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Another Dream 18

太懶沒慾 | 2022-05-16 00:00:20 | 巴幣 0 | 人氣 39

連載中Another Dream
資料夾簡介
科幻 、懸疑、校園、鬼扯
最新進度 Another Dream 25

「那圖騰跟進去後頭上的卡牌呢?」
他想起頭上懸浮的三張卡牌,還有破滅手裡那把戰斧,似乎就刻著像圖騰的東西。
「這我也不知道,商城沒有。」
修斯攤手。他不是沒努力過,但實在無從下手,也獲得不到入手資格情報。只能靠運氣看能不能意外拿到了。
「至於卡牌,是死亡後重新登入,或有玩家提出PVP時才會出現。能拼個運氣獲得BUFF,當然也有可能是DEBUFF。」
這話倒是嚇到炎昂了。他還記得當時所有黑影都同時抬了頭,這在說明什麼可想而知。
他當然希望是後者,但如果後者的結局是死亡,那麼不就跟前者對上了。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循環。
「你們幹嘛呢?對著空氣嘀咕什麼?」
瞧露希絲一臉問號,想來沒進Limbo是看不見這視窗的。那玩家呢?
「這誰都看得到?」
「當然不是,只有當事人同意才看得到內容。」
炎昂猶豫了一會,直接無視修斯期待的目光。
「這種是很常發生?」
「要真那樣也太可怕了吧。」
確實不太可能,想來又是那小子搞的鬼了。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其實,剛才我們進去Limbo裡了。」
「誒,太過分了吧!」她也很想進去的說。
這點他也很好奇,Limbo到底是怎麼篩選的。要是能知道名單就好了。
等等……或許這是個機會,能知道其它情報。
「你們兩個,能打聽到今天學校有沒有出現Limbo受害者嗎?」
既然有人大量屠殺玩家,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誒?不會有吧。」
炎昂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修斯。是誰跟他說在Limbo裡被殺會承受精神創傷的。
修斯也查覺到了違和感。他怎麼就認定沒有呢,難道是因為以往沒出現過案例嗎?
「你也感覺到詭異地方了?」
修斯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
「會不會他們都跟你一樣,一進去位階就定好了。」
炎昂一副看傻子的表情。就算他忘記了自己曾說過的話,也否定了位階的取得方法,但剛才所見的畫面,不可能醒來就不見吧。
「別這樣看我……我就……」
「你收了學生會長的錢?」
「蛤!怎麼可能?」他們一次話都沒說過。
「好過分,為什麼,我也想進Limbo!」
「總之,先去打聽看看吧。」
「那他呢?」
「我就不去了。體力沒你們好。」
「哈,還真是拿你這弱雞沒辦法呢。」
「……」
看露希絲一臉驕傲的,這點也能讓她高興啊。不過他是真的體力不行,也討厭流汗。於是隨她去了。
三人約好放學後校門會合。可惜最後結果什麼也沒有。
難道在秒數結束前被殺並不會留下傷害?
要是炎昂在Limbo的位階不高,還能親自體驗一把。可惜要他冒著讓出八階的實驗,實在很虧。
【翌日】
炎熱的天氣,全體學生站至中庭校區。參賽者各班面色凝重,而炎昂卻無聊打了個哈欠,聽著學校理事長講著社團生存戰的規則。
「比賽要開始了呢。」
學生會長任十,從學生會教室窗戶往下看。
還真不能小看露希絲的人氣。因為她的關係,幾乎全校都聚集了。
「是的。」
會長秘書,黎胤辰站至會長身後。
這時任十瞥見了一位他非常感興趣的人,略為驚訝的道。
「沒想到這麼無聊的遊戲,他也會想參加啊。」
「請問您說的是誰呢?」
黎胤辰好奇走至窗邊,環視著下方出賽的人群,無法猜測到會長所說的是誰。
任十倏地瞇起雙眼,露出讓人看不透的笑容。
「通報舉辦學員,我要親自主持。」
「是。」
黎胤辰只能收起好奇心,離開了教室。
參加班級代表有B班茶摩吶社,C班雨口3巫社,D班哈拉社,E班奇杷防爆社,F班∞2社進行,分別比試三場比賽。
最後留下的兩個班級,輸的將全班級自創社無條件廢社,贏家社團將可以永久留社,其餘皆與前三場輸者抽籤決定去留。
所以根據這規定來說,第二名是最慘的。要嘛在一開始就輸掉,還有機會能抽籤賭運氣,不然沒拿到第一就是全員廢社。
但為了避免故意放水這種事發生,如果被當場發現也同等於廢社。
認真說,學校想廢社,何必搞得這麼麻煩,直接下達指令解散就沒事了,為何還要特地辦比賽。
