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EP1-6 模擬訓練】

黑兔 | 2023-12-02 08:36:00 | 巴幣 1014 | 人氣 149

連載中2023重製版
資料夾簡介
少女前線二創小說,以AK-Alfa(托洛洛)為女主角展開,二創故事線與原劇屬於交錯平行的世界,體會少女人形們在殘酷世界的掙扎與溫暖。

  EP1-6 模擬訓練

  「一點也不想揹這個剛才想殺死我的人……」我揹著琳德從蛋糕店出來,這傢伙大概是我見過唯一能在大熱天吃冰吃到雲圖當機的人形。

  「女孩子總是沒辦法拒絕甜食嘛,指揮官。」公主手裡拿著琳德的外套尷尬地笑著,想必她也沒見過這種情況。

  「是沒錯啦,但這笨蛋一口氣喝了兩杯冰可樂、三杯水果茶、三塊巧克力蛋糕、兩塊奶酪蛋糕、兩杯珍珠奶茶、兩個綜合聖代、兩個水果聖代……」我細數琳德剛才吃的東西:「再喜歡甜食也不能這樣暴飲暴食啊,琳德。」

  「沒事沒事,琳德我啊,吸收糖份的速度非常快呢!」琳德在我背上傻笑道。

  「剛剛太高興結果把阿九給忘了,她應該會喜歡巧克力聖代。」托洛洛貼心地外帶了阿九的那份,不過她不停看著袋子裡裝的聖代,現在是烈日的正午,聖代很容易融化。

  「托洛洛醬,我想吃那個聖代……唔嘔……頭超痛……」趴在我背上的琳德捂著自己的腦袋,她還沒從剛才的甜點緩過來:「琳德剛剛沒吃到巧克力聖代……唔嘔嘔……」

  「喂喂,琳德妳別吐在我身上啊。」聽到琳德的嘔聲,本能反應想側頭去閃,不過還好琳德沒真的吐出來。

  「嘿嘿,沒事的,就是雲圖被強制降溫了而已啦。」琳德傻笑說,還真不知道她說的是真的還假的:「而且人形吃掉的東西除了能和人類一樣享受那個味道外,還可以轉為人形的儲備電量呢……唔嘔!」

  「琳德醬以後吃冰要節制才可以。」托洛洛拍了拍琳德的背,不拍還好,這一拍……

  「內、內個……指揮官……快晃偶蝦來……唔嘔嘔嘔嘔……」這一拍直接把琳德給拍吐了……

  「……」一坨坨由蛋糕、奶油、糖水與人形體內某種化合物融在一塊,成了一種沒辦法去形容的黏濁液體,一口氣全部吐到我的右半身,還好為了身份,我像瘋子一樣在大熱天穿格里芬制服。

  「嘿嘿,琳德舒服多了,吶吶,指揮官可以放我下來自己走了。」琳德……從某些意義上妳比阿九還欠教訓。

  「啊,彥平快把制服脫下來,不然沾到襯衫就不好了。」托洛洛手忙腳亂地過來就要想制服直接脫下來。

  「對啊!嘔吐物是很難清潔的!」公主也一個模樣從另一邊不停拉扯。

  「妳們兩個小笨蛋……我的扣子還沒解開……」我覺得以後還是學托洛洛在家宅著好了……

  最後因為琳德又吐了一次,這件制服就只能當成包好嘔吐物的高級抹布給丟了。後來可能我表情明顯不高興,後面托洛洛和公主路上都沒什麼開口聊天。

  「對不起……指揮官……」琳德原本默默走在最後面,快到學院的時候她才追上來湊到我旁邊道歉:「那個……可以不要討厭我嗎……」

  輕拍一下琳德的腦袋後輕輕嘆一口氣,還是原諒琳德吧,畢竟她也不是故意的,只不過是個性異常於一般人形太多罷了,這也是琳德特色不是嗎?

  「拍腦袋是什麼意思嘛……」琳德兩手摸著腦袋瓜,噘著嘴小聲說。

  看吧,琳德平常也是很可愛的。

  「已經原諒妳了,笨蛋。」我沒有回頭只是繼續往前走,然後手捉了一支麻煩托洛洛買的棒棒糖,伸到身後搖了兩下棒棒糖,示意要給琳德。

  「欸嘿嘿,果然是托洛洛醬喜歡的指揮官,琳德也喜歡。」琳德小跑步接過棒棒糖後,把在旁邊不停擔心聖代會不會融話的托洛洛手牽起來。

  然後將托洛洛的手牽在我手上,琳德自己也同時牽上來,這或許是她表達開心的方式之一吧。

  到了模擬訓練所,還有一點點時間,已經有一隊人形在訓練室內等著了,從領頭女孩那滿臉嫌棄、不屑、深皺眉頭的表情,她大概率就是可露凱了。

  可露凱不是穿以前的人形制服,而是一套私服:以紫色色系為主的連帽T恤,頭上戴著一頂黑色的軟帽、淺紫色的迷你褶裙,與纖細長腿完美搭配的黑色連褲襪,顯示出了她的無敵青春。如果不知道她是人形,會覺得她是個時尚的青春少女。

