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背後的光之美少女們

可可羅 | 2021-01-27 15:49:41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大貝町,某個地下監控室】
一群少女們正在觀察全國各地被病根王國進攻的情報,她們被四葉財團雇用,因為決鬥委員會發出緊急的通告,說有位決鬥者突然喪命在病根之人的手裡。
「所以相田前輩,妳說葛飾區龜有公園也遭到淪陷了嗎?」一位叫做愛乃惠的紅髮馬尾少女說著,她看著電腦上的螢幕,「看樣子病根之人真的向我們人類宣戰呢!」
「他們不斷的濫殺我們周遭的人類,然後花寺和佳她們真的沒有負責赤城安娜學妹的後事,我就覺得很有問題。」叫做星空幸的雙馬尾淡紅髮少女說著。
「愛麗絲,妳有查到甚麼消息了嗎?」叫做相田愛的淡紅髮馬尾少女問著一位褐髮包包頭,黃色洋裝的決鬥四天王。
「其實我們目前發現一些狀況,我們好像找不到有關病逝的受害者的資訊。」名叫四葉愛麗絲的黃色洋裝少女說著:「說真的,花寺和佳她們的情報,好像和我們目擊到的情報好像有點……有點……」
「話說小愛、小幸和小惠,你有目擊到什麼樣的病魔怪的資料嗎?」名叫菱川六花的藍色長髮少女說著:「如果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我覺得我們光之美少女,似乎不能從背後幫助她們三個了。」
「是啊,相田前輩是絕對不會出賣對方的吧?」小惠說著,但是小愛正在想什麼?
「說真的,目前知道病根之人有六位幹部,其中有三位似乎在花寺的研究報告上,是被奈米病原體感染而成的幹部。」六花說著:「而目前全國有一千人被奈米病原體感染,各地的醫生都很想要請求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去協助。」
「那麼……他們的結果是怎麼樣的呢?」小幸問著,六花不清楚被感染者的症狀。
「我不知道,似乎醫生們說這是有關係到元氣森林的榮譽,所以病歷幾乎都拿去火化了。」六花說著:「他們唯一的管道就是通知元氣精靈和拿鐵們,不過現在媒體一直採訪醫生,所以醫生都說:『他們很快就會治好的!』」
「這很矛盾,必須要和光之美少女的力量去治療、但是她們三個卻沒時間去醫院,這也就表示,很可能這些病人沒有解藥可以救。」小幸說著:「小愛,你也說幾句話吧?」

「我其實遇上一位病魔怪攻擊我們的城鎮了,那個宿主,他是個很特別的人。」相田愛說著自己前往Prism Stone去打敗病魔怪的事情。
【相田愛的記憶,2020年4月18日】
那時相田愛正在一個人去幫忙園藝小姐去工作,但是這時一隻黑貓過來,用元氣精靈的語氣告訴相田愛。
「妳就是決鬥四天王的保鑣對吧?吾輩想請妳通知一下危險!」黑貓說著。
「好可愛的黑貓啊!你也是光之美少女的妖精吧?」小愛摸著黑貓的頭部。
就跟你說吾輩不是貓!!總之我們的團長,Joker他有生命危險!」黑貓說著。
「Joker(小丑)?你是說高潭市的頭號罪犯嗎?他在阿卡漢監獄似乎還過得好好的。」小愛問著,但是黑貓感覺她似乎有點在逃避話題。
「你認為冒著生命危險,不斷偷取危險之人的心,難道你不認得『心之怪盜團』了嗎?」黑貓問著:「就是我們得團長,她被病根之人攻擊了,雖然團長用黑暗決鬥爭取時間……」
「團長?黑暗決鬥?看來這位病根之人是位決鬥者夏露!」小愛旁邊的兔子妖精說著。
「那也就表示花寺一人根本無法解決這個怪物,看起來像是強大的攻擊!」小愛說著。
「小愛,變身吧夏露!」夏露露變成了變身裝置說著。
光之美少女,心跳連結!」「L~O~V~E!
滿滿溢出的愛,Cure Heart!!


