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星穹鐵道】虛構敘事:MISSION:START (Chapter 5) Fin.

子葉 | 2024-05-02 23:36:53 | 巴幣 0 | 人氣 73


。第五篇  鏡像接觸
 
  基地下層的騷動在數道穿破地層的寒光閃過後,沉寂消停了下來。銀狼蹲下身軀摸著剛一閃而過的地面,雖然肉眼不容易看出,但絲微的裂痕證明的確有東西劃開了這厚實的地層。這不像是她所知道的攻擊方式。

  逃向出口的基地人員不少人都發現這位用可愛的蝴蝶髮結綁住銀灰長髮的少女,但在安保人員警告說明她的身分後,好心的人們也就不予理會持續走向基地深處的她。

  輕快的步伐走過漫長的迴旋梯,通往實驗室的門禁機制似乎是在被逃竄出來的人打開之後就停止了運作,著實為她省了不少開門的功夫。培養液濃烈的氣味從其中一處傳來,毫無疑問那區域方向就是卡夫卡所在的位置。

  中途的路上一大傢伙顯然是那幾道寒光出現的中心,天花板、牆壁、地面所有的裂痕沿著虛線都可接在那大傢伙的屍體上。跨過它的身軀還能感到一股不自然的冷冽,唯有這短短幾米的距離有種時光錯位的感覺。