  旁邊還有一個坐在地上,臉上包得像木乃伊一樣,只露出有道疤痕的右眼。

  「阿九,我幫妳帶了巧克力聖代。」托洛洛跑到木乃伊身旁把聖代遞給木乃伊阿九:「抱歉剛剛把妳忘了。」

  「沒事沒事!阿九我很開心!受傷還有聖代吃,超棒!」阿九迫不期待地打開聖代原地吃起來:「好冰好甜喔!可露凱要不要來一口!」

  「喂,所以我們還要等妳吃完是嗎?」領頭的可露凱走過來不爽的說:「等完妳找的人到齊後,又要等妳先吃點心?」

  「妳是可露凱嗎?」托洛洛聽到可露凱對阿九說的話後,十分不高興:「那麼多人欺負阿九一人,還把阿九弄受傷,現在又咄咄逼人嗎?」

  感覺托洛洛好像會錯意了。

  「托洛洛醬就是這樣少好幾根筋……」琳德湊了過來咬耳朵說:「托洛洛醬以為阿九是在現實被打成木乃伊的。」

  呣,總感覺對面的陣容感覺有點華麗呀?除了可露凱之外,另外還有灰熊、李恩菲爾德、Wa2000,最後一個瞇著眼笑還對我打招呼的AK12。。

  等一下……AK12妳怎麼會在這裡……

  「蛤?妳這傢伙在嘀咕什麼啊?」可露凱對托洛洛的話感到疑惑,她也沒給托洛洛好臉色看:「逃兵、141特遣隊?『第五代特種作戰火控系統』與『新型人類心智模擬核心』的核心人形?任職這四年只出了四次行動?」

  「所以現在特種作戰核心隨便都能給一個逃兵裝備了嗎?」可露凱在東方島資料庫上查詢著托洛洛的資料,已經歷來說,托洛洛確實算得上菜鳥沒錯。

  「托洛洛醬裝備的火控系統和核心程式可是不遜於妳的唷,可露凱。」AK12在一旁心不在焉地說,她對公主比較感興趣,不停地想要摸公主的頭卻一直被公主拍掉:「既然有緣一起訓練一次,就好好的全力以赴吧,反正在模擬訓練裡面再怎麼慘的死法都只是模擬出來的。」

  啊,AK12摸到公主的頭了。

  「喂,新人,你還記得我們對吧。」灰熊一臉鄙夷對我說:「就因為你害我和李妃得去那個危險的任務,等等我們不會放水的。」

  李恩菲爾德看起來沒有灰熊那樣殺氣騰騰,她的笑容因為灰熊的一席話反而顯得尷尬,也許灰熊和AN94一樣是假期被更改了才生氣的,搞不好這種任務對她們兩人來說其實是小菜一碟。

  「我說公主妳啊,整天神神叨叨的指揮官什麼時候回來,哪天要回來,結果現在卻纏上了個小白臉。」Wa2000湊到公主面前,一臉不悅的說:「我可是每天都和雷電妹妹都在等她,想不到妳是最快放棄的人。」

  「瑪奇朵小姐,好久不見了,撇開我是救命恩人這個身份,我還是希望妳尊重我的指揮官。」托洛洛非常不高興她第一次皺眉那麼深:「而且妳不知道,這位就是……」

  突然就被AK12給遮住嘴,AK12半睜開的單眼還有吃吃竊笑的樣子,似乎想看瑪奇朵出糗,AK12甚至還對我做出食指於嘴前,要我不要開口。

  「嘖,抱歉托洛洛,我只是忌妒公主而已,甚至幾天沒見面就已經加入編隊了」瑪奇朵雙手交叉胸口,不悅地說。

  沒想到還沒開始,這些人的火藥味就那麼重啊……真是傷腦筋。

  「好了好了,我們等九妹吃完聖代後就可以開始了,在此期間都別吵架哦。」果然還是得靠AK12這種實力派的才能夠壓住這群個性豐富的女孩。

  「平平,既然你是現場唯一的指揮官話,不管如何都是最高指揮權,當然除了指揮我之外。」AK12轉過頭來,雪狼之眼是睜開的……怪不得她們會安靜乖乖聽話:「待會分隊就麻煩平平你了。」

  「就照原本的兩隊吧,反正兩隊都有仇人或想解決的事情,一次解決。」我說道:「不過這次模擬訓練就把疙瘩給解開是最好的,雖然有些人可能比較難……」

  沒錯,因為聽我說那句解決,灰熊已經對我比中指了,而且托洛洛還在和可露凱眼神對決。看來九妹和可露凱的恩怨不單純只是九妹白目而已。

  「雖然很想和妳今天就分出勝負,不過待會我們會成為隊友。」可露凱盯著托洛洛。

  「妳是不敢接受托洛洛這種新手挑戰嗎?」托洛洛回擊可露凱。

  「妳的經歷可不是一般人形有辦法做到的,我都知道。」可露凱的兇惡眼神沒有變過:「能夠在鷹派追擊的死局中逃脫,還救走三個人形和整個編隊,現場只有三人能夠做到。」

  「當然,我會救走比妳更多人離開就對了,因為我是最好的人形。」明明是在稱讚托洛洛,妳就非得用這種彆扭的方式表達嗎?

