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火爆小看護竟是總裁的聖劍天使?》第七章之一

killer | 2022-07-03 17:21:09 | 巴幣 2 | 人氣 25


今天是凌舞空到任滄瀾家做飯的日子,她摩拳擦掌,準備做他最愛吃的酸菜炒飯。

「嗯,先把飯炒鬆,再把酸菜倒下去攪拌入味……」

坐在任滄瀾車上,她忙著復習食譜,但任滄瀾有更重要的事要談。

「我視察醫院的時候,精神科主任提到一個病例。有個病人因為跟女友分手打擊太大,他乾脆忘記這件事,幻想女友仍然跟他在一起。不管別人怎麼提醒他女友已經離開了,他就是不信,甚至會看到女友的幻影,還會跟她交談。」

「哦,這應該是思覺失調。」凌舞空不太懂他為什麼忽然提起這件事,但她仍然認真聽著。

「主任說他的狀況特別嚴重,表面一切正常,其實卻活在幻想的世界裡,實在很悲慘。」

「為什麼悲慘?」凌舞空問:「活在快樂的幻覺裡,總比活在痛苦的真相裡幸福吧?」

任滄瀾深深地看著她。

「妳真的認為這樣很幸福嗎?被那個拋棄他的女友的幻覺困住,他就永遠沒辦法找別的對象了。也許有別人比他女友更愛他,那不是很可惜嗎?」

凌舞空毫不猶豫地回答:「也許他不想要女友以外的人愛他。」

任滄瀾感到深深的焦躁。

她真的認為這樣比較幸福嗎?活在虛幻裡?那麼自己這段時間做的事情,不就都沒有意義了?

「還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妳。之前妳摔下山谷住院的時候,江念海打電話通知妳母親,結果……」

「我說過了,我媽不接電話的。」

「不是沒人接,是空號。」

「怎麼會……啊,我在山莊留的聯絡電話是錯的,所以小海打錯電話了。」

任滄瀾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她。

「山莊的電話會保存通話紀錄,小海是照著妳打電話的紀錄撥過去的,而且打了三次都是空號。」

「可是我打都打得通啊!那應該是線路出問題吧。」凌舞空有些驚慌,努力地想著理由。

「我也是這麼想,所以下山之後我就去找電信公司投訴,結果對方說,妳母親的門號十年前就退租了。之後每次換新用戶,用戶都抱怨會不斷接到奇怪的女孩打電話去找媽媽,紛紛退租,所以門號一直空著。妳說是怎麼回事?」

「……」

凌舞空瞪大美麗的雙眼,眼中充滿驚恐。隨即她眼神放空,又進入了失神狀態,簡直就像機器斷電,對外界毫無反應。

「舞空,舞空!」

任滄瀾連著叫她好幾聲,她才忽然清醒。

「啊,我們剛才講到哪裡?哦,酸菜炒飯。我醃的酸菜很好吃哦,今天一定會很成功的,敬請期待!」

任滄瀾看著她燦爛的笑容,感到胸口刺痛。

狀況真的很嚴重啊……


「啊,總裁您回來了。」

進了家門,袁湘莉照例在忙著打掃。她熱情歡迎任滄瀾,卻無視凌舞空。

「哈囉小莉!」凌舞空沒注意到她的冷淡,仍舊興致勃勃地說:「我今天要下廚哦。我會把廚房清理乾淨的,妳安心下班吧。」

「好吧。」袁湘莉不甘願地回答。

任滄瀾心事重重,把廚房交給凌舞空,自己進入書房打電話。

「一旦不能自圓其說就失神?」電話那頭的醫生聽到凌舞空的狀況,嘖嘖稱奇。

「不止失神,簡直就像大腦當機。每次都這樣,不管我用暗示還是明示,只要一碰到重點,她就整個人呆掉。」任滄瀾苦惱不已,「我該怎麼辦?」

「這狀況相當嚴重,只能請凌小姐住院了。但是她沒有病識感, 一定不肯來,所以要請總裁想辦法把她騙來。」

「你是說,要把一個經驗豐富的護理師騙進病房,強迫她住院?還真是『簡單』呢。」

而且,這樣跟之前任家母子對他做的事有什麼不同?

醫生說:「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不要再逼問她,盡可能順著她,不然我怕她受不了刺激,狀況更惡化。」

任滄瀾長歎一聲,也只能這樣了。

剛掛掉電話,廚房就傳來一聲足以震垮大樓的慘叫。

「啊啊啊——!」

------
作者云:在作菜之前要記得先吊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