「病魔!!」亞森病魔怪正在釋放魔法耶加翁,四處的建築正在感染奈米病原體。
「看來這個病魔怪是個很好用的武器呢!這麼一來就可以……殺了Cure Grace了!」一個金色捲髮雙馬尾的病根之人說著,她似乎和某個動漫的魔法少女很像。
「住手,由我來擊潰妳!」金髮粉色洋裝的Cure Heart出來戰鬥了,「失去愛的可憐病魔怪先生,就由我Cure Heart,來取回妳的心跳吧!!
「病魔!!」病魔怪使用了英勇突擊,Cure Heart正在承受傷害,她被推到了牆邊。
「就這樣子嗎?不同體系的光之美少女,果然不知道他的弱點啊,不過也罷。」金髮的病根之人說著:「我叫卡洛朵,我是從四軒茶屋被感染的病根之人,當然,只要感染了地球,魔法少女就會得到救贖呢!」
「喝啊啊啊!!」Cure Heart正在用拳腳攻擊病魔怪,但是沒有任何效果。
「這傢伙為了強化自己,把自己應該有的弱點通通都填滿了抗性,這麼一來,他的『人格面具』就可以為他效忠作戰,但他沒有想過,自己的僕人都成為了敵人嗎?」卡洛朵說著。
「病魔!!」病魔怪使用了魔法耶加翁,擊中Cure Heart的弱點,追加一次的行動力。
「病魔!!」病魔怪使用了提特拉康,病魔怪出現了物理的反射壁。
「嗯嗯嗯……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但是我不會輸的!!」Cure Heart說著,因為她的無私的愛與勇氣特性,她的魔法威力和攻擊力超大幅提升了。
光之美少女,愛心炸彈!!」Cure Heart用魔法可愛面板召喚出愛心的反裝甲彈,效果出現抗性,但是病魔怪的速度大幅下降了。
「Cure Heart,妳怎麼一個人去作戰呢,不理我了啊?」這時遠方的金髮紅色蝴蝶結少女發動了究極援助,Cure Heart出現了物理的貫通能力,可以把無效的傷害變成弱點了。
「蕾吉娜,我不是要妳一個人好好玩《動物森友會》的嗎?」Cure Heart問著名叫蕾吉娜的少女,蕾吉娜叫出金色的長槍加入戰鬥中。
「Cure Heart,人家還欠貍克好多債務啊,不過我先打倒這位『自私怪』再說吧!」蕾吉娜說著:「誰也別想要去傷害小愛,潮月斬!!
蕾吉娜發動了奧義的斬擊,病魔怪受到嚴重的傷害,擊中了弱點!
好機會,可以趁機淨化病魔怪,可是蕾吉娜沒有光之美少女的淨化技。
「這不尋常,裡面的受害者有強大的感情,妳們病根之人,怎麼會挑選人格面具使用者來當作戰鬥的工具呢?」蕾吉娜問著。
「是時候應該要回歸光之美少女為敵的,闇之勢力了,不過雨宮同學已經是我們病根之人的敵人了,不過我不明白……」卡洛朵說著:「妳們會後悔讓Cure Grace當妳們的後輩的,就像傳說中的法老王啊,他的後輩會帶領一切的滅亡,讓大家走向冥界之門!」
光之美少女,愛心射擊!!」Cure Heart用愛心弓箭淨化病魔怪。
「好療癒……」亞森病魔怪被淨化消失了,然後倒在她們面前的,就是黑色短髮的眼鏡少年,心之怪盜團的首領,雨宮蓮,由於他有悔改人心,作為威脅的前科,他曾經自首來結束這場鬧劇。

2020年6月14號,星期日
{特別日子,佐倉家的禱告}


【妖精世界某處,病根王國根據地】
「妳們居然讓我失望了,卡洛朵,做為一個人類宿主的病根之人,妳應該幫我刷感染地球的業績的。」辛多恩跟著幾位剛加入的病根之人們,組成一個祕密的病根之人小隊。
「最重要的不是那種事情吧?我們其實沒有要殺人的意念啊,不過妳居然殺了人類最棒的阿斯特拉爾系統的偶像,赤城安娜。」金色捲捲雙馬尾的卡洛朵說著:「不過據說是病根國王的命令,妳當然不會抗命的吧?把傑諾娃細胞的宿主,差點毀滅有米德加城之星球的人,讓賽非羅斯重生……」
「好了啦姐姐,我想他很明白,病根國王想要和賽非羅斯合作,當然是要做出打擊光之美少女士氣的事情,不過呢……」一位紅髮長馬尾的病根之人說著:「既然媒體已經陷入『半鎖國』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知道其他國家正在為病根之人打仗,他們開了坦克過來呢!
「妳說的對,我最愛的奧維莉亞,日本作為光之美少女的根據地,當然要先欺騙他們周遭的情報線啊,當病根之人當初發動最初的攻擊時,我們必須洗腦媒體,設法不讓消息傳出去。」卡洛朵說著:「然後人類的叛徒們,那些自稱是『燈火之星』的團體,自然會把這聖地給抹消掉,不過我們都有好處啊。」
「妳知道如果讓『舊日計畫』成立,世界可能會恢復到地球生病前的狀態啊!」辛多恩正在拒絕卡洛朵的提議。
「然後這個世界的重置的最終目標就只剩下,與燈火之星共同合作的哥哈企業,他最終掌管了整個國度,然後到時候,再一次讓地球生病,我想那些充滿『決心』的光之美少女,她們會承受不了這兩度玩弄的痛苦呢!」名叫奧維莉亞的紅髮女性病根之人說著。
「雖然妳們正在慢慢的默許燈火之星的計畫,但這個計畫和病根國王的最終目標,完全是倒過來的啊!」辛多恩正在擔心什麼。
「我當然不會好好服侍妳那什麼『病根國王』的,畢竟白玉蜜柑黑須阿洛馬卡露璐‧蓋姆這三位『燈火』首領,才是我們服侍的目標啊!」卡洛朵說著。
「所以讓我們的真正的救星,來讓生病的地球覺悟吧!」奧維莉亞說著。


