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百合> 四季之風《章四十五.日與月與宿命》

五仁月 | 2024-02-15 13:50:04 | 巴幣 4 | 人氣 78


《章四十五.日與月與宿命》

  或許,澪凜.阿克西斯與基爾.費列多從誕生起,就注定成為宿敵。
  在同一天,秋天的涼風與日炎或夜寒結合,誕下了太陽之子與月光之子。太陽與月亮,都是賜予人民的禮物,他們將會在兩個不同的家族為西區的人民帶來豐盛。而陪伴他們的星之子,則在一個多月後誕生,是為西區的福音。
  太陽之子與月光之子的性情相似,雙胞胎似的。他們日漸長大,大家日漸發現,二人差天共地。曾在西區流浪的詩人作了一首小曲:「頭頂上的兩碇金子,一塊太陽一塊月亮,一個天才一個蠢才」。這源自他參加的一場西區貴族們的宴會,當時西區三大家的孩子們都三歲大,費列多家的長子基爾年幼就能寫字算數,跟大人們聊得頭頭是道,能言善辯,才能有如正午的太陽般熱烈,是天之驕子;絲蘭家的長女莉惠尤其精於算術,天文地理也略有涉獵,更已發現了魔法才能,是西區的明日之星;阿克西斯家的次女澪凜美麗絕倫,卻啞口無言,對著賓客一個字都說不出,以呆鈍的目光表示聽不懂大人的說話,如同隱沒在黑暗的新月。她感覺到鄙視的視線,因而一聲不吭的逃到花園。(後來被禁止唱這首歌)
  也是在那一天,西區三大家的孩子第一次見面,便成為好朋友。澪凜逃出了一段時間,只有阿克西斯家的奶媽隨她而去(三歲還要奶媽亦遭人取笑),她的父母和姐姐則要應付這丟人的情況,場面變為大人的世界。基爾和莉惠感到沒趣,小男孩精靈的眼目對上小女孩,指向窗外,偷偷的走出來。他們一出到費列多家的後院,便見到正在撲蝶的女孩。
  一撲,二撲,撲!撲了個空!女孩「撲」的一聲摔倒,臉上沾了些泥巴,也不叫喊,馬上就起來繼續撲,仍掛著燦爛的笑容,與方才在大廳中死氣沉沉而閃閃縮縮的模樣截然不同。
  他們的玩心隨之提起,加入這場撲蝶遊戲。三個孩子嘻嘻哈哈了整個下午,無分你我,沒有深奧的話,有的是跳躍的心,純粹的稚氣。他們都很高興有同齡的玩伴,恰巧西區貴族的孩子只有他們是那麼小,大孩子都親近菲琳,對他們不瞅不睬。
  離別時,澪凜大大的擁抱兩位好朋友,一昧的笑著,咿咿呀呀的含糊地說些什麼。基爾和莉惠心有靈犀,一同約定下次再一起玩。
  澪凜並非對外人才不懂說話,對家人對僕人,也只懂得叫名字和簡單的字詞。貴族該教的有教,該學的有學,人家的進步一日千里,她一日一米都該偷笑了。相比兩位天才兒童好友,她愚笨得父親氣在心頭,每次見到她都板著臉,呼叫僕人或官員或家教把她教得正常一點。
  偏偏她是阿克西斯家闊別七年的第二個孩子。夫人美華難以懷孕,這麼久才好不容易懷上第二胎,不知還有沒有緣份見到第三個孩子了。父母本對她滿懷期待,如今一頭冷水淋下來,只好把希望寄託在長女菲琳身上。
  「姐姐……」紅著鼻子的澪凜跑進菲琳的睡房,不顧她在書桌幹什麼,一來就抱著姐姐的腳哭。
  菲琳正學習查看阿克西斯家的財務報表,數字在腦中運算了一圈又一圈,集中精神卻被妹妹打斷了思緒。這不是第一次了。澪凜打開了門,應該看到她在「工作」,應該知道不該打擾她,但她仍然像什麼都沒感覺到。
  她深吸一口氣,放下數字,抱起妹妹,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
