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百合> 四季之風《章四十二.獻祭與使命》

五仁月 | 2023-11-29 21:56:32 | 巴幣 0 | 人氣 112


《章四十二.獻祭與使命》

  回家回家!我抱著一去不返的心前往雷格爾學院,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回鄉探親。離開河川村大半年了,大家還好嗎?嫂嫂她們有生孩子嗎?侄仔侄女也長高了吧。爸爸一定很想念我了。當時出發,爸爸哭哭啼啼地送行,萬般不捨,讓我也很擔心。
  幸好澪凜為我們付馬車費用,不然我們從豐田城走回河川村就累了。澪凜總是這麼照顧我,她為我付出那麼多,好難為情。雖然每個月都把大部份軍餉寄回家,但乘馬車的錢我們還是付得起的。
  馬車要在修築過的道路行走,只能到村子門口。我們背起包袱,揪起大包小包,想到熱鬧的家,不禁加快腳步──那只是我。可可捏住我的手,愈握愈緊,彷彿把整個人的重量都拖加在握力上,體溫也忽上忽下的顫動著。綠葉落下,我們踏上去了。蟬的嗚叫似是一條不見盡頭的繩子,一條又一條,她沒有跟上我的腳步,連蝸牛都比她快。
  「沒事的,可可,有我在。」
  「春香,不要放開我的手。」
  可可是為了我回來的,她已經作出最大的妥協,我絕不能放手。今天,還有之後的日子,到哪裡我都會帶著可可。
  「女神!媽媽──春香回來了!」
  村口有幾個孩子玩樂,一看到我們,就一邊叫嚷一邊跳躍,飛奔回家,將好消息傳片天下。先是蹲在田間拔草的老人站起,駝著背、趷下趷下的慢步走來;婦女們跑回家裡,拿了點東西出來;男人放下竹籃和擔挑,大步跑來。小孩有的拉著牛或是牲畜,有的單純地跟著大夥兒湊熱鬧。他們圍繞著我們,但只是看著我,河川村的女神。
  婦人把手中的蕃薯、茶果、一小袋豆……等等有的沒的東西塞到我手上。這些都是「祭品」,我明白她們的意思。
  「春香,昨天我的腰扭到,幫我看看。」老人握住我的手。
  「我們的雞前幾天打架,有一隻盲了,春香你救救牠們!」孩子扯住我的裙擺。
  「我的丈夫前天打獵,腿被咬傷了,春香你快來治療他!」婦人拉過我的手腕。
  有幾個小孩從眾人的縫隙中擠進來,高興地抱住我,「姑姐!你回來啦!」
  是二哥和三哥的兒子,阿雲和阿新,他們同年出生,現在六歲了,還是這麼可愛呢。
  「你們幫我拿這些東西回家。」我把懷中的「祭品」和背著的包袱交給他們,「我等會回來,好好拿著喔。」
  「姑姐!」晚一步來迎接我的大侄仔阿大一手替弟弟們拎行李。
  「我去看看大家,你們回去吧。」我揮個手,他們就乖乖地走了。
  大家都有好多需要。就如我們信奉土地之神、豐收之神、太陽之神……我們獻上祭物,神明就賜予恩典;大家向我獻祭,我就賜予生命。我是女神,不論收不收「祭品」,賜下恩澤也是理所當然的,這是我作為女神的使命。
  可可牽著我的手施加了不安的力度,她小心地望著大家,默不作聲。
  「花妹要生了!」女人飛快的跑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迫切,「春香、春香,快去幫她!」
  「是!」我攜著可可,跟著女人跑。一口氣跑到村尾,凄厲的呼喊衝出房屋,我便跑到女人的前頭。
  衝入臥室,裡頭已經有一名接生婆,準備好了水盆、剪刀和毛巾。花妹正躺在床上,臉色發青,嘴唇蒼白,羊水濡染了大片床單,一陣污穢的氣味飄盪著。看來已經奮鬥了好一段時間。
  「哎呀,春香你回來了。花妹真是有福氣,有女神替她接生。」婆婆笑逐顏開。
  一回來就有人生仔,真是太巧了,就像祝賀我回來一樣。新生命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我跪到花妹身旁,握住她的手,「花妹,不用擔心,有我在你和孩子都不會有事的,盡管用力。」
  「多久了?」
  「早上就作動了。她痛了好久,叫得像宰豬一樣,心都寒了。」
  「那剪開一點吧。花姐,幫忙按住她。」
  我和花姐一人壓住花妹一條腿,由婆婆操刀。刀鋒割開了生命的源頭,泉水般的血滑落床單,原始的裂痕漸漸撕裂,誕下了溫暖濕漉的肉塊。肉塊被婆婆輕拉出來,剪斷與母親的聯繫,放聲大哭,就成了一個新的、獨立的活人。
  他哭紅了臉,雙眼緊閉時,花姐為他擦乾身體,裹上乾淨的布,抱在懷中,讓軟弱的嬌體依靠她。