  「多謝妳的誇獎,托洛洛沒妳說的那麼厲害,托洛洛……托洛洛不要想起那個回憶。」托洛洛說到一半,似乎想起什麼情緒有點失控:「對不起……葉列娜……托洛洛應該要……應該要……真的對不起……我又想起……」

  「喂,可露凱,每個人都有想藏在心裡的事情,就算是人形也是。」我站出來擋在可露凱面前:「誰都不想被接露心裡的瘡疤,即便妳是所謂的菁英,我也會阻止妳這樣對待我的家人。」

  「嘖!又一個像簡媞婭一樣的傻子,告訴妳吧,與人形羈絆太深對雙方一點好處都沒有。」可露凱不爽的轉身,一腳踹向旁邊的鐵櫃:「畢竟我們核心人形就算死了重製,也只是回憶和感情變化消失罷了,人死了……的話……」

  「不是只有她們失去過重要的人,所以不要用你的想法揣測我說的話和過去!」可露凱對我吼道:「我本來是打算今天解決掉AK12這個王牌來證明自己的,看來今天……我還是先讓這個指揮官閉嘴好了。」

  「妳還是要去對面唷,可露凱醬,妳的對手是我唷。」AK12兩手搭在可露凱肩膀上,她一點都沒有在意可露凱剛剛發出的挑戰,這就是有狂妄本錢的余豁。

  「欸?可露凱要到我們這邊,那誰去對面?」阿九終於吃完聖代後,才聽到聽最後的分隊。

  「妳啊,因為我不想和妳一隊,而且我也想痛扁妳一頓,妳這個土包子。」可露凱的語氣充滿了敵意,她目光銳利地瞪向阿九。

  阿九嘟起嘴,表現出失望的情緒。「欸……我本來要和阿平一隊的。」

  AK12對著我無奈地搖了搖頭,仿佛對整個情況感到無奈,她對我聳聳肩,似乎對可露凱的行為有所了解。

  「隊伍分配好了,不過我再小小補充一下給平平。」AK12笑瞇瞇的說:「A隊的指揮官理所當然是平平,B隊我們就我代替指揮。指揮官如果在場內陣亡了,是可以繼續在地圖上指揮隊員的,當然我陣亡也一樣;其它人的話可以切換別人的第一人稱視角。」

  「妳要陣亡怕是有點難吧。」可露凱吐槽道。

  「不好說呢,可露凱,那邊可有妳在。」AK12故意摸了可露凱的腦袋,這動作可把可露凱給氣得不行。

*  *  *

  最新的作戰模擬系統,是一種俄軍軍方開發的新型設備,能夠讓人的腦袋或人形的雲圖給催眠,進入像是一場夢的地方。投影模擬方圓小至三百公尺小型場地,大至五公里地圖、所有槍枝彈藥、裝備也會在選擇之後給投影具現化出來。

  這些槍枝不論是拿在手上的手感、槍枝性能等等,全部一模一樣,槍枝擊發的彈藥,是會配合被擊中的人每副不同身體狀態,去調整並模擬當下的痛覺、傷勢、血液。整體而言是一種不會造成死傷,又能真正體會到實彈作戰殘酷的擬真訓練。

  為了戰術人形讓使用自己熟悉的武器,這個系統也能匹配戰術人形的火控核心;就算是以前一戰、二戰的槍枝,也已經登錄過由格里芬改良過後的槍枝資料,因此以前的槍枝大多嚴重的缺點都已改進。

  我們作戰的場地是在正午,一座被空襲轟炸過的城市,倒塌的斷延殘壁能夠有效的提供各種掩護,同樣的,也是對手伏擊的最好地點。
 
  準備期間我們可以好好挑選任何裝備。

  「對方有兩名狙擊手,不過好在這地圖地形複雜,能夠提供很多的掩護。」公主在一旁調整手裡的毛瑟98k步槍,她並沒裝上瞄準鏡,而是裝上消焰器,並拿了許多闊刀地雷和煙霧手雷:「不過不代表我們可以隨便亂跑亂竄,畢竟那兩個都是菁英,尤其李妃的準頭。」

  「喂,妳是想用地形複雜來先推託自己可能表現差嗎?」可露凱不滿的說著,她手上的HK416突擊步槍,已經裝滿如聖誕一般的模組:「地形可不是個藉口。」

  「說什麼!妳這討厭的人自大狂!」公主不滿的懟了回去:「妳也別輸給對面的AK12啊,被眾多指揮官相中的特種作戰人形,自詡最優秀的人形。」

  「好了妳們兩個……」我走到公主和可露凱中間,阻止兩人的爭吵。

  「對面最大的威脅是12前輩……」托洛洛挑選裝備說:「如果是灰熊或阿九先出來吸引火力,前輩殿後的話,那我們會比較好打;可是如果前輩自己來吸引火力,有高機動的灰熊或阿九反而能夠偷襲我們。」

  「不用去管九,她會針對我來,只要托洛洛和我保持掩護距離,琳德緩慢推進,我們可以應付對面的所有戰術或陣型。」可露凱輕描淡寫的樣子,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菁英。
  
