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1-15.即使是微小的改變

CE | 2022-01-03 09:00:05 | 巴幣 1010 | 人氣 148

連載中《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獲得了「假設世界」之後的故事。


  我對老師撒了個謊。其實,在直升機上,我還聽得到老僕人對我的回答。

  畢竟是家裡的事情,即使這個世界的我的身份與眾不同,但我還是有很多事情是不想讓外人知道。

  所以,無論老師是不是真的聽得到,還是說,只是要詢問他所聽見的內容的話,

  就當作是我對這個世界的任性吧。


  直升機的操作台上至少有十五個儀表、有著許多撥鈕與把手,光是要理解其操作就十分困難,但為何,明明只是一個科任老師,卻能得心應手輕易操作直升機。

  「你在好奇為什麼我會操作直升機嗎?」

  「…」

  老師是不是有讀心的能力?而且還附帶疑問抹滅的能力?每次的自問自答,在我心裡的疑問瞬間都蒸發了。

  老師從容的自言自語,「我是看影片學來的。」

  「…」

  「開玩笑的。如果什麼東西都能看影片學會的話,那這個世界就不用老師,老師這個職業就不保了。老師有受過長達5日不舍晝夜的駕駛訓練,雖然剩下的課程我都翹掉了,但能操作直升機飛往目的地,平安降落就不錯了。順帶一提,我可是連潛水艇、時光機都會駕馭。」

  「…」

  時光機?以為自己是哆啦X夢嗎?

  「我覺得,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願以償,沒有失敗過的人,永遠不知道失敗的方法,即使是天才也會失敗,即使是愚者也能不斷嘗試直到成功。舉個國中時期聽到爛的例子,愛迪生他可是失敗了若干次,才能完成電燈泡的發明。在電燈泡發明成功之前,他不斷記錄那些錯誤的方法與失敗的配方,據說在實驗室堆積得比人還要高——但這並不代表自己有多失敗,因為越是知道失敗的原因,越是能悟出成功的方法。發現錯誤,才能提升成功率,這是同身為研究者的我悟出的道理。在我創造了假設世界的系統之前,為了驗證實驗的成功,將假設搬移到現實花了我不少的時間,嘗了不少的苦頭。在我發現晶體、機械線圈與時空漣漪的過載性、世界累詞的解讀機制、機率的絕對的可操縱性…等八十幾個現象之前,為了證明、重現與再現這些現象,我可是花了若干資源與資金在研究上,經歷不斷的失敗與驗證,逐漸創造出了假設世界的系統。我講的這些我相信你絕對聽不懂,畢竟我可是研究者,而你只是一個需要培養與磨練的高中生,有許多從我嘴裡說出的詞彙,你需要解讀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我想要說的是,即使是遇到挫折,也不要放棄與難過,因為你還有大把青春,有多的時間能悉心深悟。」

  雖然老師滔滔不絕,中間還穿插著一些不該說出來的研究,但不難聽懂的是,他試圖在用自己的體悟安慰我——我想肯定是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讓他誤解為我很自責吧。

  說到自責,我還是會有的。說實在的,如果這個世界沒有我的出現,那麼女僕、我的父親就不必死了,研綠同學就不會因此墜樓。就算明白這個世界是假設世界,我還是一樣會很自責。

  估計我再不表態的話,老師可能會一直自言自語直到到達目的地為止,我還是表達一下自己的意見吧:「差不多可以了吧,我沒有在難過,不要再用你的方式安慰我了。」

  「看來我的感化是有效的。」

  「並沒有。」

  「那是我會錯意了嗎?」

  「沒錯。」

  「好吧。」老師搔了頭說著,「無論你覺得這次表現得如何,總之,這次的假設實驗假設得很好。」

  很好——很好嗎?我家人都被叔叔害死了,害得我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你跟我說,這個世界線假設的很好?

  我問道,「你喜歡這個世界線嗎?」

  「沒有。」

  「如果你的回答是沒有,那麼,為什麼會說我假設實驗假設得很好?」

  「因為這次的世界線變動,比我想像得還多。」

  「…」

  原來,老師在乎的只是世界變得如何嗎?即使世界線變得比原本的世界來得險惡,老師你也會認為實驗假設得很好嗎?

