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逐星之途 角色企劃-黎葉【chapter.1 登台徵選】

羚羊 | 2022-07-04 10:30:11 | 巴幣 1114 | 人氣 97

逐星之途 角色企劃-黎葉
資料夾簡介
安安靜靜地將書寫的無數草稿用力抹去 無論修改了多少次,感覺都還是少了某種事物 就算我開口為你歌唱 也無法將想法傳遞到你心裡 連空洞都覺得寂寞 再也不會回來我的身邊

chapter.1 黎葉比賽


我站上台,對著眼前的兩位評審露出練習無數次的標誌性笑容。

輕輕閉上雙眼,過往的昔音仍猶言在耳。

───你一定要去參加徵選喔。

───要唱我寫的歌,我會當你的專屬鋼琴伴奏。

呵……

前一天在房間戴著耳機聽過不知道多少次的旋律,在舞台上開始迴響。

悠悠盪盪的合成音律卻比不上心中那個真正柔和悠長的琴聲。

自己曾經還因此苦練鋼琴,現在想來還真是愚蠢。

妳真的是騙子。

我和妳不一樣,我一定、一定會選上的。

我不知道妳會不會看著我。

但至少我還可以這樣唱著妳的歌。

再度張眼的時候,內心的決意早已變得堅定。

開口歌唱的時候,腦海中浮現著這首歌的文案。


在每一次下雨的時候臺北信義區街道上,總是有一個女孩在其中沐雨漫步。

雨落成幕,也不影響女孩堅定的前行步伐。

或許一開始,還有人向女孩搭話,但一連幾次,大家也逐漸習以為常。

慢慢的,每當信義區的街頭下起了大雨,都會有一個女孩不撐傘漫步其間,任憑雨水打濕了衣裳,也毫不在意,她總是這樣踏著不僅不慢的步伐,像是機械的重複動作。

這已經成為了信義區的常見節目。

驀然間,一陣悠揚繾綣的提琴音鬼使神差的,在街頭下個路口處響起。

女孩在一瞬間愣了楞神,無以名狀的感情在心間萌生,停下的腳步在原地微微駐足。

本來有些失焦的瞳孔像是找到了光源,重新匯聚了焦點,像是在無數滂沱的大雨之中終於找到了尋覓已久、早就變得無人問津的身影。

下一刻,女孩再度邁出步伐。

踏踏踏……

大雨中水花不斷從女孩的腳邊濺起,腳步漸快,快步疾走轉眼間變成了真正的飛奔。

但是無論女孩多麼奮力的奔跑,卻還是離那個她遙望的拉琴人影距離沒有絲毫減縮。

聲嘶力竭地大吼著泣不成聲的名字,說不出口啊、說不出口的啊。

女孩祈求著那個人能就此回頭看像自己一眼。

真的……一眼就好。

她不敢奢求更多。

髮絲在身後飛揚,雨滴與風中落塵沾染在女孩的身上,使她看上去是那麼的狼狽。

她不斷的大口喘著氣,但她卻不敢停下腳步,因為她知道曲終之音一旦響起,就是最後了。

她不知道自己今後還有沒有機會追尋到,自己弄丟已久的那個目標身影。

可是沒有曲子是沒有盡頭的,餘音落地的時間終究還是會到來。

尾音落盡,人煙消沒。

溫靄的陽光緩緩地刺穿陰雲,然後天地間的陰霾被悉數掃空,信義區在頃刻間便徹底放晴。

女孩的步伐逐漸放慢,臉上的淚痕與雨水早已無法分辨,略顯混亂的嗚咽在強烈的激動下混雜了不解。

「可惡……!為什麼、為什麼……」

女孩一身的落魄,但早已沒有氣力支撐自己身體的重量,她最後在原地跪坐了下來。

用哀怨的眼神盯著上頭的太陽,緊緊握拳的手指指夾深深刺進手中。

「妳是在找我嗎?」

一道嫣然的聲音沁入心扉,像是揚起了整片延綿不絕的花火夜空;一句話語翻攪了九天的星辰,每粒星光都被攪和擴展成了萬旭光丈,帶著吞進一切暗的勢頭,和熙了森羅眾物。

或許就連世界上最酷寒的地方都可以變得月明風清的微涼。

不管是什麼的一切總是來的太倉惶。就連開始與結束也是。

隔天清晨臺北信義區警笛聲大放,點綴在繁華喧鬧的轉角路口……


附歌結束,進入間奏,在我的要求下這一段的間奏使用了乾淨俐落的鋼琴聲作為主體,但無論如何,不管以任何方式、請誰來彈,都無法重現出「葉」掌琴時悠長空靈的氣息。

我苦苦的笑了笑。

結果妳說的話沒有任何一件事做到呢。

眼神飄向舞台後面的遠方,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我還能再次和妳相遇呢?

妳和我說不要太快去找妳,所以啊我已經決定我要先站上妳期望看見我站上的舞台,可我卻無法和妳分享同一份風景。

很孤單吧、很悲哀吧,如果直到有一天我真的成功了,披星戴月的歸來,可那有什麼意思呢?

看星星的人早就已經不在了,孤單的連星星也想要墜落。

但是我還是會遵守著與妳的約定,畢竟───

我是個只知道寫文跟唱歌……還有聽妳的話的傻子啊,妳說是吧?

一直到我學會作詞之前,我會唱遍妳為我寫的所有歌曲。

現在的我,正努力適應沒有妳鋼琴伴奏的舞台呀。


哪一日晴天朗朗花開滿枝枒?

哪一日梅落似雨沾染雲邊霞?

不知道你記不記得初遇時刻的夜空下

拉勾為誓,以童趣許下撩動彼此的仲夏

為了長大,我們一同學會遺棄,但始終不可忘卻的是彼此的笑面如花

相識相知,才懂得何謂紅塵的牽掛

從來沒有去想結局沒有她

風動的剎那

回憶一如虛幻的年華

目光眺望遠方,身處歸處天涯

身旁卻沒她

指尖在琴間躍動傾心入畫

拉勾為約的誓言,而今你卻無法回答

此間中有人在雨中紛沓

千言話語萬股思緒終將無法入畫

遲遲的奔向無盡天涯


此後曲音如舊,卻從此僅一人來奏。

……吶…葉,妳說那個女孩像我還是妳?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