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雷迪小說】《寧寧只會蓄力攻擊又怎樣!》7-2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 2022-09-03 20:49:11 | 巴幣 2244 | 人氣 397

連載中《寧寧只會蓄力攻擊又怎樣!》
資料夾簡介
……只會一招也想拿冠軍? 難道妹妹是天才?不……是有病! 千奇百怪的蓄力攻擊使用法,將顛覆你的想像——!

  劍與鐵鎚連綿交織出暴力的狂響曲。

  穿著貴族禮服的瓦汀,宛如遨遊水中的人魚,他劃破風,每一發劍技如同水蛇撕咬,他華麗的揮劍技巧既刁專又精湛。

  相對地,鐵鎚展開永無止境的破壞。

  謳歌粉碎的威力,鈍器將觸碰到的石塊變成殘渣。穿著優雅公主服的寧寧豪邁地釋放暴力,容貌可愛的她化身為兇猛的野獸。

  「在我眼裡,妳只是頭橫衝直撞的犀牛罷了。」

  但劍客對少女仍是語帶嘲諷說著。

  他們的戰鬥進展好一陣子。雖然看似有來有往的局面,但事實上利劍一點一滴消磨著寧寧的血量,而瓦汀依舊毫髮無傷。

  「我可是人稱『迴避王』,妳那種遲鈍的攻擊,就算威力再強也不可能打中我的。」

  瓦汀像跳舞一樣輕鬆地躲掉大鐵鎚的攻勢。寧寧見事不對,向後大跳一步。

  「叔叔身上有股邪惡的味道,就像在蛋包飯裡偷加青椒一樣。」

  「哼,真是可愛的比喻啊,那妳就乖乖把青椒吃下去,我會好好享受妳痛苦的表情。」

  瓦汀未沾染灰塵的貴族禮服,象徵了無懈可擊的惡意。

  周圍的地板和建築都被寧寧的鐵鎚砸到不成原型,但儘管周遭被毀的亂七八糟,她的攻擊依舊無法傷害瓦汀。

  劍客靈敏的閃避能力彷彿空氣人,就算朝著他的身體揮舞鋼鐵,也得不到任何回饋。

  「哼,這隻乳牙沒長齊的小狗,竟敢妄想咬住我的脖子啊。」

  承受挑釁,寧寧專注凝神,她沒有一絲猶豫,筆直衝向劍客。

  「可憐的弱者,盡情展現妳無力的掙扎吧,只懂得蠻力的妳,根本就是個笑話!」

  鐵鎚再度降臨在劍客身上。

  脆弱的地表一下子又被炸得粉碎,但瓦汀只是輕輕跳躍就閃掉了。

  於此同時,他趁著寧寧攻擊硬質的瞬間,又悄悄地揮舞細劍反擊。

  寧寧張開嘴巴。

  「——噗哈!」

  方才的攻擊只是障眼法,此刻她從口中,朝著劍客發射蓄力白光。

  瓦汀露齒一笑。

  面對迎接自己的光束,他一樣,僅僅只是「擺頭」就躲掉了。

  然而細劍的攻勢沒有停歇,就這樣刺中了寧寧的手臂,她的血量又被削減了。

  承受利劍啃咬,寧寧立刻向後跳拉開距離。

  「『寧寧光束』竟然沒用了嗎……」

  明明和上次一樣,抓準瓦汀攻擊的瞬間進行反擊,卻意外沒有效果。

  「慢慢品嚐絕望吧,我已經將力量調整成『全自動』狀態,妳的攻擊對我完全無用了。」

  「——」

  「不會像上次一樣,讓妳從我『揮劍的破綻中』趁虛而入。我現在的狀態,就連冠軍『裘可莉亞』也不可能贏,憑妳這只會蓄力攻擊的小鬼,怎有辦法打倒我?」

  絕對的迴避能力,就算找來最強的玩家應戰,也敵不過由程式構築出的強大。