  這個時間,澪凜應該在學寫字。
  「怎麼了?」菲琳輕撫小腦袋。
  「嗚嗚嗚……」澪凜漲紅了臉的不斷哭,什麼都說不出口。
  女僕瑪麗莎慌張的走進來。她年紀較其他僕人為小,只比大小姐大幾年,跟大小姐較為要好,同時是陪伴二小姐上課的僕人。
  「大小姐好。」她點頭後便要伸手接過小女孩,「二小姐,請跟我回去!」
  澪凜極力扭身,愈抱愈緊,哭聲放大。
  「發生什麼事?」菲琳按下瑪麗莎的手。她知道問妹妹也是白問,幸好有瑪麗莎在旁。
  「二、二小姐忽然向老師發脾氣……」
  「那位老師做了什麼?」
  菲琳雖然年少,但已有當家之風,沉著冷靜。相比費列多家和絲蘭家的兩位天才,她只是平庸之輩,卻是努力而踏實。目睹父母都對妹妹大為失望,她就更拼命學習。
  「老師教了很久,捉住二小姐的手寫字,老師要求她抄寫,但二小姐還未能自己照著寫……」
  「還有呢?」她心知妹妹不會因此而哭。
  「老師說話有點大聲,臉色不太好,握住二小姐的手有點用力……二小姐可能被他嚇到。」瑪麗莎小心翼翼地道。
  這位老師已經教了澪凜一個星期,整整一個星期她都毫無進步,拿起筆就是亂畫,又記不到字的含義,他想必是不耐煩了。
  「小凜,回去繼續努力好嗎?姐姐還……」
  「不要!」
  不是被嚇到,是不想再面對學字了。菲琳體會到她的感受,當她整天面對財政時也是如此惱火。
  之前父母還對她如珠如寶,得知費列多家和絲蘭家的孩子比她聰慧百倍後,喝斥和冷眼過許多遍,令她很害怕爸爸,跟媽媽也不親近。再怎麼笨,她都感受到父母對她失望至極;再怎麼笨,她都知道自己明明努力了,卻什麼都做不好,比家中的僕人還沒用,因而常常對自己煩躁。
  太可憐了,爸爸媽媽怎能這樣對她?她已經遍體鱗傷,菲琳硬不下心腸責罵她,只有她可以成為妹妹的避風港。不要緊的,只要登上當家之位,做個好貴族,親愛的妹妹即便無能,也能守護她。
  「姐姐陪你一起去。」菲琳抱著她走。
  「不要不要!」澪凜揮拳亂踢,也掙不開姐姐的懷抱。
  走去書房的途中,媽媽卻出現了。
  「不用學了。剛才老師向我們請辭,說沒能力教好她。」
  澪凜馬上破泣為笑,媽媽的臉卻冷冰冰。
  「對、對不起,夫人,是我……」瑪麗莎臉都青了。
  「閉嘴。」美華睥了她一眼,「這是第三位老師了。澪凜,你到底想怎樣!」
  聽到自己的名字,她呆呆的回望媽媽,又看看姐姐的臉色,疑惑說:「姐姐?」
  澪凜是幸運的,她生於貴族世家,總能養活她;澪凜是不幸的,她生於貴族世家,人人對她有極高的期望,極重的壓力。
  「先讓小凜休息一下吧。」為了妹妹,面前是媽媽也不能退讓。
  「算了,我什麼都不想說了,等爸爸訓導她。」美華再睥瑪麗莎,「帶她去花園玩。」
  如果是我親自教小凜……但我沒那麼多時間,不能連我都沒學好。如果有時間,就陪小凜讀書,講講故事吧。菲琳看著妹妹遠去,心被揪住似的。不求跟基爾和莉惠一樣聰明,要是小凜有一項強項就好了,這樣爸爸至少比較疼愛小凜吧。
  她繼續成長,長得高高大大,力氣也大,活動身體最為喜愛。(有點口拙)頭腦不靈活,手腳倒是靈活,爬樹翻牆是家常便飯,常常一縷煙似的跑出大宅,在大街小巷左鑽右插,要出動多位僕人才抓得她回來。後來豐田城的居民見多了二小姐,反倒是習慣了,會跟她打招呼,看顧她。(但不敢讓孩童跟她玩。)
  說話也會了。但不說還好,說多錯多,想到什麼說什麼,笨拙的得罪了一些貴族文士和小孩。她可能只是慢熟一點吧,菲琳倒是欣慰,但雄治氣得叫她在社交場合不准說話。
