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創作】我的青梅竹馬 第十六篇 :遊樂園(1)

人不痴 | 2022-06-26 19:36:06 | 巴幣 6 | 人氣 52

………

某週末的早上十點多……
我和蕭宛芸因為學妹的邀請來到了……

兒童樂園…
沒錯,就是兒童樂園,而且算是小型且不是很知名的兒童樂園。
一般高中生出去玩應該都是去逛街吧?買衣服、買小吃,或者去湯姆熊這樣的電玩場所玩樂才對吧?
但是為什麼已經要進入『成年人』年齡的我們會出現在兒童樂園?甚至還要進去玩?
難道會有人期望一個高中男生開心的騎著旋轉木馬興奮的模樣嗎(怎麼可能)!
難道會是我落伍了?就是現在兒童樂園才是年輕人的玩樂主流嗎(怎麼可能)?

……
算了,也沒什麼不好吧。
雖然就地點來說實在不能說適合我,但就對蕭宛芸和學妹來說,好像意外的很適合……
…而且,好像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一起出來玩了……

………

現在,我和蕭宛芸已經到了兒童樂園的大門前,等著主辦人―學妹的到來。

「蕭宛芸……學妹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啊,手機打不通嗎?」

「是啊,明明平時只要是我打過去,連響都還沒響就會馬上接起來的說……」

「什麼啊!?難道學妹隨時都處於待機狀態嗎?太可怕了吧!」
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每次立刻接起連響一聲鈴聲都還沒有的來電啊!?這就是愛的力量嗎!?愛情真是太偉大了!

「…會嗎?我對於這樣的人倒是滿喜歡的喔……像你這笨蛋,打電話給你都要響好幾聲才會接……」
蕭宛芸馬上開始責備我。

「呃,妳每次打過來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吧?―唔喔喔!我、我的腳踝啊!為什麼要突然使勁全力踢我的腳踝啊!」

「吵死了!無關緊要的事就不行嗎!那改天不小心幫你辦喪禮的時候再打電話給你總行了吧!」

「我最好還能接電話啦!而且妳這話什麼意思!?感覺好像很容易就會辦我的喪禮耶!」

「……你不覺得嗎?」
蕭宛芸頗為納悶的看著我。

「好恐怖!這種認真的疑問反而讓我感到全身發冷!」

…總覺得跟蕭宛芸聊天一定會扯到很遠的地方去……

我無聊的環視周圍……淨是些家長帶孩子來玩的人潮,就因為是非常正常的畫面,才覺得我出現在這裡特別的格格不入。
回頭再來看蕭宛芸,可能是她的家居服看慣了,今天的她又給人一種不同的感受。
穿著粉紅色與黑色相間的薄綿T恤,再套上淺紫色的連身帽外套,下頭則穿上牛仔短褲和高筒的帆布鞋。
蕭宛芸的穿著確實很有魅力,連我這『巨乳控』都不得不覺得蕭宛芸很可愛。

但是……

「蕭宛芸,只是來兒童樂園玩而已,怎麼感覺妳的穿著不太適合這裡耶……雖然身高很符合。」

「後面那句話我就當作沒聽到―」
蕭宛芸聽到我的話,似乎是認為我對她的穿著算有種程度上的肯定,開始有點得意起來。

「其實不用刻意當作沒聽到…唔!」

「―身為一個女孩子,又尤其是這麼完美的我,就算是和你這笨蛋出來玩,也會認真的挑選衣服。嗯?你怎麼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事不關己、若無其事)」

「…為什麼我有一種今天『也』會被救護車載走的預感……?」
我的腳踝又被蕭宛芸攻擊了。而且還是奮力一擊。

「喂…那個……胡智宏,你、你覺得怎麼樣?」
蕭宛芸突然變得扭扭捏捏。

「問我怎麼樣嗎?當然是希望不要每次結尾都是我被送進醫院,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不對啦!是我的衣服啦!誰在問你對於結尾的抱怨啊!沒人想聽啦!」

「我可是很煩惱的耶!對於這日漸越耐打的身體感到害怕!也對明明已經越來越耐打的我還是會被送進醫院感到更害怕!」

「那種非常悲痛的恐懼感我才不知道啦!我要問的才不是這個!是在問―」

「很可愛。」

「―咦?」
蕭宛芸聽到我的立即回答感到非常驚訝,擺出很誇張的後退動作。

「呃呃,難道要我說不好看嗎,妳真是奇怪的人啊,好吧,那就如妳所願,其實妳穿的很不―唔喔喔!痛死啦!居然開始攻擊腳踝以上的部位了!」

「真是的,幹嘛要不好意思到這種地步,要讚美我就直接說出來嘛,真是害羞啊,哈哈哈……」
蕭宛芸笑的非常僵硬。

「明明臉頰一直處於紅燈狀態的妳實在沒資格這樣說我!」

「什麼!?」
蕭宛芸馬上背對著我。似乎是在散熱?