比賽分別為智力、體力、團隊、運氣。這背後的用意炎昂是很感興趣啦,但對比賽內容就完全提不起勁了。
這時,忽然出現的學生會長任十,手持麥克風來到了台上。
「首先第一場請各社派出代表,回答以下其中一道問題。這五道題目裡有難有易,你們可以進行搶答。那麼請各代表出來。」
那就是推行Limbo的人。也是目前NML首席程博士的學徒。
炎昂原以為是個書呆子,沒想到還真有氣場。
「這邊成績較為優秀的只有炎昂跟穆德了。」
這話露希絲就不太爽了,好在修斯趕忙圓場。
「雖然露希絲的成績也很不錯,可我們要派誰呢?」
修斯心裡其實很想推炎昂出去,但又不敢直接了當說出口,只好暗示其他人來替他說話。
「我去吧。」
炎昂很乾脆的走了出去。想必任十也衝著他出現的,不好不給面子。
他很好奇與老爸背道而馳的博士徒弟,在知道他參加的情況下,面對這種看似笑話的比賽,會認真干涉到什麼程度。
「為什麼!?」露希絲拉住炎昂。
這裡當然是要派最厲害的人去,但是她就是不想。感覺只要讓炎昂出賽,就是認同他比自己厲害,心理上會非常不是滋味。
「你……很在意我出賽?」
炎昂有些無力,對她的理由與想法都不知道該表示什麼。不過讓露希絲去也可以,他本身對這些比賽就沒有很熱衷。就算只當湊人數的也不錯。無事一身輕嘛。
「炎昂去吧,第一場比賽規定不能由女生參加,所以露希絲你並不是輸給炎昂,而是輸給看輕你的學生會長喔!」
穆德認著的對著露希絲解釋。眼神不斷流露出替她抱不平的情感。
「這跟不能進Limbo有什麼區別。他竟如此不把你放在眼裡。」
所以知道敵人是誰了吧。
「原來如此,真是陰險啊。」
露希絲似乎理解的點了點頭,但是為什麼呢?任十要這麼針對她?
哇……耍了露希絲一次不夠,現在還來第二次啊。
修斯默默推炎昂出去。或許露希絲是真的很聰明,但是感覺她已聰明過頭而變呆笨了。這場比賽,還是由炎昂上場比較放心。
「那麼……比賽開始。」
任十身邊各放了兩塊白板。他請學生會成員將其中一個推至其他代表面前,而另一個由他親自推給炎昂。
「這是你的題目。」
「……」
呵,這是擺明不讓他跟著他們一起搶答啊。
任十翻開白板上的三道題目,上方寫著遊戲規則。
1.      不許以說話方式進行回答。
2.      不能以書寫方式回答。
3.      不能借由題目以外的東西比喻回答。
4.      請避開以上三點回答題目。
「什麼鬼啊!他這是在故意刁難我們嗎?」
修斯看到規則都生氣得想衝上去理論了。
穆德也好奇。題目雖然不難,但要怎麼回答還是得小心謹慎。
其他人的四題問題說是搶答,但其中三題簡單到不需要思考就回答出來,而剩下的那題說難也並非是很困難,但是炎昂這邊如果不贏就很難辦了。
「被擺了一道啊,不過炎昂應該沒問題。」
看著炎昂興致勃勃的表情,穆德便知道無需擔心了。
「果然此時需吾之英雄救場,殺他個片甲不留。」
狂月生氣的揮著他的道具劍,為什麼炎昂這邊一個人就要回答三道題目。
看他一副從容的樣子,似乎一點也不在乎,但還是替他覺得不公平。
炎昂定睛仔細看了這些題目,隨後無奈冷笑。
這顯然是送分題。原本看到第一題時還有些疑惑,但第二、三題就已經說明要如何做答了,他到底想幹嘛呢。
「這麼明顯放水可以嗎,增加刺激性?」
任十只是掛著笑容,沒有回答。炎昂也知道他不會這麼無聊。
一旁的人還不斷竊笑著炎昂,說他是被會長討厭才會被故意刁難。但真要認真說的話,他這是要保送他贏的技倆,以非常巧妙的方式。
大家看著炎昂上前,伸手大膽撕毀題目紙張,使得眾人訝異到忘記出聲。以為這是要棄權時,會長卻開口說了。
「你通過了。」
「不意外吧。」
炎昂靠近任十耳旁,「雖然我很好奇辦這比賽的真正目的,但你的出現絕對不是想跟我比試。」
明明困難的題目還有很多,既然都特別為他準備了,卻用這種方法保送,用意實在不純。
「讓你見笑了,我只是與你一樣,不喜歡回答有固定答案的問題。」
任十準備離開前,拍了拍炎昂的左肩,「這世界,根本不存在絕對的對與錯,你說是吧?」
「……」
炎昂反射性拉開兩人距離。他不喜歡這種感覺,似乎知道他的一切一樣。這層面上的了解,與知道他是仁奧博士的兒子不同,而是更加知曉所有一切的感覺。
這使炎昂很在意,也很不不悅。
「那麼結果出爐。在此宣佈,被淘汰的是D班哈拉社。十分鐘後將進行下一場比賽。」
炎昂回到團員身邊還在注意著任十的舉止。在剛才的一瞬間,他差點衝上前逼問任十,他到底都知道了些什麼……可惡!
「炎昂,你果然厲害啊!」修斯開心的誇獎著。
「這很一般。」
「確實,看似困難,卻非常簡單。」
在看到炎昂作答時,穆德才知道題目規則的用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