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雷迪小說】《寧寧只會蓄力攻擊又怎樣!》5-6

醬油雷迪(掘土重來) | 2022-05-24 18:42:13 | 巴幣 254 | 人氣 219

連載中《寧寧只會蓄力攻擊又怎樣!》
資料夾簡介
……只會一招也想拿冠軍? 難道妹妹是天才?不……是有病! 千奇百怪的蓄力攻擊使用法,將顛覆你的想像——!

  眼底的世界,全被黑暗壟罩著。

  感受不到呼吸與時間流動,虛無吞噬內臟,僅有殘破的意識被無形的恐懼壓迫身心。

  『殺人犯——』

  深沉的不祥在漆黑中迴盪,此時一雙令人戰慄的大眼睜開,飽滿怒意的瞳孔凝視著「他」。

  『你毀了一個人生,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事?』

  承受指責,想要開口為自己澄清。但顫抖的喉嚨有如戲謔,讓他只能張著嘴發楞。

  當他看向四周時,發現無數對同樣的雙眼從黑暗中湧現,形成壓迫心靈的牢籠。

  頃刻,他被一雙黑色的手給抓住手臂,想掙脫卻動彈不得。

  ——審判。

  這是在審視這個人的罪過。殺害一名年幼的少年,正在對他實行審判。

  『殺人犯。』

  『無藥可救。』

  『不能活在這世界上。』

  不、不對……

  『沒有你該有多好。』

  『你不值得被原諒。』

  『你不配擁有幸福。』

  不該是這樣子的,我不是故意——

  『該死的人應該是你。』

  『是你。』

  『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

  接連不斷的聲音混雜在一塊,他想摀住耳朵,但別說雙手,言語簡直已經入侵他的五臟六腑,罪惡感化為漩渦攪拌他的精神。

  他痛苦地跪了下來。被無限組織出的瘋狂給鞭策,最後在迷惘的混沌中,眼前突然出現一名銀髮少女的背影。

  「…………」

  那是救贖,有如身在痛苦之中唯一能捧起的花兒,他磨著膝蓋向前爬,就算雙手被抓住,也想要擁抱那雪白的身影。

  因為她肯定是唯一能了解自己的人。

  「騙子。」

  「——」

  「為什麼,要欺騙人家……」

  「我……」

  「做了那種事的人,不配成為王子……哥哥,你並不是王子。」

  等等……

  不對,不該是這樣啊……

  ——難道我的贖罪,一點意義都沒有嗎?

  隨著雪白的身影漸行漸遠,少女,就這樣背叛了他。

  「等一下……」

  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在這沉寂的虛無中被無數對審判之眼注視。他被名為「罪惡」的烈火燒盡骨肉,但即便遍體麟傷,他仍是想爬到那名女孩身邊。

  「不要……離開我……」

  一直這樣爬下去——

  「拜託了,等我……」

  想伸出手,但被束縛的身體無法活動,他緊咬牙關,使勁力氣拖行狼狽的身體。

  直到身心都承受不住「失去」的痛苦後——

  「寧寧——!!!」

  他用盡靈魂奮力吶喊。

  ……………………


  ——砰!


  「嗚啊!」

  衝擊,就如字面上的意思,襲向空太的額頭。

  在意識切換的瞬間,他迅速從床上坐了起來,但又因為撞到什麼而使他彈回床上。

  「啊、痛痛痛……什麼鬼東西——」

  等額頭的疼痛舒緩後,大腦第一個想知道的是撞到額頭的元凶,於是空太再度彎腰坐起,然後環視周遭。

  然而等他將目光放到地板時,一名穿著襯衫睡衣的女孩也隨之映入眼簾。

  「……寧、寧寧!?」

  凌晨時刻,僅以月光作為光源,本該是睡覺的時間,但妹妹卻坐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而且雙手也在摸著額頭。