妳認為妖精是純潔的嗎?他們仍然是被饒恕的嗎?」相田愛的腦海裡出現了一段記憶,這是意識清醒後的雨宮蓮所講的話。
「你就別太在意那件事情啊,小愛姐姐。」金髮的蕾吉娜說著:「雨宮同學其實一直都被別人出賣,他不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尤其是光之美少女都是好朋友的時候。」
「其實心之怪盜團,除了雨宮同學這樣的確定犯,還有一位下落不明的偵探也是怪盜團成員,明智吾朗,他也是從獅童先生悔改的事件之後,就此下落不明。」小愛坐在牆壁旁說著。
「所以啊,沒有任何系統的英雄能超越光之美少女,妳樂觀看待一下,我們都不會因為彼此,互相出賣或背叛啊!」六花正在安撫小愛的情緒。
「但是我們在病根之人的侵襲下,如果我們沒有做出任何事情來,恐怕光之美少女們……」小愛傷心地說著:「如果當時幻影帝國就是因為Cure Princess的緣故,她也不是故意要背叛我們,但是,我真的想不出來,這時候大家都很努力治癒地球,誰會因此背叛他?」
「我知道我們有幾位光之美少女是豬一樣的隊友,但是我愛乃惠應該去原諒白雪姬她們的過錯啊,相田前輩,我想不要把叛徒這件事放在心上。」小惠說著。
「我明白了……雖然我不明白,妳和小姬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愛站起來說著。
「妳還是對前『神明大人』把地球管理不當的那件事給放在心上吧?那已經過去了喔,不會再有光之美少女『犧牲』了。」愛乃惠說著,似乎這是瞞著大家的祕密似的。


失去友情的感受很痛苦吧!妳何時才要把幻影帝國的受害名單公布於世?還是要讓光之美少女一直都維持在『愛與幸福』的形象呢?別開玩笑了,吾乃『交疊之力的四方神龍』,吾等的次元就因為汝等的自私遭到了毀滅,妳還是認為『隱瞞』這件事情是對的嗎?」這時小愛的腦海出現了一個可怕的龍族語氣,眼前出現了一條黑色的巨龍。
「不,我不想再讓大家受這種傷害,之前使用光之卡片戰鬥的冰川麻理亞,都是我的錯!!」小愛感到一陣失控,她體內正在承受某種可怕的力量。
「糟了,相田前輩還有的力量還沒有承擔完……」愛乃惠受到驚嚇的說著。
那個光之美少女的愚蠢神明的走狗,不就在你眼前嗎?她害了大家,現在正是雪恨的時機,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妳願意為光之美少女消滅叛徒嗎?還是愛乃惠,Cure Lovely,妳覺得她不夠過分嗎?居然跟誠司一起……」體內的某種力量說著。
「不,她不是叛徒,我相信Lovely,她是真心要守護這世界的。」相田愛說著,但是她也力量暴走,在沒有夏露露的力量下變成了Cure Heart型態。
「得快點幫她打『抑制藥水』才行!!」愛乃惠拿出了一個針筒,準備施打在Cure Heart身上,Cure Heart似乎被注射藥水了。
妳這蠢子,妳會後悔和光之妖精締結契約的……」聲音正在慢慢消失,Cure Heart似乎慢慢失去了力量,身體逐漸失去了意識。


「看來妳意識很掙扎,妳們都在我背後做這些事情。」這時熟悉的小男孩聲音說著:「給大家抹去魔法少女危險又機密的形象,然後不給那些犧牲者一個公道。」
Frisk……拜託你救救我……」在一個白色的庭園,相田愛正在哭泣,她從淚汪汪的視線中看著一位褐髮少年。
「我已經做到最大的幫助了,為了代替蔚藍神,已經給妳地球的叛徒的提示了。」褐髮的神明少年說著:「現在那個要毀滅妳們形象的叛徒,正在向妳伸出魔爪。」
「你是三界一體的闇之魔神,莫比烏斯,你推翻了創世和破壞之神的地位,創造了全新的神階,阿斯特拉爾現任的女神珍妮絲,成為光之女神,本來這六界神就是代表著封印『幻神獸』的地位,自從三千年前的『神官之戰』之後,建立了神明的系統。」相田愛冷靜了下來,似乎覆誦創世和破壞之神所創造的神階系統。
「封印『三幻神』的星光女神,珍妮絲、封印『三幻魔』的妖精神,蔚藍、封印『三極神』的幻想女神,愛梅斯、最後,封印『三邪神』的界魔神,無名比克……」在旁邊的,名為伊莉莎白的短髮御姐說著:「但是到現在為止,六界神的地位也只有四位存在位置上,因為名為歷史的流動,很多界神等級的神像是波賽頓、奧丁,他們都在激烈的戰爭中逝去,成為星星。」
「在神界,『創世神』擁有至高無上的存在,除了吉拉、達斯,還有一位擁有神階的戰鬥怪獸,但需要三幻神的力量足以復活,這個機會只有在『喚醒無名法老記憶的遊戲』中發生過一次,『界神』則是統治世界的神,祂們選出一個代表來封印毀滅世界的『幻神』,接著就是『下神』,他們帶領著一群『神級鬥士』,而妳正好就在這位置上。」莫比烏斯說著:「不過任何一種魔法,就屬於對神產生契約的拘束神力,它不能抵銷神階更大的魔法……」


