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火爆小看護竟是總裁的聖劍天使?》第七章之三

killer | 2022-07-05 20:17:16 | 巴幣 2 | 人氣 23


這天,凌舞空正在醫院裡忙碌著,卻一直感到刺人的視線。

上次任滄瀾視察之後,由於她的說情,很多護理師逃過了被開除的命運,對她心懷感激,態度也友善多了。現在她們卻又三三兩兩湊在一起竊竊私語,而且每個人都避免跟她交談。

到底又發生什麼事了?

「嗨,任夫人,真是做得好啊,不愧是未來的總裁夫人!」

一個年輕氣盛的醫生走到護理站,非常直白地向凌舞空招呼。

「你在說什麼?還有麻煩不要叫我任夫人。」

醫生一拍她肩頭。「妳就別客氣了。聽說妳把總裁的女傭罵到臭頭是吧?越來越有夫人的架勢嘍。」

這醫生是名醫之子,個性肆無忌憚,想到什麼說什麼。

凌舞空倒抽一口冷氣。「那個,那個是誤會!你是聽誰說的?」

「就當事人啊。她早上來醫院看病,在等拿藥的時候,抓著旁邊的病人講了一大串,邊講邊哭,那模樣真是楚楚可憐呢。據說妳還叫她去賣身當妓女?看妳小小一隻,沒想到這麼嗆啊。」

凌舞空火氣上湧。「我才沒有講這種話!」

這一下又是聲震四方,其他人的目光更怪異了。

「小聲點,別吵到病人跟家屬。現在全醫院都知道了,妳再大吼大叫也沒用。」醫生幸災樂禍地說。

凌舞空氣得眼前發黑,差點站不住。

袁湘莉!


袁湘莉正在一臉幸福地折著剛烘乾的任滄瀾的衣服,忽然大門被推開,凌舞空像風一樣衝進來,滿臉怒容。

「妳什麼意思?怎麼可以隨便造謠害我!」

「造謠?」袁湘莉一臉無辜,「沒有啊。」

「我都知道了,妳在醫院亂講話!」

袁湘莉不耐煩地說:「我只是身體不舒服去看病,順便跟旁邊的病患聊天而已。是怎樣,我只是小小的女傭,連聊天的權利都沒有嗎?」

「妳聊天就聊天,為什麼說我叫妳去當妓女?上次吼妳是我不好,但我絕對沒有說這種話!我是說我願意為了幫父母還債去結婚,哪有叫妳去賣身?」

在書房處理公事的任滄瀾走了出來。

「怎麼了?又大呼小叫的?」

「滄瀾,這跟你沒有關係,我跟小莉處理就可以了!」凌舞空的聲音又高了八度。

一見到任滄瀾,袁湘莉立刻換上委屈的臉孔。

「我,我只是把當時的狀況講出來而已,誰知道聽的人會誤會?妳為什麼不去查證一下,就只怪我?妳就這麼討厭我嗎?」

她掩面哭了起來。

「我到底做錯什麼?就因為我認識總裁比妳早,總裁又很懷念我跟他以前的交情,所以妳就看我不順眼了嗎?妳不是跟總裁訂婚了嗎?為什麼這麼不相信他?」

凌舞空沒想到她變臉變這麼快,她只能據理力爭。

「這是兩回事吧?我只是問妳為什麼造謠而已啊!」

「我沒有造謠!明明就是別人陷害我!為什麼當下人就這麼倒楣!沒有人相信我,沒有人幫我,嗚嗚嗚……」

她哭個不停,凌舞空眼看完全講不通,又氣又無奈。而且她隱約感覺到,任滄瀾在場只會讓情況更混亂。

「我們出去講,不要吵滄瀾工作!」

「不要!」袁湘莉立刻奔到任滄瀾身後,「妳想把我拉出去打一頓對不對?就像妳把別家公司的董事過肩摔一樣!總裁,救我啊!」

「誰會打妳啊!」凌舞空快中風了。

任滄瀾平靜地說:「舞空,妳先回去吧。沒必要再說下去了。」

「怎麼會沒必要?我……」

「以妳現在的狀況,什麼也解決不了的。聽話,回家吧。」

凌舞空沒想到任滄瀾不但不支持她,還打發她走。她心裡難過極了,本想抗議,又想到他現在工作壓力那麼大,她不該為自己的私事惹他心煩,所以一咬牙,大步走出去,只是一時控制不住,用力地摔了門。

所以她沒有看到,摀著臉的袁湘莉,藏在手掌下的一抹笑容。
-----

作者云:被人造謠的時候,到底該如何處理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