  「痛、痛痛……真是的哥哥,怎麼突然跳起來啦!」

  她不滿地說著,但空太現在只對她的出現感到震驚。

  「我才該問妳吧,這種時間跑來我房間做什麼?」

  「從遊戲下線後哥哥就一直很消沉的樣子,人家哪睡得著!」

  「——」

  「所以想說給哥哥一個晚安吻,看隔天精神會不會好一點。」

  「……結果妳打算做這麼可怕的事情啊!」

  看來是在她親下去之前,自己從夢中驚醒過來,才害兩人撞到額頭吧。

  沒有讓初吻被妹妹奪走,空太心想,恐怕以後睡覺都要把房門鎖起來了。

  不過,想到自己醒來的原因是那場「惡夢」,讓空太又不禁頭痛起來,他用右手緊抓著瀏海。

  「哥哥做惡夢了嗎?剛剛睡覺的表情好像很痛苦。」

  「——」

  「因為被大家討厭了吧,看了梅香姊姊那篇文章後,哥哥一定很難受吧。」

  妹妹垂下眼簾,關心的言語讓空太沒法對她敷衍了事。他脫力的肩膀下垂,然後吐一口氣。

  「我們別打比賽了吧……不,我們別再玩這款遊戲吧。」

  想起眾人的辱罵留言,數量多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僅能透過「離開」來還給自己一份清靜。

  「沒有一定要玩的理由,我們換別的遊戲吧。不管是格鬥、射擊、或者練功型的遊戲都好,總之離開這裡就對了。」

  被無情的現實逼迫,空太嚷嚷道出絕望。他希望新的遊戲能重置一切。

  不過,聞言這番話的妹妹沉默,她動起短小的雙腳,然後坐到哥哥的床邊。

  「怎麼會沒有理由呢。」

  她抬頭,好似在回憶般,雙眼凝視著腦海中的記憶片段。

  「這裡充滿和哥哥的回憶,寧寧認識了梅香姊姊,還穿上可愛的公主服,又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戰鬥……而且最重要的,人家已經在這遊戲裡送給哥哥生日禮物。所以無論說什麼,人家都不會換遊戲的。」

  當寧寧如此開口後,空太才自覺剛剛那番話有多麼愚蠢。

  只想到自己的自私鬼,他不禁搔了搔臉頰。

  「抱歉……一下子說的太極端了。不過,至少我們別參加比賽吧。」

  考量到寧寧的得失,空太退而求其次,希望自己與妹妹不要參加明天的比賽。

  撇開那些人的言語攻擊,比賽將有一大群玩家會主動狙擊他們。比起明天被傷害,不如先躲在角落避個風頭。

  沒錯,這肯定是最好的辦法。如此心想的空太,希望能等到妹妹的肯定。

  「——不管怎樣,寧寧都會參加比賽。」

  但很遺憾,這份期待馬上被寧寧搖頭否定了。

  「為什麼,有必須堅持的理由嗎?」

  「因為已經和哥哥說好了,人家的目標是冠軍。而且只要寧寧參加了,哥哥就一定得參加吧。」

  「妳到現在都還想用『那件事』來綁架我嗎?」

  「這是人家的任性,寧寧不要哥哥垂頭喪氣,所以一定要強迫哥哥參加比賽。」

  她無理、任性、無法溝通。

  「……開什麼玩笑,妳到底有沒有搞懂現在的狀況?我們可是被大家當成惡人啊,妳也看到留言了吧,到時候會有數不盡的玩家集火我們。」

  「寧寧已經說過了,這一次,就讓人家來保護哥哥——」

  「——不要再說傻話了!」

  大喊、斥責,空太的雙肩因激動而顫抖。

  「什麼保護,可惡……妳到底懂不懂我擔心的是什麼啊。」

  「——」

  「為什麼要為了我犧牲,為什麼要為了我被牽連。無論是妳還是梅香姊,我不想要妳們受到傷害,真正該被保護的人是妳們啊!」

  「——」

  「所以拜託了,這是我唯一想到能保護妳們的辦法。不要參加比賽,不要在大家面前露臉,最好是離開這個地方,默默讓事情消失,到時候就能重新開始了吧。」

  一字一句的請求,空太咬著牙關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

  沒有力量保護任何人,只能連滾帶爬逃避現實。現在連雙眼都沒有勇氣看著妹妹,窩囊的他,只是靜靜地等待妹妹開口。

  最後,經過彷彿陷入永恆的沉默後,寧寧終於組織好要說的話了。

  「——哥哥,要胸枕嗎?」

  然後空太也傻了。

  「聽說男孩子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給女孩子胸枕,心情就會變好吧!來,不必客氣快點進來吧!」