「相田前輩的意識還好吧?感覺她似乎受到什麼樣的災難般。」名叫大森悠子的亮褐髮少女問著,相田愛從模糊中的意識中清醒過來。
「我跟你說,在小姬,白雪姬她去治理藍天王國之後,事情變得很不一樣啊。」愛乃慧說著:「那時候打敗幻影帝國不久,她們四葉財團就雇用了很多考古學家,到西藏去解開傳說中的『四方神龍』的秘密,聽說是可以利用這股力量,把那些因幻影帝國犧牲的光之美少女復活的,但是四方神龍卻因為長年失去宿主,而造成力量失控。」
「其實這個四方神龍,因為她們的『次元領域研究』中,發現一股力量連接四個世界組成的次元線,這股力量就是因為『四方神龍』的相同能量而導致世界重置、改寫的。」冰川伊緒奈說著:「我記得那個次元線是叫『四方神龍』什麼來著?」
「我們原本的計畫……就是要利用『次元之龍』改寫歷史的。」相田愛說著:「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逝去的光之美少女家屬復活這件事,到現在警視聽還認為她們是失蹤少女……」
「不過這可不是全日本的事情啊,這是全地球的事情。」悠子說著:「要是幻影帝國和深紅神,他們都沒有被消滅,那就不會讓我們聚在一起,光之美少女就不會被大眾認同了。」
「那些都只是小姬去打開阿克西亞魔盒的前提下而已,而這就構成一個事實,要是災難沒有出現,人類就不會因此受害,我們也不用為了議員跑腿,這些都只是一個事實,由數百億、數百兆個事實所構成的多元宇宙罷了。」小愛說著。
「不過相田前輩,妳就別放在心上了,往好處想,我們也有失敗的一面,並不是我們可以完勝整個結果的。」小慧說著,她打開了房間的窗簾。
原來小愛現在是處於光之丘市的大使館附近,這裡是龜有公園被幻影帝國侵略後,光之美少女曾經的緊急秘密基地。
「那個……我說小惠啊,妳願意能找時間反省一下,自己和小姬,Cure Princess行動的時候,那時候妳們還是業績最差勁的光之美少女,沒想到在這麼不景氣下的你們打倒了幻影女王和深紅之神,但是,真的是蔚藍之神相信你們嗎?」小愛說著:「妳現在還在和相樂誠司有一個迪士尼樂園的預約,妳們還打算度蜜月,當初『光之美少女不准戀愛』的規定已經成為歷史了,我和六花現在正在重建關係,我們那個時候……」

「相田前輩,我想跟妳談一下事情!」這時擔任第一線的光之美少女的聲音在門前說著。
「請進,是花寺和佳澤泉千優平光香葵吧?」愛乃惠打開了入口,這時三位少女和四位身分是元氣精靈的妖精進來了。
「我們要討論一件事情,這並不是交易。」這時和佳嚴肅的說著:「妳們的指揮官,仍然是四葉財團他們的人嗎?」
「她身體還不太健康,不過我會好好讓她穩定下來的。」小惠說著。
她體內的黑龍在哭,對吧?」香葵這時候說著:「我知道的,所以要好好關心她啊!」
企鵝佩吉和貓咪托尼飛去小愛這邊,關心她的狀況。
「妳還是很害怕那一天的到來吧,佩?」佩吉問著。
「絕對不會有這一天到來的,那個『花風鳥月』,如果我徹底從體內消滅牠們……」小愛說著,這時兔子妖精夏露露跟佩吉和托尼談判。
「小愛姐姐每週都要施打抑制劑,我、拉克爾、蘭斯和達比也是為了姐姐們好過來啊,夏露!」夏露露說著:「我真不明白拉比琳究竟畢業之後,她擔任的地球實習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夏露!」
「放心,我們會把菱川六花前輩身上的水晶龍給抽取出來的,佩!」佩吉說著。
「到時候,那位人氣偶像體內封印的毒龍,將會是淨化整個地球的關鍵啊!」托尼說著。
「猜猜我是誰,我可愛的學姐,拉比?」這時兔子拉比琳抱住夏露露說著。
「妳知道那四條龍是封印當時西藏所匯集的所有怨念的集合體,妳不能用她們,夏露!」夏露露生氣的說著,然後給了拉比琳一個肉球耳光。
「妳明明知道六花、真P都要治療,妳卻還要捉弄我們,和佳、千優,這就是當初談判破裂的原因啊。」小愛對和佳、千優說著。
「妳應該知道妳所對付的『自私組織』其實已經有一個新人了,他們很可能暗中就讓自私國王復活的,只要打敗封印人類自私的偽神。」千優說著。
「不可能啦,心之賊人才不會因此墮落成自私怪,實際上……」小惠嘗試和解,「他們做的事情都跟光之美少女不是一樣嗎?只是手法有點像基德就是了。」
所以我說了只要對大家撒謊不就得了嗎?病根之人會造成人類有多少的恐慌,妳也應該沒見過吧?」這時一個自私的正太聲音說著。


