真的不擔心他自己。

「還有幾個月的時間。」

「短短幾個月準備,你哪有可能考上?」夏言知道陳興哲的功課奇爛無比。

「想要走這一條,萬城就是必經之路。」陳興哲只是淡淡地接著說:「一年考不過,我就考第二年、第三年、直到考到上萬城為止。

「你白癡啊,你的人生哪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夏言破涕為笑,望著陳興哲的背影感到不可理喻,沒有人比他更執著了更智障了,可他卻打從心裡尊敬他。

我要跟著這個人一輩子,即便他永遠都不會發現到我……
















嗨、我是玥希縈
關於這部作品,我決定寫成長篇了
原因很簡單
這部能講的東西太多了,對我來說短篇會很難寫
雖然我寫長篇寫習慣了,反而我不太會寫短篇

外加,也是最大的原因
我某天突然來了靈感,把這篇的結局給想完了
簡單來說、頭尾我已經有想好了,就只剩下把過程寫一寫

靈感這東西很微妙
我通常是隨著靈感走
有想到結局,我才會開長篇,要不然短暫開頭對結局完全沒頭緒的
都放在我的「腰斬」資料夾內

這個前幾年,我都沒有想到
突然開始PO了,開始有想法   =3=


總之,就是這樣了、
如果喜歡我的文筆和作品的話,歡迎關注我的小屋和動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