學妹怎麼還沒來,她最喜歡的宛芸學姊已經到了,但離約定時間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卻還不見她的蹤影。

我打開手機蓋……
找尋學妹的電話號碼,想打電話給她試試。

「…找『可愛的小翎翎』有什麼事嗎?」

「唔哇!學…岑翎,妳在的話就說一聲啊!」
學妹突然從我的身後冒出來。

「…差點脫口而出的部分就先跳過。對不起,我遲到了。」

「還沒跳過啊!我的食指正被妳玩弄著啊!」

「『可愛的小翎翎』?什麼東西?」
蕭宛芸聽到我們的對話,好奇的走向我和學妹這裡。

而學妹似乎發現到了什麼,趕緊把我的手機藏到背後去。

「不,沒什麼喔,學姊,那、那是我的自稱啦!跟學長通訊錄上對我的暱稱完全沒關係喔!」

「妳只靠一句話就解釋所有的情況了!根本連讓我搶走手機的必要都省下來了!」

「妳倒是先給我解釋妳為什麼要搶我的手機啊!」
我完全搞不懂為什麼!

「等、等一下,學姊!剛剛的話請妳忘掉!」

「為什麼要忘掉?我還得感謝學妹呢。」

「…感謝我?」
學妹聽不懂蕭宛芸的意思。我也不太能理解蕭宛芸感謝學妹的原因。

「替我省略這麼多步驟,接下來只剩最後的『摧毀』了呢。」

「不太對吧―!!!到底是要進行怎樣的步驟,最後才會變成『摧毀』啊!?」

「細節就別在意了,學妹,乖,快把胡智宏的手機交出來唷。」

「不是在不在意細節的問題!根本是妳的意圖太脫節!而且就說手機是我的!應該給我先還來吧!」

「學長!接住!」
學妹眼看蕭宛芸越來越接近自己,馬上把手機往上拋,傳向我這裡。

「喔喔!」
我慌忙的接起手機。

「可惡!給我交出來啦!」
蕭宛芸氣憤的急轉彎,跑向我這。

「我傳!(我拋給學妹)」

「你們把手機當成什麼了啊!剛剛還在珍惜手機的人到底是誰啊!?(再跑向學妹)」

「接好…(學妹拋給我)」

「別傳了啦!很討厭耶!(再跑向我)」


………這樣的模式持續了十次以上。

「我傳!(我拋給學妹)」

「接好…(學妹拋給我)」

「你、你們是在欺負人嗎!現在才發現到的我感覺超級丟臉!氣死我了!我居然被最不想被欺負的兩人給欺負了!」
蕭宛芸折返跑了十幾次之後總算察覺到事情的真相。已經放棄搶奪行動,氣急敗壞的在原地一直跺腳。

好、好可愛。看到蕭宛芸如此小孩子氣的模樣讓我有這樣的感想。
學妹也是一副陶醉在其中的模樣,恐怕是跟我有一樣的感受。

因為玩弄蕭宛芸的關係,使她放棄了搶我手機的念頭。

「不過學妹,妳遲到好久喔,發生什麼事了嗎?」
對此事感到疑惑的蕭宛芸對學妹發問。

學妹聽到蕭宛芸傳來關心的詢問,臉色有些難堪,很慌張的搖頭:「沒、沒事,我真的沒事…!」

「呃,我是在問發生什麼事啦……」

「不用擔心!我、我真的沒關係的!我們還是趕快進去玩吧!」
學妹說些我們完全聽不懂的話,很機械化的以同手同腳的模式,走到售票處。

……

(胡智宏,絕對發生了什麼吧?)