一位綠髮、青色皮膚的少年這樣說著,名為達瑞森,是病根之人的幹部。
「你怎麼……會在我們這裡出現呢?」小惠問著,她拿出了特殊的變身裝置。
「我聽說只需要配合光之美少女,來演一場假到不行的演戲,然後偷偷的把奈米病原體傳播到世界各地,但我想也正因為情報豐富的四天王,應該瞞不了他們吧?」達瑞森說著。
「你居然……讓那些光之美少女,被欺騙著嗎?」悠子問著。
「才不是呢,這是跟病根之人唯一和平共處的手段啊!」和佳說著,她讓小愛和小惠非常驚訝,「我們已經沒有法子可以和病根之人對抗了,所以才決定用和平的手段啊!」
「我拜託妳,別做這種事情啊,我們曾經因為Cure Princess的無知害死了自己,她是自願要離開填充幸福!光之美少女的耶,妳知道她有多大的下場嗎?」小惠說著,勸和佳不要做這種事情。
「那樣也好,現在正是疾病肆虐的時候,這樣才有事情可以做,不是嗎?」達瑞森說著。
「達瑞森,你把佐倉惣治郎一家人關在哪裡?醫院上似乎突然被電腦病毒消去了紀錄,我想手段一定跟,前幾天預謀犯案的駭客組織,『漢諾騎士』有關係,但……」小惠問著達瑞森。
「是我幹的啊。」這時名叫卡洛朵的見習病根之人,飛了過來說著,但這位病根之人其實大家都認出來是誰了。
「我知道,之前假釋巴麻美這件事情我已經很可疑了,想說妳是鹿目圓領隊的朋友,但妳居然變成了病根之人,還攻擊雨宮蓮,那位已經改善的怪盜。」小惠說著:「事情很嚴重,雖然妳只是佐倉惣治郎養女杏子的陪伴人,但提供漢諾程式的也是妳,麻美姐。」
「這樣啊,所以說啊,妳仍然還想看著我們,讓漢諾的餘黨做事嗎?」這時名叫奧維莉亞的病根之人說著:「我們已經把惣治郎那老頭殺死了,畢竟讓他透漏太多,也不是好事。」
「不可能,佐倉杏子,妳弒父的話,妳會無法洗白的啊。」悠子害怕地說著。
「現在我們在這裡派出病魔怪戰鬥的話,也許就會亂成一團。」達瑞森說著:「所以我才會給見習幹部他們習慣的戰鬥方式,那就是用古代的石板,進行黑暗遊戲。」
「我乃病根之人奧維莉亞,死亡的病毒將是我們的遊戲,進化吧,奈米病原體。」病根之人杏子叫出了決鬥盤,似乎是某種病毒組成的。
「病根國王的隨從,達瑞森,將會粉碎妳的生命值。」達瑞森手持決鬥盤。
「小惠,要準備好了。」小愛拿起了幸運草機體決鬥盤,但是小惠卻趴在地上崩潰大哭。
「不,由我來當妳的朋友吧,Cure Heart!!」和佳變成Cure Grace的樣子,拿起了小惠的決鬥盤,然後從口袋中裝上了自己的牌組。
「小……和佳?」Cure Heart問著。
「決鬥!!!」