  那不是謊言,經過幾次交流後,寧寧已經深深體會瓦汀那無解的力量了。

  「懂了嗎小鬼,所謂的『最強』就是如此,擁有不會受傷的肉體,能蹂躪一切的力量才是真諦。」

  「蹂躪一切的力量嗎……」

  「沒錯!這就是弱肉強食,能夠欺凌弱者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最強。」

  面對任何人,都能將對方視為蟲子虐待,具有這份能力的人才是「強者」,瓦汀朗誦著這份信念。

  不過,將那份信念溶進耳畔的寧寧,她直視那句話的主人——

  「——那才不是最強……」

  「——」

  「會拉扯她人頭髮、會弄髒她人衣服、會奪走她人最愛的布偶……」

  擺起架式,鞋底摩擦地表揚起沙塵,寧寧以最堅定的氣勢,開口。

  「——那就只是『惡鬼』而已!只要拿出勇氣站出來抵抗的話,就能輕易揍飛了!」

  她拒絕惡行、拒絕瓦汀最強的理論。秉持著用「勇氣」就能輕易扳倒那虛偽的最強。

  瓦汀臉龐抽蓄,表情逐漸扭曲起來。

  「妳傻了嗎?那妳又該如何抵抗我的『絕對迴避』呢?」

  「寧寧一定辦的到,因為——」

  銀色髮絲與粉色裙襬隨風擺盪,微風劃過少女堅定的眼神。

  「——因為,寧寧才是真正能成為『最強』的人。」

  她用堅如磐石的肯定語氣說著。

  但這讓身為對手的瓦汀,不禁又笑了。

  「哼哼,哼哈哈哈!別笑死人了,妳那笨重的鐵塊永遠打不中我,倒底在說什麼鬼話啊。」

  「就算打不中又怎樣,寧寧絕對會把叔叔揍飛!」

  「哼哈!連講話都開始語無倫次了,好啊,妳就試著打中我一拳看看啊!」

  劍客舉起細劍,這一次換他主動進攻了。

  回應劍客的殺意,寧寧也站穩步伐,兩人的交鋒又再度展開。

  「讓妳多品嚐『最強』的特權,成為我蹂躪的玩具吧。」

  細劍迎面而來,寧寧向右側跳閃避攻擊。但下一秒劍鋒突然改變軌道,朝著少女跳躍的方向追了過去。

  面對能「自動追蹤」的劍技,寧寧用了「蓄力推進器」向後跳,一口氣拉開兩人的距離。

  「寧寧說過了,欺負別人才不是最強的樣子!」

  躲過追尾攻擊,但寧寧不打算保持距離,她重整旗鼓後又再度奔向劍客。

  鐵鎚蓄滿能量,如猛獸般的破壞力朝著瓦汀揮下,風壓散開、地表再度遭到破壞……但瓦汀仍是輕易閃掉攻擊。

  「但妳仍然無力抵抗壓倒性的欺壓吧。」

  「——」

  「再讓我多教妳一件事吧,所謂的蹂躪,可不只是肉體上的虐待喔。」

  戰鬥持續的途中,瓦汀的惡顏加深,緊接他咧嘴一笑。

  「妳哥哥因為『殺人犯』的消息曝光,被眾人給仇視,妳來說說看要如何幫他啊。」

  「…………」

  「沒錯,妳什麼也做不到!因為他犯下的過錯是事實,而事實永遠不會被埋沒。他會永遠困在惡名之中,你們兄妹會永無止境被人唾棄和鄙視!」

  宛如刀刃的言語,瓦汀蹂躪的是寧寧的「靈魂」。

  最愛的人遭到陷害,成為網路上被霸凌的對象。儘管想透過口語來化解誤會,也難以澆熄如山如海龐大的仇視。

  「我會持續搧風點火,只要『事實』還存在,就能燃起仇恨的火焰,你們不可能阻止的了我。」

  面對無盡的惡意、面對名為「破壞名譽」的最猛毒藥……單憑十歲的少女又能改變什麼?