  「不過琳德就比較辛苦一點了,必須閃躲或硬吃下李妃和瑪奇朵的狙擊火力。」可露凱又說。

  「沒事的,琳德我只要有糖就行。」琳德好像不是很在意什麼模擬訓練,她在發呆。

  「那如果贏了,我就把新開的蛋糕店給租下來,讓他們每天給妳送蛋糕聖代什麼的當早中晚餐,自助吃到飽那種。」可露凱戲謔地笑著:「一整年哦。」

  「哦哦!可露凱是天使!」聽到每天都有甜點吃的琳德,馬上就貼到可露凱的身邊,雙眼滿是期待的眼神。

  「不行,她剛剛吃了一堆東西和冰,然後就把雲圖給弄當機了!」我連忙阻止可露凱這個好意。

  「好吧,那就不租了,改成早中晚都賞一根棒棒糖。」可露凱改變獎勵後,我滿意地點點頭。

  「指揮官……我#你!@#$%︿&,變態,以後不准接近我們家的托洛洛醬!」
  「我真的是!@#$%你他!@#$$#@!!!!」

  「喂喂,琳德不准說髒話。」從聖代吃到飽變成三根糖,琳德那抹了蜜的小嘴開始不斷的噴起火星語。

  「什麼髒話!這是琳德語!指揮官你他!@#$%︿˙︿%$#@!」

  「沒關係的琳德醬,托洛洛可以早中晚都和妳一起去那間蛋糕店。」托洛洛安慰琳德說:「小富婆托洛洛現在讓琳德醬整年在蛋糕店免費吃到飽也是沒問題的。」

  「請算上公主我一個。」公主說。

  「嗚嗚……托洛洛醬是琳德的女神……」

  「我說指揮官,你光閒聊,你自己的裝備咧?兩手空空嗎?」可露凱注意到我手上沒有槍,馬上把手上的配槍遞過來:「如果在這世界琳瑯滿目的槍械中不知道挑選什麼好,我推薦HK416突擊步槍。」

  「HK416從戰前一直到現在,她的優點可以說是數都數不清……(嘰哩呱啦、滔滔不絕、沒完沒了)。」然後可露凱像是觸動了某個開關,開始對我說這把槍的優點,而且一開口就不準備停了。

  「停!」托洛洛跑過來打斷可露凱一連串的說明。

  「啥?」本來講到興奮得意甚至開始大笑的可露凱給直接拉回現實,她不屑地看了一眼托洛洛:「難道還有比我更好用的?看我這身型、可靠度、還有舒適度,都是萬中選一。」

  「就算是這樣,托洛洛也覺得托洛洛我才是最好用的,彥平每天都用色……」還沒開始講,馬上被公主、琳德、可露凱三人給捂住嘴:「呣呣呣呣呣呣……」

  「為什麼要阻止托洛洛推薦自己,可露凱都可以說自己那麼多優點。」托洛洛噘嘴撇頭賭氣地說:「人家還沒說托洛洛屁屁很翹的優勢……呣呣呣……」眾人又馬上捂住托洛洛的嘴。

  「請指揮官你用托洛洛吧,不然讓她繼續說下去是真的不妙。」可露凱從我手中拿回配槍說。

  「彥平,請放心的使用AK-Alfa吧,托洛洛不會讓您失望的。」看到我換上AK-Alfa,托洛洛馬上變得非常得意,甚至雙手叉腰哼哼地笑。

  全頻廣播:「平平到底要讓我們等多久呀,這邊等到快睡著囉,好了就快開始吧。」

  「啊,我們讓她們等太久了。」

  為AK-Alfa裝上槍口補償器、全息瞄準鏡與能夠放大六倍視野的組合鏡,能夠應付近距離作戰也能對付狙擊的恩菲爾德與瑪奇朵

  當然也有裝上槍榴彈,不過我沒攜帶太多高爆榴彈,取代榴彈的是更多的破片手雷與煙霧手雷,以對付躲在建築廢墟埋伏的敵人和阻擋敵人視線。
 
  我看了手上模組裝成聖誕樹的AK-Alfa,開始想像著托洛洛變成聖誕樹的模樣……嗯……有些微妙,還是專心在模擬訓練好了。

  所有人準備就緒,等待著系統開始的信號。

  ──任務目標 擊敗所有對手或奪取對方指揮部──

  場景剛投影到一半時,公主馬上把帽子和黑色大衣給脫掉,裡面那件純白小禮服,大家一臉不解看著公主想做什麼。

  「趁投影場地的時間我弄個偽裝。」公主不顧形象直接在廢墟土推開始打滾,直到全身上下都是和場景一樣的土灰色:「如何,現場應用的偽裝,這是從暗影教官那學的。」

  這種不顧形象的舉動受到我、托洛洛和琳德的掌聲。

  「那麼開始了。」

  場地投影完畢,整個地型是一個長型的街道,除了兩旁的殘破的三四樓高建築物外,街道沒兩步就會有廢棄坦克、運兵卡車、掉落路上的建築物廢墟以及被轟炸過的路面。
 
  整條街,我們這裡有左邊一個小巷,右前方不遠就是通往右邊的馬路,那條馬路口有兩輛坦克車向前方停著;兩輛坦克左邊也有一輛撞進住家的坦克,似乎有辦法從坦克旁的縫隙進入該住家,那是一棟五樓高的公寓。
 
  我們的出發點有一棟視野良好的制高點建築物,教堂的大鐘頂樓。但公主並沒有上去做偵查或狙擊準備。由琳德持盾開路防止AK12正面突擊,我們四人直接前快步移動,放棄左邊坦克做掩體,直接衝向右側坦克當第一個掩體的├型街口停留。

  「李妃,捕捉到指揮官,已經標記目標及預測移動路線,幹掉他!」

  砰──!