  她雀躍地敞開雙手,平坦的胸部在寬鬆的睡衣底下毫無起伏。哥哥乾瞪著眼,就連直視胸口也心生不出一點邪念。

  「投入砧板的懷抱只會讓我頭破血流而已。別說那些沒意義的話了,妳還是趕快回床上睡覺吧。」

  「欸,女孩子都做到這種地步了,應該要給寧寧一點面子吧!」

  「某種意義上,我確實是給妳面子喔。」

  哥哥不屑一顧的態度讓寧寧失望地嘟起嘴唇,不過沒放棄的她似乎又想到新點子,接著她整個人爬到床上,把哥哥的枕頭抽走,然後跪坐下來。

  「既然哥哥對人家的胸部沒興趣,那就換『膝枕』吧!」

  「咦!?」

  「寧寧的大腿柔軟又溫暖,保證能幫助哥哥入睡唷。」

  「我說妳別總是想些奇怪的事情啊。」

  看著妹妹拍拍自己大腿,有如在叫哥哥趕快躺下來一樣。但空太卻面有難色地別過臉。

  「剛剛哥哥都做惡夢了,寧寧不想再看到哥哥用那種表情睡覺了。」

  「哼,不想看就回自己房間吧。」

  「那怎麼行呢,人家今晚一定要陪在哥哥身邊,來,用寧寧的大腿睡頓好覺吧!」

  「我說妳…………唔,喂!別——」

  空太話沒說完,任性的妹妹又自作主張,她用雙手環抱哥哥的脖子,然後硬是把哥哥的頭靠在自己纖細的大腿上。

  他想掙脫妹妹的手,但是下一秒,後頸貼在大腿嫩肌上的觸感令人難以抗拒,大腿傳來的溫暖有如清晨艷陽融冰,浮躁的身心不知不覺沉澱了下來。

  妹妹睡衣的芳香輕撫鼻腔,現在眼前不是老舊的天花板,而是留著絲綢般銀髮的可愛少女,她天使般的微笑綻放出無比的溫柔。

  「怎麼樣,寧寧的大腿還不錯吧?」

  「嘛……還、還算可以吧。」

  雖然說出來很羞恥,但空太抗拒不了誘惑。這一回真的讓妹妹掌握主導權,令他不禁害躁地別過眼。

  「嗚嘿嘿,乖乖,秀秀、秀秀——」

  「如果妳打算用對待小寶寶的方式來安撫我的話就免了吧……」

  結果下一秒被妹妹用雙手搓弄下巴和頭髮,把空太原本的興致給毀了。

  不過等她從發病狀態回來後,她好似在對待珍貴的寶物,溫柔地用右手撥弄哥哥的頭髮。接著她垂下眼簾,回到原本的話題——

  「所以哥哥是為了保護寧寧和梅香姊姊,才想放棄比賽吧,果然哥哥很溫柔呢。」

  「本來就不該讓妳們被牽連,如果能將大事化小,我可是很樂意的。」

  「但寧寧說過了,哥哥現在是保護公主的王子,所以相信大家一定很快就明白哥哥不是壞人的。」

  她說的話,或許是正確的。

  但事實上,並非寧寧想的那麼簡單。

  想起夢中那個銀髮背影,即便看不見臉龐,但那道聲音仍在空太腦海中清晰迴盪。

  他不能釋懷,因為對他而言,那不單單是一場夢——而是自己內心的陰影。

  「王子嗎……好吧,我想該跟妳說實話了——」

  沉重的聲音從喉嚨湧出,乾枯到宛如沙漠。

  「我沒辦法成為妳的王子……因為,我的本質是不良少年。現在的我只不過是個在妳面前逞強,帶著假面具飾演妳心目中的王子罷了。」

  真心話,一字一句吐出。

  整天惹事生非,到處找人打架。每天都是傷痕累累的人,哪能與王子相提並論。

  保護她什麼的,疼愛她什麼的,做了這麼多,都只是為了「贖罪」而已。

  「我是個騙子……是個雙手沾染血腥味,穿著王子衣服的惡狼……虛假的王子,遲早有一天會原形畢露,而現在正是報應的開始。」

  過去的事情無法抹滅,再多的幸福也無法掩蓋過去。

  「那個人」的臉,空太永遠忘不了。

  有如移動牢籠,被害者無時無刻侵犯著空太的心靈。

  ……自己會一輩子背負著罪孽,只能不斷逃避,盡可能遠離這場惡夢。

  「所以,希望妳也配合著虛假的我,讓我來『保護』妳吧。」