  她學習了劍術和馬術,這兩項是她最擅長的。每次和基爾見面,總要比試一場,雖然每次她都輸,但她從不氣餒,鬥志滿滿的向他發下下一張戰帖:「下一次我會贏你的!」
  出現了一個優點,又出現了無數個缺點,或者說,是貴族而言的缺點,平民而言的優點。
  要知道,二小姐在阿克西斯家中是十分受僕人歡迎的。她不論對多卑微的僕人都不會口出惡言,見到誰都會笑嘻嘻的要陪玩,好奇地看著大家做什麼,午晚餐有點心(或是跑去廚房拿糖)會分給大家吃,因為她看到大家吃得開心自己也開心。同樣,跑到街上,看到別人有需要,只要是自己身上有的或是辦到的,都樂意付出。別人是心懷惡意利用她,還是真心需要,她單純的眼睛看不出來。
  父親雄治討厭她這一點。分不清貴族與平民的差異,既不優雅亦無威嚴,愚蠢至極。
  雖然她的腦袋有成長了一點點,但仍遠遠追不上兩位好友。在她由零到一,他們已經由一到一百,這年齡的貴族孩子沒有一百也有五十。她蝸牛速的成長,父母等不了,人民等不了,沒有人等得了。


  「莉惠、莉惠!」
  人未下車,在大閘等候的女孩便高高興興的跑去。人一下車,便高高興興的撲去。好友是那麼可愛又溫暖,女孩抱住她,又抱起她轉了個圈。她每次都如此熱情。
  「小凜早安!」另一位女孩回以笑容,被她的熱情感染,也顯得興奮。
  當然高興了,莉惠的朋友之中,甚至父母,都不會把她抱緊緊。
  不用多久,第二輛馬車就到了。從第二輛馬車,下來了男孩。女孩們一同望去,一同跑去。高的比矮的跑得快,把熱情送去。他們旁邊跑走了幾個小孩,都是基爾或莉惠的弟妹,被僕人帶著走。
  「基爾!」
  「不要抱我,我們都不小了!」他紅著臉推開她。
  他第一次這樣兇她,讓她不知所措。以前還玩得那麼開心,為什麼要生氣?基爾也跟其他人一樣,不喜歡笨蛋嗎?
  「基爾是男生,男女有別啦。」莉惠前來拉住澪凜。
  他們都八歲了。
  「唔?」澪凜茫然的看著他們,可憐兮兮的,「那莉惠也不可以嗎?」
  「我可以喔。」莉惠牽起她的手,「不用擔心,基爾還很喜歡跟我們玩的,對吧?」
  「基爾……」
  兩位女孩同時望向他,他偷看親親密密的她們,別過臉,大聲地「哼」一聲,「我們快點給大人們見見,然後溜出來!」
  「今天要做什麼?騎馬?」澪凜牽著好友的手不放,「我叫僕人做了好多糖果,我們一齊食!」
  「你們不是約好了比試嗎?」莉惠提醒道。
  「當然!這次我不會輸給你,基爾!」澪凜興奮得跳起,好勝的鬥志已預先燃燒。
  「哼,我是不會輸的!」
  「那比試完之後呢?」澪凜續問。
  「到外面轉轉?」莉惠指向閘門。
  「嘿嘿,我帶了驚喜來,等會你們就知道了!」基爾故作神秘。
  三人拌嘴打鬧的走到阿克西斯家宅大門,踏入家裡才安靜下來。今天是平凡的聚會,西區三大家素來關係密切,輪流在三個家中相聚,分享情報和商討地區大事。他們至少一年見一次,只要跟西區有關的貴族宴會都會相見,已培養出良好的關係和默契──偷走。由莉惠獻計,基爾安排,澪凜出力,合作無間的他們總能出奇不意地騙過大人,為自己創造秘密空間和冒險。澪凜總覺得兩位好友好厲害好聰明,他們像是心靈相通的,說一句對方就懂了,她還在苦思呢。但他們總不嘲笑她,一起玩的時候都是平等的,互相合作。
  不論任何場合,莉惠和基爾都會幫助自己,為她抵擋其他貴族的惡意,於眾人面前主動伸手邀請她跳舞、玩樂,待她如常人,更是比常人更親近的朋友。他人見狀,不敢明目張膽欺騙欺負她,只會私下議論,要是被他們聽到對她不利的謊言,馬上就會被揭穿。