  哭泣聲成了一道喜訊,門外偷聽的大家都鬆一口氣。完成偉大壯舉的母親,已經累得睡過去了。而傷口仍流著血,撕裂的肌肉仍清晰可見。
  我按手在她身上,綠色光粒為她縫合了陰道的創傷,止住了血。她的血液,她的性命回到自己手中,變回了完整的她,再沒有為孩子留下的印記。
  「呼……」手背隨意地擦去額上的汗水,沒想到汗水積滿了我整個手背,那位母親同樣大汗淋漓。這時,我才感到酷熱難耐。
  「母女平安!」
  大家都喜氣洋洋的笑了,唯獨可可沒有笑。她面青青的,呼吸又輕又小,僵住了。我重新牽上她的手,她才回過神。
  「被嚇倒了?」想要摸她的頭,手卻那麼髒,黏黏糊糊的,只好收起來。
  可可點點頭,驚魂未定。
  我第一次接生的時候,也是這麼害怕的。但當接生婆好幾年了,已經不懂害怕。能好好控制治療魔法之後,第一個接生的孩子,就是大嫂的女兒。之後陸陸續續為許多人接生,只要是經我手,母親孩子都能平安,除非胎死腹中。聽說近年我們河川村的人口(特別是小孩)比其他村落多,就是因為有我這位女神的「祝福」。
  今天的「祝福」,才剛開始。
  「害怕的話就不要看。」
  我的安慰話好像沒有效果,可可質疑地看著我。現在只能讓可可忍耐一下,還有許多人需要治療。
  「女神──」
  「春香,這邊這邊!」 
  「我的腳痛了很久了,春香謝謝你。」
  結果一忙忙了半天,由村頭跑到村尾,又從村尾跑回村頭,來來回回,日落了才能抽身回家。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被蚊咬了好幾口,癢得不停搔,抓得皮都破了,是治療魔法替我補好破口,讓皮膚完好如嬰孩。
  「春香,你還好嗎?你看起來很累。」一直在我身邊的可可問道。
  「我……」力量都流失了,就像那個分娩的婦人,流出血和水才能誕下生命,我把魔力都分給大家。身體被抽空,胸口的氣被擠壓,腦袋被掏空。「我沒事,習慣了。可可,叫媽媽來我家,我們一起食飯。我回來,我家一定煮了整枱的餸菜,我們兩家人一起慶祝!」
  我推推她的臂,朝我家旁邊的小屋望去,她便躊躇的走去。
  如我所料,飯枱的餸多得幾乎擠不下,有魚有肉有菜,一大碗飯,飄來熱騰騰的香氣。餸菜都是完整的,連三歲的侄女都沒有偷吃。最熱熾又暖心的,是爸爸的擁抱,和家人們的歡笑。大家圍著我好一陣子才回到飯枱,等待開飯。加上可可和阿姨,飯廳就坐了快二十人了。
  我家的家具都非常新穎,飯枱也是新的,以往擁擠不堪,現在大家終於能坐得舒服。侄仔女們的衣服不再破破爛爛,嫂嫂們也和顏悅色。
  「你怎麼回來了?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爸爸緊緊的抱著我,他的皮膚比記憶中粗糙了。
  「雷格爾學院有暑假,給我們回鄉。這一次,應該真的是最後一面了,爸。」
  「能見多你幾天,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就像死而復活的女兒,爸爸重新的得到我了,即便只是不足一個月。
  「爸,收到我帶回來的東西了嗎?」
  「你帶布回來幹嘛,留給你自己做衣服穿啊。你看你還是穿著幾年前的舊衣,都到了雷格爾學院這怎行……還有那些肉乾香腸,孫子他們才沒那麼為食,留給你食就好……」
  「爺爺,我想食!」小侄女單純的喊道。
  「呸,閉嘴!春香啊春香,真的不用帶東西回來,你寄回來的錢已經很多……對,太多了,有剩的我都存起來,現在拿給你。你在那邊好好生活就夠了,不用擔心我們。」爸爸心急地回房。
  「爸,你留著吧,給孩子們買糖果也好。」我拉住他。
  我不在,爸爸要替我疼他們才行。
  「春香,爸不捨得花。」大哥插嘴,「你帶走吧,不然爸每天都心掛掛。」
  「爸還把你寄來的信壓在枕頭底。多一物不如少一物。」二哥加把嘴。
  「不要緊,你也只能拿這一次,之後的我們會好好用。」三哥好言好語。
  「爸你不要就給我拿去做生意!春香以後生活無憂,還要你的錢嗎?」四哥舌頭最毒了。
  「姑姐,快點坐啦,我好想吃飯!」小侄女撒嬌地道。大的不敢叫,只有小的開口。
  我坐下,可可和阿姨就來了。可可兩三腳就坐到我旁邊,霸佔了爸爸的位置,阿姨就隨便找張櫈坐下。爸爸拿著一袋錢,只好坐在可可肩邊。四嫂抱著小嬰兒出來,讓我抱抱他。
  小嬰兒靈性的雙眼好奇地看著我,也好奇地望向熱鬧的飯枱。手腳張張腳腳的,身上有一股幽香的奶味,胖胖白白,暖暖滑滑,不時咿咿呀呀,太惹人憐愛了!