  破滅的假象就這樣對妹妹攤開了。

  說得這麼直接,想必她會有多悲傷、多錯愕。如同虛偽的鏡子被打破時,碎片將割傷她的幻想。

  如此心想的空太嚥了一口唾沫。最後,妹妹梳理頭髮的手停下來了。

  「那場意外,一直等到寧寧長大後,才明白有多嚴重。」

  「……所以,我不值得被原諒。」

  「沒辦法和那個人道歉,哥哥每天都承受著愧疚,一定很痛苦吧。」

  留下的足跡只剩後悔。釀成如此大的悲劇,不是妹妹安慰幾句就能解決的。

  不過,即使安慰沒幫助,也無力挽救任何事物……

  寧寧仍是深吸一口氣,然後——

  「——但哥哥肯定沒發覺一件事。」

  「……?」

  「那就是哥哥在打架的時候——也『拯救』過不少人呀。」

  此話一出,讓空太因詫異而頓時語塞了。

  於此同時,在他還處於困惑的時候,寧寧突然牽起他的右手——

  「咦?欸……等、等一下妳幹嘛!?」

  她解開睡衣胸口上的釦子,裸露肩膀、裸露白皙平坦的酥胸,最後將哥哥的手掌貼在自己的胸口上。

  突然其來的舉動,即便妹妹沒有富滿彈性且令男性著迷的胸部,但她的舉動仍是讓空太臉紅到耳根子去。

  不過在慌亂之下,感受著妹妹肌膚傳來的體溫與心跳。寧寧緩緩開口。

  「在這裡……有一顆被哥哥拯救的『心』,感受到了嗎?」

  「——」

  「從孤兒院裡,對著孤零零的寧寧伸出援手的人,不就是哥哥嗎?」

  寧寧被空家領養的那一天,從冷寂的孤兒院中得到新生。

  她透過自己被救贖之事來肯定哥哥。不過,即使妹妹這麼說,空太仍是垂下眼簾。

  「但我也同時毀了妳的人生,若我沒有和其他不良少年結仇的話,妳就不會受傷害,而我也不會……」

  害寧寧受傷的罪魁禍首是空太。因為踏入不良之地,使妹妹遭受牽連,成為無辜的受害者。

  無論說什麼,自己犯下的罪是無法被原諒的。空太無法原諒自己,無法原諒愚蠢又可悲的過去。

  那樣否定自己,但寧寧聞言後,卻只是面露一抹微笑。

  「記得五年前某一天,人家偷偷跟蹤哥哥到外面去唷。」

  「咦!?等等,當時你才五歲吧,妳偷溜出家門了?」

  聽到這件事,讓空太不禁愣住了。以前那麼乖巧的妹妹,竟然會做出這種事。

  不過即便令人驚訝,寧寧仍不理會哥哥的詫異,她繼續說著。

  「從那時候人家就知道了,哥哥是為了保護弱小才和壞人打架的。」

  「——」

  「所以哥哥,為什麼都沒注意到呢?那些被保護的人……他們也同樣被哥哥拯救呀。」

  過去雖然與人結怨,但也因此讓另一個人走出痛苦。

  在不入流的巷子和偏僻角落,時常有霸凌者在欺負弱小。然而當時卻有一個笨蛋,不顧自身傷痕累累,只為了替弱小的孩子打抱不平。

  ——那個人就是空太。

  當妹妹說到這裡,她彷彿想感受哥哥手掌的體溫,她把另一隻手也放在胸前。

  最後,她將雙眼閉起,等到張開眼的那一刻,她臉上泛起了洋溢幸福的紅暈。

  「人家真的非常感動……從被哥哥拯救的那天起,就已經深深愛上哥哥了。」

  「——」

  「愛到無法自拔,愛到想整天黏在哥哥身邊。」

  「——」

  「愛到想一起吃飯,愛到想一起玩遊戲。」

  「——」

  「愛到想和哥哥生很多小寶寶,愛到想永遠和哥哥幸福快樂下去。」

  「慢著,唯獨生小寶寶那個不行……」

  「所以說,如果哥哥內心有創傷,那就用寧寧的『愛』來治療吧。」

  曾被拯救的內心,讓寧寧得到了「愛」,而她也打算用「愛」作為回報。