  ——答案是,什麼也無法改變。

  寧寧沒有多大的身分地位能撼動網路世界,更沒有影響眾人的口才。

  所以,正因為如此……

  「——寧寧要做的事……沒有改變。」

  不需要改變,也不需要思考改變的方法——因為那份答案早在一開始就決定了。

  體內的怒火燃燒,延伸到身體每一吋肌膚,寧寧熾熱又堅定的內心化為「蓄力」的能量。

  「寧寧想成為『最強』的原因,就是為了這一刻——」

  熱氣蔓延在空氣中,滿溢的能量捲動石子和沙塵。瓦汀頓時感受到她身上有股巨大能量在蠢蠢欲動。

  「又想用爆炸攻擊嗎?這招對我沒用——」

  「——只要成為『最強』……就能夠『守護』最愛的人吧!」

  當話語喊出,大鎚便朝著「地表」揮下。

  飽滿的能量集中於鐵鎚上,然後破壞地面。由攻擊點為中心,此時地表開始散開蜘蛛網狀的裂痕。

  最後……

  「……咦!?」

  立足點突然傾斜——地表,正逐漸崩裂。

  伴隨著大地震,裂開的地表在這個瞬間就像碎餅乾一樣四散。

  緊接萬物開始下墜。

  「……竟、竟然直接把地板『打穿』了!?妳根本是瘋了吧!」

  寧寧在與瓦汀交流的過程中,並非無亂攻擊而已。

  每次對地板造成的破壞,實際上都是在敲鬆地表的扎實度。

  然而,她在最後一次的蓄力攻擊下,直接造成地層整個瓦解掉。這是只懂得「暴力」的寧寧,才能做到的壯舉。

  現在他們就像呈自由落體往下墜落,等待兩人的將是「落穴即死」的結局。

  「這狗小子……難道想跟我同歸於盡嗎!」

  瓦汀如此心想著。不過事實上,寧寧的打算並非如此。

  「——」

  她還在墜落的石塊上奔跑,然後從原本站著的石塊蹬到另一個石塊上。

  利用墜落的岩塊當作「踏板」,配合「蓄力推進器」的能力正逐漸往上爬。

  看到她賣力回到地面,瓦汀當然也不會善罷干休。

  「別以為這點程度能打敗我,『幻影複製』!『水之鞭』!」

  他伸出雙手,然後雙手各召喚出七條水鞭,並將水鞭捆住上方墜落的岩塊,然後像爪鉤槍一樣將自己給拉上去。

  兩人用各自的方法向上爬,但在混亂的場面下,除了跳上去之外,還得閃避落下的碎岩塊。

  對瓦汀來說,全自動閃避的他不必顧及這點,因此他把注意力放在追擊寧寧身上。

  「我不會讓妳上去的!」

  他跳到與寧寧相同的石塊上,緊接伸出細劍,打算阻礙她向上爬的意圖。

  不過就在瓦汀接近銀髮少女的時候——

  「——哈啊啊啊啊啊!!!」

  寧寧透過蓄力,以獅吼之勢震盪耳膜,而下一秒瓦汀他——

  「……咦,怎麼回事!?」

  原本要刺殺寧寧的瓦汀,在聽見那聲吼叫後,他的身體突然往後跳,這無意識的動作使他震驚了。

  蓄力過的聲音變成一種「範圍型攻擊」,讓瓦汀內建的「自動迴避」起了反應,害他自動向後跳開。

  在這種節骨眼上,自動迴避的效果反而礙事。瓦汀氣得額冒青筋,他握緊拳頭。

  「骯髒的臭小子……等我上去一定給妳好看!」

  眼看她已經跳上最後一塊石板,先行一步跳回地面上。瓦汀也趕緊利用水鞭將自己拉上去。

  不過,就在他要飛回地面上的瞬間……

  ——握著大鎚的女孩已經在等他了。

  「喝咿!」

  大鎚朝著正要飛回地表的瓦汀揮下,此刻「自動迴避」的效果發動,瓦汀又整個人跳回落穴了。

  「……啊啊啊妳這傢伙!」

  好不容易爬上岸,卻又被自動迴避的效果給妨礙了。

  不過既然接近地表,就代表瓦汀可以利用水鞭,抓住附近的東西來防止摔落。

  他立刻拋出十四條水鞭抓住地表附近的岩柱,只要能順利回到地面,那戰局將會再次回到瓦汀身上。

  「無聊的小伎倆,遠離妳的攻擊範圍就好,這回是我贏啦!」

  避開寧寧揮鐵鎚的距離,瓦汀將水鞭盪到銀髮少女察覺不到的位置,然後準備再次飛回地表。

  不過想不到……

  ——寧寧明明沒做什麼,他的身體又往後飛了。

  「什、什麼!?」

  迴避機能彷彿不受控制,每次瓦汀想飛回地表時,卻又因為自動迴避效果而退回落穴中。

  發生這種狀況,瓦汀當然將問題指向銀髮少女。而他在某一次接近地面時,看見了寧寧的模樣。

  「——」

  一如往常,她只是在「蓄力」而已。

  但她能自由控制蓄力的能量。寧寧現在身體冒滿熱氣,好似隨時都能釋放「蓄力核彈」一樣。

  由於自動迴避會讓自身保持「絕對安全」的距離,為了不讓演算出差錯,所以程式會「提前」進行迴避的指令。

  ——因此,寧寧「假裝爆炸」,讓自動迴避先一步往後閃避了。

  「我完美無缺的迴避能力……竟然被她反過來利用了!」

  當寧寧凝聚的能量越多,自動迴避「拉開的距離」也會越遠,若到時候拉開的距離,超出水鞭伸長範圍的話……

  瓦汀將會鬆脫水鞭,然後摔進落穴裡。

  「……絕對絕對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阻止悲劇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解除自動迴避的外掛程式。

