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2-12.一念之間

CE | 2024-01-09 09:00:09 | 巴幣 12 | 人氣 81

連載中《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獲得了「假設世界」之後的故事。


  我應該…已經死過一次了吧?

  Continued? 10.   (繼續 / 放棄.)

  視線如遊戲人物死亡後的畫面一樣,最終畫面的正前方出現一個從10開始倒數的數字。

  10…...…...…...…...…9...…...…數字倒數的速度卻十分緩慢,像是在給我時間懊悔反省似的。

  這是「如果世界」的系統頁面嗎?還是說,這會是神明的惡趣味呢?

  畫面的背景卻是以前我還活著的時候的視角片段,就好像…以前我頭上曾經掛著VCR播放給我自己看一樣,看過這些影像後,許多被我給遺忘的記憶正浮現出來。

  可是有甚麼意義?我不是「死」了嗎…看起來,目前的我也只能選擇繼續、放棄,或是等待倒數計時結束。

  …

  或許人生就像是遊戲,為了達成某些成就或是挑戰,必須不斷的在世界中掙扎,拼命地想讓自己活得比較久,或是耗盡壽命去完成到達不了的壯舉。當然,也可以選擇渾渾噩噩地過完這一生,作奸犯科入監服刑,甚至是自殺提早結束生命。

  但是,人生卻又不像遊戲,因為生命始終只有一條,即使死亡也不會讓世界重置,或是讓你有復活的機會。

  (提示:你點選了「繼續」)

  (錯誤:無法選擇,請選擇其他選項)

  即使達成諸多成就也沒有意義,即使罄竹難書也沒有意義,因為這些成就東西在死後都帶不走。

  你只能面對你即將腐朽的屍體,無能為力地為自己的死亡感慨。

  …

  無薪加班的某位工人,因為同事的疏忽,鋼管從高處墜下,擊中了頭部而死於工地。

  為了清償家中高額債務,窮途末路的父親計畫讓自己死於意外來換取保險賠償,但保險公司卻主張「除外責任條款」拒絕理賠。結論上來看,他白死了一場。

  致力於推翻腐敗政權的革命家,在某天後突然人間蒸發,連他的家人們也不見蹤影。過幾年後,他在世上的所有著作與言論皆已消失,最後被世人遺忘。

  完成諸多曠世鉅作的某位作家,卻罹患了某個罕見疾病,即使經歷多次的手術和治療,最終敵不過與病魔的持久戰離開人世。諷刺的是,死去過後才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醫界才終於找到該疾病的根治方式。

  孤獨的老者,一生未婚無子,無人照護而陳屍在家多日。屍臭散播至屋外才被鄰居發現,此時的他早已成蒼蠅繚繞的乾屍。

  工作應酬者,長期的酗酒導致健康急劇惡化,最終死於酒精中毒。

  長期遭受霸凌,對未來感到絕望的青年,從高樓天台墜落而亡。沒有同學願意承認自己霸凌的事實,老師知情霸凌之事卻漠不關心。校方對外宣稱該名學生不願意接受校方關懷輔導,暗指學生有輕度憂鬱症狀,已盡最大心力卻未能阻止憾事發生而深表遺憾。最終,霸凌的事情最終被刻意掩蓋的厚雪覆蓋。

  在養老院因為餵食噎到而死亡的老年人,如果沒有那次的意外,其實還能多活十幾歲。

  被大浪吞噬的高中生,明明只為了不讓自己的青春留下遺憾,如今卻生死未卜。

  …

  面對死亡,無論是悔恨或是釋懷,無論你對這個世界做出多大的貢獻,都無法獲得重新來過的機會。

  生命確實是不公平的,因為在人生的道路上,每個人的起點和機會都不同。然而,死亡卻是公平的,縱使無情,但也不偏袒誰。

  …但實驗還在繼續,這裡仍然是不會死亡的世界。

  『如果人類不會死亡的話』

  視線浮現出這段文字,像是提醒我假設世界的實驗還在繼續。

  (Continued?  0.)

  (提示:默認執行「繼續」)

  然而,這個世界卻是不會死亡的世界。即使失去生命跡象,活在這世上的人類仍必須甦醒繼續他的人生。活著與其說是「義務」,更像是「罪孽」,永遠無法擺脫自己的宿命。

  這個世界的人生不允許重新開始,也無法選擇更換重生點。活在這個世上的人,必須面對並承擔自己造成的種種果報,或是一輩子陷於懊悔中無法脫身。

  …

  上一次,我沒有選擇反抗,是因為悔恨牽制我的行動。但同時,我明白對他人的仁慈有時就是對自己殘忍。

  但有時候,僅僅是因為一瞬間的念頭,就能改變自己的行為。在這短暫的倒數,我思索著…當我重生後,是否應該對殺害我的風紀採取必要的反抗。

  …

  似乎也只能…這麼做了是吧…

  逐漸能感受到身體的感覺,心跳、代謝系統、溫度正慢慢回穩,這就是生命的感覺嗎?

  是時候,該醒來了。

  …

  …

  當我睜開雙眼,我再次告訴自己這次不能再心軟,如果風紀她要再殺我一次,我就得採取極端行動。

  我使勁力氣振作精神,並試圖理解自身的處境——卻感覺到右手的觸感是沙發的背靠…

  …我現在在沙發上?剛剛不是在地上嗎?難不成失去意識時被她扶到沙發上了?

  「你醒來了?陳世超,水壺我都幫你放回去背包裏了。」

  是風紀的聲音,但聲音卻不在面前。在我失去生命跡象至今已經過了不少時間是嗎?

  只聽見書寫的聲音時不時出現,風紀她正在讀書。

  可我還能動,手腳沒有被拘束,似乎對方不會再加害於我。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吧?這裡真的是——現實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