達瑞森&杏子 LP 4000 Cure Heart & Grace LP 4000


「我隨時隨地都可以看著妳們的痛苦。」達瑞森先攻了,「發動魔法卡,『闇之誘惑』,從牌組抽兩張卡,之後從手牌一張『闇黑界的狂王 布隆』除外處理。」
「進化吧,奈米病原體,我從手牌通常召喚,病魔怪『影王 黑暗公爵』!」達瑞森通常召喚了病魔怪。
LV.4 影王 黑暗公爵 攻擊 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病魔怪『影王 黑暗公爵』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黯黑之魔王 迪亞波羅斯』加入手中。」達瑞森有五張手牌,「發動永續魔法『大膽無敵』,光之美少女,只要妳們通常召喚、反轉召喚或特殊召喚怪獸,我就會回復500點生命值,累積到一定的數量,我的怪獸不會被戰鬥破壞,好了,覆蓋上一張牌,這回合結束。」
「輪到我的回合,抽牌!」Cure Hraet有六張手牌,「我方墓地不存在任何魔法、陷阱卡,所以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協調怪獸,『超重武者 法螺貝—E』!」
LV.2 超重武者 法螺貝—E 攻擊 300 守備 600
地屬性,機械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翻開陷阱卡,『死之牌組破壞病毒』,可愛的光之美少女們啊,給我看看妳們的手牌吧。」達瑞森翻開了很可怕的陷阱,由於大膽無敵的效果,他的LP從4000提升到4500點。
「那當然,我手牌有超過1500攻擊力的怪獸,破壞『光子斬者』『光子驅逐者』吧!」Cure Grace把手牌目標的怪獸送入墓地區,但是Cure Heart卻沒有攻擊力超過1500分的怪獸在手牌。
「怎麼可能,我已經知道你們的策略,所以牌組裡的『超重武者』怪獸,攻擊力已經都不達到1500分了。」Cure Heart把手牌給達瑞森觀看。
「之後我選擇牌組裡『銀河騎士』『光子凱薩』『秩序的防禦者』從牌組裡破壞!」Cure Grace從牌組裡破壞強力的怪獸,Cure Heart看得很心疼。
「妳這樣犧牲自己的牌組有什麼意義,Grace?」Cure Heart說著。
「由於我場上闇屬性怪獸被解放,我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怪獸,進化吧,『黯黑之魔王 迪亞波羅斯』!」達瑞森特殊召喚了強力的病魔怪。
LV.8 黯黑之魔王 迪亞波羅斯 攻擊 3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超重武者 磁石—Q』!」Cure Heart召喚了怪獸出來,「『超重武者 磁石—Q』的效果發動了,從手牌特殊召喚協調怪獸,『超重武者 魂—C』!」
LV.4 超重武者 磁石—Q 攻擊 900 守備 19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LV.2 超重武者 魂—C 攻擊 100 守備 800
地屬性,機械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我要將等級2的『超重武者 法螺貝—E』和等級4的『超重武者 磁石—Q』進行調星,失去愛的可憐病根之人先生,就由我Cure Heart,來取回妳的心跳吧,光之美少女,同步召喚!等級6,『超重武者 酒吞童子—G』!」Cure Heart同步召喚了怪獸,比出愛心的手勢。
因為大膽無敵的效果,達瑞森和奧維莉亞的LP從4500提升到6000點。
LV.6 超重武者 酒吞童子—G 攻擊 500 守備 2500
地屬性,機械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超重武者 酒吞童子—G』的效果發動了,你場上的魔法、陷阱全部破壞,光之美少女,愛心掃蕩!!」Cure Heart發動了怪獸效果,摧毀達瑞森的永續魔法,「我要將等級2的『超重武者 魂—C』和等級6的『超重武者 酒吞童子—G』進行調星,失去愛的可憐魔法少女小姐,就由我Cure Heart,來取回妳的心跳吧,光之美少女,雙重同步!等級8,『超重武者 猿飛—B』!」
LV.8 超重武者 猿飛—B 攻擊 2000 守備 2800
地屬性,機械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超重武者』系列上的同步怪獸,都可以以守備表示進行攻擊,守備力當成攻擊力計算,但是,除非Grace妳願意助我一臂之力,要不然大家都會受傷的。」Cure Heart說著,要求Cure Grace幫忙。
「果然攻擊不過來嗎,Cure Heart,妳只不過是那三位後輩的丑角罷了。」達瑞森說著。
「結束這一回合,但是只要撐過佐倉杏子的攻勢,雖然我還不確定她的牌組有何變化?」Cure Heart說著,病根之人杏子露出邪惡的微笑。


「這樣嗎?我想達瑞森大人的回復生命值手段已經足夠打倒我們了,我就是憎恨自己愛與希望的魔法少女,所以乾脆變成魔女算了!」病根之人杏子打算抽到六張手牌,「我的回合,抽牌!」
「我發動手中『未界域的野槌蛇』的效果,光之美少女,妳們必須其中一人捨棄我的一張手牌確認!,出來吧奈米病原卡片。」杏子的手牌飛到光之美少女的面前給她們選擇。
「只要找出『未界域的野槌蛇』,這張卡就能捨棄成功了……」Cure Heart說著,但是被Cure Grace胡亂行動。
「找到了,這張卡是『魔之牌組破壞病毒』,要小心治療喔!」Cure Grace說著。
「然後手中的『未界域的野槌蛇』特殊召喚,從牌組抽一張卡!」杏子特殊召喚了怪獸,有五張手牌,回收到自己手上。
LV.3 未界域的野槌蛇 攻擊 1300 守備 0
闇屬性,爬蟲類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還沒完呢,我手中還有一隻『未界域的卓伯卡布拉』,接下來從五張手牌選擇吧!」杏子又把手牌丟給光之美少女的面前。
「嘿呀!!」Cure Heart給了Cure Grace一個手刀,打算擊昏她,但是被Grace擋下了。
「妳要是把我打暈,決鬥會判敗北的啊。」Cure Grace說著:「我從奧維莉亞的手牌捨棄一張『宏觀宇宙』好了!」
「之後手中的『未界域的卓伯卡布拉』特殊召喚,從牌組抽一張卡!」杏子特殊召喚了怪獸,補回五張手牌。
LV.4 未界域的卓伯卡布拉 攻擊 1500 守備 4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之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女祭司歐姆』!」杏子通常召喚了怪獸。
LV.4 女祭司歐姆 攻擊 1700 守備 160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卡名相異的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未界域的野槌蛇』『未界域的卓伯卡布拉』『女祭司歐姆』設置連結標記,進化吧,病毒連結,連結召喚!Link-3,『夢幻崩影‧獨角獸』!」杏子連結召喚了怪獸了。
LINK ←↓→ 夢幻崩影‧獨角獸 攻擊 2200
闇屬性,惡魔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4。
『夢幻崩影‧獨角獸』的效果發動了,捨棄手中的『未界域的天蛾人』發動,破壞場上的『超重武者 猿飛—B』!」杏子透過怪獸效果破壞場上的王牌怪獸,「閃焰光束!!
「這麼一來,這樣的話就會直接攻……」Cure Heart差點絕望地說著。
「別這麼早絕望吧?『未界域的天蛾人』效果發動了,我們四位要抽一張手牌,然後選擇一張卡片捨棄。」杏子說著:「妳們的希望和絕望就在這裡了喔!」
達瑞森把手中的黑暗爆裂丟到墓地,有兩張手牌。
杏子把手中的宏觀宇宙丟到墓地,有一張手牌。
Cure Grace把手中的銀河劍聖丟到墓地,有四張手牌。
Cure Heart把手中的超重武者 手套—V丟到墓地,有三張手牌。
「想好了嗎?那接下來就是妳們的死期了,『夢幻崩影‧獨角獸』對光之美少女們直接攻擊!」
「發動墓地裡『超重武者 手套—V』的效果,將這張卡除外,判定最上方的抽牌……」Cure Heart發動了墓地裡的怪獸效果,可是。
「發動手中的『護封劍的騎士』的效果,連鎖2,這張卡特殊召喚,並斬碎場上的『夢幻崩影‧獨角獸』果實之劍!!」Cure Grace搶先一步反制杏子的攻擊了,獨角獸被破壞了。
LV.8 護封建的騎士 攻擊 0 守備 24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連鎖1,抽牌,『超重武者 心構—A』,把那張卡加入手牌。」Cure Heart有四張手牌。
『黯黑之魔王 迪亞波羅斯』『護封劍的騎士』發動攻擊,病根之爪!!」達瑞森對守備表示的護封劍的騎士發動攻擊,護封劍的騎士被破壞了。
「那我就覆蓋上一張卡片,結束這一回合,妳還在憎恨赤城安娜的死吧,當然了,另一位光之美少女是可以原諒了。」杏子瘋狂的結束這一回合,然後把階段交給了Cure Grace。
「我的回合,抽牌吧!」Cure Grace有四張手牌。