  就快衝到坦克前,響徹雲霄的第一聲槍響,從對面制高點傳來,我眼前一黑後,畫面變成了指揮模式。

  「彥、彥平?」接著我聽到托洛洛撕心裂肺的吼道。

  「嘖,我們太小看對面的狙擊手了嗎?」
  「等一下托洛洛!指揮官已經陣亡了!別過去!」
  「可惡,這個笨蛋到底在幹嘛!」可露凱想住拉離開掩體往前衝的托洛洛,但托洛洛卻用力掙脫開可露凱,壓根不理會她的呼喊:「這只是模擬訓練,裡面的人不是真死啦!」

  那顆子彈在我快跑到坦克前,毫不留情打進我的頭部,我切換到托洛洛的第一人稱視角,是用上空尖彈刻意針對頭盔沒有保護到的臉部射擊;子彈從沒有保護的右眉處穿進,在腦門內狠狠撕扯人體的皮膚與肌肉,面目全非。

  「托洛洛!聽我說,這只是模擬訓練,我還沒死掉!」我從指揮系統告訴托洛洛:「雖然屍體看起來慘了點,但妳聽,我的聲音是直接傳到妳耳裡的。」

  「可、可是這個……這個屍體太真實了……甚至連您的體溫都感受得到……」托洛洛此刻才稍微從歇斯底里回神,她剛才把整個彈匣胡亂掃射在根本沒看見的對方高樓。

  「喂!指揮官,你下指令別光閒聊啊!」可露凱往托洛洛前方丟了煙霧彈作掩護,然後快步跑向托洛洛想把愣在原地沒有動作的托洛洛拉回掩體:「傻子嗎?托洛洛妳這樣亂來會造成指揮官困擾的!」

  「琳德快往前用機械盾牌擋住托洛洛和可露凱!」我下達指令:公主妳有抓到對方狙擊手的位置嗎?」
 
  「剛才有看到槍焰,但不知道有對方有沒有移動,如果對方開第二槍,我可以馬上回擊。」聽到公主的回答,這時托洛洛既憤怒又懊惱。


  砰──!!!!鏘!又是一聲槍響射向我方,空尖彈打中了正在拖曳托洛洛的可露凱的左肩,可露凱吃痛的倒下,不過她判斷公主會找到打出這發子彈的狙擊手,所以她沒有選擇火力壓制。

  「真的是受不了,!」可露凱坐在地上滾了一枚煙霧手雷,擋住三人的視線。

  砰──!終於公主也開槍了,她從一開始就趴在廢墟的邊邊,她的視野可以看到對面幾個可能躲藏的狙擊點。

  「目標李妃,倒下。」不同於李妃,公主射擊完立刻往其他地方移動。

  「喂喂,李妃!可惡……不是說過開完槍要馬上移動位子嗎?妳怎老愛杵在原地當靶子啊!」第三聲槍響發出,還在迂迴包抄的灰熊頓時感到不妙:「瑪奇朵!妳有捕捉到毛瑟的位子嗎?」

  公主認真的個性這時候就顯出大最大的優點了:她總是將一起出動過的隊員各種優缺點記錄下來,除了能以後配合她們的優點外更可以提醒各個人形的小缺點。

  李妃的優點就是能精準命中移動的目標,但缺點也非常的明顯,她習慣蹲點射擊;確定第二槍槍焰在同一個位置,公主直接不客氣回擊。

  「沒抓到,那小矮子陰險的狠,用了消焰器,而且小小隻的雙腿還跑得飛快。」瑪奇朵沒有找到公主的槍焰,但瞄準鏡中有找到一陣公主疾跑後留下的塵煙。

  瑪奇朵沒有輕易開槍攻擊托洛洛等人,但她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僅僅只是追蹤公主可能在的位子,因為她的隊伍還有灰熊和阿九兩個高機動的人形正在展開包夾。

  托洛洛這邊,可露凱已經把她拖到掩體後,然後她給了托洛洛一巴掌。

  「這是虛擬的!不是現實!我不想管妳有多在乎妳的指揮官,我現在只要妳尊重所有隊友和對手!認真對待接下來的情況!」可露凱大聲對托洛洛吼道:「如果完全不想遇到這種情況,那就回格里芬拆掉妳的情感核心!」

  「我才不要被妳這種沒有感情的核心人形管閒事……」托洛洛用力推開可露凱,只是看向後方我的屍體,又逐漸開始發愣。

  「嘖,三對四就三對四,這對常常執行危險行動的我根本就小菜一疊!琳德,妳繼續往前,我會在對方打死妳之前把她們給幹掉!」說完,可露凱往前方空中扔了閃光手雷,然後再往前方建築廢墟拋了個煙霧手雷。