  趁她沒注意的時候,趕緊解除自動迴避的效果,瓦汀決定孤注一擲。

  「我瓦汀絕對不會被妳打敗第二次……!」

  絕對要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帶著恨意與殺意,瓦汀解除體內的自動迴避程式,並再一次使用水鞭將自己拉上去。

  而這一次,他的身體終於不再向後飛了,他終於重新品嘗到地表的風景。

  「…………」

  不過,惡夢也隨即降臨。

  瓦汀的雙腳才剛踏到地面,那位銀髮少女卻已經站在他眼前,隨時能將手上的鐵鎚揮出去。

  「叔叔身上的『青椒』消失了吧。」

  「呃……啊、啊……」

  「那麼——『飛吧』!」

  蓄滿能量的大鐵鎚即刻揮了過來。

  「『冰晶障壁』!」

  面對揮過來的大鐵鎚,瓦汀首次用了「防禦」技能去抵擋。

  鐵鎚的衝擊與冰壁摩擦火花,綻放出刺眼的閃爍。晶瑩剔透的牆壁,看似薄弱,實際上卻能擋下奧義技能的威力。

  「——人家說過了,就算打不中叔叔,也絕對會把叔叔揍飛!」

  鐵鎚的威力絲毫沒有衰退。說來諷刺,瓦汀的冰晶障壁也僅僅只能擋住奧義技能而已。

  但寧寧的「蓄力攻擊」,是經過千錘百鍊,將所有強化屬性集於一身的……

  ——「極致的暴力」。

  「——咿呀呀呀呀呀呀!」

  爆炸輸出下,冰晶障壁終於受不了衝擊,逐漸開始龜裂。

  「不可能……我堂堂的瓦汀,竟然又一次輸給妳這種小鬼——」

  隨著冰晶障壁逐漸瓦解,瓦汀醜惡的面容又顯得更加猙獰。

  等待冰牆破裂的那一刻,沉重的鎚擊狠狠地打在瓦汀的肚子上。

  最後——


  「可惡啊啊啊啊啊——!!!」


  伴隨犀利的慘叫聲漸行漸遠,瓦汀就像全壘打的棒球一樣,被打飛到天空的另一端了。




本篇最精彩的戰鬥回大概就是這裡了,「迴避和命中自動化」外掛全開的瓦汀,可說是沒有任何破綻,而寧寧只有一把沉重的大槌和蓄力攻擊技能,但即使陷入如此艱難的局勢,寧寧仍靠著蓄力攻擊打出精彩的逆轉!

不過戰鬥還沒結束喔,剩下最後一場戰役,也是本篇最大的敵人,究竟會是誰呢,我們將在下次更新揭曉~
說起來,這篇故事也快完結了,活動截止日是故事完結喔,大家快衝場外的400推呀!

那麼老樣子,喜歡我作品的話,還請給我一個「GP」「追蹤」當作支持!感謝觀看本作的讀者們!
再附上原創星球的平台網址: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6777.html
喜歡的話,也歡迎訂閱贊助支持唷~

我是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其實有在想瓦汀假如和空泰的過往有關係的話...這樣的恨意會不會成為瓦汀想積極報復的原因?
雖然現在這樣就很棒了~(ˊvˋ)
2022-09-03 21:36:48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我有想過敵人最後是跟主角是有關係的,但最後篇幅不夠寫這種劇情只能捨棄了:(
2022-09-04 07:55:47
翔君
蛋包飯加青椒是哪門子邪教!不能忍!絕對不能忍!
光是這段敘述我就充分感覺到瓦汀有多麼邪惡(?
2022-09-04 00:09:26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笑死,青椒就是邪惡
2022-09-04 07:56:05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9-04 09:18:25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謝謝~
2022-09-04 13:24: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