「既然我們場上沒有怪獸,發動魔法卡,『加速之光』,從牌組特殊召喚『光子斬者』!」Cure Grace用魔法卡特殊召喚了怪獸。
LV.4 光子斬者 攻擊 2100 守備 0
光屬性,戰士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我受夠妳這樣的胡亂堅持了,相田愛……妳沒有資格當世界的毀滅者……」這時Cure Heart腦海裡的聲音又劇烈的響了起來。
「小惠,現在還不能施打抑制劑!」Cure Heart說著,因為她昏過去的話決鬥會敗北。
「現在要怎麼做?」小惠問著,看著悠子和伊緒奈避難中。
「發動手中另外一張的『銀河劍聖』的效果,將『光子驅逐者』給對方確認,這張卡變成等級4來特殊召喚!!」Cure Grace特殊召喚了怪獸。
LV.8→4 銀河劍聖 攻擊 0 守備 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銀河劍聖』的效果發動了,將墓地裡一張『銀河騎士』的攻擊力、守備力複製到他身上,光之美少女,元氣複製!!」Cure Grace特殊召喚了怪獸。
LV.4 銀河劍聖 攻擊 2800 守備 2600
隔壁的花寺和佳,她擁有毀滅世界的決心,已經沒有任何恐懼,只想毀滅世界……」Cure Heart體內的聲音說著。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未界域的危險地帶』,從牌組抽三張牌,然後選擇『未界域—幽瑪利亞大陸』『未界域的天蛾人』捨棄,這時『未界域的天蛾人』的效果發動了,抽一張牌吧,再捨棄一張牌吧!」杏子發動了陷阱卡。
達瑞森把死之牌組破壞病毒捨棄到墓地,有兩張手牌。
杏子把第弍次未界域探險隊捨棄到墓地,有一張手牌。
Cure Heart把抽到的超重武者裝留‧雙角捨棄到墓地,有四張手牌。
「小惠、悠子和伊緒奈,麻煩通知四天王妳們跟病根之人的接觸史,他們很快就會趕來的。」Cure Heart說著,然後小惠準備用撥號電話通知四天王。
「才不需要抽牌呢!!」Cure Grace把抽到的銀河零式捨棄到墓地,有兩張手牌,「由於我場上有『銀河』怪獸,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光子驅逐者』!」
LV.4 光子驅逐者 攻擊 2000 守備 0
光屬性,戰士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由於我墓地有五種光屬性怪獸,我從手牌特殊召喚,天命的使者啊,我將踏入審判的瘟疫,請原諒我虛假的罪惡!!『光芒 基亞‧弗里德』!!」Cure Grace特殊召喚了怪獸。
LV.8 光芒 基亞‧弗里德 攻擊 2800 守備 2200
光屬性,戰士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就是現在,拉比!」Cure Grace的元氣魔法棒的妖精拉比琳說著。
開始掃描!!」元氣魔法棒正在偵測Cure Heart體內。
只有毀滅世界的札克之人,我將會認同她當宿主,吾乃『黑暗反逆超量龍』,吾將會和花寺和佳、澤泉千優和平光香葵一起駕馭疾風,破壞這虛偽的和諧!!」名為黑暗反逆超量龍的惡魔說著,變成卡片的形式飛到Cure Grace的手上。
「我要將等級4的『光子斬者』『光子驅逐者』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帶領陰影毀滅影之人,讓光之星永遠照耀著,光之美少女,超量召喚!階級4,『黑暗反逆超量龍』!!」Cure Grace超量召喚了怪獸,她的眼神變成了閃亮恐懼的紅光。
RK.4 黑暗反逆超量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再主要怪獸格3。
「終於出現了啊,光之美少女和次元之龍的結合,這麼一來人就湊齊了。」達瑞森說著。
「妳對六花、真P和愛麗絲做了什麼啊?」Cure Heart害怕的問著。
「那三位光之美少女,已經被我們這邊的『對手』抽取力量了……」Cure Grace說著:「發動『黑暗反逆超量龍』的效果,移除兩個疊放單位,我將吸收『黯黑之龍王 迪亞波羅斯』的一半攻擊力,光之美少女,元氣反逆釋放!!
LV.8 黯黑之龍王 迪亞波羅斯 攻擊 1500 守備 2000
RK.4 黑暗反逆超量龍 攻擊 4000 守備 2000
「我故意這麼做,其實也辛苦妳把她們兩個的內心戲給完整地呈現了,奧維莉亞。」達瑞森拒絕了怪獸的效果抗性,讓黑暗反逆超量龍肆虐,對著杏子說著。
「怎麼會啊?難道已經沒事做了嗎?」病根之人杏子說著。
「等一下,那麼和佳的目的是……」Cure Heart馬上衝去某處。
「戰鬥階段,『光芒 基亞弗里德』『黯黑之龍王 迪亞波羅斯』發動攻擊,光之美少女,元氣劍一斬!!」Cure Grace命令怪獸發動攻擊,迪亞波羅斯被破壞了。
「哼,反正妳只不過是一個想聽命燈火之星,人類的邪教的人類而已。」達瑞森說著,他們的LP從6000降到4700點。
「等一下,和佳,不能在戰鬥下去了。」Cure Heart護住了達瑞森。
「妳判斷力還真差……明明知道那位光之美少女的最終目的啊!」達瑞森囂張地說著。
『黑暗反逆超量龍』對奧維莉亞直接攻擊,光之美少女,交疊的閃電違抗!!」Cure Grace朝新生的杏子發動了攻擊的吐息。
「啊啊啊啊啊啊!!」杏子被閃電電到失去行動力,他們的LP從4700降到700點。
「那就是讓丘比大人,和他結拜的元氣精靈們,讓可以對付瓦爾吉普斯之夜的戰力消失,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佐倉杏子!!」達瑞森這時才說出奧維莉亞的人類名字。
『銀河騎士』的攻擊,光之美少女,光芒的處刑斬!!」Cure Grace發動了怪獸的斬擊攻擊杏子,杏子被切的很慘烈,似乎只剩下粉碎的屍塊了。