(……我也覺得,不過看到學妹難言之隱的模樣,我想我們還是不要追問比較好。)

(嗯,今天就開心的好好玩吧!幫學妹加油打氣!)
跟我咬耳朵的蕭宛芸得出結論後,愉悅的追上學妹,一起買票。

………

進到兒童遊樂園裡面,看到許多家長帶小孩子遊玩,還是讓我不怎麼自在的說。

「唉……」

「怎、怎麼了,才剛進來就嘆氣?」
蕭宛芸因為重新振作,想好好讓學妹開心起來的關係,所以看到我這樣,就好像被潑了冷水似的。

「看看這裡的遊客,再看看我們的組合,感覺就像是家人出來玩一樣。」

「家人…!」
蕭宛芸聽到我的話,雖然臉頰立刻泛紅起來,但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起來。

「是啊,就好像哥哥(我)帶著二妹(學妹)和老么(蕭宛芸)出來玩。」
我依序用手指指著人。

「太奇怪了!為什麼老么會是我啊!害我剛剛還高興了一下!」

「但是在我眼中,妳比岑翎還矮一點耶……」

「才、才沒有,而且不要以身高決定!太失禮了!我可是學姊喔!」

「妳身高多少?」

「哼…一、一百五十公分……」

「怎麼突然結巴?謊報對吧?絕對是謊報對吧!」

「真、真的是一百五十啦!懷、懷疑什麼―嗚嗚,咬到舌頭了!」

「一定不是吧!實在無法相信妳說的話!」

「所以說,我一定比學妹還要高,只有這點我無法讓步…!」

「這種奇怪的自信到底從哪來的?身高讓不讓步都沒意義!」

「…學姊確實是有點誤報。」

「果然!」

「學妹!」

「…宛芸學姊身高149.8cm、體重37Kg,目前正為了那0.2cm感覺困擾。」

「好正確!居然連我的煩惱都說出來了!但實在是正確過頭了!我到底該不該先報警!?」

「…順帶一提,我其實……是151cm。」

「咦咦!?完全看不出來!」
蕭宛芸聽到學妹的身高非常錯愕。

不不,看不出來的根本只有妳!

「…硬要從十位數四捨五入的話,那麼學姊只有100公分,我有200公分呢,壓倒性的獲勝…!」

「為什麼要刻意從十位數四捨五入!?普通的從個位數四捨五入不就好了!只要從個位數四捨五入我們就平手了呀!」

「…差距還是要明顯一點比較好,讓人有種優越感,所以一定要從十位數開始四捨五入…!」

「個位數啦!」

「…十位數。」

「妳們幹嘛一定要拘泥在四捨五入啊!還有妳太瘦了!多吃點啦!難怪長不高!」

「………我的夢想是20Kg耶!」

「那種剛剛才想到的夢想給我立刻放棄!」

「…學姊,再順帶一提,雖然我平常吃的比學姊還多,但我只有36Kg呢。」

「今天馬上開始節食!」

「從剛剛就不知道妳們在比什麼!妳們全都瘦到被風吹走的地步好了!」

「總、總之!我們趕快玩啦!我們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吵嘴上啊!」

「最容易被牽著鼻子走的人還真敢說―唔喔喔!有必要這麼用力的踢小腿嗎!」

「呼呼…學妹,妳有什麼想玩的嗎?」

「…學姊。」

「這什麼意思啊!?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我也在妳的遊樂設施名單中嗎!?」

「原來如此,娛樂性的確可以說是第一名!」

「你在認同什麼啊!這根本只是侵犯人權而已!」

「…學姊,我是說笑的。」

「不然還有認真說的嗎!」

「…其實我想申請『私人專屬―宛芸學姊』這點可以很認真的說。」

「死也不會讓妳申請的!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愛人。」

「我們的性別就是最大障礙!妳的腦袋裡到底裝些什麼啦!」

「100%的學姊!」

「為什麼會這麼有自信!裝些有用的東西好嗎!」

「…有拒絕權利嗎?」

「沒有!」

「…嗚嗚,學長,學姊一直欺負我……」

「所以說我們的立場很奇怪!從頭到尾被欺負的一直都是我!捉弄我這麼有趣嗎!」

「呵呵。」

「不要笑的這麼開心!好像真的很好玩一樣!被害人其實很想回家的說!」

真是太可怕了,學妹真的太可怕了!
把蕭宛芸拉進這麼深的吐嘈地獄,只要吐嘈就會越來越弱勢,但不吐嘈的話就馬上輸了。

………


就這樣,我們總算…真的要開始玩遊樂設施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