  琳德的機械盾牌稍微散開,只露出一點視野架著AA12霰彈槍緩緩向前,同時候我方的出發點大樓傳出了連續的槍聲。

  「呿,公主被偷襲了嗎……唔唔!都是變態指揮官死得那麼快啦,害我們沒辦法派一個人掩護。」琳德注意力稍微被身後的槍聲給分神。

  公主這裡,打算迂迴偷襲的灰熊剛好撞見了正在移動的公主,她二話不說立刻朝公主射擊。

  公主的反應也是非常快,四目相對瞬間,她便往旁閃身同時間丟了閃光彈中斷灰熊的追擊,然後開始爬著廢墟堆到上一層樓。

  為了躲避閃光彈,灰熊耽擱了幾秒追擊的時間,在追到剛才公主那時,只見上面落下的灰塵和鬆動掉下的小碎石。

  「妳是猴子嗎!」灰熊也跟著想攀爬繼續追擊,可是體重的差距,她才剛攀到地板斷層,早就搖搖欲墜的地板就因為承受不住重量整段坍塌,令灰熊跌回地上:「可惡……不只身高矮,連體重也和幼稚園小女生一樣是嗎。」

  「是呀。」本來躲在一旁等待灰熊爬上來要放冷槍的公主聽到剛才一席話不樂意了,她主動現身一臉壞笑得瞄準灰熊:「本公主就和幼稚園小女生一樣,又矮又輕。」

  「等等,公主……我、我道……」砰!灰熊出局。

  「指揮官,對方灰熊,擊倒。」公主和剛才一樣,發出過大的動靜後馬上移動離開。

  「公主已經打倒兩人,現在是我們優勢了。」
  「琳德注意四周的動靜,可露凱妳先療傷。」
  「托洛洛……妳還能繼續戰鬥嗎?大家需要妳,現在的情況,大家真的很需要妳。」我對還在發楞的托洛洛說:「托洛洛不是說過,只要和我一起,就無所畏懼嗎?我的聲音就是證明我還存在的證據。」

  「……」托洛洛稍微抬頭,緩緩卸下空的彈匣,從腰包拿出新的彈匣,裝上、上膛:「對不起,我剛才竟然把現實和虛擬給混在一起了……」

  「沒有錯,托洛洛我,只要有彥平在,托洛洛無所畏懼。」托洛洛終於重新提起精神,她緊緊靠著琳德的身子,用琳德的機械盾牌作掩體,警戒四周掩護正在包紮的可露凱。

  「對面還有三人,如果要攻佔指揮部的話我們有巨大優勢;如果還要把她一個個抓出來,對面的誘餌一定是九。」可露凱滿臉都是嫌棄的模樣對著對面大喊:「喂!九,有種妳就出來一對一!」

  「才不要咧!略略略略略略!」阿九的聲音迴盪在廢墟城市中,回音讓她的話聽起來更加上幾分挑釁味。

  「指揮官,我已到達一個完美的位子,可以俯視整個街道和對方的指揮部入口。」公主在一個四樓的房間觀察中間街道,如她所說,能清楚俯瞰整條街區。

  「而且……我好像看到阿九躲在哪裡了……」公主看著一個廢車車窗後,有清楚的茶色東西,但她沒有狙擊鏡,沒辦法看清楚那到底是不是阿九的頭髮:「我已經標示目標。」

  「可露凱!妳們那麼多人,快點來找我呀,我只有一人呢!嘻哈哈哈!」阿九又大聲地對可露凱喊。

  這時候公主確定了那就是阿九的頭,因為剛才阿九大笑時,茶色頭髮明顯在抖動。

  「指揮官,請下令,確定是阿九!」公主說。

  這時候的可露凱死死盯著公主標示的方向,她蠢蠢欲動、一臉期待。接下來只要公主開出這槍,她就可以狠狠教訓那白目的阿九了。

  「公主別打頭,我要好好折磨她。」她甚至舔了一抹嘴角,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事。