  跟大人們見面,慣例的噓寒問暖後,很快就放他們去玩,倒不需要使到「溜」這一招。他們再聰明也聰明不過老奸巨滑的大人們,摸清了他們脾性,就不難阻他們了,反正只是西區三大家的恆常相聚,都是老面孔,禮節可免些。已不算小孩的菲琳,再過兩個月,即今年九月就要成為雷格爾學院的學生,被父親要求跟大人們一同討論,便不跟孩子們玩。
  阿克西斯家宅是安全範圍,只有一位僕人相隨,就是基爾的近身僕人查洛,其餘的都忙他們的。他是一位比主人高大的男生,也是個孩子,有著長長的黑頭髮和黑色的眼睛,沉默寡言,如影子般不起眼,一直如影相隨。他們在五歲時就見到他出現了,照顧基爾也照顧她們。因為年齡相仿,他們也會拉他一起玩。(當然會有指點他做事的時候)基爾出門,查洛都會在身邊。
  他們如約比試。基爾和澪凜都以戰士為目標,都是練劍的;莉惠則因自小覺醒魔法才能,一直都學習魔法,不會跟他們比試;查洛另有訓練,平常只跟主人對打。
  基爾和澪凜各持木劍,在草地上各站一方。樹蔭下看著兩位精力旺盛的好友,莉惠眼裡透露出些許羨慕,在學武的路上有同行人就不寂寞了。
  「喝!」
  「哈!」
  「碰碰碰」──你一斬我一刺,可不是鬧著玩的。二人都無比認真,將全力展示給對方。勝負出來了,又是基爾勝出。
  「我下次就會贏你了!」澪凜的臉氣鼓鼓的,卻不氣餒,眼神仍充滿光彩。
  「我拭目以待!」自豪的臉下卻流著不輕鬆的汗水。
  二人自學劍起,每次見面都會比試一場。每次比試,都是基爾取勝;每次取勝,都得來不易。比起曾比試過的貴族子弟難多了,大概是她投放了許多時間在劍術上,自己則有許多事要學,分身不瑕。基爾看著「雖敗猶榮」的澪凜,感受到些威脅感:我可是費列多家的天才,怎能被她超越,回去要認真學劍才行!
  說時遲那時快,查洛已為二人端來兩杯水。基爾一口氣乾了這杯水,便呼叫查洛,「我們拿那東西過來。你們在這裡等我!」
  「主人,那不可以……」
  「不讓爸爸知道就行了,怕什麼!」
  待了一會,主僕一起推著木頭車回來,木頭車載著一個鐵籠,鐵籠漏出兩條鐵鍊拖曳於地。他們合力將鐵籠搬下來,她們這才看見裡面有一隻黑皮膚紅眼睛,有三個頭的狗,正露出獠牙,兇惡地瞪著她們。狗到處都是,但有三個頭的狗怪異得讓她們雞毛蒜皮。
  「這是什麼……」莉惠戰兢的退後一步。
  「好像不是狗……」澪凜蹲下來,牠就大聲吠,流下恨惡的口水。
  「是魔三狗!我家捉回來的魔族,很厲害吧!」
  那頭狗有基爾一半的身高,是大型的犬隻。
  「魔族?!為什麼要捉,不是該殺了牠嗎?!」莉惠驚訝地說。
  「好像是什麼計劃……不用怕,牠在我家很乖的,不會咬人,放牠出來一起玩!牠還會噴火球,很厲害喔!」
  查洛拉緊鐵鍊,基爾也拾起一條鐵鍊,並打開鐵籠的門,領新玩具出門。
  「來,表演火球!」基爾拍拍牠中間的頭,指向前方廣闊的草地。
  基爾鬆開握著鐵鍊的手,感覺到拉扯力度變少了的魔三狗,立即就奮力扯走另一條鐵鍊,轉向基爾和查洛。他們遠不及野獸的力氣,鐵鍊被牠甩到後面。嘴巴撐開就要咬向這自大的臭小子。
  「主人!」
  發狂的魔三狗撲向基爾,旁邊的查洛反應迅速地撞開牠,牠嗷的一聲,四腳穩妥地踏回地面。
  看著不受控制的玩具,基爾的臉變得鐵青,不知所措。面對突如其來的危機,澪凜和莉惠也嚇得動不了。唯獨查洛反應過來,奮不顧身的跟魔三狗纏鬥,赤手空拳接下魔三狗的利爪與堅實的身體。
