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火爆小看護竟是總裁的聖劍天使?》第七章之二

killer | 2022-07-04 20:39:26 | 巴幣 2 | 人氣 33


凌舞空站在冰箱前,感覺自己頭上被打了一棍。

「酸菜……妳把我的酸菜倒掉了?」

她花了幾天的時間,好不容易醃出滿意的酸菜,今天一大早特地繞來任滄瀾家把酸菜罐放進冰箱;誰知等到要正式啟用時卻找不到,一問袁湘莉才知道,她把酸菜倒掉了。

「因為妳沒跟我說那是妳放的,酸菜又看起來發霉了,我就倒掉了呀。」袁湘莉理直氣壯地說。

「才沒有發霉!」凌舞空欲哭無淚。

「不管有沒有發霉,那種髒髒的噁心東西怎麼可以放在總裁的冰箱裡?只有下等人才會吃這種東西!」

「什麼下等人?那是總裁懷念的味道耶。妳丟之前總要先問一下吧?」

「我負責清理冰箱,看到發霉的東西就丟掉,為什麼要問?」

凌舞空爆炸了,「就說沒有發霉!」

驚天一吼之後,空氣似乎凝固了。這時任滄瀾正好走出來。

「到底怎麼回事?」

袁湘莉之前的氣勢完全消失,她可憐兮兮地縮成一團,眼中冒出眼淚。

「我……只不過是罐酸菜,有必要吼我吼成這樣嗎?」

凌舞空驚覺失態。「不,我不是……」

任滄瀾說:「小莉,舞空一激動講話就大聲,沒有惡意的。」

「真的,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聽了凌舞空的誠心道歉,袁湘莉哭得更慘。

「不,是我對不起。我,我真的很沒用,什麼工作都做不好,弄到在街上流浪被總裁撿回來,結果還是只會壞事,把凌小姐的寶貝酸菜丟掉。我,我活該被吼……對不起……」

「就說不是這樣了……」

凌舞空手足無措,也為自己的糟糕個性羞愧無比。

任滄瀾說:「小莉,別哭了,不是妳的錯。要是舞空記得留張紙條給妳,就不會有這種誤會了。舞空,妳下次要注意一點。還有,妳對我跟江念海大呼小叫無所謂,小莉比較膽小容易嚇到,麻煩妳斯文一點。」

凌舞空心中一痛。雖然知道是自己不對,聽到任滄瀾責備她,還是很難過。

「我想,我今天先回去好了。滄瀾,麻煩你勸勸她。」

看著她奪門而出,任滄瀾頭痛欲裂。

他現在有比酸菜更重要的事要煩啊!

「小莉妳先坐一下。」

他泡了兩杯茶,在袁湘莉對面坐下。

「喝吧,壓壓驚。」

袁湘莉喝了口熱茶,怯怯地說:「對不起總裁,我反應過度了。」

任滄瀾搖頭。「不怪妳,舞空的穿腦魔音確實很可怕,連我有時都會被她嚇到。不過她真的沒惡意。」

「我知道。可是……如果凌小姐在公開場合也這樣,那總裁不是很沒面子?」

「面子並不是最重要的。」

袁湘莉一臉失落,低下頭去。

「凌小姐真幸福,能遇到您這樣的好男人。希望她能更珍惜您一點,不要老是讓您擔心。」

任滄瀾苦笑,「這可難了。」他註定要一輩子擔心凌舞空。

袁湘莉忽然眼淚迸出了眼眶。

「其實我真的不該亂丟凌小姐的東西,只是我今天心情很差。我爸爸……又找到我了!我跟他說我在當您的女傭,他又把我罵得好難聽,我……嗚……」

她不由自主地往任滄瀾身上靠,任滄瀾沒有推開她,也沒有回抱她,只是靜靜坐著。

袁湘莉哭了一陣,怯生生地說:「對不起,總裁,請問我今晚可以住這裡嗎?只要讓我睡沙發就好,我不敢回去,怕遇到我爸。」

任滄瀾搖頭。「未婚女性住在男人家裡,如果傳出去,妳以後會被罵得更慘,日子更難過。」

「我……我不在乎!只要一晚就好……」

雖然她苦苦哀求,任滄瀾仍然搖頭。

「不值得。放心,我會叫我的私人保鑣保護妳。」

袁湘莉只得垂下頭,「對,對不起,我提了過分的要求。我想,我還是離職吧,凌小姐辛苦醃的泡菜被我丟掉,以後一定會一看到我就生氣。我留在您家裡,被她罵無所謂,要是害你們吵架,我會很內疚的。」

「我不讓妳留宿,不表示我要趕妳走。我白天在公司忙了一天,每天回到家都覺得很放鬆,這要感謝妳把家裡打點得這麼好。妳走了我會很頭痛的。」

看著他溫柔的眼神,袁湘莉高興得兩眼發光,卻又有些遲疑。

「可是凌小姐……」

「舞空不會為一罐酸菜記恨的。況且,我希望妳留下來。妳是任家第一個對我好的人,我怎麼可能讓妳流落街頭呢。」

袁湘莉差點飛上天去。

任滄瀾開始需要她了!太好了!

「謝,謝謝總裁!」她喝了口茶,帶著幾分羞怯地說:「沒想到我居然可以喝到總裁親自泡的茶耶。如果是小時候,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為什麼?」

「您是少爺啊,我只是下人。」

任滄瀾冷笑,「我在任家跟下人又有什麼差別?連妳爸都看不起我。對了,我一直很好奇,妳那時為什麼幫我說話?全家沒有人敢跟任海濤作對。妳爸一定也天天提醒妳要巴結任家母子,為什麼妳還敢為我作證?」

「因為我不喜歡我爸那種作法。而且,夫人跟大少爺從來都不把下人放在眼裡,老是把我當空氣,只有您對我很親切。您大概不記得了,有一次我在花園裡收拾工具,不小心被園藝剪砸到,您還特地過來問我有沒有受傷,我真的好感動。」

任滄瀾呆了一下。「我還真的不記得呢。老實說,我一直以為妳一定是跟妳爸一樣的勢利眼,當妳站出來為我作證的時候,真的大吃一驚。」

「可惜沒有幫上忙,您還是被處罰了。」

任滄瀾搖頭,一手按在她手背上,對她溫柔地笑著。

「光是知道世界上還有人站在我這邊,就已經很安慰了。」

袁湘莉羞得滿臉通紅,她喝完了茶,告辭離開。

走出大門,抬頭一看,任滄瀾正站在窗邊目送她。

袁湘莉欣喜不已。看來要趕走凌舞空是指日可待了!至於這到底是不是任家母子交給她的任務,她一點也不在乎。

-----
作者云:一罐酸菜引起的血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