  公主卸下所有彈藥,換上穿甲彈,對準頭部往下一些的位置,這種早就廢棄的金屬板金根本擋不住穿甲彈,肯定能把阿九打得哇哇叫。

  砰!公主開火,接著就是阿九傳出得哇哇叫聲。

  「琳德!托洛洛!我們上!」從琳德的第一人稱視角,可以看到可露凱滿臉壞水的笑容,我得把這段給錄起來,可露凱的反差萌。

  當她們三人衝到阿九的位置時,才發現阿九掛著貓嘴笑容整個人縮在掩體死角,手中拿著用鋼條串進報紙團加茶色假髮偽裝的假頭臚。

  「驚喜喲,可露凱。」阿九噘著貓嘴說完伸出手,她手裡拿著一罐墨綠色,而開始倒數的東西。

  袖珍型髒彈,一種為了更方便執行恐怖行動或區域特種破壞的強大殺傷武器,能夠瞬間將方圓一百公尺內所有事物化成灰燼,並擴散汙染術公里的反人道武器。

  「九!快把那東西丟了!」可露凱見到那東西,瞬間變得歇斯底里:「琳德!快背上托洛洛離開這邊!」

  可露凱的雲圖回想起糟糕的回憶,她伸出左手想拉起阿九,但是左肩的嚴重槍傷讓她感到吃痛。

  「我會帶妳離開!快跟我走!傻子!走不動我揹妳!」

  「可露凱?」阿九對可露凱突然的歇斯底里和舉動不解:「等等,可露凱這是模擬訓練……喂喂,放我下來!」

  「這次不會讓妳被爆炸波及的,時間還夠我們跑出爆炸範圍!」可露凱忍著劇痛,將阿九給抓起來,左手無法使力,那就將配槍扔了,硬將阿九給扶起。

  「時間夠,這次的時間夠,雙腳雙手都沒辦法動彈也可以,時間很夠,很足夠!」陷入了過去的回憶,癲狂地將阿九給揹到身後。

  「這次還有一隻手能使力……不,就算和以前一樣,我也會把妳帶離……」

  「那個……可露凱……這是模擬訓練……」琳德揹著托洛洛,一樣不解地看著近乎瘋狂的可露凱。

  「傻子嗎妳們?這東西能在一秒內將方圓一百公尺的一切化為灰燼!我們都是主核人形!一次失去四個主核人形……我們不是普通人形能靠維修回復一點記憶!這幾年……這幾年在東方島的記憶我不想失去!」
  「我不要忘記這幾年九的白目!我不要忘記和相聲二人組的拌嘴!我不要忘記偷偷學下的戰術!我不要忘記希露亞處處針對我的機車!」可露凱吼著吼著,兩眼的淚已經嘩然流下。
  「如果這次妳死了,我沒辦法再把妳的核心和雲圖都給挖出來!白癡!妳這種人,都死過兩次了,妳還想在死第三次嗎!」
  「每次都讓我不爽,讓我想狠狠揍妳!這種回憶妳不想要嗎?妳不想要!我要啊!」
  「所以……給我死起來……快點抓緊!讓我們離開這些鬼地方!」
  「琳德也是!雖然妳每次都像個白癡一樣嚷嚷這要糖!沒糖還會和G11那小鬼一樣死纏爛打,但這也是我珍貴的回憶!我不想再見面的時候,又要受一肚子氣和你相處!」
  「我也不想……忘記希露亞這種好人……還有趙寧……趙寧小妹……」
  「琳德、琳德……幫我帶阿九離開,拜託……只要有一個人失去記憶就好!拜託妳!快幫我帶阿九離開這裡……」
  「後面的軍方,我來殿後……拜託,琳德快幫我帶……」

  在可露凱艱難揹著阿九時,阿九手中髒彈倒數至零,髒彈閃出了一陣強烈刺眼的光芒──

  ──A隊指揮部已經被AK12佔領──
  ──AK12小隊 獲勝──

  「欸?」

  模擬訓練結束,所有人的意識瞬間被拉回模擬室內。

  「……」可露凱臉上的眼淚還不停流下,她站起身,一言不發的就離開模擬室,離開時甚至門是用甩的。

  「阿九,我們倆鬧大了呢。」AK12撓撓頭說:「好吧,撇開可露凱我之後再去找她。平平,讓我們來複盤一下剛才每個人的表現吧。」

  啪!托洛洛快步跑到我面前,緊緊抱著我,然後將頭埋進我胸裡,她一語不發。

  「就說我沒死掉吧。」輕輕撫摸托洛洛的頭髮:「小傻瓜。」

  托洛洛在我懷裡用力搖頭。

  「抱歉嚇到妳了,托洛洛。」繼續溫柔地撫摸托洛洛:「抱歉12姐我們可能……」

  AK12點了點頭後,把剛才的數據從電腦拷貝出來,她也過來摸了下托洛洛的腦袋,然後轉身對其他人說:「給小倆口一點空間吧,我們去另外一間模擬室複盤。」

  磅!門又被可露凱撞開,她低著頭嘴裡唸唸有詞徑直走到電腦旁,接著一頓操作把剛才的訓練數據給刪了。

  「今天訓練最後發生的事,所有人給我爛在心裡,不然晚上我就從希露亞那裡偷髒彈把妳們給炸了。」說完後又快步離開模擬室,磅!這次門直接被甩得脫離門框了。

  「嘿嘿,想不到後勁這麼大啊……」阿九有點難為地說,畢竟這個把可露凱嚇得雲圖錯亂的主意就是她提出的。
  
  之後,AK12領著所有人離開模擬室,為我和托洛洛留下獨處的空間。

  「抱歉,指揮官,我剛才失態了。我又想起了葉列娜小姐。」托洛洛把臉埋在我胸前寞落地說:「剛才您的身影與她重疊在一起了,又或者是她與您重疊了。」

  「沒關係的,人都會想起過去深藏的記憶。」
  「我也一樣,見到公主的時候也是過去的一切全部都湧了出來。」

  托洛洛搖頭。

  「我們都要克服這些感情或記憶,不是去遺忘它,而是勇敢接受它。」
  「它是能夠讓我們成長的關卡,再來成為回憶。」

  托洛洛還是用力搖頭。

  「不管過去怎樣……我會陪著托洛洛的。」

  「不要……對托洛洛這麼好……指揮官……」
  「拜託您……指揮官,請您忘了我吧……」

  此刻我才注意到一件事……這件小事,可能讓我猜出了托洛洛現在的想法。托洛洛很早就開始叫我的名字,在要好的朋友旁邊也都是叫我名字;她叫我指揮官的時候通常是旁邊有不熟的人才會用尊稱。

  現在只剩下我們兩人,卻開始使用尊稱……我頓時有股疏離感,即便托洛洛還依偎在我胸前。

  忘了我?這是什麼意思……

  「掠鼠行動,您失去的人形,毛瑟小姐、瑪奇朵小姐還有雷電小姐,都在東方島。」
  「指揮官的家人已經能夠回來陪伴您了。」
  「本來是很高興的,但是……托洛洛沒辦法……」

  毛瑟、瑪奇朵、雷電?已經能夠陪伴我了?