  「如果惡夢會讓哥哥受傷,那寧寧會用好多好多繃帶,把哥哥的心給捆起來。如果惡夢還想找哥哥麻煩,那人家會用『蓄力攻擊』把它狠狠砸成大披薩,讓它又扁又難吃!」

  說完後,她放開雙手還給哥哥的右手自由。接著重新扣上睡衣鈕扣。

  「儘管現在只有寧寧在保護哥哥。」

  「——」

  「人家相信,一定在許多看不見的地方,還有更多人在保護哥哥的!」

  「——」

  「所以哥哥,站起來、看著前方,一起登上舞台吧!不管受到怎樣的對待,相信人家和哥哥一定能度過難關的!」

  妹妹道出無盡的愛,一點一滴填補了空太破碎的心靈——

  犯下過錯,被人討厭……但又因幫助他人,而被人喜歡。

  明明是如此荒唐的理論,毫無說服力可言的說法。

  ——但為什麼,會讓人覺得那麼可靠呢?

  「妳真的是……每天都被妳黏著了,現在就連我的心也不放過嗎。」

  「這是人家的任性……不,這是人家的『愛』,寧寧要用好多好多愛來保護哥哥的心,絕對不會讓哥哥受到傷害!」

  「哼,這可真令人困擾啊。」

  躺在令人安心的大腿上,空太面露苦笑,彷彿方才的惡夢就像笑話一樣。

  看到哥哥終於笑了出來,寧寧也滿意地用笑容回應。

  「對了,剛剛哥哥說自己沒辦法當王子吧。」

  「哦?」

  寧寧突然將話鋒一轉。原以為會讓妹妹很在意的實話,結果在這時候才被提起。

  而她此刻面露一絲可惜的表情,然後張開唇瓣。

  「本來以為,只要人家成為公主的話,哥哥的『夢想』就能實現了。」

  「我的夢想能實現……?」

  「嗯呀,哥哥不是憧憬成為英雄嗎?所以寧寧才要當公主,這樣哥哥就能成為『王子』了——畢竟童話故事的王子,都像英雄一樣閃閃發亮吧。」

  想不到她的童言童語、她的心意就如同空太對待她一樣。

  ——為了實現妹妹的心願,空太扮演成「王子」;而寧寧為了哥哥的夢想,默默地扮演「公主」。

  「到頭來,原來我們都在玩扮家家酒啊……」

  像傻瓜一樣自作多情,雖然不是親兄妹,但果然笨拙的地方如出一轍。

  「嘻嘻,但寧寧還是很喜歡公主唷!不過既然哥哥不想當王子,那得再想一個適合哥哥的角色呢。」

  「喂,妳竟然在糾結這種事啊……」

  這個妹妹又在奇怪的地方認真了,等她雙手抱胸埋頭思考一陣子後,她似乎想到了點子。

  「不然哥哥當『騎士』吧!就像骷髏大叔一樣,成為守護他人的英勇騎士!」

  ——騎士。

  聽到這個詞彙,空太緩緩抬起雙手,看著那曾經沾染血色的手。

  即便染上紅色,仍能讓銀白鎧甲閃耀光輝——

  雖然有點誤打誤撞,但空太好像稍微理解自己的本性了。

  「騎士嗎……聽起來還不賴呢。」

  「嘻嘻,那麼既然都決定了,差不多到睡覺時間了吧。」

  「很高興聽妳怎麼說,那麼快回妳房間去吧。」

  「那怎麼行,寧寧今晚要陪著哥哥睡覺。而且不覺得現在的氣氛,很適合講『床邊故事』給哥哥聽嗎?」

  「咦?」

  「那麼,寧寧要講的故事是《狼星的孩子》唷。」

  「……還偏偏選這個丟臉的故事啊。」

  「那有什麼關係,總之哥哥快點閉上眼睛,好好聽人家講故事。」

  被她蠻橫的任性催促,空太嘆一口氣,竟然要在妹妹膝枕的狀態下聽她唸故事睡覺。

  若這種事被梅香知道,肯定又會被嘲笑一番吧。

  不過,空太揚起苦笑,他靜靜地閉上雙眼,接受妹妹給予自己的一切。

  好輕鬆,究竟有多久沒那麼輕鬆過了?

  「好,那人家要開始唸故事囉。」

  等待妹妹的時刻,空太在黑暗中靜靜地呼吸。

  腦海不再是令人後悔的過去,而是那些曾被自己保護過、露出感激笑容的孩子。

  搞得傷痕累累,不就是為了看到那些表情嗎?