「這就是所謂的黑暗決鬥啊,妳們輸了就是要像這樣,看著幹部死亡……」達瑞森說著,他用瞬間移動離開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感到一陣悲傷呢?」Cure Heart變回相田愛的樣子,然後看著血流滿地的屍體。
「哈哈,這就是對付瓦爾擊普斯之夜,與丘比簽訂契約的下場啊!」平光香葵幸災樂禍地說著,然後帶著變回花寺和佳的Cure Grace想趁機離開。
等一下,妳不可以走,妳是殺人犯!!」小惠喊住和佳她們,但是她們很快地從大門離開。
「真煩人,我本來可以殺死雨宮蓮的說……」和佳用很可怕的眼神看著小惠。
妳這個叛徒,妳們永遠不是光之美少女,世人會抹去妳的名字,這地球不會得救!!」小惠失控的咒罵和佳,然後在地上大哭。
和佳、千優和香葵帶著自己的元氣精靈離開了。

「嗚嗚嗚嗚,太過分了,攝影機都在這裡了,她們居然殺人了……」小惠傷心地說著。
「原來我們的敵人,不是哥哈企業、燈火之星和病根王國……我們被出賣了。」小愛安撫著小惠的情緒,似乎在原地等待警察過來救援。
這時負責凶殺案的目暮警官,已經趕到了現場。
「原來病根之人的慘劇就這麼可怕啊?居然……」目暮警官戴著防毒面具看著地上的兩位少女。
「救救我們,我們被出賣了!!」小惠哭著向警察求助。
「先去警局檢查有沒有外傷吧!」目暮警官帶走了相田愛、愛乃惠、大森悠子和冰川伊緒奈了。

『新聞報導,光之丘的大使館,發生了一件慘忍的砍殺案件,屍體正在驗屍中,因為手段太慘忍無法確認是誰,只能說逮捕的兇手,是已經在大貝町第一中學高中部念書的相田愛,17歲女性,家屬有兩位妹妹和一父一母同居著,她目前在餐廳豬尾巴亭幫忙,是老闆的女兒,至於殺害的動機,警方說要進一步釐清中……』
135 巴幣: 1016
戒子
香揆說要關心她的表情www幸好光之美少女沒有覺醒出奇妙的屬性(X)
在夜裡的人們,總會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生存方法。(再給達瑞森一個讚www
2021-01-28 04:36:32
可可羅
原來妳支持光之美少女的邪惡一方啊?
2021-01-28 11:26: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