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RPG公會】【四期創作】CH26-2-離群的路

吳叔 | 2021-11-28 01:02:26 | 巴幣 110 | 人氣 181


XXVI幕——「終末」

  瘟疫之災正式現出了真身,竟是陪伴冒險者多年的「塞壬」,也就是奪走了琉科西亞身體的「克蘇魯」,她發動藉由冒險者流行起來的力量靈魂洪流改變了世人的認知,最終全世界與義勇軍為敵。

  失去首領、失去戰力、失去質點者的義勇軍如同過街老鼠般遭到各國狩獵,這場已然無法逆轉勝的遊戲,從這邊開始了。

  請玩家描述角色在「瘟疫之災」發動後流亡的故事,不限行軍角色,可用任何已報名義勇軍的角色視角來寫。


  竟然都是後排職業……快速用念話向後來的生力軍簡介任菲芢能力,吳名士改變作戰方針:「我主攻,翠鳥妳跟玄明在前方擋住菲芢攻擊,小實編織針對性術式,布依絲隨機應變。」

  男子下令同時,已經完全適應能力解禁帶來的增幅,任菲芢身上產生明顯變化:中性深色套裝被高熱氣化,如電路板複雜紋路銘刻體表,針狀不明結晶叢生各處,極光取代人造髮絲照亮夜晚,雙眼掠過無數01數字,象徵情報的排列組合。

  吳名士主動攻擊,無屬性追擊光砲聯合布伊絲的魔力砲擊以攻代守,試圖主導戰鬥節奏不讓任菲芢發揮。

  知道任菲芢用什麼作戰的翠鳥不召喚動物使魔助陣,抽出劍杖附魔並配合玄明的土相道術護甲,挺身抵擋眼前的移動式火藥庫。

  間桐實拿出「Isa、Kauno、Gebo、Thurisaz」四種意義的盧恩符文石擺放佈置,手握功能類似法杖的短刀實施多重施法待命。

  吳名士給的大方向無誤,義勇軍配合得也算合拍,唯一的問題是,絕對實力差的鴻溝……不再仰賴武器,任菲芢全身隨機射出閃光反擊,淡薄接近無色的光從命中點崩解土製掩體、劍杖前端被削掉一截、光砲與閃光對擊後產生單向爆炸,吳名士為保護小實挺身,左半邊身體被無屬能量灼傷,這還是有防禦道具吃招的結果。

  即使自帶投射攻擊迴避加護的精靈,也因為閃光與魔力砲對波的能量衝擊廣泛,沒有閃避空間只能硬扛,貼身護盾跟吳名士的水銀障壁相同下場,被閃光分解,化作無屬性爆炸直擊全身,腹部因為接近閃光射擊軌跡受損最嚴重,衣甲及胸處消失腹部負傷。

  「那什麼鬼咱還是第一次看見……」話還沒說完,任菲芢像是預判了眾人後續動作,瞬間加速突破玄明翠鳥的防線,往月精靈身邊的男性衝刺,情況緊急,布依絲只能瞬發護盾把吳名士包成球再揮舞單手鎚把人打遠,自己用厚度不足的盾硬接反物質能量攻勢。

  專注埋招佈陣被見縫插針的玄明,看到整個人連慘叫都來不及喊就直接被撞開,半邊石龜甲蒸發,右手到上半身均暴露甚至滲血的翠鳥,決定放棄誘爆反物質,改分出些許力量協助隊友療傷。

  「動作被預判了……難道她會預知未來不成!?」回復類道術無法瞬發必須專注於此,玄明治癒看起來傷勢最重的翠鳥時自言自語道。

  若任菲芢有餘裕,應該會回答他:「不是預知,是大數據分析。」

  就在布依絲護盾被蒸發、爆炸,術者快要被手刀開胸而入前,有人的想法和玄明最初打算不謀而合:間桐實結束詠唱,以金、土屬性為主的組合控場法術誘導任菲芢集中手部的反物質能量在安全處跟物質反應,削弱反物質密度瞬間,適才被打飛,好不容易穩住重心的射手,瞄準任菲芢頭部連射魔彈追擊。

  任菲芢似乎對眼前發展不以為意,準備從容反擊前,變故突生!改劈為抓的右手一滯,不受控制地炸裂,這瞬間讓吳名士示意翠鳥跟他一起強攻,深黑影之箭簇、雷元素擲槍同時朝任菲芢投射,布依絲則爭取到退避空間遠離險境。

  自爆程式終於啟動,看著被體內白光淹沒的任菲芢,吳名士正要解釋,卻沒想到白光忽然迅速變弱,箭群被爆炸吹飛、雷槍被反物質湮滅,任菲芢的輪廓逐漸清晰,就好像她正與自身的結局作最後一搏。

  「自爆程式嗎,很有委託人的作風。」並非完全壓制,任菲芢全身各處可見小花火在眼窩、口鼻、指縫等位置閃現,最瞭解其狀況的吳名士,槍口稍微偏離目標,低吼道:

  「妳……觸發自動修復功能來延緩自爆?」此刻任菲芢全身正反覆進行破壞與再生的循環,就算她沒有痛覺,也是種浪費能源、磨損核心零件的不理智行為,面對準備做第二波猛攻的朋友,吳名士甚至對她道出解法:「快點刪除妳強加的破解指令,否則時間一長連我也很難救你。」

