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ゲ謎,段子】此路不通。

菸草 | 2024-05-26 22:27:34 | 巴幣 34 | 人氣 119


食用需知:
  1.本文為鬼太郎誕生 ゲゲゲの謎的二次女性向二創,主CP:沙代水、鬼(→→)←水、微父水。
  2.段子。六期鬼太郎(NOT成長)。各種倫理放棄,給什麼都可以接受的人。



  OK?↓





  01.她夢想穿著那襲潔白的洋裝,與那人一同攜手走在向陽大道上。

  現在想來,最後長田插入她體內的刀應是有起到淨化的作用。
  可法器能淨化的只有當下那無法遏止的瘋狂,而不知幸或不幸,從她身誕生的狂骨則早與她融為一體,於是還能保留靈體的她要嘛回到出身的廢村徘徊,要嘛就是佇立在她所謂的『命運之人』的床頭,看著那人被過去與惡夢侵擾。
  『命運之人』,或許應驗她母親對於她也是龍賀之女的讚許,明明應是要聽起來如此羅曼蒂克,然而沙代自己清楚那句話代表的含意,所以當她的雙手掐上他的頸項時又顯得格外諷刺――起初佯裝出愛戀的少女模樣,最終在所有悲劇的疊加下親手招致被毀滅的結局。

  水木先生發現了嗎?抑或沒有聽出她的話中有話?
  少女幽靈面無表情低頭俯視著日夜被夢魘壓身的男人,而求生討死理當屬於生者的權利,與她不再有干係,於是她只能佇立在水木的床頭一語不發的守著。

  某日她依附在水木身後經過時髦的喫茶店時,腦中閃過一個想法:假如當初她真將那男人拉出通往哭倉村的隧道,那這個故事的結局會不會有所變化呢?或許她就能真正地走入充滿著陽光的東京街道,與命運之人一起喝著冰淇淋蘇打吧,至於那雙沾染血腥罪孽的皎白雙手何時才能洗淨那都是往後……。
  「你、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
  正當沙代胡思亂想之際,她再度聽聞這句夢囈時少有的產生反應,她不是第一次聽見水木向夢中提出疑問,但在她不小心窺探水木夢境後見到血櫻下的銀髮男子身影,並看向因承受怨念而腐化全身所僅存眼球形體,那個吃力地拉著手絹替他擦拭掉臉頰上汗水的幽靈族,她不禁垂下眼簾想道:「真是殘酷的男人啊。」
  殘酷到連夢裡都不存她的蹤跡。


  02.此路不通。
    
  「水木啊,總有一天你一定能和老夫和老夫的妻子那樣,找到自己的命運之人的。」墳場裡,只要喝醉便止不住哭哭啼啼的幽靈族,見到本來前幾日還野心勃勃的男人一談到戀愛話題便難得的委靡下來,他不由得出聲安慰道。
  「……真的會有這麼一天嗎?」只要喝醉便笑得如同少年般的人類盯著幽靈族的側臉看了良久,便將杯中天狗釀的酒給一干而盡。「搞不好為時已晚了啊。」
  「真的!老夫拍胸脯和你保證,水木你定能找到自己的良緣並結為連理的!」到時候可別忘了找老夫喝新婚酒啊!絲毫沒注意到旁人對自己投向失戀的眼神,銀髮的幽靈族繼續往夥伴的杯子裡添加新酒。

  啊啊,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吾妻啊。
  幽靈族的男子在酒席裡如此長嘆。


  03.鬼之子做著與命運之人一起吃著甜美鬆餅的夢。

  自那雷聲轟鳴大作的滂沱大雨的夜晚裡,明知萬萬不可留下禍種,水木最終遵從那曖昧不明的感性,將從墳墓裡破土而出的嬰孩擁入懷中。
  在養育異族的孩子與忙碌的生活中反覆奔波,水木也從中逐漸認為生活將會就此定型,那稱不上遙遠的將來也定會是這樣過下去也說不定。
  「~~木。」剛長牙的嬰孩奶聲奶氣的笑著向剛下班回家的男人招手討抱,水木見狀便嘿咻一聲,從他母親那接抱起孩子,連逗弄孩子的聲音都不自覺的放軟,哪裡還有職場時的肅殺樣子。
  「這孩子是乖,但就這樣不哭不鬧,直直盯著某個方向看,也老是自己一個人玩,實在給人感覺不太好。」水木的母親縱然被眼前的溫馨景象不由得軟化表情,但作為人母的直覺告訴她這個自家兒子從墳場帶回來的嬰孩處處都顯示著不對勁,可兒子卻頑固得完全不把她的忠告當回事。
  「不哭不鬧不也挺好的嗎?誰讓我們家鬼太郎從小就是男子漢,對不對?」水木當然知道母親的擔憂,然而都撿回來了,他的責任感不允許就這樣將孩子扔回墳墓堆裡不管。
  鬼子聽完則是一頭埋進養父懷中,稚嫩短小的雙手則環抱住他的頸項。