  「那托洛洛這三年多……」

  「托洛洛可能還是適合一個人,指揮官對不起……」
  「請您不要那麼的親密叫我,請稱呼我AK阿爾法。」
  「我也不會再沒禮貌的直稱您的名字。」
  「……也、也請不要和我有那麼親暱的舉動……托洛洛不是隨便的人。」

  她的手在發抖,就連身子也再發抖,我的胸口被弄濕了一小片,是在胸口大哭才有辦法讓眼淚留下大片的淚痕在我衣服上。

  「如果可以,請指揮官忘記我,托洛洛會去申請離開編隊的。」
  「這次的模擬訓練,給您添麻煩了,指揮官。」

  說完之後,托洛洛緩緩推開我,從我身旁錯開離去。

  「等一下……」我追上托洛洛從她身後緊緊抱著她:「為什麼托洛洛都只自顧自話。」

  「對不起指揮官,您越界了。」托洛洛輕鬆一個過肩摔,將我摔倒在地:「果然托洛洛我和可露凱說得一樣,也許托洛洛本來就不適合……」

  她還再哭泣……

  「不適合做一個合格的『核心人形』」
  「再會了,這些日子托洛洛很開心,但只要一個危險的任務,托洛洛自己出擊,既不會因為『核心人形』的身份給隊友造成麻煩,也可以忘掉這些年和您的回憶。」
  「不過之後指揮官需要托洛洛的時候,或者想看看我,不是『核心人形』的托洛洛,會很願意再次加入您的。」
  「那時候的托洛洛,會是一名合格的特種作戰人形。」

  「托洛洛,我不想妳離開。」她在哭泣……我也再哭泣,內心的血淚,我試圖再牽住她的手。

  托洛洛甩開我顧自走向門,開門卻又佇足原地,過了幾秒後才緩緩轉身。


  「托洛洛也不想離開彥平……可是……」

  托洛洛回頭時,橙色眸子中泛著清澈的水汽,淚水像泉水般湧現,無法控制地在眼眶中打轉。她強迫自己拉出微弱的笑容,試圖讓表情顯得正常,但眼淚卻頻頻滑落,像水珠一樣滾落臉頰,留下一道道濕潤的軌跡。一手不斷抹去臉上的淚痕,而另一隻手則緊緊地抓著外套,不斷顫抖著,仿佛在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但內心卻顯得極度脆弱。

  「托洛洛想要彥平抱抱,可是、可是托洛洛剛剛說出那麼壞的話給彥平……。」
  「而且托洛洛還搞砸了第一次的模擬訓練,害彥平沒辦法指揮,只能安慰托洛洛……彥平一定很討厭托洛洛……」
  「而且托洛洛還是個愛哭包……明明犯錯了……只會找理由逃避……彥平怎麼可能會喜歡托洛洛……」
  「對不起……彥平……」

  之後托洛洛離開輕輕闔上門。模擬室陷入一片安靜,托洛洛的腳步聲隨著遠去漸漸消失,我深深嘆了口氣。眼前,一片空曠,但心中卻充滿了不捨和思緒。未來的路,在托洛洛的身影離開後,彷彿在霧中般模糊不清,而這段時間裡與托洛洛共度的日子,是我珍貴的回憶。
  
  「給托洛洛一點時間吧。」AK12緩緩推開門,見我坐在原地,她蹲到我身旁溫柔地說:「這不是一個結束,是一個新的開始,托洛洛以前的指揮官我知道。」

  「那位葉列娜之後的遭遇,對成為核心人形的托洛洛而言太過殘酷,就和平平你曾經失去所有隊員一樣。」
  「加上剛才你被李妃一槍爆頭的慘狀,托洛洛才會又想起那時候。」
  「平平妳對待托洛洛確實足夠溫暖,但她還是需要你一直陪著她。托洛洛需要妳,成為核心人形的她,現在只不過是個小女孩,別因為這樣就放棄,更不能因為這樣就拋棄她。」

  我坐在地上低著頭,思考AK12所說的話,然後我默默地點頭回應AK12。

  「這是姐姐我的電話,需要甚麼幫忙不要客氣,反正下次行動前,姐姐我很閒。那麼托洛洛就交給平平你了。」AK12那雙手摸了摸我的頭,像是我安慰托洛洛那樣,有溫度的手心溫暖著我。

  我緩緩抬頭看了一眼身旁的AK12,視線與她睜開且懾人的雪狼之眼對視,我知道AK12睜開的雙眼其實正在讀心,她想知道我還沒開口前內心的想法。

  「12姐,我得去找她,托洛洛這個愛睡懶覺又整天喝酒喝得迷迷糊糊的愛哭包如果沒有我,誰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早已經確定了剛剛湧起的一絲決心。

  AK12微微笑著,她點點頭,看著匆匆忙忙離開模擬室的我向托洛洛家的方向奔去。

  即便現在托洛洛感情徬徨,但如果我就此離開,或許又會成為托洛洛另一道內心的傷口。我不會讓自己成為傷害托洛洛的人,而是成為托洛洛心裡的支持者。



************

可露凱、HK416,大家的老婆可以吧?


你們有小怪獸,我有愛哭包~不過女主角不是可露凱也不是司登


是托洛洛我TM喝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