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火爆小看護竟是總裁的聖劍天使?》第六章之十

killer | 2022-06-27 19:29:18 | 巴幣 2 | 人氣 31


「媽,我回來了。」

凌舞空一進家門,就看到母親坐在客廳裡,冷冷地看著她。

「妳剛剛跟誰說話?」

「呃,他是來找以前的住戶的,我跟他說那家搬走了。」

她的謊言並沒有說服媽媽。

「妳想騙誰?我明明就看到妳跟他接吻。光天化日的,真是不要臉!」

「媽,不是啦,我……」凌舞空急著想解釋,卻說不出話來。

她能解釋什麼呢?

母親蒼白的臉變得更加陰暗。

「先是動不動晚回家,衣櫃裡多出一堆名牌衣服,妳還想瞞我?妳不是一直想巴上一個男人帶妳遠走高飛,讓妳擺脫妳老媽嗎?現在終於如願以償了,恭喜啊。幹嘛還要回家呢?直接搬進豪宅不就好了?」

「媽,妳別胡說,我不會搬進他家的!」

「咦?為什麼?哦哦,妳媽變成妳的累贅了是吧?好,我現在就走!」

母親大步走向門口,凌舞空拼命攔著她。

「媽,我拜託妳,拜託妳千萬不要離開我!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拋棄妳的!」

她哭著求了半天,母親才打消念頭。

「妳聽好了,我絕對不准妳忘了弟弟,自己開心過日子!」

凌舞空流著淚點頭。「我不會的。」

母親滿意地點頭,丟出一句冰冷的話。

「很好。因為妳要用一輩子來贖罪。」


這天是任遠企團旗下新飯店開幕,任滄瀾去剪綵。

剪完綵,一個女服務生遞上茶水,但她只顧看任滄瀾俊美的臉,一時失手把茶潑在他的西裝上,在場所有人都嚇傻了。

「妳在幹什麼?笨手笨腳!」

飯店主管破口大罵,女孩則緊張得臉色慘白,頻頻向任滄瀾道歉。

「總裁,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任滄瀾搖手,「一件西裝而已,小事。」

然而他隱約覺得,以前似乎見過這個女孩?

離開的時候,他忍不住回頭多看了一眼,發現女孩也正在偷瞄他。

那羞怯的眼神,越看越熟悉。

她到底是誰呢?

回程的車上,江念海向他報告目前的調查狀況。

「我問過凌小空之前的鄰居,結果也一樣,她母親不愛出門也不愛交際應酬,整天關在家裡。怪是很怪,但是也不能代表什麼。」

任滄瀾想了一下,「舞空說過,她母親曾經被她惹怒,離家出走好幾天。以舞空的個性,一定會報警,警方那邊應該有紀錄。」

「但是她母親後來不是回家了嗎?」

「總之先去查一下那陣子的失蹤報案。」

他看著後照鏡裡的江念海,同父異母弟弟的眼下有黑圈, 臉色也不太好看。

「那你自己要找的人呢?有線索嗎?」

江念海苦笑。「逃犯如果那麼容易就找到,警察也不用那麼累了。」

他要找的,自然是目前下落不明的「火龍」洪聯業。至於找到洪聯業之後該怎麼做,是要勸他投案還是幫助他逃亡,自己也不知道。

「這樣吧,等你查完舞空這件事,先休假一個月,專心辦自己的事。」

「一個月?不會吧,天底下有這麼好康的事?」

「我只是不想看你蠟燭兩頭燒而已。」

「那我就多謝你的好意了。只是這樣真的好嗎?我怕一旦我不在,你這朵溫室小花撐不過一星期啊。」

任滄瀾不耐煩地看著這個明明已經身心俱疲,卻還在耍嘴皮的傻弟弟。

「廢話少說。你只要記得一件事:千萬別跟著他逃走。」

江念海苦笑,這個他真的沒辦法保證。

他回到正題。「你應該知道,不管我查出來結果如何,要讓凌小空清醒都只能靠你自己吧?」

「我知道。」任滄瀾望著窗外的街景,「我得去找專家談談。」

-----

作者云:居然有老闆主動讓員工休假?原來這是異世界的故事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