  面對雇主脫口而出的援手,任菲芢先是一笑,才搖頭說道:「那樣我就沒辦法帶您回去見夫人了。」

  「不刪除指令的活動時間,60秒。」計算爆炸和重組間的進行度,任菲芢輕聲預告雙方決勝負的倒數。

  崩壞邊緣的仿生人,化作流星衝向吳名士。目的只是活捉,任菲芢這回看似不想再應付其他人,吳名士以外的冒險者們見狀紛紛作勢出招,準備破壞眼前的難纏敵人或至少阻其勢頭。

  「停……」常駐感知領域偵測環境的吳名士「看」到空間中有些不妥,要阻止眾人卻來不及:玄明結印的雙手莫名被炸、翠鳥手腳傷勢大出血、布依絲護盾跟雙腳潰爛毀損,不在戰場中心的間桐實,衣物跟部分裝備也出現明顯的破損,裸露發育未全的蒼白皮膚,所幸毀壞過程均由外而內進行,傷勢也以外傷為主。

  吳名士已無暇告訴他們,任菲芢是把反物質能量微粒子化後散播至空氣中攻防,因為他眼下必須單獨面對強敵,電光石火間高瘦男子還在挑選適合的應對方式……直到他看到任菲芢嘴唇反覆開合,似乎向誰傾訴。

  理性主義的戰鬥機器不該有這種多餘動作,吳名士透過讀唇語知曉話語內容,心頭一緊,任菲芢反射性瞄準破綻出手、抓住他左臂準備將人帶走,強力的反物質能量瞬間瓦解目標一切防禦手段,吳名士左手掌與身體分離,傷口被高熱「燙熟」,但他卻沒有重新構築任何防禦手段,甚至用僅存右手猛搖,要間桐實等人靜觀其變。

  握了個空的任菲芢回身,曾是雙眼的位置轉向毫無防備的吳名士,任務為上的機器沒有繼續追擊,反而出現明顯「當機」反應後才有其他動作:朝空中釋放僅存的反物質能量、左手肘擊把人撞開,似乎擔心無防備的男子死於高密度反物質。

  自動反應處理完所有能做的,名為任菲芢的機器再也壓不住不可逆的自毀反應,機體出現明顯龜裂,白光刺眼,撤退應該是目前最佳解。

  「抱歉,再幫我個忙,幫我上盾。」吳名士忽然捧胸說道,他知道現在這樣要求旁人很難辦,但他還是想做他應該做的事——盡力「救」任菲芢。

  間桐實二話不說,附加防禦類力場給吳名士護身;玄明雖然遲疑但還是給男人穿上全身石龜甲掩護;翠鳥急衝來到吳名士斷掌處側背著他走,利用影之力緩衝爆炸;布依絲彈指塑形撞角護盾給二人開路,「記得妳有駭客工具,那個順便借我。」

  布依絲對男子的要求聳聳肩,把「黑客女友」丟給吳名士,隨後和玄明先一步前往熱能屏障邊緣試圖重新破壞結界。

  翠鳥攙扶吳名士接近起爆點,刺眼強光中任菲芢的擬人外殼所剩無幾,露出作為人造物的,像模特兒人形的機械本體;吳名士僅存右手點開任菲芢——仿生人113號的虛擬手動操作介面,利用朋友的工具跳過輸入密碼、認證等解碼過程,直接進入核心設定區,尋找不屬於原廠設定或他添加的的,任菲芢自行編寫的破解程式。

  緊盯因本體損壞開始模糊閃爍的投影螢幕,吳名士只得根據手邊平板最近一次下載的離線資料,刪除所有沒紀錄、非原廠設定的不明程式,至於會不會嚴重影響重啟後任菲芢的主體完整性……人救回來最重要。

  「叔公我跟姑姑都快撐不住了!」「快好了。」吳名士滿頭大汗,不僅是複雜操作需要高度集中,加上他還有不耐熱的枯化詛咒傍身,不然他也不會一副比自己孫女身子孱弱的疲弱模樣。

  所幸重啟工作以爆破的光黯淡消失作結。已經毀損的結構需要重新找材料修復,即使明白眾人接下來將要面臨的處境,吳名士仍盡可能拾起還算完整的零件,寧願占用收納道具的儲存空間也要讓好友恢復如初,男子最後拿起被社會大眾稱作黑盒子的核心立方體,默哀數秒。

  若不是他人就在旁邊,仿生人113……任菲芢就真的沒救了,核心設定區的變動禁止無線遠端操作,哪怕是沒有光害發生的時空背景亦同。

  確認方向無虞,吳名士發現間桐實仍在旁邊不肯留下他先逃生,讓翠鳥也不輕易撤退,他只好跟間桐實一起騎乘翠鳥招喚的動物夥伴,相互有個照應的情況下迅速往集合地點移動。

  「大叔?」作為最早被吳名士收養的養子女,間桐實逃亡途中發現吳名士身上有些不妥,然而面對養女關心,男子也僅一句「想到不開心的事而已」就蒙混帶過。

  並非看不穿養父的話術,只是認為有人在吳名士不至於鑽牛角尖,性情寡言的少女就沒再多說,任由養父想私事。

  『上一次對個體而非事件抱有高度不理性的反感情緒是什麼時候的事,教團叛徒埃洛姆?科學家阿提拔?』男人心想,雖然他連這些人現在長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收好任菲芢的黑盒子,吳名士和參加義勇軍的養女們持續朝「與世界為敵」的孤獨道路前進。



【前篇】各自的路
【字數】3232字(含符號)



(感謝前會員多多洛提供使用)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11-29 12:28: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