  好快,好快,查洛拼命躲避,手臂還是留下深刻的血痕。魔三狗一邊追擊他,一邊用可分神的頭發射火球。似乎覺得那邊的孩子更好下手,火球發出後,牠便轉身跑向女孩們。
  「基爾!」一個大身體包裹了澪凜,以背接下炙燒之痛,「帶小凜和莉惠走!快!」
  男孩還未動,魔三狗便咬下她為保護妹妹抵擋的手臂,劇痛卻使她握緊拳頭。閒暇的狗頭順勢咬住她的大腿,瞬間讓她身體兩處血流不止。
  父親和兩位家主有秘密事要談,便叫菲琳出去。菲琳想念妹妹和小孩們,沒想到一來就是魔三狗肆虐,想也不想便捨身保護妹妹。
  「菲琳姐姐……是……是!」基爾臉色發白,雙腳不受控似的狂奔,拖著莉惠和澪凜跑回家宅。
  他們最後聽到的,是查洛飛身一踢,大喊「菲琳大小姐!」。腦袋一片空白,好一陣子才想起要向爸爸求救。
  當他們重回草地,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菲琳、捂著左眼的查洛,以及喉嚨插住木劍的魔三狗。魔三狗還未斷氣,血氣方剛的仍想撕咬他們,雄治馬上拔劍補刀,牠便一命嗚呼,染得草地一片血紅。
  事後他們才知道,魔三狗是費列多家新計劃的一部份——把魔族捉起來,培訓成為兵器,用於反攻魔族之用。但這件悲劇發生後,計劃就永久凍結了。
  但計劃的凍結,無法彌補阿克西斯家的損失。前途一片光明,視為家族希望的菲琳大小姐,自此失去了一手一腳。即便急緊地從河川村捉來治療師,被撕斷的手腳也無法重生,只能保住性命。查洛亦在這次的戰鬥上,失去了左眼。
  「姐姐,對不起,對不起……」菲琳醒來,妹妹就在她旁邊哭著,「我會很努力、很努力,代替姐姐你的……」
  這是個人悲劇,亦是家族層面的悲劇。誰都知道阿克西斯家只有兩個孩子。殘廢之人無可能成為當家。即便澪凜慢了幾拍才想到,終究還是摃下了重擔。無窮無盡的學習和訓練,填滿了接下來的年日,每一個日夜。一次不行,那就十次、一百次、一千次地練習,以父親和姐姐為目標,絕對要成為合格的貴族。
  為什麼受傷的不是我?她一次次在心裡問道。
  自此,澪凜沒有在家哭過;自此,孩子們失去了心靈綠洲;自此,日與月成為了仇人。
  直至澪凜收到雷格爾學院的邀請函,那時的她長成稍為正常,「見得人」的貴族。她的背已強壯得菲琳認不出來,身下的影子卻是薄而纖細,雙目堅毅並木然,看不見終點。
  她們的人生走往相反的方向,擦身而過。
  這是菲琳告訴彩攸,彩攸又告訴可露可的故事。



——————————————————————————————

寒假結束前能多更新一章 太棒了

補充了凜凜的過去
因為主要是菲琳視角敘述,基爾和莉惠的內心是沒有寫到的
我忘了之前有沒有說過查洛的左眼有布蓋住,我找不到……
由青梅竹馬變成仇人,凜凜與基爾間的關係也是非常複雜。莉惠則夾在二人中間。
凜凜從頭到現在都不是聰明人,她只是靠不斷的努力才能學習到成長到像個正常人。現在看來是正常了,知識量是跟得上要求,但還是耿直,偶有讀不懂人話

前幾章的兔仔,就是聽了菲琳講的事後的反應。
至於春香,基本上她都知道的,而且她就是治療菲琳的人。以前跟澪凜和衛兵相處有聽說過,也隱約察覺到澪凜的缺憾,她選擇幫助支持澪凜。(所以凜凜很喜歡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