  就快到了。

  穿過滿目瘡痍的巨大儲存場,那關於促使生物進化的研究成果就放在那邊。

  「想說下來幫個忙,看來的確是我多心了。」

  「這次的確被銀狼妳擺了一道呢。」

  房間內散落一地的培養艙碎塊比起外頭受打鬥波及的實驗室好上許多,看見卡夫卡正站在研究桌前翻閱著紙本的實驗室備忘錄,銀狼也靠了過去看上幾眼。

  努比斯生化公司造成全布魯比亞星陷入瘟疫的過往、仙舟聯盟曾帶來毀滅的證據、天才俱樂部#81發現基因庫外的物種與公司合作的契機……和研究基地主任的生命進化理論。

  「這就是任務目標?總覺得有些無趣。」

  銀狼目光從備忘錄上移開,在房間四處走動,試圖找初其它被隱藏的秘密。

  「作為打發時間的讀物,能知道目前在黑塔太空站的那位天才的研究方向其實還挺有趣的。」

  「那些天才研究的領域不是公開的祕密嗎?」

  「還是有點差別喔。這就像我雖然知道你今天做了什麼,但偷翻你個人的日記再去了解你今天發生過的事一樣。」

  「好吧,我承認那的確也算有趣。」

  繞了一圈,銀狼一臉失望的倚在被撞凹破洞的大門邊。發現這點的卡夫卡露出微笑,將被壓在備忘錄書背下的玻璃管抽了出來。

  試管內的澄黃的濃稠液體在燈光的照射下有些晶透。

  「那是?」

  「也許是年邁者的通病吧,總是習慣把最具價值的東西隨時帶在身邊。」

  卡夫卡拔開瓶塞將晶瑩的液體倒在掌心,一般大氣環境下變得有些像軟糖般富有彈性。銀狼有些嚇到的雙手接住卡夫卡拋接過來的結晶。

  「喂,這樣直接拿出來安全嗎?」

  「不要緊的,凡人與天才畢竟是不同世界。那人雖投入一生去追趕,最後還是選擇已知的捷徑而誤入歧途。」

  「這是……豐饒藥師的金丹神藥?」

  「是啊,到頭來也不過只是個求藥使。所以我才說,這備忘錄上的真實還比真相來的有趣。」

  「我倒不那麼覺得,算了。反正至少這次不算空手而回。」

  將東西自然的賽入褲袋中,銀狼已對這實驗基地沒了興趣。

  『聽我說。』

  卡夫卡拉緊了網狀的絲線,在獵物發現掙脫前先一步牢牢抓住。

  「雖然艾利歐要我將東西交給妳,但可沒說我不能不放過妳喔。」

  「咦?我的『變裝』應該是很完美的啊?」

  虛幻的燐火融斷那黏人的絲線,褪下『銀狼』的偽裝顯露出原本小女孩的樣貌。

  「嘻嘻,初次見面~星核獵手的⬛⬛⬛⬛。」

  小女孩以淘氣的聲音像卡夫卡打聲招呼,發現無法說出那幾個字之後驚訝的摀著自己的嘴吧。

  「⬛……⬛⬛、⬛,哇!真的說不出來誒~⬛⬛!」

  「因為艾利歐的關係,一直沒有愚者想靠近我們呢。」

  無所交急的初見談笑間,深紅的利刃準確地刺進女孩的心窩,女孩那將劇痛扭轉成輕鬆的笑顏,彷彿早已接受自己的命運。
   
  回過神來,看著只沾染少許血跡的刀刃,卡夫卡不禁內心讚嘆愚者幻化一切的本領。
  


  ----


  布魯比亞荒漠的某地建築遺址正經歷過一場滅世般恐怖的暴風雨,如偶而拂過臉頰的涼風,明晃晃的艷陽重新出現下好似前刻的黑暗並不存在。

  湍急的流水沖過淺淺掩埋遺址的沙丘,顯露的斷垣殘壁間沒有長年風化的稜角,只有像是被一股暴力拆散似的痕跡。  
  
  罕見的油綠在陽光照耀下撲滿大地,冬青、綠鈴、仙人掌與石花多樣態的植被肉眼可見的速度綠化了遺址的中心地。遠道而來的來訪者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這歡迎自己的排場。

  孤立的胡楊樹雄偉且顯目從那地滋長而出,無須多想,那必是主人標示自己所在的位置了。

  「星球上個文明毀滅時都未曾發聲,我原以為您會在睡夢間迎來終末的。」
 
  (那也只是其中一種的結果。不過在妳那邊那位和阿哈的干涉下,我的確獲得了與你們再次溝通的機會。) 

  卡夫卡恭敬的走到胡楊樹前,大氣間的顫抖滿是神靈的威嚴。而祂的本體,此刻正寄宿在不久前經手過的澄黃色結晶。而躺倒在樹前的,還有那位一面之緣的愚者女孩。

  「犧牲性命也要達成所屬星神的心願?也許下次再見到他們我得保持多一點敬意了呢。」

  (不。她只是不能接受否定她存在方式的『我』的存在方式罷了。而且……)

  巨大的龍舌蘭托起女孩的遺體,而那象徵愚者力量的面具不知何時出現並蓋住女孩的臉龐。

  「您真是仁慈。只是不知道星球上那些曾死去的生靈看到這幕會怎麼想呢。」

  雖然卡夫卡嘴上諷刺著這偽善的神蹟,但還是拿出預先準備的匣子,輕巧地將祂拿起、放入其中。

  (如同她喚醒我,我也喚醒她。這無意義的行為與生靈間的群體價值無關。)

  「既然一切都沒有意義,您為何又選擇再次甦醒呢?」

  對於祂的行動準則,卡夫卡還是很有興趣。至少可以對即將抵達皮諾康尼的他們多放點心。

  離開前胡楊樹盛開的葉茂遮蔽而成的樹蔭引來涼風,好似祂的微笑。

  (可能是被她的情緒感染了吧。讓我想多繞點路也無所謂。)

  「個人意志也可以撼動神靈?這和我所知道的你們可有很大的出入。」

  (也許只有當大限將至之時,我們才會感覺到一絲寂寞吧。)

  卡夫卡聽到祂的回答後笑了出來。想做卻多餘的事已整理、釋放好心情重新可以忍受,至少這片綠洲也算祂對她的回應了。

  而自己所盼望的。仍只需等待。
by Pixiv:繪者_えわ(ewa)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