  「起筷!」爸爸一聲宣告,孩子們就狼吞虎嚥,個個吃得笑容滿臉。可可也埋頭猛吃,像極了孩子們。
  「姑姐你多點回來,你在我們就有好餸了。」阿雲塞滿飯粒的嘴巴,漏出含糊話。
  「就只會食。」二嫂嘆氣,「慢慢食,小心嗆到。」
  當我還在逗寶寶,爸爸的筷子極速往我的碗添菜,最「矜貴」的雞腿就在我碗中,碗都滿了。從小到大都這樣,爸爸生怕我餓,寧願自己不吃也要給我吃飽,最好的都留給我,害我比其他人都胖一點,高大一點。
  「各位阿嫂,辛苦你們為我煮得那麼豐富。」
  「難得回來一次,不打緊。」三嫂和樂地道,「多謝春香你讓我們都能食好的才對。」
  孩子們在打鬧中吃飯,沒有理會大人們的話題。可可見到滿枱餸菜,眼睛都放光了,吃得津津有味,沒那麼緊張。可可的媽媽一語不發,只是盯著可可看。
  「可可,要抱一下嗎?」我把嬰兒抱到她的懷中,「手臂托起他的頸,像這樣抱著就行了。」
  「嗯、嗯!」可可手忙腳亂地放下筷子,小心翼翼的抱起他,對著他溫柔地笑,小聲地說:「小寶寶是這樣子的啊,好奇妙……」
  雖然接生很辛苦,但每次見到嬰兒平安地活下來,露出可愛的笑容,就覺得一切都值得。生命的價值如此尊貴,我的治療魔法也就沒有白費。
  趁著可可替我接管他,我把碗中的肉分給侄仔侄女和可可,只給我一個人吃太不好意思了。可可捨不得放開他,我教她一手抱著他,一手扒飯。被擠得不舒服了,寶寶哇哇大哭,四嫂就接回他,搖擺的身體哄得他平靜下來,放置於房間。
  我家愈來愈熱鬧了。爸爸媽媽都沒有兄弟姊妹,人最多就是侄仔這一代,之後我們家族便會愈來愈壯大。幸好我一輩子都應該會有軍餉,哥嫂不用擔心錢財問題,能把他們都養得高大強壯。
  可可很高興。她喜歡熱鬧,因為她的家冷清。
  「可可,怎麼今天不說話啊,跟我們分享雷格爾學院的生活嘛,大城市是怎樣的?」大嫂笑道。
  大嫂是最早嫁來我家的,我才幾歲大她就在了,幾乎是看著我和可可長大的,對我們很好。
  「可可她,有點不舒服。我來說吧!」我按住抖了一下的肩,搶著說,「我們……」
  大家邊食邊聽,我們的「冒險」故事為晚飯添加了好味道,大家都食得很開心。飯後,可可和阿姨回去了,我則和嫂嫂們一起收拾碗筷和洗碗。不久,日光便完全消失,只有微弱的月光提醒我們要休息了。
  我回到睡房,是我和爸爸的睡房。我家擴建了,而我仍然和爸爸同睡。爸爸從床起來,笑得合不攏嘴,「我餵飽蚊了。來來來,快上床。」
  我躺到床上,他從床頭抄起圓木扇,甜甜的看著我,搧風。從小就是這樣,夏天撥涼冬天暖床,他總是溫柔地笑著,呵護我入睡。長大了才知道,不是每個爸爸都這麼愛護孩子的,爸爸對哥哥們亦不會如此疼愛。
  從小就是這樣,就算面對多強大多有權勢的貴族國王魔族,爸爸都會毫不猶疑的保護我,我比所有人都貴重多。爸爸是世界上最愛我,最疼我的人。大嫂曾經說過,因為我十五歲就會離家,永遠不能回來,所以他把一輩子的愛都投放在這十五年。
  吃飯時爸爸話不多。我瞄到他的側臉,黑色的短髮多了一層霜白。短短的不足一年,他蒼老了許多。離開河川村,我最捨不得、最擔心的就是爸爸。一得知有暑假,馬上就想回來看爸爸,想給他知道我在外面過得很好。
  「爸,不用撥涼了,快睡吧,外面沒人會這樣做的。」
  「不要說外面,你現在在家裡。」
  「爸……」我拗不過他。
  「好了好了,閉眼睡。」
