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2-2.為了不讓她難過

CE | 2022-07-02 23:51:20 | 巴幣 104 | 人氣 63

連載中《如果世界如你期盼的那樣》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獲得了「假設世界」之後的故事。


  多虧在教師辦公室吹了冷氣,身體的中暑已經好很多了。既然身體已經好多了不少,那就回去教室吧。

  教室的窗戶被窗簾蓋住,應該已經午休了。趁午休的時候,我若無其事的、靜悄悄回到了座位上。

  從抽屜掏出手機,將聲音關到靜音,稍微玩一下手機的內建遊戲。

  按鍵操縱著角色的移動,那是一個為了躲避天花板的針刺,在永無止境上升的台階,為了存活不停往下跳到下一個台階的角色。

  這個角色的命運,就只有被天花板的針刺死,不然就只有墮入最底層無盡的深淵的命運。

  你說,既然命運已經是註定好了,那麼為何還要繼續玩下去?我想,這就跟人生一樣吧?

  人生的盡頭雖然就是死亡,但就是要活得精采,在這個社會留下好成就,然後死而無憾——但我可不是什麼樂觀主義者,人生就是不停的為了金錢與下一餐繼續賣命,直到能撐到死前的一刻。

  還有,玩遊戲不需要那麼藍色窗簾,只是打發時間跟挑戰破遊戲紀錄罷了。

  「你還好嗎?」

  那時的我在玩著手機,稍微遲疑了一下,這個時候居然會有人跟我搭話?

  我往右側看鄰座位置,那是班上的風紀王雅蕙,她正等著我的回覆。

  「去醫護室休息之後,已經好多了。」因為現在是午休,我輕聲回覆道。

  「那就好,下次朝會如果體力快撐不住的話,請你不要勉強。」

  「謝謝你的關心。」

  「好好休息吧。你好像每天都很無精打采,每次上課都在睡覺,這次的朝會你也是因為沒睡好而中暑的吧?如果你真的有意要聽課的話,請你要好好打起精神,不要浪費你家人辛苦賺得的學費錢。」

  「知道了。」

  風紀繼續讀著她的書,不時抄著筆記,但是現在還是午休時間,「風紀你不睡嗎?」

  「為了處理你的事情,課業進度有點落後。」

  「對不起。」

  「本來就該這樣了,我也不能抱怨甚麼,沒辦法,這就是義務。你好好休息吧。」

  我蓋上手機放到抽屜,趴著眼睛稍稍闔上。只聽見其他人的聊天聲,風紀直接點名那位同學的名字,使他不敢再吭聲。

  感覺這個同學很認真盡責,明明只是在班上的第二個禮拜,即使班上的素質參差不齊,但也不曾怠惰於工作崗位與學生本分。

  那就稍微聽她的話吧。午休好好休息,從現在起認真當個好學生也不遲。

  漸漸把意識交給周公——說是睡魔會比較合適嗎?

  我這個人,很擅長用睡覺來逃避事情。睡眠可以逃避聽不懂的課業,逃避與同學們的往來。

  只要一睡著,就能達成「時間跳躍」,睡覺應該可以說是人類穿越時間的重大成就吧?

  只要沒有人事物能夠阻止我的時空穿梭——

  「嗡——嗡——」

  手機突然發出震動的聲音,那是有人打過來的嗎?我剛剛把手機調整成靜音了不是嗎?

  驚醒的我趕快從抽屜拿出手機,但手機沒有任何的震動跟亮頻——在震動的不是我的手機。

  那個震動的聲音不是從我的手機傳來的,聲音更像是從右側聲音傳來的。  

  風紀的書包帶走了,但手機卻忘在了桌上。

  是早退嗎?


  下午是班導的課,班導來到了教室,「今天風紀的家裡有事,學藝股長,你今天暫時代替她的工作好嗎?」

  「咦?為什麼?」

  「幫助同學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別抱怨。只要你願意幫助別人,別人就會願意幫助你。」

  「好啦好啦!」

  嗯?原來班導也有體諒人的一面嗎?

  這時有人舉起了手,「老師,風紀的手機吵到我們午休的安寧了!記她警告啦!」

  那位同學,我不記得他叫什麼名字了。我只知道他是午休的時候吵鬧被風記遏止的同學,那這樣在人家不在的時候告人家的密,做那種挾怨報復、在人家背後放冷箭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用表決的方式吧。」

  …

  唉,我還在想說班導今天居然會為人著想,原來是我看走眼。

  不愧是班導,以多數決的方式決定班上的大小事,很方便吧?