  就這樣,在月光與寂靜的陪伴下,寧寧開始唸起了童話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名住在『狼星』的少年——」


  ——


  結果寧寧自己先睡著了。

  窗外微風吹撫,現在妹妹窩進哥哥的懷裡睡覺。而空太在銀月的加持下,看著妹妹睡著的側臉。

  「想不到這孩子的睡相和五年前一樣呢……」

  上次與妹妹一起睡覺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空太輕撫她的瀏海,看著她安詳地呼吸,這模樣總算有點可愛了。

  「……但我真的做得到嗎?」

  因為辯不過妹妹,所以還是答應陪她參加明天的比賽。

  面對眾多惡劣的目光,無法阻止也無法逃避。

  明明夢想成為英雄,但現在卻成了令人唾棄的反派角色。

  前往夢想的道路如此坎坷,使空太難以抹去心中的不安。

  不過……

  「這孩子,給的『愛』太多了呢……」

  妹妹不斷注入「愛的燃料」,成為空太勇氣的糧食。

  自己不再是虛假的王子,而是以「騎士」的身分重新開始——

  「所以,哪怕只有我一人淘汰……」

  梅香說過,至少要成為妹妹的英雄。

  那麼就盡護衛的職責,保護她通過選拔賽,讓自己更像個英雄。

  不管過程有多難,空太此刻將所有的一切,犧牲奉獻給這名少女。

  這才是稱職的騎士。

  「嗚……哥哥——」

  突然間,微弱的稚音道入空太的耳畔。

  原以為自己不小心弄醒妹妹,結果她只是在說夢話而已。

  「這孩子……連夢裡都不肯放過我嗎。」

  連夢裡都呼喚著哥哥。空太苦笑看著熟睡的妹妹。

  「哥哥——要加油喔。」

  「——」

  但想不到,她後來說的夢話,頓時讓空太愣住了。

  好似一股熾熱在心頭作祟,空太不理解自己為何產生這種感情。

  ——我的夢想,是希望像英雄一樣,秉持著保護他人的覺悟。

  像英雄一樣……

  ——

  「我的夢想……真的是想當英雄嗎?」

  原本心中肯定的答案,不知道為什麼……化成了「疑問」。


※※※


  隔天——

  「經過一個晚上氣色變不一樣了呢,難道寧寧昨晚給你施加什麼魔法了嗎?」

  「要解釋還挺難啟齒的,總之抱歉梅香姊,請原諒我昨天的失態——」

  「昨晚人家給哥哥膝枕、摸胸,然後一起睡覺後就打起精神囉!」

  「哎唷?這魔法真有效呢。放心吧空太,我會等你比賽打完再報警的。」

  「喂喂,別信我妹妹說的話,梅香姊不會當真報警吧?」

  「那麼我會在場外關注賽況的,你們兄妹加油囉。」

  「……請先告訴我妳不會真的報警吧!!」




本集懶人包:寧寧是天使

又耽誤一天更新了QAQ最近一些事情搞得有些心煩,希望身體能一直健康平安(不是確診方面

第六章就要進入故事高潮了,戰鬥劇情會比以往來的更加熱血和感動,還請各位敬請期待!

那麼老樣子,喜歡我作品的話,還請給我一個「GP」「追蹤」當作支持!感謝觀看本作的讀者們!

再附上原創星球的平台網址: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6777.html
喜歡的話,也歡迎訂閱贊助支持唷~

我是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創作回應

翔君
寧寧是天使QAQ
當身處最黑暗的谷底時,有個會無條件扶持自己的人真的很重要
我最近也被一堆事纏身心情很鬱卒,只有跟暗戀的學姐對話才稍微打起精神,這一段的救贖感我非常感同身受
2022-05-24 19:52:24
醬油雷迪(掘土重來)
你這樣感覺是雙面刃啊ww學姊能讓你打起精神,也可能讓你跌落谷底XD
2022-05-24 19:54: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聽寧寧說故事感覺很幸福呢,雷迪最近辛苦了,來抱抱~(つ´∀`(´∀`c)
2022-05-24 20:19:32
醬油雷迪(掘土重來)
抱抱QQ感覺今年真是一波未定一波又起
2022-05-24 20:33:45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5-25 15:55:32
醬油雷迪(掘土重來)
謝謝~
2022-05-25 16:04: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