  「水木。」曾幾何時,那名為鬼太郎的孩子叫喚他的名字,從尚未長牙的幼童口齒不清,逐漸變成咬字清晰的發音,原本還是軟綿綿的、連走路都走不穩的幼兒身影,現在鬼太郎都能穿著木屐到處喀啦扣隆的,在距離家門不遠處迎接他。
  而水木那股起初打從心底為孩子成長的欣喜,慢慢地演變成某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當他的腦海中閃現幾幕理應不存在的記憶,尤其是名為龍賀 時貞的老人身影,或是某個面目熟悉卻又模糊的少女身影出現在腦海中,他便下意識的屏息不語。
  「養父(お父さん),請問怎麼了嗎?」鬼太郎平時安靜不惹事,甚至有些過於善解人意,但此時水木卻無比希望他能像其他孩子將心思放在他以外之處,比方說棒球、像是時下少年們時興的嗜好,這樣一來的話就……。


  不。
  他知道那不是鬼太郎的錯,這不知何處而來的感情眼下只能歸咎於水木本身。
  或許最好的方法是什麼都不要說,也不要去正視,搞不好這不過就是一個單身漢在品嘗過有人陪伴的滋味後,所產生的錯覺也說不定。
  一定、一定是的。


  水木將思緒強硬的拉回眼下,比起剛發現到這份感情而不敢接觸鬼太郎的肢體,現在他已經能夠在這孩子眼前掩蓋自身的醜態。
  「我在想今天難得發薪,就稍微奢侈一下。鬼太郎,今天的晚餐多加可樂餅怎麼樣?」水木說完目光便往外處望去,表面像是在尋找著賣可麗餅的攤販,實則閃避鬼太郎投來的關心眼光。
  「謝謝。」聽到今晚能加菜,鬼太郎的語調明顯比起平時開心許多,而注意到這點的水木不禁也發自內心開心起來。

  是啊,這也許是錯覺也說不定。
  他們可是養父子、又是同性,何況還有年齡差距擺在眼前,現在的他不過就是一時鬼迷心竅,過了勁頭搞不好就沒事了,對了!正好街坊的太太也向自己的母親提出要給他介紹相親的對象,不如趁著這個假日赴約,屆時要是女方如果不嫌棄他一個大男人還帶著孩子,那多少能填補鬼太郎從小缺失的母愛吧――水木在心底不斷地說服著自己,並像以往般小心翼翼的不多做踰矩之舉,那麼想必未來肯定也能如現下悠悠長長安安穩穩。

  「呼呼。」鬼太郎聽見牽著自己的男人腹裡所打的算盤,不禁為此感到愚蠢的嗤笑出聲。
  「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喏,鬼太郎。」眼球老爹察覺到兒子的好心情,難得出聲問道。
  「……我只是在想,水木以後一定可以成為好太太。你說對嗎?爸爸(お父さん)。」水木沒有注意到養子用著如同細蚊的聲量向本應缺失的左眼如是說道,眼下他正妄圖忽略那無垠晴空的遠處所傳來的陣陣雷鳴――可他沒注意到鬼子的手正緊緊地攢著他的手掌,完全不給命運之人有逃離其身邊的餘地。









  END



  後記1

   沙代:水木先生,真不敢置信您居然有孌童的嗜好?
  眼球老爹:老夫所謂水木的命運之人怎麼會是吾兒?虧老夫都安排好要讓羅馬尼亞的吸血鬼千金小姐和吾兒聯姻的!
  水木:……我怎麼會知道!

  後記2

  大家好久不見,我是覺得陰陽座的曲子適合沙代水和父水,而椎名林檎/東京事變適合鬼水的阿菸,最近好嗎?
  話說比起水沙代,我更喜歡沙代水,清純千金大小姐攻最棒了!(邪道)
  鬼水那篇本來會更長,而且預定是R18的,但基於最好先發表出來試試水溫,並測試下我自身可以接受的程度,下次搞不好就能寫了也說不定。
  話說幽靈族夫妻實在沒有辦法動手拆散他們啊,雖然最好的辦法是多元成家之類的,不知道幽靈族時不時興一夫一妻制(比如咯咯郎可以有一個老婆一個老公之類的)?不過說到底,我最喜歡水木發現自己感情的時機,就是對方在那邊大肆放閃的時候,然後再絕讚大失戀……,什麼?我很沒人性?
  腐女子不需要人性!

  今天很順利,下次搞不好可以把拖欠的給補上了。
  那麼期待下次的空中再見,以上!



  2024/5/26 Tobac.
  

創作回應

M•三尾喵·噗噗·Anita
同意~腐女子萬歲~
2024-05-27 09:26:23
菸草
耶https://media.tenor.com/Irg9yU74Zo8AAAAC/woohoo-yeah.gif
2024-05-27 09:45:01
『。』
骯,什麼玩法都沒問題的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42/05.png
2024-06-01 13:07:42
菸草
說得也是,都難得動手要寫,就不要顧慮太多了
2024-06-01 13:21: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