  「贊同風紀王雅蕙接受處罰的舉手。」

  班導你確定你還是人嗎?

  但最終的表決,贊同風紀接受懲處的人只有五票。那些舉手的人,八成就是被風記當眾點名的人吧?

  即使結果令人欣慰,但是拿多數決的結果,來決定無辜的人是否該受到懲處,這種作法,我不是很接受。

  班導講完要交代的事後就繼續上課,看著課本上的文字跟數字,完全沒有任何記憶點,風紀她卻能在午休的時候靜下心來做筆記,我是蠻佩服的。

  好想打哈欠。

  回想起午休的時候,時空課老師要我在今天必須想出來個假設。雖然前幾天有想到一些假設實驗,像是「如果世界重力發生顛倒」、「如果世界沒有人類」的實驗。可是,時空課老師曾經跟我說過,許下的假設不能太誇張,否則如果發生了世界末日,或是像上次一樣差點死掉回不來的話,世界就等同完蛋了。

  說不定,瞇著眼睛之後,就能有些靈感…


  教室門外傳來開門聲,聽見那道聲音之後的我,才意識到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

  這次,睡得有點誇張,睡到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教室。

  唉,晚上睡不太著的毛病,大部分原因歸咎都是在課堂上睡覺吧?

  可是話又說回來,那個開門的人是誰?

  只聽見稀稀疏疏的聲音從右方傳來,那個人卻是午休就離開教室的風紀王雅蕙。

  「你回來拿手機的嗎?」

  「對。我手機忘在教室了。」

  「…」

  「原本這個時間,教室會是鎖著的,但因為你還在教室裡睡覺,放學後教室的門窗才沒有全都鎖起來,我得感謝你睡到現在才醒來。」

  「…」

  這個道謝聽起來有幾成的諷刺,但好像是因為我上課睡著的關係,讓風紀能順利進到教室取她的手機,我這就當作是感謝吧。

  「其實,就算教室是鎖著的,去警衛室要一把鑰匙就能開了。」

  嗯,是我想太多了。

  「可是為什麼中午突然請假?有什麼急事嗎?」

  「…我外公,快要走了。」

  「…」

  「他小時候還常帶我出去玩,時時刻刻都在想念我,我很喜歡我的外公。」

  「…是病嗎?有辦法康復嗎?」

  「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是肝癌第三期,現在癌症已經擴散到其他器官,該做的都該做了,但病情…」

  看著她幾乎快說不出話,「我很遺憾聽到這些。」

  「…相信一切都會沒事的。」

  即將與至親天人永隔,是最難過的事之一,我多少能體會這樣的感覺。

  「願你外公早日康復。」

  「康復嗎?很難吧。但是,還是得謝謝你安慰我。」

  簡單的道別後,教室又只剩下我一個人,我趕緊收拾書包準備離開。

  但在離開時,我卻有了個念頭,現在的我,有著能夠用假設改變世界的能力。如果把能力用在好的方向的話,不是很好嗎?

  『如果人類不會死亡的話。』

  就為了她,為了不讓她難過,我許下了如此的假設。

  如果人類不會死亡的話,或許世界就沒有苦痛,這個世界能往更好的方向發展,科學技術等方面也會有更重大的突破吧?

  「嗶——」

  一說完話,機械鳴音再次啟動,但是這次卻格外的刺耳。

  即使摀住耳朵卻能聽得見——這個聲音難不成是針對我的大腦發出的聲音?


  難受的我,痛苦地閉上了雙眼,默讀秒數,祈求這個聲音能夠停止。

  「19、20、21——」

  不會是故障了嗎?為什麼聲音越來越高亢!?

  伴隨著頭痛,我已經不知道已經數到哪裡來著,也沒有心思再去思考。

  唯一的念頭,就是在祈求這陣發狂的噪音能趕快結束。

  「…」

  「…」

  「…」

  「…」

  「…」

  「…」

  直到聽不見聲音為止,我睜開了雙眼。

  「…」

  『如果人類不會死亡的話。』這個用來提醒的文字,已經在我的視角裡待命著,像是告訴我實驗已經正在開始了。

  我環顧了四周,還是一樣,看似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看著自己的掌心,再看看自己的身形,似乎沒有異常。

  教室課桌椅依然不整齊,教室內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直到我再次拎起書包——才意識到,自己的手臂佈滿了許多"正"字的疤痕。


後記:

  有點影響到寫文的進度,是因為這幾個禮拜要準備考試。

  繼續加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