  「首先,你還記得你被綁架的時候,你傳給我的座標嗎?」

  「還記得。」

  「我特地去查了一下,那個建築物已經廢棄多時。在那之前,這塊地的建築物曾經是百貨公司,也曾經是你父親的。」

  「我父親?曾經?」

  「是的。你父親擁有的百貨公司發生了火災後重建,但目前因為複數合約的關係,這棟大樓最後淪落為蚊子館。」

  「不要那麼輕鬆的帶過火災的事情,你說的火災是怎麼回事?」

  「因為火災在所有層樓同時發生,除了大門外,所有逃生的方法、路線與出口,不是被破壞、封死,就是被堆滿影響逃生的東西。而且監視器在火災發生前全數失常,即使是監視器備份也無法掌握到犯人,這麼刻意安排,排除不是人為縱火也難。雖然百貨公司發生嚴重的火災,但死傷卻只有不到十人。」

  「…」

  我覺得,這場火災八成是我叔叔幹的。

  「你已經得到結論了啊。」

  「…」

  「看你的眼神,你應該知道兇手是誰了吧?」

  我不打算回答老師,問說:「那我爸…當時有被關嗎?」

  「你父親最後是被判無罪釋放,但他也做了到外國發展的決定,放棄了百貨公司的經營權轉往外國。你爸在外國的的企業,在火災過後卻越來越旺。」

  所以,這是我父親轉往外國發展的契機嗎?也就是說,我叔叔他間接害我無法跟父親相處,使得這個世界的我變得沉悶。

  我好痛恨,破壞我家庭的元兇…那個渾蛋!

  「陳世超,如果我給你機會報仇,你願意嗎?」

  「報仇的話,會對原來的世界有影響嗎?」

  「完全不會。」

  「…我只想回去原本的世界。」

  「那我就不繞遠路了。」

  明明很恨這個世界的叔叔,但我卻不選擇報仇,很奇怪吧。

  因為我很清楚,在這個假設世界,做什麼事情都無意義。

  感到感慨,來到這個世界線,一瞬間我就搞砸了好多事情。看來,在這個世界線,我只是一個失敗者。

  「還有,我覺得你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喔。」

  「…我最討厭像你這種直覺敏銳的老師了。」

  「我太敏銳了嗎?哈哈。」

  「你是不是擁有讀心的能力?」

  「你覺得可能嗎?我最多只是一個研究員,哪可能會去考讀心術證照。」

  「你不是還會駕駛時光機嗎?那麼,你是不是擁有能夠讀取我心思的能力還是權限?」

  「你是想問說,為何我都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

  「我說得沒錯吧?」

  「…」

  「因為嘴上說釋懷的你,是不可能會留露出那麼悲憤的表情。」

  原來,我的表情很好讀懂嗎?

  「消沉在痛苦裡是你的權利。但是,你要知道,因為你的關係,這個世界線有一個小孩學會了反抗,也表現出了救贖心。他因為在樓頂受人推擠,眼看欺負他的同學差點從高樓墜下,為了救對方,差點摔死了自己。」

  「你說的是…研綠嗎?」

  「正是他沒錯。」

  「對不起,是我害了他。」

  「沒有喔,反而是你幫了他。」

  「…」

  「世間沒有事情是對或錯,或許你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但在別人眼裡看來卻是錯誤。對與錯,決定於我們的立場站在哪裡,以什麼東西去衡量我們看待的事情。」

  「但是,他墜樓是事實啊。」

  「我說過了吧,墜樓是因為要救他同學。我已經探望過研綠了,他因為體重輕,有樹叢做緩衝,只有輕微骨折。如果他放任對方摔下去的話,後果應該不可收拾吧。還有,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他們已經和解了。」

  「…那就好。」

  「或許你沒有自己想得多麼偉大,即使是微小的改變,即使是給予他人關心這麼輕如鳥羽的事情,卻能改變這個人的未來。」

  「…」

  「感動得說不出話了嗎?」

  「…關你屁事啦。」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