  一搧一搧的微風,一點一點奪去我的意識。慢慢的,靜靜的……忽然,有人搖醒了我,而爸爸就躺在我旁邊。
  「春香!」
  我模糊的看見,窗打開了。這個人影著急地擠到我的懷裡,用力抱住我,在我的胸口嗚咽著。她一定是從家裡跑出來的。
  「嗚嗚,春香……我、我不要去……讓我待在這裡……」
  是在雷格爾學院裡,常常拉著我一起睡的可可。
  可可害怕孤單,害怕家。我知道的,知道,我想擁抱可可。
  「嗯。」
  我撫順她的頭,迷糊的再次入睡。這就像一場美夢。但很快就會夢醒。
  今年河川村的夏天,異常炎熱,悶悶的,蚊蠅特別多。不管在家裡,在田裡,在路上……只有晚上的床清涼點。
  許久沒有聽到人叫我女神了,好像有點不習慣。



  這幾天,春香和可露可清早就不見人影。
  小孩們本想跟她們玩,聽她們的冒險事蹟;大人們本想找春香治治手痛腳痛牲畜痛,「貢品」都拿出來了,又收回去。他們沒有去找她們,想想這些也不是要緊的事,痛的都是雞毛蒜皮的痛,春香不在的時候也是這樣過日子,嚴重的傷昨天已治好,就摸摸鼻子回去工作。
  不是沒有人知道她們去了哪。她們一起床,春香的父親就醒了,她們說去村外的小山丘散步。除了自己家的人,沒有人來問她們去了哪。大家都知道,春香偶爾喜歡到外面散步,可露可也偶爾會跟著去。反正中午以前就會回來,河川村的人總會回家的,逃不到哪裡去。
  她們躲到樹蔭下,在溪水旁,乘著涼風,聊了好多好多話。
  早上有貴重的人來找春香,她的侄仔才跑到小山丘呼喚她們。
  「春香──」大老遠,一輛馬車停在村口,笑容燦爛的人向她們揮手,待她們走近,那人興奮地抓住春香的手,「姐姐邀請你參加婚禮!」
  河川村的人無法逃脫,但春香不只是河川村的「女神」。
  「凜凜!」如同發現寶藏,可露可興奮地飛撲,「那我呢!我也想去!」
  春香見到可露可的眼睛明亮起來。
  「喂,不准抱我!」她伸手阻擋她,「哼,姐姐大發慈悲,你也可以來。」
  「耶!可以到凜凜家玩!」可露可改為纏抱著她的手。
  春香沒有看到,自己的眼睛同樣明亮了。她忽然回憶,那份與澪凜一起的遙遠的過去,也是明亮的。明亮卻不炎熱,相比村中的悶熱舒適。與是否貴族的命令無關,她想去「避暑」。
  「我跟爸爸道別!」春香高亢一聲,回頭直往家走。
  一年前的她,絕對想像不到:朋友和家人之間,她會選擇朋友。
  出去的水,與回來的水,不會相同。河川村的江河至古都是往東邊流去,流動的水絕不會逆流。春香如此跟可露可說。




--------------------------------------------------

這章加入了不少意象
刻意強調了溫度和蚊子, 最後一句的江河也是有意思的
最近上課學了很多意象手法 也想試試看 , 之前的章節有些寫得太直白了
春香的心理是很複雜的, 不在家時想回家 回到家又想走, 我想現代同樣有這種心情
春香的家庭和澪凜的家庭也是一個強烈對比, 上一章的澪凜覺得冷, 這章的春香則覺得熱, 明顯不是指天氣
以往的章節 給人感覺是 澪凜>>>>>>>>>>>春香 的單箭頭
但春香真的沒有半點回應澪凜, 與澪凜心意相通的地方嗎?
看下去就知道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